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章 美人芸娘

文 / 害怕淹死的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天野感觉身上一松,他骇然发觉自己正从高空跌落。

    噗通!跌进了深水里。

    李天野本来水性不差,但高处落水的冲击加上失血过多让他整个身体都麻木到不能动弹,一口气憋不住,那水猛的呛进肺里,咸咸的,是海水。

    被呛到快要发疯的时候,李天野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从上面快速游下来,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随后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李天野都是浑浑噩噩的,有时候被莫名的摇晃弄醒,感觉浑身滚烫的像个火炉,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朦胧中会有一张靓丽的面孔焦急的凑到眼前,两瓣柔软的嫩肉封堵住嘴巴,冰凉清香的汁液涌进口腔,弄得李天野又舒服的睡了过去。

    某一天李天野猛的清醒过来,这才把周围的景象看了个清楚。

    他躺在厚厚的麻布褥子上,头顶敞开的木制天窗洒下灼热的阳光,隐隐能听到海浪的声音涌进来。狭小的房间很低矮,别说李天野,就是一个普通人也很难直立起身子。脚底下的角落里摆着一些陶罐、泥碗还有一摞分开摆放的干柴,这好像是个船舱,简陋原始的器具让李天野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外边隐隐传来女人的歌声,李天野爬起来,除了肩头的伤口用麻布包裹住,他不着片缕,露出一身能让女人目眩神迷的结实肌肉,让李天野意外的是他的体力非常充沛,一点没有长时间昏睡带来的虚弱。

    从一旁扯过薄薄的麻布被,在腰间一缠遮住重要部位后,李天野弓着腰推开了船舱的木门。

    长久经受的特训让他下意识把手脚放得很轻,推门声小到细不可闻。

    船头甲板处,一名女子正蹲在那里洗濯衣物,嘴里哼着动听的小调,有些像闽粤一带的民谣。

    从侧面看女子长得很动人,皮肤虽黑但如画的眉眼间自然透着一股子妩媚,唇红齿白,有一种原始的媚态。天青色的粗布麻裙撩到腰间,露出裙下不着片缕的美腿丰臀,诱人的浅浅臀沟若隐若现,无限春光看的李天野色心大炽。

    突然一股暗流涌来,推得船身一阵晃动,李天野立足未稳噗通摔在甲板上,正好撞到左肩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那美女吃了一惊,起身扑过来扶住他,红嫩的小嘴里吐出一串悦耳动听的音符。

    李天野仔细听了,很像粤语但发音又不尽相同,他心下一沉,苦笑道:“姑娘你最好慢点说,我听不大明白。”

    美女愣了愣,有些惊喜的看着李天野,放慢语速道:“你也是疍民?一定是龙神赐给奴家的相公!”

    李天野大概听明白,他刚才用的是粤语,显然美女误会他们都是疍民。

    疍民这个词让李天野几乎想要呻吟,这是古代对闽粤一代生活在海上的船民的称呼,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到了古代,可他那不祥的预感似乎应验了,轮回珠啊轮回珠啊,难道真是你做的好事吗?

    美女又快速吐出一串音符,见李天野满头雾水,她跑进船舱,不一会儿取来一封油纸包和几块布条,不由分说的把包扎李天野伤口的布条解开,原来是刚才李天野摔倒把伤口震裂出血。

    美女把油纸包里的白色粉末洒在李天野的伤口上,白色粉末很清凉,而且有很强的止血功效,李天野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几声暧昧的呻吟。

    美女脸色一红,原来李天野摔倒后裹住下体的薄被挣脱开,那要命的物件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在她跟前,加上包扎伤口不时碰触到李天野爆炸性的结实胸肌,美女意乱神迷下呼吸显得有些急促。

    李天野心中一荡,胳膊自然而然的揽上美女的小蛮腰,厚实的手掌试探性的在美女胸前碰了碰。

    美女俏脸更红,却是没有甩脱和斥责。

    李天野哪还不明个中意味,色心大炽下一把将美女拦腰抱起,一个箭步就进了船舱。

    “你的伤!”美女关心的大叫。

    李天野早看到伤口包扎的差不多,理都不理的把美女压在身子底下,一边摩挲着脱她的衣服,一边在美女的脖颈耳垂处轻轻**挑逗。

    美女哪经过这样的阵仗,三两下就浑身酥软,任由摆布,酥嫩的小手在李天野结实的胸肌上抚摸,意乱神迷的道:“好人儿,奴家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强壮高大的男人,要了奴家吧!”

