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章 混个开国将帅、两院院士啥的

文 / 江南节度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连夜赶路,当梁伟光带着兄弟们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过了零点。

    两部车子自打从村口开进来后,直到在他家院门口停下,一路上招了不少狗吠声,以致很多老乡家里都接连亮灯,纷纷起身看看外面到底有什么动静。

    梁朝晖今天陪领导吃饭喝酒后,又同去县里的娱乐城**了一把,等回到家已是很晚,而且人也很累。他冲了个凉把身上的味道去去就想赶紧睡觉,谁知老婆姚晨琳被他吵醒后却来了兴致。一番厮磨硬泡加恐吓诈骗之下,没办法,慑于老婆的淫威他只有再战。提枪上马正好听到村里的狗在不断狂叫,一家接着一家。

    “琳琳,我出去看看吧?”梁朝晖有点心不在焉,趁机想挂免战牌。

    姚晨琳在那玩意儿上拍了下,一脸愠怒:“真扫兴,以后别求我。”

    梁朝晖忍着痛下床开了房门,找了根木棍提在手里刚走到院子中,就看到对面四道光柱从远处透过铁门直射进来,走到院门前刚想开口大骂,就听到一阵汽车轮毂的急刹声。定眼一看原来是自家的依维柯,旁边还有一辆省城牌照的大别克。

    梁伟光摇下车窗道:“哥,这么晚了,没吵到你们吧?”

    “没事,我也是刚回来。”梁朝晖打开院门,关心道:“你们晚饭有没有吃过?”

    “早吃过了。哥你让一下,我们把车子停进来。”

    两部车子在院里停好后下来了十多个人,除了冯凯和齐振宇,其他的人梁朝晖一个也不认识。

    听到外边的动静,高秀芹也起来看看什么情况。

    “妈,你怎么起来了?”

    见光哥他老妈出来,胡贵他们一个个也赶忙喊“阿姨好”,而梁朝晖也回屋里取了包香烟后,出来招呼他们。

    高秀芹问道:“小光,他们这是?”

    梁伟光道:“冯凯和齐振宇他们两个你都认识,其他人都是我朋友,这一次是想在我们这儿玩两天。”

    “哦,那欢迎啊。”高秀芹热情地招呼他们,“你们肚子饿吗?我去给你们下点面条?”

    梁伟光拦道:“妈,不用麻烦,我们在路上吃过了。后山宿舍的钥匙在哪?今晚,我带他们住那儿去。”

    高秀芹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家里确实住不下这么多人。

    梁朝晖也在一旁打招呼:“呵呵,不好意思,今天大家就先将就一下。”

    ……

    梁伟光接了钥匙又从家里取了两只手电筒,就带着大家直奔后山。说来也奇怪,这时候他们一行人走到哪,哪边的狗就停了吠声,原来狗也怕狠人。

    “光子,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从省城回来的这一路上,齐振宇已经问了快无数遍了。

    严凯也耐不住:“光哥,能不能透个底先?”赵旭东、崔德才及李可乐他们也纷纷附议。

    梁伟光没理会他们,只是提醒道:“你们都当心脚下,别拌蒜咯。”

    很快便到了目的地,老梁的这间办公室兼宿舍虽然不算小,但十来个人一下子涌进来后,还是感觉到有点拥挤。梁伟光等大家都进来后,便立刻反锁上了房门,还检查了下厚厚的窗帘拉上后有没有留下缝隙。

    按照光哥的吩咐,几个人合力把屋里的大水缸轻松就挪开。

    梁伟光掀起盖板,带他们从木梯下到那间地下室后,大家都是眼前一亮,光哥有大秘密啊。

    冯凯惊讶道:“光子,这应该是你爸弄的吧?”

