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章 男女关系引发的狗血事件(二更)

文 / 江南节度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是有多么怕这位姓梁的,而是昆汀把梁说得太神奇了,杀人就跟吃饭似的随意,可能你在毙命之前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动手的。勒克莱尔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客死他乡,要知道盯着这个分公司经理位置的大有人在,这古老东方满地都是赚不完的银子,和享受不尽的特权,岂能白白便宜了他人。所以不论怎么愤怒也要按捺下来,先和姓梁的记上这笔账以后再清算。

    日不落帝国牛壁吧?怡和洋行从来都是很拽吧?伍德盖特先生在镇江府的话语权很强吧?勒克莱尔先生一点都不鸟他们,唯独对这位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梁先生异常尊敬,这不仅让萨科齐感到愤怒,就是洋行里的其他职员们也是惊诧不已,甚至有两个替法国人打工的二鬼子买办还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勒克莱尔把梁伟光拉进了一间办公室,关上门进行私下交流。至于整个事件的起因和经过,有些部分他说得很仔细,有些部分他含糊得一带而过。但梁伟光基本弄清了大致原委,马勒戈壁的,相当狗血和八卦啊,居然是因为男女关系问题破坏了中法两国人民的伟大友谊。

    原来,那丑陋的萨科齐先生还是位**,他的表叔就是法国前驻华公使巴德诺先生。他来这儿纯粹就是下来挂挂职和镀镀金的,工作态度就不是太积极,因为随行的还有他那未婚妻吕贝克小姐。

    吕贝克小姐是位年轻漂亮的金发美女,自打来华后就深深爱上了这片东方热土,她不仅喜欢到处饱览古老景色,为人也相当热情奔放,搞得萨科齐先生也相当紧张,恨不得把未婚妻整天拴在自己裤腰带上才放心。

    因为偶然的机会,让东方的陆慕山先生与西方的吕贝克小姐不期而遇,一来二去之后就让两人熟络了起来,今天他给她说说白娘子为了爱情水淹金山寺的可歌可泣,明天她给他讲**国人民心目中的自由女神圣女贞德。俗话说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陆慕山和吕贝克之间的男女关系逐渐有点暧昧起来,再说了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帅哥,若不是萨科齐的**身份,谁甘心整天对着一猪头呀。

    不仅女人有直觉,男人也有直觉,尤其是长得比较丑的男人更是容易敏感。萨科齐找未婚妻很严肃的谈了次话,吕贝克当然矢口否认,不过她表示会恪守妇道的。这让萨科齐又放下心来,他也认为未婚妻根本不会红杏出墙,自己祖上好歹也啥贵族,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一个乡下土著给比下去。

    而那边陆慕山的想法则是,名花虽有主,也要我来松松土。吕贝克小姐再坚持,也架不住野男人的有心拾掇啊,萨科齐先生终于出离愤怒了,暗地里发狠一定要报复那个乡下土包子。

    陆慕山拿着官府的批文,到各家洋行询问洋枪的事宜,让萨科齐逮住机会重重地坑了对方一把,洋行里的其他老外也都是全程配合,毕竟法国美女要是让脑后拖着根猪尾巴的清国男人给撬走了,谁都会感觉到丢了大面子。其实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人家可是学激进洋务派早就剪了脑后的辫子,留一头帅气的中分发型,白西装白裤子加白皮鞋,要多养眼就有多养眼。

    对于自己手底下职员们的小动作,勒克莱尔作为洋行经理心知肚明,不过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觉得戏耍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很有必要。

    那天陆慕山带人来洋行理论,和萨科齐不但在争执中相互拉扯,还随手拿起玻璃烟灰缸在对方的头上砸了一道口子,这让洋行更有充足理由扣押他了。

    怪不得那家伙头上包得跟阿三哥似的,梁伟光问道:“勒克莱尔先生,我要知道我的当事人有没有受到你们的人身伤害。”光哥说这话时,很有TVB里香港大律师的派头。

    “梁,你放心,那位年轻人只是在我们这里做了几天客。我可以保证,他没有收到任何伤害。”勒克莱尔顿了一下,先把自己撇清道:“当然,这是萨科齐和他两个人之间的私人纠纷,和我们洋行毫无关联。”

    梁伟光直接问对方:“我马上就可以把我的朋友带走?”

    “那当然。”勒克莱尔狡黠一笑,“希望那位年轻人能在这里有个美好的回忆。”

    梁伟光很感谢道:“谢谢你,经理先生,希望我们以后能够成为朋友。”

    “没问题。”勒克莱尔也很爽快,只是委婉道:“梁,我想再次声明,萨科齐与那位年轻人之前的合同交易,只是其个人行为而不能代表我们聚福洋行,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要知道,现在很多洋行都在拼命地兜售军火,如果这件事情传播出去,对聚福洋行的声誉或多或少会有一点负面影响。

    既然对方这么好说话,自己也不能太不上路子,梁伟光大度道:“只要我确定陆慕山先生平安无恙,其他事情就可以算了。”

    勒克莱尔笑道:“梁,你和你的大多数同胞并不一样。”

    梁伟光解释道:“我在你们国家的普瓦图省待过很多年,尤其是在普瓦捷市生活了差不多有十年吧,今年才刚回国。”

    勒克莱尔还开了句玩笑:“噢,按你们中国人的说法,你和昆汀先生还是半个老乡,哈哈。”

    这两个人这么谈笑风生,就把可怜的萨科齐先生给卖了。从那间办公室里出来后,梁伟光对陆万英说道:“颂公,法国佬答应放人了,不过其他的就要一笔勾销了,你看呢?”

    陆万英不住点点头:“只要慕山他人平安无事即好,钱财乃身外之物。炳辉,这一次多亏有你帮忙。”

    “颂公言重了。”

    正说话间,已经有洋行的职员把那陆慕山给领了过来,果然是个潇洒倜傥的风流青年,只是一身考究的洋装上有不少破损之处,估计那天打斗状况激烈,脸上还有几道抓痕,多少有点灰头土脸的样子。

    陆慕山一见陆万英和査良康,先是露出喜色,随即又惭愧道:“爸、全庸先生,让你们受累了。”

    査良康点了点头,笑眯眯的没有着声。

    陆万英瞪了儿子一下,恨铁不成钢道:“你看你做的好事,要不是有你梁世兄他们,还有得麻烦呢。”说罢,便把梁伟光他们简单介绍了一番。

    陆慕山听了后,忙拱拱手表示谢意:“有劳炳辉兄及诸位兄弟了,以后但凡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招呼便是。”

    “鸣岐兄,举手之劳,真不用放在心上。”

    “哎,炳辉兄可是瞧不起我陆某人?”看得出,这陆慕山平日也是一个豪爽之人。

    梁伟光笑笑:“眼下最重要的是,你先好好洗个澡去去晦气,然后我们再给你接风洗尘。”

    陆万英应道:“炳辉说的在理,这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再呆了。”

    出了洋行,査良康和陆万英、梁伟光他们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回府衙了,其他人则去了陆万英在镇江府购置的一所大宅子,也就是陆慕山平时住的地方。

    PS:泪求收藏啊,太惨了,呜呜呜呜

    </p> ( 征途1906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