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十八. 休养部民兵马分旗(上)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CP|W:432|H:293|A:C|U:
]]]建州疆域增大,兵马增多,这是明朝不愿意看到的,朝廷意在女真各部势力相当,相互牵制,彼此攻打,以夷治夷。如今建州势盛,叶赫衰落,因此故意偏袒叶赫,以图他能与建州对立。叶赫贝勒金台石在明朝的支持下,又洋气起来,打算联合蒙古,拉住明朝,共同孤立打击努尔哈赤。贝勒布扬古的妹妹禧欣,已经是三十多岁的老姑娘,再不是风情万种的佳人,金台石却依然拿她当王牌,准备把禧欣嫁给蒙古喀尔喀部的忙谷尔大台吉,以此与蒙古联姻。

    开原总兵马林听说金台石要把禧欣嫁到蒙古,急忙派人去叶赫阻止金台石,叫他别再惹恼建州,引发兵火。等开原使者到了叶赫东城时,送嫁的队伍已经出发了,金台石头一次来了麻溜劲,把这个事办的太快了,喀尔喀部下聘礼的第二天,就送禧欣出嫁了。开原使者想阻止,来不及了。马林得报这个结果,很不高兴,心里想:金台石做的太过份,这次努尔哈赤必定动怒,还得讨伐叶赫,也会伤到开原的兵马,导致建州与明朝动干戈,我可不能担这种责任,得先写个奏章说清楚。

    说干就干,动作要快,马林当即传来师爷,把叶赫、建州及蒙古的紧张局势写明白,上报巡抚和朝廷,把自己先摘出来,收了叶赫金银珠宝的事,一点也不能漏口风。奏章传到朝廷,尚书侍郎们纷纷指责辽东巡抚,办事不利,不能平息边境动乱。但是御史王雅量的看法,却与各位大臣不同,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他给万历皇帝上疏:“以前都是辽东兵马助叶赫,压制建州,现在建州与蒙古争婚,势不聚合,而叶赫援于蒙古,适为中国有利。辽东设防的兵马不动,观建州进退,如果建州不听朝廷的宣谕,辽东可督叶赫,约蒙古,大败建州,扶持叶赫获胜,边境之乱就平息了。”

    各种意见的奏章,都送入宫中,等万历皇帝御批,可是迟迟不见音信,不知道当值的太监是不是把奏章都当废纸了,扔破烂堆里了。

    禧欣嫁到蒙古喀尔喀部的消息,很快传到建州,各个侍臣将官们听到,都异常愤怒。代善、莽古尔泰、安费扬古、户尔汉等人,一齐找到努尔哈赤说:“听说叶赫已将贝勒所聘的女人,改送蒙古了,无理莫过此事。我等既然知道了,怎能看着不管?趁他们走的不远,发急兵到蒙古追赶,把人夺回来。”努尔哈赤不赞同地说:“出兵蒙古这样的大事,如果仅因为赖婚的缘故,愤怒兴师,是很不妥的。大概上天生此女,不是没用意,因为她而使哈达、辉发和乌拉各国不和,构怨兴兵,直到今日,此女是亡国之人,已有验证。今儿明朝又帮助叶赫,不以此女与我而与蒙古,是上天欲亡叶赫以激怒我。如果奋力征战,纵得此女,徒致不祥,即归他人,亦必不永年长寿。”

    莽古尔泰、旺善等依然坚持要出兵,旺善说:“蒙古夺的是贝勒的女人,不是一般人的,这种耻辱,宁死都不忍受,贝勒怎可不理,应速发兵。”巴雅喇、杨古利也赞同旺善的话。努尔哈赤对他们几个人说:“假使我因为这事儿愤怒,要兴兵征讨,你们都应阻止我。现在我已看清机数,释然于中,置之度外,息刀兵劝你们,你们怎么反而坚请不已呢?我所聘的女人被他人娶走,我都不遗憾了,你等何必遗憾呢?我决定了,不会因为你们说的那样就劳师动众。”说完,又传令户尔汉,调回驻扎叶赫边境的三千兵马,不出征。