    李天野乐不可支,这美女的火热大胆让他意兴勃发,堵住樱桃小嘴一阵**,那甜美的汁液透着无比的熟悉,邪笑道:“昏迷时候品尝到的美味定是你的香津,让我好好爱抚你,哦!”

    两腿撑开,剑及履及。

    美女痛并快乐的迎合着,淌出的缕缕鲜血让李天野兴奋又惊讶,这竟是美人的第一次。

    一时间巫山**不断,满室春情让天窗透过的阳光都羞得移开了视线。

    云收雨散后,两人紧拥着,李天野已然爱死这驯服的美女,摩挲着她光滑的后背道:“你叫什么?”

    美女被她挑逗的蛇一样扭动,迷醉的道:“奴家叫芸娘,好人儿你真强壮,奴家嫁给你好吗?”

    李天野紧箍住她,霸道的道:“第一次都给了我还想嫁给别人吗?我李天野可不容许!”

    芸娘抿嘴笑道:“疍民的女儿才不管那些呢,不过你是奴家见过最温柔强壮的男人,暂且嫁给你吧,要是有更好的男人,你可不能阻着奴家改嫁!”

    李天野被她逗得发笑,一翻身压她在身下,假装生气的道:“你敢,我可会杀人的哟!”他挤压着美人儿的敏感地位,手嘴并用,三两下又把芸娘弄得神魂颠倒。

    李天野也是欲火勃发,撑开芸娘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正要再入桃源,就听芸娘呻吟着求饶道:“好相公饶了奴家吧,刚才折腾了五六次,奴家受不了的。”

    李天野清醒过来,意识到芸娘初破身确实经不起过度的挞伐,笑着警告道:“知道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

    芸娘红着脸套上衣服,冲李天野飞个妩媚的微笑道:“奴家不敢了,真不知道相公你是不是铁打的,这样折腾还不累。”

    李天野把她拽进怀里,大手探进衣襟揉捏那对丰满的玉山,一阵激烈的热吻后问道:“告诉相公今天是哪一年多少号?”他虽然猜到结果不容乐观,可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芸娘一头雾水,抿嘴道:“相公是不是问今天几月几日啊,是六月二十八。”

    李天野心一沉,问道:“那是哪一年又或哪一朝?”

    芸娘有些不解的道:“是大周朝啊,现在的皇帝可是和芸娘一样的女人呢!”

    李天野脑袋嗡的一下,脸色大变,终于可以确定,轮回珠竟把他送回了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武则天时代,远离科技文明发达的2010年,他变成了一个没有身份的古代黑户!

    李天野有种嚎啕大哭的冲动。

    芸娘看着他,突然俯下身,埋头到他的两腿之间动作起来。

    李天野舒服的呻吟道:“芸娘,你不用这样的。”

    芸娘仰起头,嘴角犹挂着靡荡的唾液丝,那发烧的脸孔妩媚动人到了极点,赧然道:“相公定是生气奴家不能让你满足,这法子是奴家听别人说的,相公别生气了。”说着又埋下头去。

    李天野感动的无以复加,下体传来的畅快让他把所有郁闷和不快抛到了脑后,本就是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已然如此了还不如敞开心怀享受一下这时代的刺激,以自己的身手和远超这时代的见识,飞黄腾达该是情理中的事!

    强烈的快感袭来,李天野彻底放松,尽情享受着芸娘青涩却动人的服务。

    </p> ( 相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