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 去南极

文 / 野狼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陶明章本人坐镇曼谷,第一时间得到了敌人舰艇开始炮击摊头的情报。他显示出了一名指挥员应该有的定力和沉稳,没有立即将所有牌打出去,只是分派一部分机动兵力加强防御。他还得观察一下,也许敌人只是虚晃一枪?也许敌人的真正目标是曼谷?

    美军飞机的侦察表明,海上敌人船队,远没有集结完成,能看到的运兵船还远在几百公里外的,且很分散。看形势,本次进攻发起很仓促,一周内,不大可能发动大规模登陆作战。

    陶明章小新派遣每一支兵力,他并不太担心敌人会突然登陆,并在摊头站稳,既然没发现大批运兵船,那应该只是一般袭扰。真正让他担心的是敌人的*。他本人已经知道,褚亭长没事,正在装死欺敌。秦小苏与陶明章之间的通讯,使用频率捷变,日本人别说破译,连截获都做不到,所以他比黄天仰或者周有福都要早知道情况。褚亭长提醒他,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小心敌人核攻击,而对应措施,就是不要将部队过度集结。某种程度上,核弹上升成了日本人最强大的手段,而对核弹的担心,束缚住了中国军队的指挥。

    日军几艘扬陆舰,在几海里外,对摊头进行炮轰,这些船上的十式120毫米炮,完全压制守军的火力,守军除了几门迫击炮并没有重武器。不过守军也并不着急,这一带海岸水浅,不适合登陆,如果敌人船只贸然靠近,很可能会搁浅。后方赶来的炮兵大约会在一天后到达,到时候敌人要是不跑,就该吃苦头了。守军现在的任务,就是不断将观察到的敌情,通过电话,报告给曼谷的上峰。

    躲在隐蔽碉堡内的连长,看到敌人军舰附近,又出现了几艘小一些的船,外形更奇怪,船体很窄,船头高高耸起,像是一条拖船,却分明有动力。但是船上一样有主炮,显然不是运兵船。

    他想着向上级报告,却发现电话断了。这倒是不奇怪,可能是破坏分子在行动。虽然泰皇站到了盟国这边,但是南机关在泰国,仍然有一些能量,时不时要高些破坏。连部的电台功率太小,一时间,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

    守军最新看到的那些,其实是饭田祥二郎的第二张王牌——二式输送船,一种大型坦克登陆舰。日军以往的笨拙登陆,成为了这些新式武器登场的绝好掩护。守军以为日本步兵会在几公里外转乘,然后划着小船,如同靶子一样在海面上缓慢前行,但那已经是1943年上半年的情况。日军在海上,除了龙城丸这样的准两栖攻击舰,还有了大型登陆舰和坦克登陆舰。

    二式输送船,拥有类似潜艇的压载水舱,可以在登陆前,调整吃水,所以并不惧浅滩。迟迟没有进攻,是为了等待黄昏的涨潮,这样就一次可以把9辆97式坦克,运到更靠近防线的地方。至于春武里的海滩,能不能承受坦克重量,饭田来不及调查了,不过97坦克的重量小,适合在水网地带作战,他感觉问题不大。

    二式输送舰,出人意料地继续靠近,中国士兵有些傻眼,但是三艘登陆船只始终没有搁浅。海岸上开始射击,使用美制水冷重机枪,但是登陆舰前方的跳板很厚,机枪无法射穿,倒是敌人船上反制火力对岸上简单工事,有相当的破坏力。这种船装备一门76毫米主炮与6门25毫米高射炮,其中5门,可以向前方射击。三艘登陆舰的火力,足够压制两个褚亭长的标准步兵营,而这里只有一个加强连。

    中国士兵从未见过这种攻击方式,没有办法阻挡,此时,敌人旋翼机招来的后方巡洋舰火力,开始横扫摊头。用这样的火力攻击孱弱的防线,显得完全多余。

    第一艘输送舰在中国军人惊愕的注视中,冲上摊头,随即前方钢板落下,在海与岸之间形成了一道跳板。

    一辆97坦克,隆隆驶过跳板,开上海滩。春武里的海岸以沙滩为主,并非稀烂的烂泥摊,完全可以支撑坦克。

    97坦克迅速冲上斜坡,将铁丝网冲破。由于没有料到敌人坦克竟然能上岸,陶明章没在摊头布置反坦克水泥墩或者*。

    97式坦克,接二连三从输送船上下来,虽然整个登陆与后方步兵输送脱节,但是由于工事简陋,敌人轻易突破了防御,建立了1公里纵深的阵地。

    一式扬陆舰,此时才开到岸边。最后一名撤离阵地的中国士兵目击了整个情况,他在后来的报告中写道:本日,敌人参加登陆的所有船只,都开到了岸边。这些船只,前方开启跳板,人员车辆,迅速上岸。