    大家见努尔哈赤坚决不出征蒙古,心里怨气不消,代善说:“我等受辱,起因在金台石,当讨伐叶赫。”旺善再提意见:“叶赫张狂是因明朝公开助兵,现在我们兵马增倍,当出征大明。”努尔哈赤又否了他俩的说法,对大家说:“如果单独讨叶赫,必能胜,但是明兵助战,不是让自己前后受敌了吗?如果征大明,可破城得其人畜,但我们这儿粮少,得来人畜何以养活?若养活他们,就累及我国部民,都饥苦不能生存。眼前要紧的,是练兵马修战具,多种粮食。叶赫早晚是我国所有,只是时机还没到。”提到出征打仗,人人欢呼雀跃,争着出头阵,一提粮食,谁都不吱声了,没人能想出办法,除了打仗掠得俘获。

    努尔哈赤见没人接话,自己说了一个办法:“每个牛录出人十个,牛四头,耕种荒地,秋后打粮,都入仓库。一个人种粮田五日,种棉麻一日。”大家赞同,于是设立笔帖式八人,库官十六人,管理耕田和收成。

    建州没有出征蒙古,蒙古依然纷乱不断,赤峰以北的察哈尔,是蒙古的大部,牧地辽阔,起于辽东,西到甘肃洮河,畜牧孳生,部众繁衍。现在的头领林丹汗,是成吉思汗的第二十一世孙,继任汗位以来,力图再显昔日大元可汗之威,养兵牧马,已有十余万铁骑,对外号称四十万蒙古,自认为是蒙古各部的主子。林丹汗仗着兵强马壮,骚扰明境,称雄蒙古,侵袭四方,最受其害的是他东边的扎鲁特部和科尔沁部。

    科尔沁部在开原正北二百里外,也是蒙古的大部,牧地东西宽八百七十里,南北长二千一百里,辽远坦荡的大平原,绿草青青,雕旋雁飞,一望无际,尽头与天边相连。然而兵马比察哈尔部少,每次交锋都是科尔沁溃败,损失人马牛羊蒙古包无数。科尔沁贝勒明安为了与察哈尔林丹汗抗衡,主动和女真人联络,昔日结交叶赫部与乌拉部,古勒山战败后,先与建州求和,结盟之后通婚多人。扎鲁特是小部,夹在察哈尔与科尔沁之间,每次察哈尔出兵,扎鲁特都先挨打。

    1614年初春,科尔沁贝勒明安带着兄弟子侄,偕同扎鲁特部数个贝勒,来建州拜诣,送来汗血宝马和羊绒毯子。努尔哈赤率兵马出迎四十里,客人接进赫图阿拉城中,杀牛羊,取山珍,搬米酒,大宴各个贝勒。焚香撒血盟誓之后,蒙古两部愿再与建州联姻。

    明安先对努尔哈赤说:“昨日校场上比武,贝勒第八子皇太极的马功箭功,都是精湛。”努尔哈赤微笑着说:“老八弓马算行,人也精明。”明安又说:“我的侄女,莽古思贝勒的女儿哲哲,请许给皇太极,不知道贝勒能应允不?”努尔哈赤立刻说:“你既提出来,我岂有不应之理?哲哲现年几岁,几时可出嫁?”明安说:“已十三岁,到了出嫁的岁数,一同来这了。”努尔哈赤高兴地说:“已经来了,就在厢房吗?这样好,明日我就给莽古思贝勒下聘礼,然后操办,我们再大喝一回,好好乐呵乐呵。”明安赞同说:“贝勒说的是,我也有这个意思。”

    努尔哈赤当即传来皇太极,命他准备礼品:盔甲二十副,腰刀二十把,青布十匹,绸缎四匹,貂皮镶领口袖口的猞猁狲皮旗袍十件,坤秋女帽十顶,花盆底鹿皮女靴十双。明日由皇太极自己带着聘礼拜见莽古思贝勒。

