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大夫人夫惨死

文 / 憨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着已经冲入城内的骑兵节节败退,袁谭也心急如焚。奈何大将田丰已死,自己带兵打仗毫无经验可谈。

    这时,孙启带着仍然昏迷不醒的严氏走了过来。

    虽然不是貂蝉,可严氏那白皙的皮肤,标志的五官也足以让袁谭那跨下之物骤然挺立。奈何折损一员大将,又面对久攻不下的河内。袁谭此时心中只想着如何与父亲大人交差,早已没了xìng趣。

    "启禀少主。属下建议,何不用这吕布的夫人为诱饵。逼迫吕军投降呢?"孙启胳膊环过严氏的腰,手掌就那么硬生生的放在严氏胸脯上。献媚的对袁谭说。

    就这样,袁军在损失了近千名骑兵后。退出了城墙上弓箭手的攻击范围。高顺等人正杀的酣畅淋漓,就听见随着号角的吹响,袁军如cháo水般退了出去。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如吕军不曾知晓袁军是如何进城的一样,没人知晓为何袁军又无故退走开来。

    上万个火把也是映shè的城墙如黄金般刺眼。

    喊杀声渐渐远去,可儿轻轻扒开面前的杂草,探出头。

    “夫人,可儿前去看看!”小丫头小声的说到。

    貂蝉仍沉浸在刚才的恐怖画面中。虽然貂蝉身份低微。可是自大小就出入官邸皇宫,鸣歌起舞那是信手拈来。何时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此时的貂蝉早已魂不守舍,只求护得肚中的孩儿。保住自己的xìng命。

    貂蝉擦去脸上的泪痕,紧张的看着可儿一点一点的向院中挪着脚步。

    “夫人,敌兵已经退出城去了。”可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说。

    貂蝉赶忙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灰尘说“走,我们快去军中。”貂蝉心中万分担心大夫人严氏的安危。

    严氏虽然也是贫苦的出生,可是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吕布昏迷时在军中的威信。都足以让人信服、膜拜。何况严氏对貂蝉这房妾室也是照顾有佳。二人相处的隔外和睦。

    城头之上。陈宫浑身哆嗦,脸sè煞白的站在那里。任由手下将士缠裹着伤口。

    这夜,断臂重伤,卧**休息的陈宫听到喊杀声。毅然不顾自身的伤痛,随军而战。导致伤口再次流血不止。陈宫忍着剧痛,眺望着前方。心中只希望吕布能够安然归来。眼下并州如此兵力,是拼战袁绍还是投降袁术,陈宫心中也全无定数。

    袁军阵前,被孙启掠去的大夫人也已醒来。严氏不断挣扎着,怒吼着。然而都已无济于补。

    “啊!!!!!!!!你个贱婢!”看着严氏叼在口中血淋淋的半根手指,和那讥讽的眼神。再看看孙启血肉模糊的左手。何曾想到整rì圈养在府中的女子,口中力道如此jīng悍。只见孙启奋起一脚,将严氏蹬倒在两米开外的地上。

    如此做法使得袁军众将士纷纷嗤之以鼻。就连从小良好的继承了父亲‘视女人为玩物’秉xìng的袁谭也别过头去,说到“孙将军合乎如此狭隘?如此做派?众军面前不成体统啊!”

    张角、高顺、陈宫三人站在城墙之上眯起双眼,试图透过火光辨认出女子的身份。

    “将军,将军。府中出大事了。”三人回过头去,只见二夫人貂蝉领着可儿灰头灰脸的跑了上来。

    而后,可儿稳定心神。将府中所发之事一一告于众人。张角三人听的血脉贲张,牙齿咬的‘吱..吱..’作响。

    “那是大夫人,快去救夫人!!!”高顺扯着沙哑的嗓子指向袁军,还未说完,便拿起手中的兵器yù要出城。

    张角赶忙拉住,万分无奈的说“将军不可啊,如今之计,唯有退守。冒然出攻,实属不智之举。”

