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中伏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日中午两人终赶到骑田岭,一路行来重关紧锁,万壑环趋,但纵使如此亦阻不住商旅的热情,白日里骡马队伍浩浩荡荡,来往岭南和中原行商的商人们结成大队,或自南而北,或自北而南,都是精神振奋的准备穿越折岭隘。

    折岭隘是穿越五岭最短的关口,隘口低平,全境地势北高南低,虽形势险峻,但比起其他穿越五岭的关口却不啻好了太多。

    李天野担心那散发人阴魂不散,便和沈含嫣混入一支行商的队伍,自称是要到郴州探亲和家里人走散了,又给了些钱便成了队伍的一员。

    沈含嫣仍旧是脚夫打扮,李天野却是一身劲装,气度雄魁,若不是他自有一种让人信任的凛然正气,那些商旅还真担心他是否山匪们混入的探子。

    行到半途听停下休息吃饭,商旅们都备的干粮,李天野也不好展现自己打猎烧烤的技巧,那只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所以便和沈含嫣一起啃着冰冷的馒头,就着凉水下咽,感觉就跟刀子刮过嗓子般难受,亦让李天野体会到这些商旅们的不易,虽说赚了很多钱,可付出的辛苦和所冒的风险也是成正比的。

    间中发生件趣事,这支商队的领头人也是家里的大小姐,只是长得就跟沈含嫣天差地别了,粗壮的身子,有些骇人的面孔,还做男人的打扮,说她是个大男人都没人怀疑,可就是这位大小姐却偏偏看上了沈含嫣,一路都让人来献殷勤,更送来一些只有她才能享受到的腌菜和点心,讨好沈含嫣。

    沈含嫣气的拒绝,李天野却不由分说统统收下,吃这些可比咽干馒头和凉水好太多了,嘴上还打趣道:“不若嫣儿你就牺牲一下,我看那女人那里好像还有马奶之类的喝的,若能就着点心喝着马奶,那就舒服了!”

    沈含嫣气的直跺脚,又看到前头那粗豪的大小姐冲自己直抛媚眼,恨得咬牙的时候灵机一动,突然翘起兰花指,嗲声嗲气道:“少爷,不若你喂我吃吧,咱们平时都是这样吗。”说着就那样偎进李天野怀里。

    李天野一愣,立马感觉到周围商旅望向自己的异样眼神,不由得尴尬的脸颊抽搐,低声道:“好你个嫣儿,托我下水是不是?”

    沈含嫣在他怀里坏笑,神情异常妩媚的道:“让你取笑人家,这下咱们扯平了。”

    李天野被她的妩媚弄的心头火烧,邪笑道:“反正我的名声也被你坏了,不若咱们就坏到底吧!”他叼起一块点心,用嘴送进沈含嫣口中,随后便判若无人的热吻起来。

    沈含嫣没想到男人这么大胆,想要反抗却来不及了,顷刻便迷醉在男人深情的热吻中,对自己男人无法无天的性子自是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周边的商旅纷纷叹气议论,或者谴责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或者为这两人感到惋惜,毕竟一个是那么雄魁威武,一个又是那么俊俏斯文,随便一个都是让女人倾心的人物,却没想到竟是一对分桃断袖的同性恋,可惜,可惜啊。

    那比男人还粗壮的大小姐大概被这一幕刺激到,休息时间还没到便吵嚷着上路,一干商人无法,只得不情愿的继续赶路。

    近黄昏的时候终于穿过折岭隘,前头郴州城在望,不光那些商人便是李天野和沈含嫣也倍觉振奋,终于穿过五岭了。

    只是路程还没有完全平坦下来,日头西沉,夜色君临,队伍加快速度赶往郴州城,耳边已然传来美妙的流水声,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

    沈含嫣凑到爱郎耳边道:“那是耒水,应该就在前头偏东方,在郴州乘船下耒水,再入湘江,沿漕运主线便可抵洛阳,天郎,今晚可以不用露宿荒野了。”

    火把映照下李天野看到佳人俏脸泛红,胸前双峰高高挺立着,显示想到晚上的缠绵心中情动,搂紧她耳语道:“今晚我定要嫣儿享受到求饶!”又道:“等下咱们瞧瞧离队进城,过了折岭隘便不用再和他们一起了。”

    沈含嫣含羞点头,脸红的仿佛着火了一样。

    这时队伍经过一片树林,前头郴州城在望,商旅们都是轻松地说说笑笑,更有脸皮厚的已经开始讨论入城后到哪家青楼去放松享受一番,亦听的李天野这浪子有些心动,却被看破心思的沈含嫣暗地里狠掐了好几把,疼的他龇牙咧嘴。

    美人在侧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失去了寻欢作乐猎艳戏美的机会,当然,这也是值得的。

    行到树林中央,李天野心中警兆忽生,一把抱起沈含嫣就冲进人群中。

    这时两侧树林闪烁出无数森冷的寒光,密集如雨的劲箭纷纷泼洒向行进的人群。

    商旅们还没反应过来便有大半人被射成刺猬样一命呜呼,剩余人顿时乱作一团,争抢着往前头逃命,那粗豪的大小姐倒是颇为镇定,还想组织人防御,却被一支呼啸的响箭贯穿咽喉,连声音都没发出便轰然倒地。

    回头看到这一幕的沈含嫣只觉手脚冰凉,不自觉两行热泪淌了下来。

    李天野低吼道:“又是姓秦的王八蛋,为了杀咱们他们居然连这些人都不放过!”那些山匪的凶残亦激起了他的杀意,只是这次山匪们显然学乖了,两侧密林中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劲箭如雨,根本不给李天野入林的机会。

    李天野杀意再盛也只能放弃,抱着沈含嫣如同猎豹般猛往前奔,身边则是不断中箭倒下的商旅,他们成了李天野最佳的挡箭牌。

    沈含嫣看的心头滴血,却也知道爱郎别无选择,若不用他们做挡箭牌,两人早被射成了刺猬,所有的恨意亦转移到那些山匪身上,更对自己曾经错信的秦管家恨之入骨,恨不能诅咒其死无葬身之地!

    李天野的逃命策略虽残忍却有效,当最后一个商旅也被射死时,两人已经脱出箭雨的笼罩范围。

    李天野停都不停的就往偏东面的耒水奔去,黑夜中三声呼啸若雷鸣的响箭从背后追至,三箭并排,来势如电,将李天野怀中的沈含嫣亦笼罩其中。

    李天野知道这时决不能被阻下身形,一咬牙体内劲道狂涌至脚下,一下便避过两支劲箭,却刚好被第三支箭锁定,旧力刚尽,新力未生之际,李天野亦别无选择,猛挥胳膊,竟用粗壮的上臂生生迎向劲箭。

    噗。

    李天野恰在这时落地,双足一点,身形再次加快,仿佛一阵飘忽的风,猛冲到了耒水边。

    这时强烈的晕眩感袭来,李天野心呼不妙,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沈含嫣便跃进滚滚流淌的耒水之中。

    只停了一小会儿,秦管家便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箭手赶到江边,犹不甘心的往江中放了一轮箭。

    那秦管家才阴恻恻的道:“中了我箭上的十步摇,他若能活过明早我便倒过来姓,走!”

    一干山匪迅速的在黑夜中退去。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