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赌约(二)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盘鞭汉子再望向李天野的时候心中充满惊骇,如此霸道的内劲他闻所未闻,最骇人是这内劲霸道中又透着一股不死不休的阴柔,若非凭借深厚的功底慢慢化解,他这会只怕就要被这股劲气折磨到趴下了!

    观战的薛怀义眼中亦闪过激赏的光芒,李天野刚才破开鞭势的那一刀,无论时间角度还有力量都拿捏得妙到毫巅,就如同打蛇打七寸,那一刀刚好砍在盘鞭发力的七寸之处,这才能将整个鞭势一气瓦解,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做出这样准确的判断,这份眼力足以列入顶尖高手的行列!

    这时李天野终平安落地,他自是心头狂喜,因为栖凤阁的正门就在前头丈许远处,冲进去他便赢了!

    那边厢盘鞭汉子犹在应付霸道的劲气,根本无暇阻止,李天野几乎连停顿都没有,双足点地后,猛带起一股劲风,直扑栖凤阁。

    栖凤阁的正门突然间推开,两柄铁锏带着劲风直砸向李天野的脑袋!

    李天野早有所觉,刀风上挑,轻飘飘把那两柄铁锏荡了开去。

    铁锏势沉力猛,李天野采取的以巧破力之法,只是即便如此,刀锏相撞时他的胳膊犹被震得失去知觉,显然对手不光修为深厚在臂力上更是天赋异禀。

    这时门内一声虎吼,昨日那背双锏的汉子如同饿虎般扑出,一对重逾百斤的双锏被他舞的如同传花蝴蝶一般,照头砸向李天野。

    李天野顿觉头疼,这汉子和那使盘鞭的又是不同风格,盘鞭宜远不宜近,讲究的就是个出其不意、诡魅难测,而这汉子完全是外家功的打法,势沉力猛,气脉悠长,一派硬桥硬马的架势。

    若论刚猛,再没有比八极拳更猛的,只是八极拳再猛也不能硬抗那铁铸铜浇的双锏,所以李天野也只能采取闪避的策略,不敢与汉子硬碰硬!

    一时间汉子双锏挥舞的如同卷起一阵龙卷风一般,栖凤阁外的丈许空地尽被劲风和锏影充斥,李天野魁梧的身躯这时又成了负担,闪躲起来颇为不易,因为目标太大,不得不硬接那汉子双锏几下。

    刀锏撞击,虽说李天野已用了卸力的技巧,还是被那汉子逼得节节后退,眼见便退到池塘边,再往后退便要落水了。

    别无选择的李天野虎吼一声,血液中的勇悍被催逼出来,猛踏前一步,双目电光四射,沉腰坐马,劲道自足下生,在腰间涨,至手中强,体内充沛至极的元气化作熊熊燃烧的火焰,狂涌入手中惊虹宝刀,挥斩而下!

    这一刀乃自绝境中爆发的最强反击,李天野心无他念,眼中心中唯有这一刀充斥天地,没有任何的斧凿,亦没有任何的技巧,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刀,砍下。

    七彩虹霓夺去人的视线,惊虹宝刀在这一瞬间爆发出绚烂夺目的刀气,所过之处,木为之裂,石为之塌,便是盛放的荷花亦被那炫目的美丽震撼到零落凋谢!

    当!当!

    两声脆响。

    当七彩刀芒敛去的时候,手执双锏的汉子一脸惊骇的呆立在原地,他手中的双锏赫然都只剩下半截,那被刀锋切出的切口平滑的好像女人细嫩的肌肤,正泛着晶莹的金属光泽!

    李天野亦被自己这惊世骇俗的一刀震慑到,不过他旋即醒悟过来,趁汉子发呆这可是闯进栖凤阁的最佳时机,当下不再迟疑,沉腰抖肩,直撞入那汉子怀里,八极拳劲四下崩泄,顿时把那汉子震得倒飞出去,李天野则如同无人可以阻挡的坦克车直冲进了栖凤阁。

    再没有任何的阻挡,李天野顺利的直上二楼,在那布置的贵而不俗的优雅房间中见到了正俏丽窗前只留一个娇柔动人背影给他的夜灵。

    夜灵换了一身浅紫色的仕女服,剪裁纤秾合度,衬托出她近乎完美的修长身姿。

    她的秀发发随意披散,沿着刀削斧凿般的肩头滑落到腰间,其下是挺翘丰腴的臀部弧线,动人至极。

    李天野心头一热,低声道:“灵儿,随我下楼!”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夜灵无动于衷的沉默,佳人就站在窗口,留给李天野的只是一个无声无息满是决绝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李天野浑身巨震,胸口仿佛被巨锤狠狠砸了一下,突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薛怀义要和他打这个赌,难怪薛怀义说这栖凤阁的女主人心里自有一杆秤,其实夜灵早在住进这栖凤阁的同时便已经做出了抉择。

    住在这栖凤阁里的注定只能是母仪天下的真凤天女,天下人皆知武承嗣在谋求太子之位,而一旦确立那武延基便是皇太孙,试问又有哪个女人能抗拒母仪天下的诱惑呢!

    李天野嘴角挑起一抹讥讽,他很想告诉夜灵不要枉费心机了,武承嗣纵使费尽心机最终仍只会一无所得,只是说出来又有谁信呢?

    看着夜灵,李天野声音出奇的平静,道:“灵儿,我祝你幸福,再见。”毅然转身下楼。

    这一赌,他终于还是输了!

    说不心痛那是假的,只是他和夜灵之间毕竟是从一场交易开始,虽说一路上郎有情妾有意,极尽温存缠绵,但时间毕竟还短,想到夜灵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放弃自己,李天野只觉一阵轻松,因为在他深心里始终对薛怀义的下场梗着一根刺。

    现在好了,他不需要再去担心什么,更不用为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夜灵而耿耿于怀,这样轻松的分开对他和夜灵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解脱了,李天野笑着从薛怀义身边走过,淡淡道:“你赢了,我和嫣儿会马上离开。”

    “等一下!”薛怀义唤住他,那深邃莫测的眸子中闪过洞悉一切的智慧之光,幽幽道:“丝绸专卖权我会帮你们拿到,就当做是对你救灵儿的报答吧。”

    李天野淡淡摇头,道:“不必麻烦了,是灵儿先救得我,我们早就扯平了,告辞。”

    留下薛怀义目光复杂的注视着他的背影,李天野大步离去。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