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巫山云雨欢闭月

文 / 憨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吕布款款而立,张开双臂。大娘子严氏和二娘子貂蝉认真的在为她们的夫主披戴着盔甲。

    “诸位将军等先去整合全军,我即刻便到。”吕布对着张辽、陈宫、高顺说到。

    “遵命。”

    原来,当众将领得知主公清醒后,纷纷前来探望。

    从众人口中,吕布得知。

    如今天下大乱,怎的汉献帝有统一全国、独揽大权的雄心壮志。奈何手下无人可用。被丞相曹cāo逼迫废除伏皇后,又立曹cāo之女为皇后。现如今,如傀儡一般被曹cāo左右。

    各路将领割地封侯,频频征战,百姓民不聊生。

    曹cāo独占凉州、雍州、盆州三片沃土,大有一统天下之势。

    刘备已被献帝拜礼称“皇叔”,封为左将军、宜城亭侯。打着恢复汉室的旗帜四处招贤纳士。刘、光、张三兄弟奋战6余月击杀刘表,占领荆州。

    孙坚已然在江东称王,在扬、交两大州苦练jīng兵。

    其余州县均被袁术、袁绍两兄弟霸占。

    曾经手持玉玺,放出豪言‘大汉天下已半入我手’的袁术,也因曹cāo强势的军力被逼的节节败退。

    然而吕布自己却仅仅是苟且的存活在并州这个弹丸之地。昏迷的两月余间,3万将士也是走的走、散的散,如今不足2万。

    吕布匆匆用过早饭后,第一便是要前往军营,稳定军心。

    “夫主,身体尚且恢复。还需多多休息才是。”大夫人严氏边擦拭着盔甲边关心的说到。

    心烦意乱的吕布并未答话。他双眼瞪的溜圆,苦思冥想着如何在这大乱之世,寻得生存,打出一片自己的天下。

    无奈自己只有一副魁梧的皮囊,现代人敏捷的思维。却对用兵打仗一窍不通。历史已经被自己改变,如何走向也无从得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吕布心里想到。

    大夫人没有因为吕布并未搭话而不满,仍然是耐心仔细的擦着。

    “有劳两位夫人了,还请夫人备好饭菜。为夫中午会和张辽、高顺、陈宫三位将军一起用饭。”

    说罢佛手而去。

    刚走出两步便又停下。吕布回头看着两位夫人关切的目光,想起二位夫人在自己昏迷之时关怀备至的围绕在自己身旁,心中一股暖意。

    举手作揖道“二位夫人,辛苦了。”

    严氏和貂蝉齐齐屈膝还礼“夫主安好,卿便不觉得苦了。”

    吕布已走出别院,只感觉热泪盈眶。

    “文溪,我找到了两位待我有佳的妻子。你放心,我定不负她们。”吕布默默立下重誓。

    。。。

    站在城头,看着城内为生计奔波劳累的百姓,再看看城外辛苦cāo练的将士。吕布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责任感。

    “主公。”吕布身后快步走来一位将领,作揖道。

    “张辽将军。”

    “主公,全军将士得知您身体无恙,无不欢欣鼓舞。都在陈宫将军的指挥下认真cāo练,比起往rì,将士们的情绪要高涨多许。”张辽高兴的说。

    “哦?走,前去看看”吕布说着便走了下去。

    吕布看着沙场cāo练的将士心情很是兴奋。从未感受过真正沙场历练,从未骑过快马的吕奉俊也不知道如今变成吕布会是怎样的情形,是否有辱‘三国第一勇士’这一名声呢。

    吕布心中也不得而知。

    吕布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张辽的陪同下来到演练场。

    顿时,近两万将士纷纷停下了手头演练的科目。单膝跪地。

    “参见主公”

    这吼声震耳yù聋,大有排山倒海之势。无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整齐的毫无瑕疵。

    这剩余的2万将士正是自丁原起就誓死效忠吕布的铁血勇士。他们一个个红着眼跪在地上,兴奋的注视着平安无恙的主公。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纵然是与他们无亲无故早已另换他人的吕布,也感动的热泪盈眶。

