章节目录 正文 十八. 休养部民兵马分旗(下)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CP|W:442|H:323|A:C|U:
]]]费英东见努尔哈赤要数未婚娶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问:“贝勒要记录这些人,有啥用处啊?”努尔哈赤说:“部民们没有女人、家业,怎能用心出征?不出征时,又生骚乱。我打算找出特别贫苦的人,给一些财物,让他们都娶上女人,你看咋样?”费英东听了,感动地说:“大善事,应该应该。”

    户尔汉与雅尔哈齐两人逐个牛录清查,把核实准确的人名,编辑成册,共有一千三百人。努尔哈赤给每个人银十两,青布一匹,绸缎八尺,令他们自己娶女人成家。数月后,再命雅尔哈齐按名册,查看这一千多人的情况,不两天,雅尔哈齐回报:“已有一千零一百三十人婚娶,余下一百七十人,不能娶到女人了。”努尔哈赤不解地问:“怎么一千多人都能娶,而那一百人多不能?是把给他们的钱喝了,还是输了?”雅尔哈齐摇头说:“都不是,是没有女人了,一千多人一起聘娶,太多了,成年女人一个都没有了。”努尔哈赤说:“这不行,一定要让人都娶上,再想办法。”雅尔哈齐纳闷儿地说:“没人,能有啥法?”努尔哈赤回答:“在说,你歇吧。”雅尔哈齐退出去了。

    努尔哈赤叫来户尔汉和费英东,把女人不够的事告诉他俩,然后问:“你们看有啥主意?”户尔汉说:“我们很久没出征了,没有俘获人口,所以女人也少。”费英东也说:“这事实在没主意,总不能给他们买女人吧。”努尔哈赤接口说道:“你说的法行。”费英东发愣地问:“我说啥办法了?”努尔哈赤说:“买女人,就是花钱买,也要把这个事办妥。”户尔汉和费英东一齐吃惊地说:“这......”努尔哈赤又说:“就你俩办这个差使吧,去明兵驻扎的大城池,买够一百七十个。”二人领命,起身先去辽阳。

    两人穿着便装带足银子,领了几个随从,进了辽阳城。在集市上,看到了一户逃荒来此的人家,要卖两个十多岁的女孩,稍细看,褴褛的衣衫遮挡不住清秀,两人上前询问身价,正说着话的时候,拥过来一群恶狠狠的大户家奴,集市上行人纷纷闪让,这些家奴盯上两个女孩,一伸手抓住,就要抢走。户尔汉一见,大喝:“放手,光天化日,还敢抢人么?”大概是第一次有人敢怒喝他们,抓人的手都停住,愣着不动。恶奴群中走出一个领头的管家,斜眼打量户尔汉一行人,见是剃头梳辫子的女真人,一脸傲气地说:“哪山沟里的草民,没听说过总兵李如柏大人吧,俺家大人要养一千个妓女,就差俩了,今天有了这俩妞,正好够数。怕了?闪一边去。”户尔汉怒声说:“总兵敢在巡抚城里抢人?”管家一声奸笑:“巡抚算啥,就是京城也随俺便,走。”家奴们抬脚要走,还没迈出一步,被又来一伙女真人围住,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这俩人我们买了。”说着,把两大锭银子扔在地上,两个女孩一下被这伙女真人拽过去。

    李如柏的管家大怒,高声叫:“反了,给我打。”恶奴们挥棍就上,这伙女真人反手还击,一眨眼的工夫,连管家带恶奴都被撂到,抱着胳膊腿打滚哭叫,那些女真人带了两个女孩走没影了。费英东赶紧拉着户尔汉离开,户尔汉说:“那些人是赫图阿拉的。”费英东问:“真的,你认识?”户尔汉说:“他们是启达的家奴。”费英东吃惊地说:“咋回事呢?”户尔汉说:“不知道。”

    启达是额亦都的次子,现在二十多岁,为人处事精明伶俐,努尔哈赤特别喜欢他,从小长在贝勒府里,成年后,又娶了努尔哈赤的五格格。但是启达不像他阿玛那样忠诚能干,把聪明都变成了歪点子,从不出征上战场立功,吃喝嫖赌样样都特别精。在家奴给他抢女人的时候,启达自己没在家里闲着,带了几个人,偷着跑出建州,到开原城里逛妓院下赌场去了。妓院里一次最少点十个人,大吃大喝,酣饮通宵达旦,消魂不分昼夜,妓院里累完进赌场,一扬手出十万,输净也面不改色。别人要是输这些,会嗷嗷哭着踹门而走,要是赢这么多,会嗷嗷喊着踢门而出,所以那个门也被叫做嗷门。启达与别人不一样,上青楼撒银子,用钱毕竟有数,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出入嗷门还这样气色不改,可没有几个,结果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不是图财害命窃贼,是开原城里的捕快。

