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十一. 得鸭绿江部叶赫要分地(上)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CP|W:546|H:410|A:L|U:chapters/20101/13/1415461633989856591348750296834.jpg]]]何和里随努尔哈赤征兆夹城取胜,又招抚了许多旧部人马,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董鄂老家来了信使,又吓得他吃不下饭了。努尔哈赤对何和里说:“你不用担心,让费英东接见信使,告诉他们你进山围猎去了,先打发回去,日后我自有主意办好你家里的事。”何和里说:“恐怕不好办了。”努尔哈赤说:“放宽心,回去歇吧。”何和里愁眉不展地走了。

    努尔哈赤令侍从找来了费英东,对他说:“你去安排一下,告诉董鄂部的信使,说城里主事的人都没在家,让他们吃饱歇好后就回去。”费英东说:“何和里老家的福晋那边,总得有个说法啊。”努尔哈赤说:“当然要有个结果,不是现在,先冷淡她一段时间,不用多久,她还会来找的,那会儿再说。”费英东说:“这样也好。”努尔哈赤说:“去办吧。”费英东“喳”一声,下去办差去了。

    兆夹城以南,董鄂部的东西两侧,很大的地区属于鸭绿江部,都是零散的城寨,努尔哈赤派出额亦都、穆尔哈齐、户喇虎等人,各带兵马收取人口招募士兵。活动在董鄂部左右的建州兵马,又让何和里的福晋惊慌不已。没过几日,董鄂部又派出信使来见努尔哈赤,要找何和里。这一次,努尔哈赤款待了信使,并且派额亦都随信使去董鄂部,劝何和里福晋归附。额亦都才走不多时,努尔哈赤点齐两千兵马,亲自去董鄂部。费英东问:“已经派额亦都去了,咋还要亲自去?又带这么多兵马?”努尔哈赤说:“何和里的福晋虽是女子,但性情桀骜,也领兵上阵,额亦都即使说动她的心,可是说不服她手里的枪,只有战场上胜她,才会真服气。”

    大军前行,还没有到董鄂部的地界,迎到了额亦都派回来的信使,报告额亦都的差使没有办成,而且何和里的福晋已经愤怒,要兵临建州,夺回何和里。费英东对努尔哈赤说:“果然不出主子的估计,看来真要兴兵见阵了,这样怕会伤到何和里的亲属家人啊。”努尔哈赤说:“董鄂部是何和里的老家,董鄂的兵将都是他的亲人下属,怎么能真的撕杀呢?大兵压境,只是要在阵势上压倒他们,再用计取。”费英东问道:“那现在我们是进兵还是退兵呢?”努尔哈赤说:“我军列阵在董鄂部外,你去见何和里的福晋,告诉她,我要与她单对单比试个高低,如果她赢了,我们退兵,送回何和里。如果她输了,要她归附建州,我准许她与何和里团聚。”费英东担心地说:“何和里福晋定能出兵来战,就是听说她马上的功夫不一般,主子能准赢她么?”努尔哈赤说:“不用担心,能赢的不一定非得功夫强,将在谋而不在勇。”费英东说:“主子多加小心。”说完,带了几个人去董鄂报信。

    费英东进了董鄂的主城,见到何和里福晋,把努尔哈赤的话说了一遍,何和里福晋也不说同意不同意,只问一句:“努尔哈赤在那?”费英东说了扎营的地方,这女人确实急躁,二话不问,当场叫卫兵传令,集合五百铁甲骑兵,马上出发,人马还没有到齐,刚有三百多骑,何和里福晋已经提枪上马,跑出大营,后面三百多兵马急急忙忙跟着出发了,把费英东晾那里没人管了,费英东只好自己出门,上马追赶。

    前面三百多骑兵好像是不喘气地飞一样,费英东几个累得人也喘马也喘,只是追过一些脚力差,跑掉队的骑兵,追了半日,大队人马,影也没看见。打头奔驰的何和里福晋更是急切,想一步跑到阵前,人马进入了一个开阔的山谷,正快马加鞭的时候,突然牛角号响起,前方大路上冷丁一下出现一队人马,横在眼前,盔甲鲜明耀眼,旌旗展展不动,如同钢铁的城墙一般拦住去路,正在快跑的马队突然刹车,弄得人斜马歪,横穿乱撞,好一会儿才稳住了座骑,人和马一起停住喘息,又发现大路两侧,也埋伏着兵马,更是惊恐不已。