    大约2000名日军,呐喊者冲上摊头。夺取摊头阵地,竟然如此简单。

    晚上,黄天仰的先头部队,已经打到西贡南郊。后方的消息变得诡异起来,陶明章通报他,有敌人在春武里登陆。这让风头正劲的黄师长赶到一丝隐忧。他的补给线,从曼谷经金边,绵延到这里,褚亭长很看重这条海岸公路,原本他的任务是守这条公路,而不是进攻。现在他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坂垣似乎没太在意他,西贡几乎就是一座空城,这让他犯起嘀咕。

    褚亭长指挥部的第六份命令,再次送到,这次电报上只有一行字:弟可要等十二道金牌才肯撤?如今情势危急,吾弟须速回金边,勿学魏文长独断。

    黄天仰双手颤抖起来,隔着电报纸,他也能感觉到褚亭长正冷冷看着他,他突然领悟到——褚亭长没事,因为这是他说话的口气。

    坂垣正准备将指挥部搬到船上,避开黄天仰锋芒,却得到消息,黄天仰退了。他不由得叹息一声,黄天仰退的不是时候,如果能再拖住他一两天就好了。看起来,马来那里的攻势还得加快,那颗核弹省不下来了。

    饭田在海上的庞大船队开始慢慢集结,他的这一招蓄谋已久瞒天过海,终于起了预期作用。从策划阶段其,他就分考虑到了盟军侦察在夜间的的盲点,这一次,船队化整为零,最终趁着夜色在泰国湾集结。在完成庞大船队集结前,他还有一个晚上。明天早上,盟军一定会吓一跳。

    绕过越南金瓯半岛的419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信息,掌握到了敌人即将发起攻势的规模。

    遭受核弹攻击后的10个小时,褚亭长故意停止了对前线的指挥,放手让各级指挥员自己应对(除了给黄天仰的电报,因为黄天仰实在不让他省心)。他必须利用这段时间,与419进行充分的交流,情况已经变得高度复杂起来,寻常手段很难挽救。

    没有人能想到,在这样紧急的时刻,褚亭长选择放任部队,更没人想到,这段时间他在开视频会议。

    参加会议的人分成三批,分别是老挝指挥部的褚亭长和秦小苏。越南柬埔寨边境地区的林秀轩小组(无法视频,只能语音联系),以及在海上的419。

    政委最先提出方案,他觉得可以一如以往,继续利用419的侦察优势,让褚亭长通过一系列反击,逐步瓦解敌人攻势,然后聚而歼之。

    但是褚亭长觉得不可行,一则此战必深入内陆,而419的无人机无法深入中南半岛太远。二来,敌人掌握空投核弹能力后,地面部队的行动自由实际上是大大受限了,最近他的指挥,处处要考虑部队不能过度集中。而敌人的行动自由在增大,甚至有过,用不存在的核攻击计划,吓退自己的战例。他觉得不可继续保守,进一步建议使用419的*来解决问题。在日本人几次三番使用了核弹以后,419若使用核武器,反而容易糊弄过去。

    程大洋左右为难,他觉得政委与褚亭长的看法都有道理,使用419的*,他心有抗拒,但早在得到延安的书面同意后,也已经不是大问题,难题在于419的*解锁工作一直没有彻底完成,目前*只能用舒平想到的,偷换坐标的办法发射,而*预设的发射阵地与目标之间,隔着大约1万公里,不可能在南海发射。

    视频会议陷入了僵局,技术上的问题似乎难以逾越。

    林秀轩始终没有参与讨论,以至于程大洋疑心他是不是掉线了。

    “处长,处长,你在听吗?”

    “我在。

    “副艇长和政委的意见都说了,你有什么看法?”

    “程大洋很少这有现在这样,很想知道林秀轩看法的时候,但是现在手伤有一个烫手山芋,倒是不妨多问他几句。”

    “我觉得,褚艾云副艇长的看法更接近现实,我和我的小组在一线看到的情况也如此,日本人正在变化,我们不能保守。”

    “那你的想法?”

    “419离开这里,去南极附近,这样就可以用既定的弹道,偷换坐标,攻击这里的目标。”

    “处长,隔着一万公里,无法展开有效通讯啊,没有通讯,就无法掌握窗口。”政委说到。

    “那就建立临时卫星通讯。”

    林秀轩说。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评估着林秀轩的方案。

    “很冒险啊。必须考虑地球自转,在极地附近产生的,更大的偏向力,即使弹道近似,对最终精度的影响也是存在的,到时候战线犬牙交错?稍有差池,可能会……”

    “我看可以。” 远处舒平说道。 ( 残阳帝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