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下载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津桥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着武攸绪在天津桥北端尽头甩蹬下马,李天野心中犹为这座名传千古的洛阳桥的雄伟气象而震撼。

    李白曾有诗云: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更因天津桥上雄伟壮观的景致而吟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只有当置身天津桥上,纵览远近高低层峦叠嶂的瑰丽景象时,才会明白这能让诗仙李白都为之轻王侯的洛阳桥确是名不虚传,令人迷醉流连。

    这横跨洛河南北的雄伟大桥并非南北对称的高度,而是北高南低,从南端上桥,地势渐趋突兀,过桥时让人在平地生出山峦掩映的奇妙意象,且两岸垂柳如烟,楼阁掩映,纵为闹市亦让人生出寻幽探秘的独特心境,而当踏上大桥最高点时,更可纵观两侧洛水波光粼粼、船行如梭的景致,那种于闹市中见水乡船行、白帆如织的特异景象,难怪会惹得有唐一代的大诗人们纷纷赋诗赞颂,为之迷醉了。

    武攸绪在一旁笑道:“可惜今次来得晚了,凌晨时这处的景致才叫真个动人,且没有这么多不相干的人在,静谧幽深的仿佛仙境,若再赶上晓月高悬,兄弟便可欣赏洛阳八大景之一的‘天津晓月’之美妙了。”

    李天野从武攸绪的描述中勾勒出一副绝美的画面,不禁面露遗憾之色。<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

    武攸绪尽收眼底,拍拍他肩膀笑道:“兄弟无需遗憾,以后你有的是机会欣赏那‘天津晓月’,只怕那时你看腻了都说不定。”

    李天野不解道:“大哥似乎意有所指,可否直言?”

    武攸绪扯着他走向气魄雄伟直通皇城的端门,神秘兮兮道:“难道兄弟以为救了皇帝就没有赏赐吗?只要兄弟再在搏击上给那些突厥人点颜色看看,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到时由不得你不早起入朝觐见,岂不是多的是机会欣赏‘天津晓月’。”

    李天野这才恍然,心下却并没有多少欢喜之意,皆因这种平步青云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而非像那些苦读经年科举入仕的举子们,做起官来也底气十足。

    武攸绪看出他的心思,忽的指着端门外一处有披甲执戟卫士看守的地方道:“天野可知道那是什么?”

    李天野望过去,看到那些卫士看守的是一尊置于半人高石墩上的铜器。

    那铜器造型古怪,有些象现代经常见到的邮筒,除了能见到的几处开口外,还用铜锁锁实,远远看去给人一种冰冷无情的古怪感觉。

    在这皇城入口紧邻天津桥的位置派士兵专门把守这么个古怪的东西,莫非是有什么特殊的用途?

    李天野心中一动,隐约猜到那东西的来历,道:“那是否就是皇帝陛下专设来让天下百姓上书言事的铜匦呢?”

    武攸绪点头,古拙清奇的面孔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嗤鼻道:“什么上书言事,那不过是给那些无耻小人用来构陷他人谋得功名利禄的工具罢了,哼,不知多少人因此物飞黄腾达,只是那是踩在更多人无辜的生命和鲜血之上,比起来,天野你这功劳可是干净实在的多,绝无人敢有半点质疑的!”

    李天野亦并非真的没有底气,只因事情来得太快,心里准备不足才会有些患得患失,又想到有武攸绪这大靠山在,不觉安下心,看眼那铜匦道:“为何还有军士把守的,那样岂非多数百姓都会望而却步,纵使有建议也不敢投递?”

    武攸绪道:“那亦是没有办法的事,难不成真让人匿名上书?那不定会有人写些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呢!所以不光有军士把守,还有专门的官吏负责,若有人想投递折子,不管是自荐还是举报,都要有身份地位相当的人作举荐,这样才稳妥。别再纠缠那东西了,我看到他都觉心烦,走。”

    不由分说扯着李天野进入皇城,以武攸绪的身份,门禁之类的自然形同虚设,两人的座骑亦由专人牵走安置,武攸绪则带着李天野直奔宫城。

    唐时的洛阳是由外郭城、宫城、皇城还有东城和含嘉仓城组成,外郭城也就是里坊区,街道纵横,呈棋盘格局。在郭城西北隅地势高亢的地方则是宫城和皇城,南北相连,皇城在南,宫城在北,宫城东面紧挨的是东城,东城再往北则是隋炀帝时营建做大型粮仓用途的含嘉仓城。

    李天野和武攸绪正穿过的皇城东西较长,南北较窄,呈横长方形,中书门下两省还有十六卫衙门的办公处都设在这里,还建有太庙和仓储,自然也少不得负责保护宫禁安全的驻军。只是因为皇城面积过于狭小,所以不得不在宫城以东又开辟新城安置衙署,也就是东城,好像尚书省、军器监等一些重要机构就都设在那处。

    随着武攸绪的介绍,李天野对这皇宫的格局大致有了概念,亦明白四方斋之所以能成为小尚书省,皆因紧邻尚书省官衙所在的东城,若换做其他两省衙门在那处,只怕四方斋还得跟着改名。

    介绍完大概,李天野忍不住问起武攸绪昨日小南海的事,他尤其关心那诡艳女子的来历,若不弄清楚恩怨纠葛从何而来,总觉心里不踏实。

    提起这事武攸绪的脸色就是一沉,叹口气道:“那些贼子胆子忒大,又准备充足,昨日一场激战除了杀死一些无足轻重的喽?,其他人都被逃逸掉,最要命就是那徐沐恩,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魔门中人,险些害了皇帝的性命。”

    李天野想想亦觉可怕,若不是有惠隐神尼和那死鬼御医在皇帝身边,只是徐沐恩和那道影踪的刺客就足以得手了,不过现在证明这一代女皇确是天命所归,魔门这样处心积虑仍旧铩羽而归,反倒暴露了徐沐恩这千牛将军,也算得不偿失吧。

    武攸绪又抱怨道:“最要命是御医沈南蓼中箭身亡,皇帝为此大发雷霆之怒,哎,我昨晚一宿都没合眼,却还是查不到魔门那帮人半点线索,显见他们也是为这计划准备的极为周详完备,若沈南蓼躲过那箭就好了,现在不把杀他的人捉到,姑母是不会消气的,我这日子难过喽!”

    李天野讶然道:“难道那御医这么得皇帝看重,连大哥这侄子都比不得吗?”

    武攸绪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声音压到极低道:“这事天野莫要对第二人说知,宫里都传,那沈南蓼是姑母的新宠,哎,你说麻不麻烦!”

    ps:热火三巨头给力啊,精彩表演,击垮雷霆,爽!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