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章 眼睁睁地看着光哥穿越

文 / 江南节度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家里停了电,只好点上西餐PARTY时才会用到的大蜡烛。

    可是,省发改委的尚小川主任却感受不到浪漫的气氛,他冷眼看着自家老中青三代女人,昏暗的光影里一个个在那坐立不安上蹿下跳的样子。

    她们眼瞅着就快要到八点零五分了,今晚看不到书桓和依萍,那还让不让人活了?当见到严凯他们,就如西藏农奴见到**派来了解放军大救星一样。

    严凯打开背在身上的手电晃了晃,光柱在挑空的宽大客厅里四下乱窜,问道:“怎么回事?”

    这时,乖巧的小保姆在一旁答道:“刚才叔叔阿姨看新闻联播的时候,突然间就停电了。”

    “你们家的配电箱在哪?自己把开关推上去不就这行了。”高云峰的服务态度是够差劲的,跟那些真电工一个德行。

    “几位师傅,不好意思。试过了,楼上楼下的插座线、照明线和空调线都送不上电,所以杨局长才派你们过来。”尚主任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像眼前这种小毛虾,平时他一个小手指头轻轻摁下,都能压死一大群。但是,查修电路故障确实不是尚主任的强项,要说涨个油价、取缔个啥、再增加个啥,弄得民生苦不堪言倒是尚主任最拿手的活。

    严凯道:“我看其他人家都有电,估计是你们家自己的电线短路了。”

    “师傅,下下侬,侬一定要帮伊忙,阿拉急萨特勒。”烛光下,女主人拉住高云峰的手,作哀求状。

    “这哪能说查就立刻能查出来,你们家这两三层的,而且面积还这么大,谁知道哪里线路坏了?”高云峰在一旁轻描淡写的瞎扯。

    女主人听了这话,还没来得及发飙,就听到别墅外边似乎变得吵杂了起来,再瞧瞧一片漆黑,路灯和周围邻居家的灯全熄灭了。保安李刚肩上的摩托罗拉对讲机里唦啦唦啦的时候,整个小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琼瑶阿姨的《情深深雨蒙蒙》已经开始了,世界杯G组的意大利对厄瓜多尔马上也要开始了,这突如其来的停电几乎得罪了钻石领地的所有男人女人,谁能忍住不发火?

    “李刚,你他嘛的作死啊?怎么回事?他们在尚主任家搞什么名堂?搞得现在整个小区都断电了,不对,是整条线都停了,连大路上的路灯也不亮。搞什么搞?”门卫室里,今天值班的那个小头目上来就是一连串的炮火。

    李刚是一脸的冤枉,对着送话器道:“林队,真的不关这里的事。他们到这只说了几句话,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呢。”

    “那你别管这事了,现在就给我立刻回来。我这缺人呢,听到没有?”对讲机那头的林队长怒气难消。

    “知道了。”关掉送话器,李刚转过来朝严凯谄笑道:“大哥,到门口还有一段路,外面又是黑咕隆咚的,嘿嘿,大哥能不能帮个忙,给送下。”

    严凯斜眼瞄了瞄,意思就是你他嘛的什么玩意儿,也配?他冲尚主任道:“领导,您刚才也听到了,整条大线路都断了,没准就是你们家引起的。呵呵,说话不中听,您别生气啊。”

    尚主任发话了,他对保安挥挥手:“没你什么事了,快走吧,别耽误人家工作。”

    尚夫人态度更狠:“喂,侬个乡户宁,听到伐,伊让侬滚就滚伐。”

    可怜的小保安李刚,在漆黑的夜里烟噙泪花,脚下一深一浅的摸索着往回走。

    就是今晚遭受到的小小屈辱,竟然促使小保安从此发奋图强,出人头地。来年,他通过保安队长的关系,给领导送上东筹西借来的十万块钱,在城南一个派出所里做起了警察。

    谁也不会想到,十八年后李局长攒一身王八之气,认得的四海朋友八方豪杰就有一大群,甚至京城的CCAV都能摆得平,省城各路老大摆场子之前也都会来一句:“我哥是李刚。”