    何和里福晋也是猛拉缰绳,座下宝马一嘶长鸣,两前蹄扬起一窜,然后立地不动。努尔哈赤手持大刀,单骑稳稳地走出队列,何和里福晋想说话,可是喘息厉害,说不出来,努尔哈赤停马对她说:“你是何和里的福晋吧,我是努尔哈赤,福晋敢不敢与我单打独斗,一战定输赢?”何和里的福晋憋了憋气,又喘息一下,终于说出一句话:“不敢?来干啥?”话无二句,举长枪,夹蹬催马,分心便刺,努尔哈赤摆刀相迎,马打盘旋,没过几个回合,被努尔哈赤用刀背打落马下,建州兵立刻把她手脚捆上,抬回阵中。

    她身后的副将见主子被捉,要冲上来拼命,这时,听身后有人喊:“将军别动手。”副将回头一看,是刚才到董鄂的建州的信使。来的是费英东,才追上来,正好看见何和里福晋落马,急急地跑到副将跟前,对他说:“我是你家主子何和里的朋友,我们是来劝你家福晋同主子和好的,请你们一旁歇着,我们去劝福晋。”副将知道眼前的阵势,远不是对手,也没有办法,只好说:“我等听从安排,请不要慢待福晋。”费英东说:“这个自然。”

    费英东回营,问努尔哈赤:“何和里福晋的刀枪功夫怎么样?”努尔哈赤说:“确实厉害,不比我差。”费英东问:“主子咋这么快就胜了?”努尔哈赤说:“就用一个办法:以逸待劳。”

    何和里福晋被绑着,扔在营帐里,手脚不能动,嘴里却是不停,破口叫骂,营帐中没有一个人,随便她怎么喊。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人给送水送饭,又饥又乏倒在地上睡着了。直到第二天起早,才来侍从送饭,推醒她,解掉绳子,可是手都麻木不能拿东西。侍从喂她才吃到嘴里,吃饱喝足之后,侍从撤出,费英东走了进来,对她说:“请福晋归附建州,拜见我家主子。”何和里福晋身上没有力气,口气不软,只说俩字:“不降。”费英东说:“昨日约定:福晋赢,我们退兵送回何和里,福晋输,归附建州。今天咋反悔了?”何和里福晋说:“我答应了吗?既然被捉,不就是一死么。”再也不抬眼不说话。费英东也没多说,退了出去。

    不多一会儿,费英东带着侍从又回来了,对她说:“主子有令,不降者斩。”侍从拿绳子要绑她,还是没有反应,费英东又说:“绑回建州,先斩何和里,后斩福晋。”何和里福晋听了最后一句话,立刻睁开眼睛,恐慌起来,伸手抓住费英东的衣襟说:“求求你,别杀我丈夫,求你杀了我,求求你。”费英东说:“不行,要斩就都斩,要不斩就都不斩。”何和里福晋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我归附你家主子。”

    何和里福晋归附建州,何和里回董鄂部召集所有部属,共有五万人口,全都迁入建州,努尔哈赤征集所有青壮者披甲当兵,得精兵一万人,加上原有兵马,共有一万五千多人。建州部的兵马立刻超过了哈达、辉发,赶上叶赫、乌拉,成为女真的大部落。

    1590年末,努尔哈赤再次出兵鸭绿江北岸的宽甸、虎山、岫岩等地,收取各路部众,疆域领土扩展到鸭绿江边黄海之滨。疆土宽阔,就开辟了多出关口集市,与明朝的驻军、商人以及朝鲜官民商户互市交易,在抚顺、清河、宽甸与爱阳设立大市,出售珍珠、貂皮、人参、鹿茸等货物。女真各部用的食盐,历来是从关口集市购买,受明朝专卖控制,常遭禁运。现今已能自己到黄海煮盐,夏末派阿尔巴尼率领九百二十人去海岸,次年初驮盐回来,九百匹马驮盐九万斤。建州人口按丁分给,还有余量出售给哈达、辉发、叶赫、乌拉及蒙古各部落,建州实力因此大增。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