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章 谜(求收藏,求推3荐,求签到)

文 / 江南节度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梁伟光冲胡贵道:“老胡,看来你家里也不是太安全了,那孙子没准还装了qie.听 器什么的,走,咱们出去聊。”

    “行,就去我车里。”胡贵想了想,也觉得真有这可能,于是两个人下了楼之后就上了胡贵的奔驰S300。

    “麻痹的,说不定车子也被做了手脚。”胡贵索性发动车子,直接开出了小区。

    梁伟光乐了:“老胡,你不会看到绳子就以为是蛇了吧?”

    “光哥,你还别说,这帮孙子还是真有两把刷子,麻痹的防不胜防啊。”胡贵今天还是蛮有挫折感的,被人盯梢盯了一两年都没发觉到,对他的刺激不可谓不小。

    倒是看不出梁伟光有多紧张,他坐在副驾驶座上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歪着头问道:“现在准备去哪?”

    胡贵边开车边道:“前面森林路那边比较僻静,没什么打扰。”

    没几分钟,大奔就在省城森林公园的边上停下,两人下车后走出去老远,才在路灯下找了块干净的路牙坐坐,这里晚上基本没什么人过来打扰,谈些私密的事情方便的很。

    胡贵抽出一根烟扔给梁伟光,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把ZIPPO递过去时担心道:“光哥,就这么让那家伙走了,我估摸着有点玄啊。”

    梁伟光伸手接过来点上火,还给他道:“嗯,当时要想下手的话,直接弄过去是最省事的。”

    胡贵得意道:“不管他有多大的牛壁本事,到了那边也只有乖乖跟着干的份,难道他还能单独搞什么花头?”

    梁伟光问道:“可你想过后果没有?如果安全厅的一个特工失踪了,不要说省城,恐怕就是咱们整个省都要被挖地三尺,估计一两个小时不到就能追到你头上。”

    胡贵想想确实如此,摸了摸头不好意思道:“那真是自找麻烦了。”

    “不过,我们现在等于是被他看光光了。”梁伟光也很伤脑筋,没想到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眼皮底下。

    胡贵愤懑道:“马勒戈壁,这孙子现在是拽得很,想什么时候动手就什么时候动手,我真要移民的话起码还要等一年才行。”

    梁伟光深吸一口后吐出一个圈,抬头望了望夜空,回头问道:“怕了?”

    胡贵弹了弹烟灰,满不在乎道:“怕个鸟毛!”

    “至少短时间内,他还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是啊,否则不会一直等到现在。”不过,胡贵还是很不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伟光分析道:“也许他和高胜利有仇,真的是借刀杀人?”

    “我暗中调查高胜利这么长时间,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胡贵困惑道:“高胜利怎么会和国安的人扯上了呢?”

    “麻痹的,太无厘头了。”梁伟光也想不通。

    “难道是有关部门利用我们去搞高胜利?”胡贵说完这话,自己也觉得离谱得过分,便自我解嘲道:“真是这样的话,那也不干国安的屁事。”

    难道这是一个设好的局?还是一个专门的套?或者是一个未知的陷阱?两个人就在这路灯下的马路边琢磨开来,最后梁伟光用一种很肯定的语气说道:“老胡,我敢断定这是姓王的个人行为,他与高胜利应该有很深的私仇,但他自己不想动手而假手于我们,如果不是小杨和老马他们搞出人命的话,说不定都不会找上门来。”

    胡贵觉得这种分析也有可能,稍微松了一口气道:“这么说,还是敌非友嘛。”

    梁伟光严肃道:“也不能这么说,这帮孙子翻脸比翻书还快,你千万不能放松警惕。”他提醒道:“老胡,别忘了那事。”

    胡贵郁闷道:“麻痹的,都是一路货色。”

    梁伟光拍了拍胡贵的肩膀,安慰道:“既然猜不透,我们也就没必要浪费脑细胞,暂时先搁一边吧。”接着,把那边的情况和胡贵大致通报了下,说道:“老胡,我的想法是弄点面粉机、榨油机还有织布机过去,重工业暂时弄不起来,搞搞轻工业还是小菜一碟。”

    胡贵同意道:“小齐还没回来呢,那就让他在浙江和江苏一带再兜一圈,那边做这种产品的乡镇小厂很多,价格便宜,结构简单,维修方便。”

    “小齐这趟出去采购,花了不少钱吧?”

    “没多少钱,不过三百万而已。”

    梁伟光惊讶道:“才用这么一点?”

    胡贵笑笑:“你以为要花多少钱?一次性打火机的批发价是每个六毛钱,这还是最高档的那款,要是那种最廉价的每个才一毛多。不过仿ZIPPO的那种煤油打火机就贵多了,批发价每个要七、八块,高仿的也要十来块。”

    “这么说,那批丝袜也没花多少钱吧?”