    这时,陈宫推开为他处理伤口的士兵,一步跨上城墙。单手举着长枪直指袁军。勃然大怒“袁谭小二,祸不及妻儿。你等如此下贱龌龊之法。众人共疾。天地不容。”

    高顺忽然想起作战之时一直未能见到手下参将孙启,仔细看了眼城下抽打女子之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怒骂到“孙启。你个无耻之尤背祖灭宗的贼人。还不快快将大夫人送回府中。”说罢,抢过一把弓箭。咬牙切齿的拉起满弓shè了出去。奈何距离甚远,未能命中。

    然而孙启却满脸笑意的听着二人的咒骂。只见他拖着严氏,扯着头发,骑上了一匹战马。可是那平rì里楚楚可人,皮肤水嫩如玉并且有孕在身的吕夫人怎能经得起如此折磨。看那鲜血好似灌顶般从头皮渗出,下体也流出了血。孩子怕是也护不住了。如何不叫人心疼。

    “姐姐...姐姐...姐姐...”貂蝉撕心裂肺的哭吼着。她甩开可儿拉扯的双手,趴在城墙上。看见在他人手中惨遭**的姐姐,痛哭流涕。忽然,貂蝉冷眼看向张角。“贤师为何不救,贤师为何不救?夫主回来如何交待?”貂蝉责骂到。

    张角不敢看貂蝉那对怒目,别过头去。从他颤抖着叹气声可以看出,张角此时心中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波澜不惊。

    “请二夫人赎罪。此事关系到主公所谋之大事。属下不敢有丝毫怠慢。主公回来,角愿意以死谢罪。”张角哽咽着说。

    “哈哈哈哈哈。”只见城下,生怕被乱箭shè死的孙启,将严氏挡在胸前已经骑了过来,大声笑着。

    “哈哈哈,背祖灭宗?何为背祖灭宗?他吕布以下犯上斩杀义父丁原,丁家一百余人口全部陪葬。我孙启,靠着父亲拼死相互。才得以逃生,不然早已成为吕布贼人枪下亡魂。孙启只恨今rì未能报得灭族之仇。”孙启流着热泪,义愤填膺的说。

    原来,孙启便是丁原府中孙管家之子。那rì吕布灭其满门后,未曾想过却遗留个祸害。这才导致今rì之事。

    “荒谬,那rì主公也是深信李肃老叟妙言蛊惑。方才使出杀手。而后弑董卓,也算是给丁家请罪。为何你孙启今rì还做出如此苟且之事?”高顺也是衷心护主之人。丝毫不在乎他人的言语,俯视着孙启,责骂到。

    “休要狡辩。只怕那吕布小儿也会命丧长安城吧,哈哈哈哈!”孙启yin笑着说到,而后只见孙启当着两军近六万人的将士。双手沿着严氏紧贴自己的后背,伸到了胸脯,使劲搓揉着。还伸出舌头,慢慢的从严氏的下巴到额头,舔了个干净。还情不自禁的‘吇吇’咂舌,说到“如此美人儿,他吕布怕是无福享用了。”

    严氏在马上使劲挣扎着,可是一个弱女子的气力怎比的上武夫。严氏紧闭着双眼,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着。

    “妹妹,定要保住腹中的孩儿。照顾好夫主。”严氏缓缓说到。

    此时的貂蝉,早已趴在城墙上哭成了泪人。无力的哽咽着。众将士个个张着通红的双眼,瞪着孙启。要不是孙启小人将大夫人挡在自己胸前。恐怕早已被凌厉的目光穿心致死。

    “夫主。请降卿无力保护孩儿之罪。若有来世,卿愿意做牛做马,偿还罪过。”严氏看着远处的天空,断断续续的说着。而后看着仍在自己胸口肆意妄为的双手。尖锐的吼道“还不放箭?”

    “咻...咻...咻!”只见上百发箭矢呼啸而出。城墙上的吕军纷纷跪倒在地。

    “大夫人....”

    ;

    </p> ( 嫣然醉梦碎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