    ※※※※※※

    就在值班的小林队长大发雷霆时,借着夜色的掩护和弹跳器的帮助,梁伟光已经带着崔德才、周杰和李可乐跳上了高厅长别墅的二楼阳台。除了液压钳和千斤顶,还带了好几只容量很大的美军单兵背包。

    黄贤康在底下负责接应与把风,看光哥他们轻轻松松地就跃上二楼,刹那间还走了下神,脑海里闪过了张艺谋导的《代号美洲豹》。收起弹跳器,他坐在车头引擎盖上,警惕地观察着四周情况。

    右手从拉链口上探进放在腋下,一副随时准备拔枪的架势。凉风袭过,带起额头的发梢微微上翘。

    俺怎么想起了《纵横四海》?俺会不会比张国荣还帅?呸呸呸,俺可不是GAY!专心,一定要专心,黄贤康心里不停告诫自己。

    梁伟光他们从窗口跳进二楼的卧室,转身又把防盗窗和窗户重新弄好,做了个样子,防止被巡逻的保安队发现出破绽。拉上厚实的窗帘,再掏出两只夹子夹住两幅帘子的接边,完全不留一丝缝隙。他们这才打开手电,手电筒上还蒙了一层布,只能发出微弱的光线。

    房间里没有床和衣柜,只有六只高高低低不同大小的保险柜并排摆放在一起,还有角落里的一只金利来牌的拉杆箱。

    保险柜都是同一家产的,估计是代理商按批发价卖给高厅长的。这个牌子也就是被很多用户投诉过的那家,用的全是机械式密码锁,还是四组的。尽管需要密码加钥匙,但没有钥匙的话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

    密码都是12,13,53,87,梁伟光刚准备试试看,就听耳麦里传来C组孙富民的声音:“光哥,风有点大,怎么办?”

    梁伟光思考了三秒钟,道:“把消声器摘掉吧。”

    “光哥,明白。”

    民用版的狩猎步枪,精确度本就没有专业的军用狙击步枪高,如果加装消声器,微声效果是好,但狙击距离一旦过远,根本无法一击得手,尤其是现在时不时的刮起大风,甚至可能击不中目标。

    但拿掉消声器后,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声枪响可以传出很远的距离。瞬间,孙富民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了,手心里不自觉地居然溢出了汗。

    而梁伟光则要专心致志的开锁了。

    插上万能钥匙,先逆时针转四圈继续转对准01,再顺时针转过01两次,继续转对准02,接着逆时针转过02一次,继续逆时针对准03,最后顺时针直接对准04。

    扭动钥匙,就听“吧嗒”一声轻响,第一只保险柜被打开了

    天哪,满满的一柜金器。

    大黄鱼、小黄鱼、金砖及各种纪念金币,还有黄金首饰。

    身后传来一阵惊讶声。

    他转头竖起食指,“嘘!”

    立马安静下来。

    “全部打包,快。”吩咐完,光哥接着去开下一个保险柜了,很快依葫芦画瓢,剩下的五个保险柜全被打开了。

    所有的现金加起来大概只有几百万,全是99版壹佰元面额的那种,码的整整齐齐,把一只单兵背包装得满满的。好在这种单兵背包里面有合金钢架,撑开之后,整个背包的容量超过了120升。

    情报有误啊,人家高厅长不是不收银行卡,只是想体会一下自己凭本事挣钱再存钱的那种成就与快乐。

    招商银行的一卡通三张,建设银行龙卡九张,工商银行牡丹卡六张,中国银行长城卡三张,农业银行的金穗卡一张。

    怎么没有交行的卡?可不带这样羞辱人的啊。当然别看他建行的卡最多,这二十二张卡加起来的钱也不会太多,因为美国花旗银行旧金山分行开具给Mr.ShengLiGao的存单上,明确显示存款余额是$13,500,000,最后一次的存款时间是今年年初。看来高厅长也快外逃了,因为这儿有高厅长在美国纽约的房产证,可惜不是一次性付款,还欠人家“房利美”公司一大笔呢。