    “哈哈哈,众将士快快请起。”吕布流着热泪,高兴的说。

    “谢主公。”

    “哐!”只听见一声盔甲撞击的声响,2万将士已经全部起身,屹立在吕布面前。等待这一最高统帅下达命令。

    吕布看的出,这才是真正的jīng兵强将。如何在这乱世争得栖息之所,就是靠这些热血忠贞的勇士们。

    吕布从张辽手中接过一匹战马。骑了上去,缓缓的走到军营的正中间,认真的注释着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将士们。”吕布停下战马大声说到。

    “汝等都是一等一的铁血男儿。不知我奉先何德何能有如此忠贞之士追随与我。奉先谢过诸位好汉。”说罢便作揖拜谢。

    “数月前,曹贼小儿使诈引诱刘备合击与我。我军溃败。如今残存力量不足两万。奉先也是近千将士已死拼搏,捡得一命得以残喘。但是残喘不一定是苟延,望诸位将士齐心,助奉先一臂之力。他rì,定当讨伐曹贼。”

    “讨伐曹贼…”

    “讨伐曹贼…”将士们在吕布的激励下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冲去与曹军一决雌雄。

    吕布举起手掌示意大家安静,又大声到“我吕奉先,在此立下毒誓。五年之内,必取曹贼项上人头。以告慰死去将士的在天之灵。如若不曾做到,奉先,誓不为人”

    “主公威武…誓死追随主公!”

    “主公威武…誓死追随主公!”

    “主公威武…誓死追随主公!”

    在这之后,吕布又对张辽、高顺、陈宫三位亲将发出共享午饭的邀请。

    吕布如此作为令这2万旧部以至于三位将领都大跌眼镜。

    曾经的吕布是个鼠目寸光、气节狭小、生xìng鄙夷的人,视他人xìng命如草莽,唯独只对家人隔外爱戴。但武力超群又使得将士们对吕布惟命是从。

    谁知大病初愈后一反常态,着实领的众位将士眉开眼笑。

    张辽、高顺、陈宫三人尾随吕布前往府中,心中很是不安。他们三人都已效忠吕布多年,从未被邀请去过吕布府中,何况是一起就餐。

    吕布走在前方也是心事重重。对这段历史较为了解的他,深知因吕布暴虐,张辽已有异心。而陈宫、高顺两人虽说是忠心耿耿,但对主帅吕布的作为也颇为不满。如何能够抹去之前吕布给众人心中留下的yīn影,着实令他为难。

    美女的力量是无可预支的。刚到别院看到两位夫人欢迎问礼,吕布顿时心情舒畅。

    “张辽/陈宫/高顺,见过大夫人、二夫人。”

    “三位将军有礼了,里面请。”

    吕布看着满桌将近20个菜肴倍感亮瞎了眼。心中不禁疑惑起来,如今天下大乱,百姓生灵涂炭。一个小小的州牧且有人吃奢侈生活,何况是其他皇宫贵族。若是从“民”入手,真能夺得天下么?

    就在吕布思考的时候,三位将领便一直站在原地。一看主公并未发话,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三位将军快快请坐,请恕奉先失神之罪。”说罢便站起身来对着三人一一作揖赔礼。

    “主公万万不可,我等怎感受主公如此大礼。”张辽等人看见主公作揖,却不敢受之大礼,慌忙跪下。

    吕布看着三人,并未答话。下定决心,必须要除去吕布暴政和上下阶级在他们心中留下的印象。

    思考片刻,看着仍跪地不起的三位将领说“呵呵,三位将领快快请起就坐。我等先用饭。”

    听见夫主发话,站在一旁的严氏也赶忙招呼起来。

    从小聪明伶俐,自14岁便跟随吕布出生入死的荆妻严氏,也发觉夫主苏醒过后与以往大有所不同。且不说别的,就单单请手下将领共享宴饭,就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严氏这次格外重视,多加了八道菜肴,并且亲自和妹妹貂蝉在一旁斟酒。