    扎鲁特部的贝勒们见科尔沁与建州达成婚约,急忙也要同建州立婚事,而且一上来就是三个贝勒,一同定亲,努尔哈赤都答应,送给三个贝勒的聘礼,与给科尔沁的一样不差。这一天里,努尔哈赤为四个儿子定下亲事:钟嫩贝勒的女儿嫁给代善,落内齐贝勒的妹妹嫁给莽古尔泰,额尔济格贝勒的女儿嫁给十阿哥德格类。努尔哈赤再命三个阿哥准备聘礼,又与扎鲁特的三个贝勒定下婚期,和蒙古两部贝勒结成了儿女亲家。

    努尔哈赤又对蒙古各个贝勒承诺:“在赫图阿拉城东边,将修建蒙古喇嘛大庙,等各位贝勒再来建州时,就可以在大庙里做法事。”蒙古人信奉喇嘛教,但是还没有一处庙宇,只能在野外简陋地辑拜,听说给他们建大庙,贝勒们以及随从无不合掌祷告,面露喜色,钟嫩贝勒高兴地说:“大庙修成后,我们就可以住在里面,来赫图阿拉城,就像是回家一样了。”在建州与蒙古一同欢庆的时候,辽东新上任的巡抚郭光复,派遣备御张伯之到建州下书,谴责努尔哈赤。

    明朝使者到达赫图阿拉城外时,建州兵马出城迎接,护卫回报:“来使张伯之气势汹汹,坐在八抬大轿里面,不搭理出城迎接的人,敲锣打鼓的仪仗队直接开入城内,前面的差役用皮鞭乱打路边的人。”努尔哈赤对大家说:“小小的备御,在抚顺城只能靠边走路,来到我地,就飞扬跋扈,毫无礼数。”旺善愤愤地说:“这种洋蹦的小人,有啥好说的,不如把他们打出城去。”努尔哈赤制止旺善说:“他们不拘礼,我们不可失信义。”又命令代善:“你去接待来使,听听新任巡抚有啥意图。来使说话如果和善,则以婉言回应;如果语言傲慢,就以正言斥责他。”代善应声出去接待,努尔哈赤没接见使者。明使者张伯之果然与代善言语不和,代善摔了巡抚的书信不看,将使者张伯之撵走。

    明使者走后,代善上报努尔哈赤说:“新任巡抚要求极是无理,索要马匹貂皮人参,又要复立哈达部,更可恨要我们退出宽甸的田地,不许种粮,还有别的蛮横的事,书信还没看。”努尔哈赤告诉代善:“现在还不是跟明朝闹翻的时候,多可恨的事情,都要先忍受。巡抚新上任,要做几样活,演给朝廷看,我们得给他个面,答应他一两宗。拣事儿小点的,名声又大的,办一个,就把宽甸的粮田退给他吧。”代善应声:“听阿玛吩咐。”

    退地后,巡抚郭光复果然没有再找建州的麻烦,并上奏章说努尔哈赤对朝廷惟命是从。

    巡抚得到土地,刚安定,从宽甸后退的部民,发生了抢劫明朝马匹的事件,再与明兵闹出摩擦,努尔哈赤忙派户尔汉去宽甸,处罚了抢劫的部民,将马匹还给明兵。户尔汉回赫图阿拉城后,努尔哈赤问他:“我们的部民为啥抢马?”户尔汉说:“我都查清了,是一些新归附的士兵,没上过阵没有赏赐,贫苦没有财物,他们抢马,为了卖钱娶女人。”努尔哈赤说:“自从收服乌拉以来,没有大的出征,士兵得到的财物都少。你和雅尔哈齐去查一下,看看过了十六岁还未婚娶的,有多少人,录成名册,不要漏记。”户尔汉领命找雅尔哈齐办差去了。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