    剩下的全是金银钻石珠宝首饰名表啥的,还有一只青花瓷的瓶子,几幅米芾、郑板桥、张大千和吴冠中的字画。

    ……

    “可乐,把银行卡和存折都放到那个盒子里,当心点,不要弄花了磁条,也别给弄断了。”

    “小崔,钻石和珠宝的鉴定证书也要拿,不要忘了,别给弄乱啊。”

    “哎呀,周杰,字画不能这样硬塞进去,待会儿再说。”

    ……

    “A组注意,三点钟方向,保安两名。重复一遍,A组注意,三点钟方向,保安两名。”山坡顶上潜伏的孙富民占据高地,能够一览无余的俯视。

    梁伟光隐身在墙边,挑起一角窗帘,透过窗户仔细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楼下把风的黄贤康异常警惕地注视着那两名保安,待他们匆匆走远,才报告:“警报解除。”

    ……

    21号别墅楼里的胡贵即时通报道:“各小组注意,电力公司正在抢修线路,尽快撤退。”

    带来的七只大背包已经被塞得鼓鼓的,除了那只青花瓷瓶子和字画外竟然还有一大摞劳力士、江诗丹顿、卡地亚、萧邦及百达翡丽这样的名表没能装得下。

    梁伟光把角落里那只金利来拉杆箱拖了过来,两只拉链头居然还用一直小锁锁在一起。用力一扭,就把锁给拗断了,打开拉杆箱后,所有人都被雷倒了。

    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如果有人爱穿其它女人的二手内衣,那就另当别论了。

    还都是名牌,什么黛安芬、爱慕、华歌尔、欧迪芬之类的。把箱子整个翻过来抖落了两下,没想到Victoria‘sSecret还有几件,这玩意儿一套那么贵谁会舍得送给人收藏呀,没准是高厅长顺手牵羊来的,价值应该够得上派出所作为盗窃案来立案了吧,梁伟光不无恶毒的猜想。

    款式也是包罗万象,保守的、开放的、丁字的、情趣的、有吊带的、无吊带的、无痕的、包臀的、三角的、平角的、全罩杯的、半罩杯的、蕾丝的、镂空的、经典的、复古的……T型台凡是能展示的流行元素,几乎被高厅长给一网打尽了。

    高人啊,不愧是我DANG的高级干部,马勒戈壁的真能干!

    李可乐他们原本是带着吃大户发横财,惩治贪官污吏的心态来的,这个时候内心里反而对素未谋面的高厅长,多了一份高山仰止。

    梁伟光把刚才没有装得下的东西全塞进了箱子里,合上箱子盖。想了想又打开箱子,抓了一把内衣把青花瓷的瓶子包起来,觉得不够,又抓了一把塞进去。等一切都收拾完后,拉下话筒打开开关,说道:“各小组注意,A组完成,准备撤退。重复一遍,A组准备撤退。”

    “C组报告,周围安全。”

    “走。”梁伟光一招手,背了一只包,拖着拉杆箱,打开了房门。其他的人都是各自背了两只包跟在他后面走过楼梯,穿过一楼的客厅,摇了摇门把手,发现高厅长上次临走前把门锁给保险了。

    轮到液压千斤顶发挥作用了,可以说是简单、直接、粗暴且有效。

    这时候,整个小区都断电了,你再先进的防盗报警装置都是白搭。跟把风的黄贤康联系了下,大模大样的走出别墅楼。

    把东西扔进皮卡车的车斗里,各自钻进车子在第二排找了个位置坐下。

    “严凯,可以收工了。”