    开原的捕快都很疑惑,这个女真人既不是叶赫部的侍臣,也不是贝勒家的阿哥,没人认识,怎么有这么大的手笔,很可能杀人越货江洋大盗。于是秘密抓捕了启达,一审问,原来是建州的人,大老远地越境来开原城找刺激。捕快不相信他这么富有,将启达押送回建州对质,到了额亦都家中,见到果真是大户人家,挥霍的钱财不是贪污的公款,也不是偷抢的脏钱,捕快们就放了启达,回城复命走了。

    开原捕快前脚走,跟后辽东总兵李如柏的使者就进城了,随使者同来的还有李如柏府中的管家,费英东和户尔汉也从辽阳回到赫图阿拉城,在城门口看见李总兵的管家,知道有麻烦了,赶紧先去见努而哈赤。

    见到努尔哈赤,户尔汉把启达家奴打伤李总兵管家事说了,现在李如柏一定是讨公道来了。努尔哈赤叫户尔汉去找额亦都核实,是不是真事,不要冤枉了启达。总兵使者在议事大厅里见到努尔哈赤,愤怒不已,要建州给个交代,努尔哈赤告诉使者,不必急躁,会给他满意的答复。正说着,额亦都绑了启达,抢人的家奴,还有强买来的两个女孩,一起送到议事大厅。努尔哈赤传令:“将打人的阿哈斩了,首级交给李如柏的管家,买来的两个人也交给管家带走。”使者满意地走了。

    努尔哈赤对额亦都说:“启达没参与,是手下阿哈惹事,让他回家去吧。”额亦都跪着说:“是这个逆子恶劣,让贝勒蒙辱,怎能不重罚他?”努尔哈赤安慰额亦都说:“不必太介意了,孩子得慢慢管。”然后命侍卫给启达松绑,让额亦都带回去。

    数日后,额亦都在自己家园子摆酒席十余桌,将所有亲属本家上百人召集来,说有事商议,主子奴仆都入席喝酒。宴席进行的差不多了,老酒喝了几十坛的时候,额亦都忽然站起,命人绑住启达,大家的惊愕不知何故,启达的额娘哭喊着拽儿子,要解捆绑的绳子。额亦都上前推dao福晋,拔刀大怒,厉声说:“天下有杀子的人吗?此子傲慢不训,遇贝勒家阿哥,拦路不让,皇太极进报军机,要给他让路,下道走沟。不除这个孽障,他日必负国恩,败及门户。不从者,血此刃。”众人都恐惧,启达冷面不语,奴仆们把他抬入室中,用被闷死了。

    额亦都进贝勒府,请罪,努尔哈赤惊愕,叹息不已,没有说话,在座位上愣神很久,才说:“唉,下去吧。”额亦都退出。努尔哈赤对户尔汉说:“长子阿尔哈图图门,心术不正,不认己错,深恐日后败坏治生之道,故囚于高棚。经两年深思,虑及长子若生存,必会败坏国家。倘怜惜一子,则将危机众子侄大臣国民。今始下决断,把他永久地送走吧。”户尔汉跪地惊异不动,努尔哈赤说:“听明白了吗?”户尔汉睁着大眼睛点头,努尔哈赤说:“这个差使你去办吧。”户尔汉跪着没动,努尔哈赤大声说:“速去。”户尔汉这才应声“喳”,下去了。这年褚英三十六岁。

    努尔哈赤处理完家事,再准备重新编制军队,现在人马分为五旗,因为收复乌拉及东海女真以后,各牛录人马多少不齐,所以趁着没有战事,统一牛录的定员,以三百人为一个牛录,设一员牛录额真统领。五个牛录为一甲喇,设一员甲喇额真统领。以五个甲喇为一个固山旗,由固山旗主统领。每个固山旗中另有巴牙喇亲兵牛录五到十个,归固山旗主直接统领。全军共分出八个旗含有二百六十个牛录,将原来的黑旗取消,保留余下的黄旗、白旗、红旗和蓝旗四旗,增添的四旗是:把原有四色旗帜的周围加上红色或者白色的镶边,成为镶黄旗、镶白旗、镶红旗和镶蓝旗四旗,与原旗帜合称为八旗,有兵力七万八千人。

    八旗人马由努尔哈赤及其子侄统领,努尔哈赤亲自带领两黄旗,代善统领两红旗,阿敏领镶蓝旗,莽古尔泰领正蓝旗,皇太极领镶白旗,杜度是褚英的长子,努尔哈赤的长孙,领正白旗。

    又依据五行相生相克及左右方位的关系,再将八旗分成左右两翼,每翼各四旗,分别由费英东和额亦都统领。费英东为左翼四旗的固山额真,统领的四旗是:镶黄、两白和正蓝。额亦都为右翼四旗的固山额真,统领的四旗是:正黄、两红和镶蓝。

    兵马分定,暂无战事,努尔哈赤命令各旗加紧操练,养精蓄锐,准备与大明一比高低。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