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九十章 误会(十)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又一盏宫灯从上流飘来,被醉脸酡红的阿娜希塔一把抄入手里,执起置于灯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放荡无比的娇笑道:“真好喝,人家很久都没这么痛快的喝过了,老爷子,再来!”

    她冲着在上游放灯的席信高喊着,整个娇躯都偎在李天野怀里,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圆德和欧阳皓月亦不觉怎样,皆因二女亦都饮至半酣,虽不像阿娜希塔那么胆大的整个靠近李天野,但也借着酒劲,一个倚着后背,一个半靠在臂弯里,粉腮含春,娇喘吟吟,无论神情姿势都是无比的旖旎缠绵。

    李天野虽然酒量惊人,但这流觞曲水须得吟诗做赋,对不上便要罚酒,关键还要押着韵脚,李天野肚子里那点墨水根本不够用,只好拿酒来抵,所以几人中数他喝得最多,这会儿虽没全醉,也进入那种半醉半醒的朦胧状态,放任性子,左拥右抱,尽显豪雄意态,颇有几分飞扬跋扈的味道。

    听到阿娜希塔说话,李天野大笑着在这波斯美女粉腮香了一口,趁着醉意道:“娜姐该赋诗了,做的不好可要受罚的哟!”大手趁机拢上那弹力十足挺翘浑圆的小**,无比动人的手感刺激这花丛浪子欲火狂升,若非还有理智,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做出什么。

    阿娜希塔娇躯微微一颤,横一眼李天野,媚眼如丝的道:“赋诗就赋诗,这次人家就用长孙无忌的那首新曲开头,回雪凌波游洛浦,遇陈王;婉约娉婷工语笑,侍兰房。呵呵呵呵!”银铃般的荡笑在湖面上空飘荡开,周围游船都被吸引,纷纷靠近过来。

    事实李天野他们这艘游船早就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且不说李天野的豪雄气魄慑人风度,单是阿娜希塔、欧阳皓月和圆德三女在船上那么一亮相,便立时惹来无数男人的侧目,更要命是圆德还做男装打扮,与其他两女一并凑到李天野怀里,在外人看来,那景象又怪异又**,不少人都在暗中揣测,这体魄魁梧若天神的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魄力男女通吃,还让她们如此的心甘情愿,简直令人羡慕啊!

    李天野几个还没意识到这种状况,酒劲上涌,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自己,至于其他人如何,管他作甚!

    枕着李天野臂弯的圆德娇笑道:“好个小娜娜,分明是春心动了,要主动**,浪蹄子!”三女中明明她年纪最小,偏偏却是小南海的大弟子,所以处处以姐姐自居,说话颇是有趣。

    李天野不解道:“娜姐这几句诗究竟何意?月姐,你不能看着弟弟我糊里糊涂吧。”

    欧阳皓月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探手捞起席信又放下的一盏宫灯,举杯饮尽道:“芙蓉绮帐还开掩,翡翠珠被烂齐光。”

    圆德忙不迭接口道:“月师妹莫要抢人家的,最后两句是长愿今宵奉颜色,不爱吹箫逐凤凰。呵呵,人家也要浮上一大白。”她也就势捞杯,仰脖饮尽。

    三女一人一句,一人一杯,饮得高兴,吟的也畅快,娇笑连连,媚态惊人,看的李天野欲火狂升,直有种不顾一切把她们拥入怀中温存抚慰的冲动。

    他虽然无法精准的把握这几句诗的意思,但从那奢华靡荡的感觉已经体会到个中真意,分明就是一首典型的艳诗,极尽奢靡之极至。

    忽的有人大声鼓掌,一把自命清高的声音穿过湖面道:“好一首新曲,只不知我李某人有否资格做这诗中的陈王,得几位神女侍候兰房,那此生无憾矣!”

    话落又传来一干人吹捧阿谀之声,分外的煞风景,间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声音,不知是否这浣花溪的姐儿。

    李天野和三女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首新曲确是艳诗,用的是魏陈思王曹植所作《洛神赋》的典故,陈王曹植于洛水边梦见神女,回雪凌波婉约娉婷,得侍兰房,无尽风流,后世更用洛神比喻风尘女子。

    阿娜希塔用这诗,是借以表达对李天野的情意,这火辣大胆的波斯美女从无世俗的顾忌,甘愿献身服侍,欧阳皓月和圆德亦随着她把这诗吟完,实际三女的心意并无多少区别,只是对象都是她们的好弟弟李天野。偏是这时候蹦出一个不知何方鸟人的李某人,居然还自诩陈王,称三女为神女,简直是大煞风景至极点。

    欧阳皓月最是爱憎由心,脸色瞬间冷若寒冰,更毫不掩饰的放出一阵慑人的杀气。

    圆德则面带妩媚微笑,眼神却无比冰冷的望向那声音传出的游船,只见船头站着一名被许多人众星捧月般围拢的贵介公子,纵在夜色中亦能感觉出,此人颇有几分风流潇洒的气质,只是对圆德来说,那不过是跟屁一样无形却有味的东西,冷冷扬声道:“李公子是吗,不若你到我们这船来,陈王怕是轮不到你了,做个龙阳董贤之流还是可以的。”

    这话恶毒无比,尤其从女扮男装的小尼姑嘴里说出来,分外的刺激人。

    果然那公子哥船上顿时有人暴吼道:“大胆,敢侮辱李公子,不若让我来伺候你这小相公的**吧!”说话间一道人影腾空而起,带起一股刚猛的劲风横过数丈水面直扑李天野这船。

    那人影是一三十出头的粗壮汉子,体魄魁伟,比之李天野只是稍逊几分,只是容貌气势就差的悬殊了,落在三女眼里都不禁生出厌恶之情。

    李天野早因对方侮辱圆德而起了杀心,真元提聚正准备迎击敌人的时候,他忽的脸色一变,仿佛被点中**道样一下子僵在原地,面如死灰的望向那李姓公子所在的游船。

    在那船头,李姓公子怀中不知何时拥入了一名佳人,姿色清丽,身材惹火,虽看不清容貌,但对早熟悉她身上每一寸肌肤的李天野来说,只是一眼他便认出来,那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人沈含嫣!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