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下载 第一百九十章 宣判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理寺刑房内,向方被锁在当日李天野曾经受刑的地方,手脚被扯成大字形,肥硕的身躯吃力的撑着,手腕脚腕都被锁链勒出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一双惊恐又充满怨毒的眼神瞪着李天野,任谁都能从他色厉内荏的外表看出内在无法掩饰的恐惧。

    李天野在李仁德和蛮牛的陪伴站在向方面前,四目相对,李天野嘴角挑起慑人的冷笑,幽幽道:“没想到再见面是在这种情况下,向老板有想到吗?”

    向方被李天野冰冷的眼神骇到,颤声道:“国公大人为何抓小的,小的自问奉公守法,从无做过违法的事情啊。”

    李仁德和蛮牛对视冷笑,蛮牛斥道:“你找人刺杀国公就是死罪,竟然还狡辩,是否要本官对你用刑啊!”

    仿佛应和他的话,刑房内的铁制刑具都发出哗啦哗啦的撞击声,配合烧的仿佛能将钢铁化成水的炭炉发出的丝丝火苗蹿动声,让曾经无数次见识过王浑在这里动用私刑的向方浑身都跟着打起颤来,换做以前他只觉得蹂躏犯人是件无比爽快的事情,但轮到他被绑在这里,才感觉到那种痛苦随时可能加诸身上的恐惧,不异于在地狱等待阎罗王的宣判,而李天野就是那主宰了他生死的阎罗王!

    冷汗浸透全身的时候,向方颤声道:“你们不能诬陷我,我从没有指使人刺杀国公,这要讲证据的,我要见纪处讷纪大人,见梁王!”

    李天野嘴角挑起冷酷的弧线,逼视向方道:“终于承认你与纪处讷、武三思有关系了,哼,竟然利用王浑来对付我,那是你就该有今天落到这步田地的心理准备了,你想要证据是吗,我就是证据,要知道刚刚在四方斋我可是被人用宝剑捅入小腹,有我这受害人指认,你的罪名起码定下三分,至于行凶那些小子,自有人招待他们,教他们说‘实话’,想来你向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钱,买凶杀人,是个不错的罪名吧。<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

    李仁德和蛮牛都得意的笑了起来,他们都从李天野那里知道向方曾经阴谋对付李天野,所以没有半点同情的味道,反而对做局收拾这老奸巨猾的向老板觉得很痛快。

    凡是和武三思纪处讷搞到一处的官员,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人!

    向方被李天野的话骇的浑身都抖动起来,脸色死灰一片,仿佛惊醒样哀呼道:“国公大人饶命,小的也是身不由己,国公饶命啊!”他痛哭流涕,十足一个祈求活命的可怜虫,与那晚李天野在昏迷中听到的冷酷角色大相径庭,几乎让人怀疑是否同一个人。

    李天野冷笑道:“既然你向老板身不由己,那不如就在这张供状上画个押,我保证半个指头都不加到你的身上,更保住你的小命,如何?”

    李仁德适时递上一张墨渍未干的供状,在向方跟前晃了晃,冷冷道:“向老板画押吧。<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

    向方看都没看供状,望向李天野哀求道:“国公饶命啊,小的真的是身不由己,若有的选择,小的宁可替国公去受刑,这一切都是那王浑的主意,与小的无关呢!”

    李天野叹口气道:“看来你是不想画押了,也罢,就让大理寺最厉害的行刑好手伺候伺候你,相信你会满意的,老李、蛮牛,咱们就别在这里妨碍别人了,走吧。”

    李仁德和蛮牛冷笑两声,跟着李天野走向门口。

    这时门外有金吾卫士道:“将军,您留下监视纪处讷的兄弟有发现,赶回来报信来了。”

    蛮牛道:“那小野鸡果然耍花花肠子,走,听听有什么发现。”

    李仁德在一旁笑道:“你这蛮子,纪处讷怎都是朝廷大员,居然喊人小野鸡,传出去怕那纪处讷不跟你拼命才怪。”

    话是如此说,两人可丝毫不顾忌向方就在房间里听着这些话,但这让向方越发的恐惧,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死人,不然无论如何都会避着他一点的。

    “来人呢,我要见司刑评事,我要伸冤,我冤呢!”向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

    蛮牛不耐烦道:“这该死的,刚才在浣花溪窑姐儿的床上抓他也不见这么嚎嚎,咋地,中风了!”

    这时两名面目阴沉的狱卒从刑房外进来,毕恭毕敬对李天野道:“国公大人,是否要咱们把他的嘴堵上?”

    李仁德在一旁道:“那还用说,索老大索老二,你们平时吹牛自己手段多厉害,这会儿可是考验的时刻到了,这胖子交给你们了。”

    鼻子如同鹰钩的索老大嘿嘿笑道:“仙凫大哥放心,您老的事,咱们兄弟哪敢不尽力,老二,上。”

    两人如狼似虎的扑上去的时候,李天野三人堪堪走出刑房,刚刚落足,刑房里已经没有了向方哭嚎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平静,静的让人心里发毛。

    蛮牛好奇的想回头,道:“索家兄弟还真不是吹牛,他们用的什么法子啊?”

    李仁德一把抓住他,郑重的摇头道:“你要是不想做噩梦就别再看了。”

    蛮牛吓了一跳,忍不住看了眼李天野。

    李天野叹口气道:“我亦不想如此,只是我必须要杀鸡儆猴,让所有想对付我的人知道那样做的下场如何,所以只好牺牲向方了。”

    李仁德毕竟是**出身,同样的心狠手辣,点头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天野根本就无须自责。”

    这时那名报信的金吾卫士上前来,把在四方斋门口看到情形一一汇报。

    李仁德皱眉道:“裴光庭和那野鸡走到了一处,这可挺麻烦的。”

    蛮牛也道:“最怕他们到这里来要人,到时若没有真凭实据还真不好不放人呢。”两人都望向李天野。

    李天野恢复冷酷的神情,虎目闪烁着摄人的光芒,淡淡道:“我要钉死向方就绝不会给他一点机会,蛮牛你说是在浣花溪抓到的他是吗?”

    蛮牛点头。

    李天野虎目中的光芒越发冰冷,更闪烁出充满阴谋味道的光辉,他冲李仁德和蛮牛做了个手势,两人凑过头来,李天野低声交代了一番话。

    两人听完后均是一脸的敬服,不再犹豫,分头离开了大理寺。

    李天野回头看眼刑房的铁门,冷笑道:“自作孽不可活,向方啊,要怨就怨你自己吧!”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