    “短袜几毛钱一双,长筒的两块钱不到,连裤的那种也就四块钱左右。”

    梁伟光兴奋得搓了搓手:“老胡,一倒手说不定真是暴利哎。”

    胡贵也开心道:“麻痹的,是得让那帮洋鬼子狠狠地出一出血。”

    梁伟光问道:“药品呢?”

    “磺胺类药物多采购了一些,青霉素就采购少了点。”

    “青霉素难买?”

    “这倒不是,小齐这家伙真是一肚子坏主意,他说这边的青霉素弄过去后,最好稀释一千倍以上再拿出去卖,呵呵,麻痹的这家伙也是天生奸商的料啊。”

    梁伟光纳闷道:“那不成了假药了吗?”

    胡贵挠挠头道:“这个我也不懂,小齐说什么浓度低一点照样可以治病,至于具体原因你得当面问他才能弄清楚,就是一块钱当一千块钱用绝对没问题。”他想起与之有关的一件事,问道:“光哥,有没有兴趣直接弄两条药品生产线过去?”

    “这也能随便买到?再说,也不便宜啊。”

    胡贵便给梁伟光解释了来龙去脉,这次齐振宇去广东的一家药厂采购了一批磺胺类药物,同时还打听到了这家药厂有意把磺胺生产线转让出去。

    原来,这几年磺胺在国内市场上的份额已经不断萎缩,其中原因很多。一方面是其它抗菌药不断涌现出来抢占市场,另一方面还与医药市场环境有关。现在很多医院里的消炎抗感染类药物价格越高且利润越高,而磺胺药物本身价格低廉,一个疗程药费仅需几块钱,其利润十分微薄,很多医院根本不愿进货,不少医生也不愿开出磺胺药处方。

    在市场经济中,那些药店都是以利润为经营目标,更不愿经销磺胺类药品,消费者也很难见到磺胺药的身影,即使有也是摆放到不起眼的边边角角位置上。药店营业员更不会主动向顾客推荐此类药物,原本生产磺胺类药品的制药厂纷纷转而生产头孢类、喹诺酮类这些中、高档药。

    而广东的那家制药厂已经停产磺胺,其老板甚至准备把原有生产线设备卖了,重新生产别的药品,这一次齐振宇过去也是买的他们的库存药品。

    这倒是个好机遇,梁伟光斟酌了下对胡贵道:“那就杀杀价,争取买下来。”

    胡贵对此也很赞同,说道:“那边几十年之内都是打不完的仗,抗感染消炎药不愁没有销路。小齐也说过了,到时候在里面添加几种多余的成分,只要吃不死人就行,即使洋鬼子破解配方后能够仿造生产,我们就立即推出稀释青霉素,嘿嘿。”

    梁伟光感慨道:“看不出这小子歪门邪道还不少。”

    胡贵呵呵道:“你也别太夸他,这一次买机床就差一点让人给蒙了,还好我派了一个懂行的朋友跟过去长长眼。”

    “毕竟搞医学才是他的专业,也难为他了。”梁伟光哈哈一笑之后,便问起胡贵前几天的句容之行。

    提起这事,就见胡贵神秘道:“光哥,你猜我这一次去句容茅山那边打听到了什么?”

    “陆万英在当地很有名?”

    “从来就没有陆万英这个人,当地有不少姓陆的人家,但绝对都不是你说的那个陆家。”

    梁伟光听了后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事实在是让人惊骇不已,他呆呆问道:“老胡,怎么会这样?”

    胡贵肯定道:“真的没有陆万英这个人。”

    梁伟光不甘心道:“会不会是还有另外的名字?”

    胡贵也无奈道:“陆万英、陆颂豪,当地的历史上都没有过,而且我去过那行香村了,村里从来就没有陆园这个宅子。”

    梁伟光一时无语。

    “光哥,当地的村里、乡里和县里我都去调查过,还去了县志办也是一无所获。”

    “老胡,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胡贵对此却很看得开,他不以为意道:“管他有没有呢,再说了本来就是两个时空,那个时代发展一百年后也不见得就是我们今天的样子,光哥你说呢?”

    “老胡,可能还存在另外一种情况……”梁伟光陷入了沉思。

    “什么情况?”

    梁伟光慢慢道:“这个时候我的太爷爷应该在新军中服役,可能自从我一过去后就让老人家消失了,也就是说在那个时代的康州,我们老梁家或许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胡贵待理解意思后,半信半疑道:“你的意思是,假如齐振宇不过去,那里就一直有他们齐家存在;只要齐振宇一过去,齐家在那就……就凭空消失?”

    梁伟光看了看胡贵,叹道:“也许让人说中了。”

    马勒戈壁的,这太令人毛骨悚然了吧?

    </p> ( 征途1906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