    “富民,撤退。”胡贵给C组和D组都发出了指示。

    “明白。”

    “C组收到。”

    严凯、高云峰两人在尚主任家楼上楼下跑了好几遍,也没查出什么名堂来,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的走了,都没和人家领导干部打个招呼。

    车子经过钻石领地大门口时,正好与保安队长开的华晨中华轿车打对面。等队长想把他们拦下问问时,对方两部车子已经一掠而过,飙出去很远了。

    队长是从家里紧急赶过来的,他怕有外边的人进来趁机浑水摸鱼。这里面住着的都是非富即贵,要是丢了什么要紧东西,一个电话给开发公司大老板打过去,大老板又会把他给骂得要死。

    “这电还没供上,电力公司的人怎么都先跑了?”停好车子,先到门卫室看看,队长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值班的小林队长忙替上司泡了杯茶,讨好道:“他们是给18号楼查电路的,还没动手查呢,整条线都停电了,后来听说是什么地方高压线坏了。”

    “那也该等有了电再走。”队长端起纸杯,吹了吹茶叶。

    “嘿,刚才来得时候,他们就很嚣张,还和小李子杠上了。”

    队长感慨道:“这些单位……”突然想起那两部车子后面的车斗里装得满满的,他猛的把纸杯往桌上一放,水和茶叶溅了一手,“不好,快追!”

    留下值班的小林队长,他忙带上两个保安开他的中华轿车追出去,同时用对讲机呼叫支援。

    刚开出去没两公里,前轮的右轮胎就被扎破了,要不是队长反应迅速车技了得,估计没准就得车毁人亡了。

    队长他们下车后往回走了百来米一看,马勒戈壁的,铁蒺藜撒了一地。

    小树林里,大家都沉浸在得手后的喜悦中,豪情万丈。

    梁伟光和严凯、高云峰互道珍重后,刚转过身,整个人竟凭空消失了。

    说没就没了,没有任何征兆。

    这他嘛的真的是突如其来,看得他们都傻了。

    几秒钟死一样的沉寂后,每个人都拔出了手枪。但是,他们不但握枪的手在颤抖,整个人都在不停的抖索。

    高云峰还算是最镇静的,他打开话筒,用发颤的声音呼叫胡贵:“胡哥,光哥没了。”

    那头的胡贵一听,一股热血直往头顶用,差点栽倒在地。

    胡贵嘶哑地问道:“怎么回事?”。

    高云峰几乎是哭着道:“光哥,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整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明白了原委,不知怎么的,胡贵心底存了一丝希望:“那说明光哥还不会死。”

    “可是……”

    “你们各自按计划撤退,记住,一切行动听指挥。明不明白?”强压住心头的波澜,胡贵命令他们。

    “……明白。”

    于是,严凯和高云峰各自准备驾车离开,但手动档的车子起步了几次都是熄火,后来总算启动了,才画着大S型一前一后开走。往前开出去几公里了,车子才好不容易掌握住。

    崔德才他们也是一路跌跌撞撞的滚到国道边,赵旭东已经在这里多等了十几分钟了。

    见梁伟光没来,赵旭东忙问道:“光哥呢?”

    还是周杰机灵,道:“光哥另外走了。”

    因为天黑,加上刚才等得心焦,赵旭东没注意到他们的神色。而且赵旭东的耳麦没电了,也不知道光哥说没就没了,就没多问。等他们四个上车后,他关好柜门,赶紧开车走了。

    严凯和高云峰把车开到长江边的一段防波堤上,一条水泥驳船早就在江边侯了多时。

    船上过来几个人把东西搬走后,两人开着车子冲下江堤,在皮卡掉入大江前,先后成功跳车。两人上了船,在轰鸣的柴油机声中,看着越来越远的江堤,都不禁嚎啕大哭开。

    这一夜,知道光哥没了的所有人,彻底无眠。

    </p> ( 征途1906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