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八. 哲陈巴尔达洞城(下)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班布理带人打马飞奔,不多时就到了清原西山的大路口,没看见那里有什么人,同来的哨探说:“就是往这个方向走的,不会错。”正在张望的时候,隐约听见远处山谷里传来喊杀声,大家急忙催马进山谷,转过一个山弯,一座挡住半边天的高山出现眼前,山下是辉发兵马在追赶着一些牵马上山的人,辉发的铁甲骑兵正在放箭,被射的就是洞城人,只见洞城人都穿着宽大松散的黑衣,带着大沿蔗脸的黑色斗笠,看不清身体形状,也看不清面目,箭矢射来,并不慌张,也不抬头看,只是手臂一举,就接住了箭支,随手扔在地上,接着手一扬,金光一道,打出去一件东西,“啪”的一声击中发箭的铁甲兵,被击中的士兵应声落马,不多工夫,已经有几十个士兵被打中落地。班布理带人悄悄走到近处,潜伏下身子仔细观看,落马的士兵在地上奄奄一息,不能动弹了,再细看,那士兵前胸的铁甲上,竟然沾着圆圆的一片金子,几乎是镶嵌在甲叶子里。正在盯着看的时候,又一道金光在眼前闪过,一个东西击落地上,是一个圆溜溜的金球,差不多有牛眼珠子那么大。原来,这个圆球就是洞城人的武器,要了人命的东西就是人们拼命想要的金子。金球打在铁甲上,力道极大,变成了金片镶在铁片上。

    辉发兵也看见洞城人手里都是金子,更玩命的追赶。洞城人牵着马跑,似乎与骑马跑得一样快,边跑边回身打出金球,转过一道山弯,到了一面悬崖峭壁前,这个悬崖立陡而且平整像一面大墙,有半里多长,高耸到半空,洞城人到悬崖下,摘了马背上的箱子袋子,闪身都钻进山体的缝隙里,头上大斗笠全部掉落在山外面。一百多匹马,一溜排在悬崖根,没人要了。辉发兵马也追到,都下马走近峭壁,一脚踢飞斗笠,往山体的缝隙里看,只有一只脚宽,却是竖直很长岩石缝隙里面,黑乎乎的冰凉,没有人影,一些士兵用长枪向里面扎,有的缝隙深不到底,有的一步远就拐了弯不知道去向,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忽听半空隐约有阵阵闷雷的声音,转眼间,悬崖上方土石齐下,草树横飞,烟尘四起,隆隆巨响,如同山倒了一样,悬崖下一百多辉发兵,二百多马匹,一个也没有逃脱,眨眼的工夫,都埋没在大大小小的石块下面了,辉发兵人人手里都攥着拣来金球,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一攥是五百年还是八百年。

    远处的班布理望着尘埃散尽的石头堆,吓出一身冷汗,暗自庆幸没有走近悬崖,看了很久,静静的山崖石堆,没有一点声音,仿佛从来就是这样已经千年万年。班布理不敢到悬崖下去查看,带人往回走,经过刚才的战场时,对身边的士兵说:“拣一个金球和一个金片带回去。”士兵不敢去拣,说:“来的时候,主子有令:地上掉的都不许拣。我不敢违令。”班布理说:“我们不是拣金子,是拿两个洞城人的兵器,好回去复命。”那个士兵这才下马,拣了两样,装在羊皮袋子里,交给班布理。其他人没有下马,班布理带领他们回到了界凡西部的营地。

    努尔哈赤的兵马仍然潜伏在界凡城西的时候,额亦都率领人马到了巴尔达城外,在距离南城门二里远的树林子中潜伏休息,天黑后,摘掉马的铃铛,四蹄裹布,悄悄到了城墙下,城里人没有发现,竖起云梯,搭上城头,额亦都带头爬梯子,第一个登上城墙,城上士兵这才发现有人攻城,发出响箭信号,城里的兵马立刻反攻,举着火把,拿了刀枪,一边放箭一边往城上冲。额亦都已经带人占领了一面城墙,从城墙上往下冲杀,突然,一只箭从低处射来,射中了额亦都的大腿,钻入甲胄,穿皮透肉,把额亦都钉在了城墙上,动弹不得。主帅受了重伤,不能冲锋了,向下冲杀的士兵都停止了步伐,敌兵也看见了,立刻来了精神,拼力反攻。额亦都大怒,却动不了身,情急之下,挥刀斩断箭翎,还是不能动,再用刀割断箭头,一段箭杆留在腿里,才从墙上下来,带头冲杀,敌兵惊骇,败退到城下。冲到城门口,杀退城门内守兵,打开了城门,城外铁甲骑兵一拥而入,拿下了巴尔达城。城主沙达木还没有出府门,就被捉住,额亦都的士兵用弓弦勒死了他。额亦都也浑身是伤,不能站立,士兵们把他抬入沙达木的府邸内疗伤。在巴尔达休整了一日,第二天,押着降兵带了城寨中的人口财物,抬着额亦都回兵赫图阿拉。

    额亦都攻破巴尔达城,在城内休整的时候,界凡城得到消息,城主背哺脱带领二百多兵马,出城去增援巴尔达。努尔哈赤已经在城外等候两天了,终于等到他们出兵,人下马,马俯地,放过前头的哨兵,城主背哺脱骑马跟在大旗后面,再后面是大队人马。等所有兵马全部进入了伏击圈里,安费扬古拔箭上弦,弓拉满月,“嗖”的一声,正中背哺脱的脑袋,箭透头盔,立刻毙命马下,伏兵合围,界凡士兵不战而降。努尔哈赤率领人马回兵赫图阿拉,比额亦都早回城一天,次日中午,额亦都才到城下,努尔哈赤已经得报额亦都受重伤,于是接到城外,额亦都得知努尔哈赤亲自迎接,忙命令队伍停下,自己忍痛下地站立,士兵扶着他刚站住,努尔哈赤已经走到跟前,额亦都坚持不住,又倒了下去,努尔哈赤亲自把他抱上车,一直扶着额亦都进城,并且杀牛犒赏士兵。额亦都浑身是伤,不能走步,努尔哈赤令二十个郎中为他治疗,静养近四个月,伤痛才愈,努尔哈赤把在巴尔达城获得的栗色良马赏赐给他,还有女人两个,奴仆七个,敕书三道,牛羊各四群,全数赏给了额亦都。

    哲陈部其他城寨见主城、大城都已经破灭,没有再敢对抗的了,纷纷归顺,努尔哈赤收复了整个哲陈部。

    努尔哈赤用兵哲陈,都是在偷偷的进行,即不惊动明朝的军队,也尽量不让邻近哈达部和辉发部知道,以免树大招风,两面数敌。但是还是被辉发得到了消息,因为辉发出兵打过洞城,而且派出去的兵马几乎是全军覆灭,都被洞城人埋在了石头底下,然而意外的是,辉发竟然把兵败的责任算在努尔哈赤的身上,在这件事里扇风点火告黑状的,是一个怨恨舒尔哈齐的人,就是完颜城的城主墨尔根。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