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十四章 神秘石块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静坐盏茶功夫恢复体力,李天野开始清理战场。

    这时代杀人也是要偿命的,他不想留下什么麻烦给自己。

    掩埋尸体的时候李天野意外发现在和卓凌交手的附近有一块泛着荧光的石头,石头巴掌大,上面雕刻着奇怪的图案,是一条条复杂的黑线组成的,有长有短,乍一看显得杂乱,但仔细看又仿佛蕴藏着什么玄奥的秘密。

    李天野猛然记起这好像是他和卓凌宝剑对撞断开时,崩飞出来的东西,他赶忙把两柄断剑都挖出来,赫然发现卓凌从怀里拿出的那柄短剑中心是空的,大小正好可容纳这块石头。

    显然连卓凌自己都不知道此秘密,而如此处心积虑的要把石头藏到剑中,这石头必定有什么古怪,不过李天野此刻无心研究便把石头揣到怀里,想了想,把半截短剑剑柄也揣了起来,这短剑和卓凌宝剑同样的锋利,就这样埋了太过可惜,不若做匕首用,还是柄利器。

    一切都处理妥当后,李天野这才离开树林,这一横生枝节浪费不少时间,他便加快脚步往燕儿楼奔去。

    夜晚的燕儿楼灯火通明,各路恩客进进出出,或来喝花酒,或来找老相好过夜,或是来这里寻个经验丰富的美女告别青头行列,各色目的不一而足。

    李天野出现在专为他举办的庆功宴会上时,惹来一阵嚎叫,自然是沈玉成那个花花公子,不过不是找事,而是兴奋地开玩笑。

    “天野你是否跟其他人打野战了,怎么弄到如此狼狈,哈哈哈哈!”

    李天野这才注意到匆忙下他没有打扫身上的泥土,所以看起来好像跌进坑里摔了一跤似地,便就势道:“别提了,不知哪个憨货喝醉了躺在街上,我不小心踩到摔了个大跟头,这也算乐极生悲吧!”

    沈玉成大笑,今晚的庆功宴他和何元一是主事,加之自此以后他老爹几可掌控全部家族生意,让这败家子如何能不张狂,豪爽的喊道:“老鸨子,把软玉儿喊来,今晚她可要好好伺候我们的大功臣,若不然本少爷要你们燕儿楼好看。”

    他请来的一干风流子弟亦跟着哄叫。

    老鸨子慌忙去了,李天野趁机入座,坐在何元一下首。

    何元一正搂着两个美姐儿温存,看到李天野过来竟是把那两人推开,凑近道:“我得敬天野,不要推辞,定要和我喝个痛快!”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望向李天野的眼神真挚恳切。

    李天野能感受到他心中的关切和感激,胸中涌起暖流,端起酒杯和何元一对饮起来,无需言语,一切尽在酒中。

    一口气灌下大半壶才停下,何元一呛得直咳却还在笑,低声道:“二爷其实早不信任我,是天野为我争回面子,以后天野但有差使,我必无二话。”

    李天野笑道:“那我现在就差使你尽情的玩乐,美人在侧你若还无动于衷那便不是男人了。”说罢一把把何元一推进那两个美姐儿怀里,几个人顿时拥作一团,打闹玩乐起来。

    沈玉成在一旁看了不禁羡慕李天野和何元一关系的融洽,正好老鸨子把软玉儿带来,他便上去抓住软玉儿的小手,硬扯着拽到李天野跟前,强推进怀里道:“总不能我们都在享乐你这主角却孤家寡人一个吧,这软玉儿是这里的头牌,今天还推脱那个来了不想接客,当婊子就别想立牌坊,今晚须得把天野给本少爷伺候舒服了,不然要你好看!”说罢回去继续饮酒作乐。

    李天野微微皱眉,他虽好色但对女人向来尊重,沈玉成的态度让他很是厌恶,不过男人毕竟是男人,美女在怀,尤其是一团软若棉花又热力十足的身子躺进怀里,刚刚才经历一场恶战的李天野不自觉放松下来,色心大炽下,那不安分的东西也蠢蠢欲动。

    “啊,爷饶命啊!”怀中那团软玉却骇的求饶,只凭感觉她就知道这位爷的物件是从未见过的胸风壮伟,若是好日子她自是一百个愿意服侍,可现在那个刚走,正禁不起挞伐,若再来这么个物件,不是要了小奴家亲命了吗!

    李天野低头看到一张异常稚嫩俏丽的脸孔,满是惊惶,这让他狂升的欲火一下灭下许多,问道:“你多大了?”

    软玉儿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咬着嘴唇道:“奴家十五。”

    李天野叹道:“还是未成年少女呢,哎!”

    软玉儿愕然,求饶道:“爷,奴家那个刚走,您就饶了奴家吧。”

    李天野松开这浑身如同软玉般让人着迷的人儿,苦笑道:“你放心,我没那么变态,你去换个姐妹来吧。”

    软玉儿没想到这爷这么好说话,惊喜的眨巴着大眼睛打量,才发现这是一个魁梧俊伟到天神般的男子,尤其身上透着一股不可一世的霸气,让她险些不可自持,这样的伟男子她便是一世也难碰到一个,若是这次错过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想着一咬牙主动偎进李天野怀里,娇声道:“奴家愿意伺候爷,就是死也不怕。”

    这下轮到李天野惊讶,看到怀中佳人春心荡漾的样子顿时明白,便把她揽进怀中一通温存道:“放心吧,今晚咱们只是吃酒说话,别的什么都不做。”

    软玉儿感动得无以附加,更被李天野挑逗的浑身又软又热,忍不住呻吟道:“也许是爷不要人家,人家要爷呢!”

    李天野邪笑着摸向她的敏感带,说道:“那爷一定温柔的来,呵呵,定让你欲仙欲死的求饶。”

    软玉儿被这淫话刺激的**狂升,八爪鱼样缠住李天野,很快便纠缠做一处。

    沈玉成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嫉恨的恶毒光芒,一闪即逝,轰然举杯道:“喝酒,为天野今天获胜庆祝,不醉不归!”

    众人轰然应声。

    喝到中途,醉眼朦胧的何元一凑过头来,说道:“杨大人已经定下启程日期,就在三日后,不过也好,省得夜长梦多,只是天野又要奔波了。”

    李天野闻言只觉头痛,把何元一推回去道:“现在说这些作甚,今晚定要玩个痛快,如此方对得起付出的辛苦,宝贝玉儿,让爷好好疼你。”他抱起软玉儿自行上楼上房间去了。

    众人见此亦都纷纷学样,这一夜糜烂到极致,什么道德礼教,都被抛到脑后,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