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六章 觉悟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门外的景象让李天野睚眦欲裂,一华服公子正把芸娘压在墙角,一手把芸娘的双手定在头顶,另一手探进襟怀揉搓芸娘的丰乳,布满**的嘴脸让李天野心中升腾起无边的杀意!

    “相公救命!”芸娘挣扎着尖叫。

    李天野如同饿虎般扑过去,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阴沉汉子闪身拦住他的去路。

    汉子身形偏矮,下半身仿佛木桩一样扎在地面,一双三角眼寒光闪闪,显是下盘功夫惊人的练家子。看到魁梧的李天野带着劲风扑过来,汉子脸上露出几分不屑,声势虽猛,但在他眼里只是一头横冲直撞的蛮牛而已。

    李天野眼看芸娘受辱哪还有心思耽搁,虎吼一声道:“滚开!”右脚猛的在石板地上一踏,身如陀螺般旋转一圈,飞扑的势子猛然加快了一倍还多,如同一头疯虎撞入那汉子怀里!

    汉子没想到李天野会突然加速,猝不及防下只觉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在胸怀间炸开,骇然下沉腰坐马,下盘的千斤坠力瞬间递延到上身。

    砰!

    两人实打实的撞到一处,汉子就觉李天野的胸膛仿佛沉重无比的巨大铁锤,狠砸在他的胸口,让他引以为傲的稳固下盘瞬间决堤般崩溃,踉跄着向后退出数步,正要说话,一口鲜血冲口喷出,竟腿软的跪倒地上,摆出一个向李天野下跪的屈辱姿势。

    李天野已然带着一阵风从他身旁跨过,手若虎钳般把那华服公子拽开,声音阴冷如恶魔般道:“你该死!”掐住公子哥脖颈,好像掐小鸡一样把他狠狠举到空中。

    公子哥骇得魂飞魄散,蹬蹬着双腿喊道:“陈师傅救我!”

    那叫陈师傅的汉子正浑身酸软,胸膛间仿佛有股火焰在燃烧一样的疼痛,骇然间根本没有余力和胆魄再去挑战魔神般的李天野。

    李天野杀气腾腾,仿似钢浇铁铸的手掌钳住公子哥的脖子,很快便憋得他脸色青紫,发出一阵鸡脖子折断般的无力吼吼声。

    “手下留情!”跟出门的沈二爷情急大喊,道:“你的条件我全答应,先把犬子放下再说。”

    李天野迟疑一下,手一松,摔到地上的沈公子大口喘息几下,好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奔向沈二爷,喊道:“爹,他险些要了我的命,你要给我做主!”

    啪!

    沈二爷一巴掌扇在儿子脸上,无比响亮,怒道:“孽畜,你都干了些什么兽行,沈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惊魂未定的沈公子捂着脸不敢说话。

    沈二爷沉着脸道:“陈师傅,把这孽畜带走关到柴房思过,不知悔改的话三天不准吃饭!”

    那陈师傅挣扎着爬起来,看到沈二爷阴沉骇人的脸色不敢说什么,强忍着剧痛上来拽沈公子。

    沈公子怨毒的瞪向李天野,看到李天野眼中厉芒一闪,寸步不让的回瞪过来,那眸子里涌动的凛冽杀意让一向无法无天的他都是心中一颤,这才不情愿的随陈师傅去了。

    人去了,沈二爷诚心诚意的道:“犬子顽劣不堪,过后我一定严惩,天野莫要放在心上才是。”一扫之前的轻视,他对李天野显得极之热络亲切。

    何元一看到李天野脸色不善,赶忙出来打圆场道:“天野乃是心胸豁达的豪杰,事情过去就算了,大公子也是不明内情,若知道弟妹的身份怎都不会有这场误会的。”

    “是啊是啊,”沈二爷跟着附和,豪爽的道:“天野不是要预支报酬吗,不必那么麻烦,我让人先准备一百两给你零花,至于报酬再另算,每年五百两如何?”

    何元一都有些惊讶,显然没料到沈二爷出手如此阔绰,笑道:“天野若同意我这就带你去住的地方看看。”

    沈二爷紧跟着道:“把府上最好的客院腾出来,以后没有天野的同意不许任何人过去打扰!”

    他一反常态的热情并没让李天野生出好感,深知是自己打倒陈师傅展现出足够实力的结果,便也受得心安理得,冷着脸点了点头。

    沈二爷展现出足够的城府,不怒反喜道:“那以后天野就是自家人了,何先生可要照顾好他们,须得无微不至才是。”

    何元一连忙应声,说道:“那是自然,二爷尽管放心。”

    看出李天野心中始终不爽,沈二爷也不再废话,示意何元一带着两人去住下。

    何元一引着两人来到府上一处单独的院落下榻,院落很清幽,房间内的布置显得奢华雅致,还有两个小婢常年支应着这里,屋中一切都打扫的一尘不染,只是感觉更像客栈而少了家的亲切和温暖。

    何元一笑道:“这客院只对很有分量的客人开放,二爷很看重天野呢!”

    李天野搂着芸娘四下打量,面目阴沉的没有说话。

    何元一明白他的心思,亲热的拍拍肩膀道:“那沈玉成还不及大小姐沈含嫣,只是个沉迷酒色的废物,天野大可安心,我会安排自己人把这里守好,必不让弟妹吃半点亏就是。”

    李天野冷哼一声,脸色仍旧阴冷。

    何元一虽刚结识李天野,却已看出他是个无法无天的人物,心说那沈玉成最好别来招惹他,不然后果是他难以承受的,不再多嘴便出言告辞。

    李天野突然喊住他,沉声道:“住在这里我始终不舒服,麻烦何爷帮忙寻个像样的宅子,钱从我的报酬里扣便是,有劳何爷了。”

    何元一点头,说道:“搬出去也好,我会尽快给天野物色的。”这才告辞去了。

    李天野搂紧芸娘,看着这奢华却略显冷清的房间道:“暂时咱们就先住这里吧。”

    芸娘点头,娇躯犹心有余悸的发着抖,像是害怕失去依靠的小孩子一样狠命贴进李天野怀里,不肯分开。

    李天野一阵心疼,胸口更是被一股怒火填塞住,想到刚刚发生的事他更是有了清醒的觉悟。

    这时代和任何时代都没有不同,世上只有强权而没有公理,想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就必须飞黄腾达掌握足够的权力,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去追求什么,而且是必须去追求!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