    梁伟光上去把头顶上的盖板拉下来重新盖好后,下了木梯才答道:“嘿嘿,这里是文-革时的一个秘密战备仓库,我爸承包这座山的时候发现的。”

    战备仓库?怪不得光哥说现成的枪支大炮还有弹药无数,大家的心里都冒起了激动的泡泡,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想瞧瞧。

    等梁伟光真的把他们带到那座洞库后,每一个人心里的震骇可以说是惊涛拍岸,一浪高过一浪。

    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以及还有拆散了装箱的迫击炮,保养良好足以组建两个炮团,唯一担心的是那些炮弹过了三十年还能不能打响。

    仅是56式半自动步枪估计就有上万支,如果拿到那个时代,绝对堪称是传统与时尚完美结合的单兵杀器。什么英国的恩菲尔德、美国的斯普林菲尔德和俄国的莫辛纳甘这些,在它面前也只有仰慕流口水的份。

    胡贵抑制不住心中的**,问道:“光哥,子弹没失效吧?”

    “炮弹没试过,子弹绝对还可以用,基本没有哑火的。”

    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梁伟光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一个个扫过去,严肃道:“兄弟们,我有十足的把握让你们都跟过去,但是我不能保证你们都能像我一样来去自如,这一点你们要想好。”

    可能是有去无回,顿时让大家的心沉了下去默不着声,尤其是胡贵、高云峰和赵旭东这三个已经成家立业的人,虽然胡贵已经离了婚,可毕竟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呢。

    “光哥,没说的,我去!反正这社会我也呆不下去了。”说话的是那天行动B组的杨嘉,人送外号“小北京”。杨嘉会一手汽修绝活,就是不爱说话,之前一直躲在胡贵的汽修厂里过着低调的生活。他身上本来早就背负有命案,这一次又添了三笔帐。

    同样,那天B组的另外一个人马建伟也很爽快:“光哥,也算我一个!”这可是胡贵非常欣赏的一个人才,会计专业出身,因为举报原单位领导的财务问题,反而遭人陷害成铁案再也翻不过来。十几年东逃西躲的生活,也让他多学会了不少手艺,搞过电焊,修过机械,当过小化工厂的车间主任,各行各业似乎什么都能懂一点。

    有了这两个人开头,其他的人就好办了。

    梁伟光先冲胡贵、高云峰和赵旭东他们道:“老胡,我们也不能所有人都过去,这边也需要有个照应,就交给你们了。”

    三个人心思复杂的点点头。

    接着,梁伟光趁热打铁道:“严凯,你要是在部队上一直待下去,估计现在也就是个上尉参谋吧。嘿嘿,到了那边之后依我看,将来总参谋长的军衔起码也得是上将啊。”

    “老黄,你是飞行员出身飞过歼6,像初教6那种螺旋桨飞机就更不在话下了,混个空军司令没什么问题吧?”

    “小崔,海军陆战队就交给你啦。”

    “周杰,想不想亲手组建世界上第一支空降兵部队?”

    “可乐、富民,你们两个过去搞出一支精锐的特种兵部队,有没有问题?”

    这么牛×的前程听得冯凯都心动不已,迫不及待道:“光子,那我呢?”

    梁伟光干脆道:“怎么能少了你?以后什么战斗机轰炸机全靠你来牵头研发了,你以后要是混不到两院院士这个级别,就别说是我哥们。”

    “马勒戈壁的,光子,我去。”冯凯的父母都不在了,自己是独身子女,而且离了婚也没有小孩,光棍一条真的是无牵无挂。在这边就是农民土老冒一个,去那边没准就是大科学家,洒壁才不去呢。

    就是啊,在这边刀口舔血混日子也是混,去那边还能混个开国将帅啥的。咱又不是像胡哥他们那样拖家带口的,而且家里老人不是有哥哥妹妹就是有姐姐弟弟来给养老送终。

    严凯、黄贤康、崔德才、周杰、李可乐及孙富民他们只是稍微思考了下,便先后斩钉截铁的表示要跟光哥过去干一番大事业。

    他们每个人家里的情况,梁伟光都是知道的。他看在眼里想在心里,暗自感慨:“谁他嘛的说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好,要都是独生子女的话,瞻前顾后那是免不了。”

