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章 抢钱,抢人,抢时9间(第二更)

文 / 江南节度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梁伟光冲严凯使了个眼色,严凯会意的站起身走到门口一把扯过那店小二,然后单手抓住他的肩膀猛地向上一提,右手一横用肘抵住他的脖子,把这家伙死死地钉在门板上,倒提文明棍给他小腹上来了一记,店小二顿时露出痛苦的神色。

    “你知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难道你们老板没有用心的告诉过你们,对待顾客要像春天般的温暖,要微笑,微笑懂不懂?”这位老爷说的是什么鸟语,怎么听不明白呀?想着想着店小二脸上的表情更痛苦了。

    用文明棍在对方头上轻轻敲了下,严凯笑眯眯地问道:“这两位长官究竟吃了多少钱?”

    可怜的店小二被压迫得满面红光,虚汗直流和两眼翻白,张大了嘴巴就是呀呀呜呜的讲不出一个字来。

    那两个新军军官也看傻了,估计从来没见过穿文明装的新派人物还有这么暴力的。

    忽然严凯的手一松,店小二径直落了下来,一**坐到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喂,问你话呢。”严凯拿皮鞋踢了踢对方。

    “咳,咳,二两六钱。”店小二咳了两声,哭丧着脸道:“这位老爷,哪怕二两也行啊。”

    “够不够?”地板上咣叽几声响,严凯掏出之前光哥给的一把鹰洋,数了四块扔给他。

    “够了,够了。”店小二点头如捣蒜,有一枚银元滚出去老远,他还连跌带爬地跑过去捡起来。

    严凯呵斥了一声:“拿了钱还不快滚。”

    店小二站起来转过身就赶忙蹬蹬蹬下楼了,心里还美滋滋的,平白赚了两钱银子。

    这时其中一个青年军官拱手谢了谢,一脸愧色道:“多谢仁兄化解,在下曾晨阳,表字永昶,敢问仁兄高姓大名?”

    严凯谦虚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在下严凯,表字泽生,区区小事,两位仁兄不用放在心上。”麻痹的这话说得真有水准,吃霸王餐还有理了。

    另一个青年军官也不好意思道:“在下李博,表字克坚,让泽生兄见笑了。今天与永昶一同出营,恰好都忘记带钱了,惭愧至极。”

    严凯笑笑:“哈哈,两位要谢还是谢我大哥吧,其实这银元还是从我大哥那里打秋风得来的。”

    梁伟光遂站起身拱手寒暄道:“有缘与两位幸会,在下梁伟光,表字炳辉。”

    那位李博忙道:“多谢炳辉兄。”

    曾晨阳也客气道:“诸位仁兄可否留下方便地址,待日后好联系。”其实这四块银元也没多少钱,若是说要还的话还真不好意思开口,就是居心叵测的光哥到时也不好意思收下来呀。

    之前正好摸到上衣口袋里还有几张陆慕山的随身名片,梁伟光便摸出一张递了过去,说道:“我们刚从国外回来不久,暂时栖住在朋友这里。”

    曾晨阳接过名片看了看,然后小心收到军装口袋中放好,郑重其事道:“炳辉兄、泽生兄及诸位仁兄,军中还有要事就先行告退了,他日再去府上叨扰。”

    梁伟光道:“欢迎欢迎,一定恭候。”

    这两位军官打了个招呼便急冲冲地下楼走了,想不急都不行,今天这事搞得太丢人了。

    一帮兄弟们这才点上好酒好菜,大快朵颐起来。

    待酒菜全部上来后,严凯便把包厢的门给关上,还让服务员没事不要过来打扰,有事也要先敲门。这间包厢的服务员正是刚才的那位店小二,他正乐得不想伺候这些穿文明装的不文明人。

    大家对于刚才的事情都觉得颇有意思,孙富民感慨道:“光哥、严哥,没想到这清军的军官也这么有涵养啊。”

    严凯以前恰好看过这方面的资料,就说道:“这新军可跟那些八旗军和绿营军完全不同,要不怎么叫新军呢。”

    周杰眯了一口酒,纳闷道:“清朝的新军不就是后来的北洋军阀嘛,好像名声不咋地哎。”

    严凯解释道:“新军是分北洋新军和南洋新军的,像湖北、四川、江苏还有浙江这里的新军就是南洋新军。北洋新军的文化素质比较低,士兵基本上都是扔掉锄头从军的农民,部分军官的文化水平也不高,甚至有的军官是文盲也不稀奇。”

    周杰顿时恍然大悟:“这么说,北洋军队也就是民工队咯。”

    从来都是少言寡语的杨嘉,一张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那袁世凯就是包工头呗。”

    李可乐贼笑道:“要不怎么叫袁大头。”

    严凯呵呵道:“南洋新军的素质就要高多了,绝大部分士兵都是读过书识过字的,尤其是驻扎江宁、镇江和江阴这一带的第九镇,该镇的中高级军官几乎都是从国外留学军事回来的,下级军官也都来自武备学堂。”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就因为个人素质和整体素质都高,南洋新军里的革命党人才最多。”

    梁伟光小声赞同道:“确实是这样,我老爸的爷爷就是新军第九镇的。我以前还听我的爷爷说起过,武昌起义爆发后,南洋新军就是比北洋新军的革命积极性要高的多,北洋军不是在武汉还和革命军打过一阵嘛。”

    崔德才担忧道:“光哥,咱们可别让那些革命党给抢到前头去啊。”

    严凯道:“没事!现在才是1906年,离1911年还有五年呢。现在南方的新军也是刚组建没不久,那些革命党就是要掺沙子的话,估计暂时还没有什么大的成果,我们还来得及。”

    梁伟光接道:“我们要做的是抢钱、抢人和抢时间。”见孙富民他们几个对这话还不是太明白,便小声分析:“什么东西最具暴利,我们就倒腾过来卖,有了充足的资金做军费,什么事情都好办。新军绝对不能让同盟会他们搞过去,这么多的革命青年一定要设法夺过来抓在手中,另外要等到1911年再发动的话就太晚了,能早尽量早。至于如何规划,我已经基本有了想法。”

    严凯笑道:“有咱老奸巨猾的光哥在这,不用太担心。这不,刚才不就已经拉上关系了嘛。”

    梁伟光哈哈:“来来来,工作的事情回去细谈,先吃饱喝好再说。”

    就在梁伟光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图谋不轨的时候,陆万英父子两人也正在密室中热议。

    陆慕山谨慎道:“爸,这些人都不似能随便驭驶啊。”

    陆万英却异常笃定道:“异日他功盛,我则附他;我功盛,他亦当附我。”

    对于自家老爸的前半句话,陆慕山没有意见。而对于后半句话,他则不敢苟同。

    PS:坐了一下午的车,打了一下午的瞌睡,也吹了一下午的风而不知觉,下了车后就头疼不已,吃过饭倒头便睡,刚醒过来才意识到都忘了上传一章了,实在抱歉。

    再次无耻的求收藏,求推荐票啊,哈哈。

    </p> ( 征途1906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