    现在,就剩下齐振宇没有表态了。他和冯凯不一样,虽然他父母都还健在,家中除了已经嫁出去的姐姐外,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弟弟,可是他的心态想法及生活经历毕竟与严凯这些人大为迥异。

    梁伟光也没难为他,只是恳切道:“振宇,还要麻烦你跟着老胡帮一段时间的忙,准备些药品医疗器械什么的,你看呢?”

    齐振宇倒是很干脆:“光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以后我也不想再去大城市找什么工作,哪天我要是过得不如意了,索性也过去就是。”

    冯凯笑道:“嘿,你小子过去了还不得是医学泰斗。”

    齐振宇也不客气道:“那是当然,光子,中科院的院士名额给我也留一个。”

    ……

    兄弟们都横下一条心来,事情就好办了。

    第二天,胡贵就带着高云峰、赵旭东和齐振宇回了省城。从高胜利那里弄来的钱,事前就说好了每人四百万的,这事儿还没来得及办呢。不过兄弟们都很上路,说以后肯定是花钱如流水,每人十几万先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再说那么大的一笔钱也会把家里人吓得直跳而不敢用。

    接下来的时间,准备过去的每一个人都拼命和家里煲电话粥,动不动就流泪,因为这一去可能就无法再回头了。

    梁伟光则抽空做了几回贼,让附近几个平时人品不好声誉很差的大小老板欲哭无泪。

    而本来命悬一线的陶建国陶乡长却逃过一劫,人家光哥是要干大买卖的人,像他这种分分钟之内就可以秒杀的小人物,暂时就搁一边凉快去吧。

    县里一家帐篷厂的厂长接到员工汇报,说仓库里准备出口的一批帐篷不翼而飞,损失上百万。

    县城几家建筑工地上的砖头水泥黄沙石子钢筋电线无数,连同挖掘机、推土机、搅拌机及卷扬机等设备,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包工头和项目经理们都差点要集体跳楼。最惨的是县公安局新指挥中心大楼的项目部,因为接到县政府要求从下个月开始日夜连续施工的通知,为防备马上夏天用电高峰时的停电,特地配备的三台柴油发电机及大批油料也没了踪影。

    还有邻县一家生产彩钢瓦活动板房的大型企业,仓库里准备出货的大批产品连同安装工具,也神奇般消失得无影无影,据说损失上千万。

    勘查过现场后,这两个县的公安局长都快要哭了。

    马勒戈壁的,这种没有任何目击证人、没有任何有用线索、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的离奇案子,神仙都他嘛的难破。

    最近全省大案连连,先是省城的“六-三”特大盗窃杀人案,接着就是康州的离奇连环盗窃案。不但让老百姓惊得人心惶惶,公安系统的干警们也恨得牙痒痒。而梁伟光的老同学,康州市局刑警队的王冰冰同志却很兴奋,噢耶,又碰上重案要案咧。

    老梁从浙江采购原料回来后,见秘密洞库里空空如也,着实被吓得不轻。

    梁伟光却轻描淡写地告诉他老爸,说是都转移走了。

    老梁将信将疑,心想如果要转移的话,那得是多大的动静啊。他旁敲侧击地问问左右,都没能得到满意的答案。这事在他心中,一直就成为了一件疑案。不过,既然心里的隐患基本消除了,也就不担心陶建国那狗日的了。即使将来让人发现山里的秘密,什么都没有,你还能咬到我?对于这,老梁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风和日丽,没有红旗招展,也没有喧天锣鼓,更没有人山人海的瞩目。

    有的,只是臭气熏天。

    光哥和他的兄弟们,进了一间无人的路边公厕,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p> ( 征途1906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