    吕布一家如此做派,可是苦了张辽等人。

    “二夫人,这可如何是好啊。属下怎敢饮二夫人亲自酌的酒。还请夫人赎罪啊!”高顺站起身来,举着酒杯,苦着脸说到。

    “高将军何须见外,如若不喝了这杯酒。那本夫人定是要降罪于你的。”貂蝉笑呵呵的说到。

    “哎、”万般无奈之下,高顺一饮而尽。

    “高顺,谢过二夫人。”

    吕布见二位夫人如此深知大义,可见古时知xìng聪慧的女人,数并不多。而自己却坐拥两位,倍感欣慰。

    “这里不需要照料了,也请二位夫人下去休息吧。”吕布说

    两位夫人点头应是说到“三位将军请慢用。”

    由于二位夫人走的突然,张辽等人未曾有所准备。便慌忙的起身相送,却被吕布按了下去。

    “诶,我们继续用餐。无需理财她们。”

    “主公,虽然我等均是习武粗鲁之人,可是礼数可万万少不得啊。”陈宫对着吕布作揖说到。

    “呵呵,战场上。我等必然有军士之分,可是在府中,你我就可兄弟相称。二位夫人便是你们的嫂嫂,无需多礼。”吕布说的豪情万丈。

    可是三位将军却又立马起身,作揖说到“主公,属下怎敢与主公称兄道弟。还请主公收回话语。”

    “呵呵呵,来人吶。替三位将军脱去盔甲。你我四人今rì不醉不归,啊,哈哈哈哈哈”

    随后,就见到那rì守夜的可儿领着三位丫鬟小跑着走了进来。

    三人脱下盔甲在桌旁如坐针毡,不知所措。不曾料到这顿饭吃的如此苦闷,更不敢想到主公会变得如此模样。

    吕布看着三人尴尬的表情,开口说到“那rì我身中数箭,曹xìng将军舍命护送,才让奉先做得了今rì之事。妙手回chūn的张老先生和妮儿丫头也是因奉先而死。奉先内疚不已。”

    “主公,恕下官失言。我等追随主公,是为谋大事者万死不辞。何须为区区两条人命儿女情长。”高顺作揖说到。

    “呵呵,人命岂能儿戏?”吕布苦笑着说,又道“奉先昏迷之时心中了然清醒,外界所发何事,也略知一二,奈何总是无法清醒过来。纵然有心,也无能为力。”

    吕布自己喝了一杯酒。对着天作了一揖接着说“定是苍天不愿收服奉先。虽然奉先苟且活命,却突然悟出个道理。何为‘仁义’?何为‘天下’?奉先视人命如刍狗,取首级如儿戏便是不仁。奉先以暴治军,待将士如草寇便是不义。四位将军只为‘主公’二字拼死护送奉先逃命便是大仁,近两万勇士对奉先不离不弃誓死追随便是大义。”

    吕布说罢,抹着眼泪,亲自为三位将军斟满酒杯。这时才发现,三位将军早已是满含热泪。

    三位将军这才发现。此时的吕布,才是他们誓死追随的主公。

    吕布按下三位将军自己站了起来。

    “这杯酒,奉先敬三位将军。”而后不在多言,一干而尽。又倒一杯。

    “这第二杯酒,奉先敬死去的将士。”而后对着上天举起酒杯,轻轻一揖,一干而尽。再倒一杯。

    “这第三杯酒,奉先敬自己。期望在三位将军的辅佐下,不出五年。讨伐曹贼。”

    张辽、高顺、陈宫三人擦去脸上的泪痕,也举杯共饮“誓死追随主公。”

    当时的吕布并不敢说出自立为王的意愿,因为当时的黎明百姓都心系大汉,各路诸侯也都在竭尽所能的抵抗曹军。哪怕心有所想的人也都是打着‘光复汉室’的旗帜。

    过了近一个时辰,吕布与张辽三人都喝得伶仃大醉,不省人事了,昏昏睡去。

    …

    于是乎,吕布用新的姿态出现在了众将领面前。

    夜

    清醒过来的吕布发现自己赤.裸的坐在一个大的木桶当中。二夫人貂蝉穿着内褂用毛巾仔细给吕布擦洗着身体,不顾自己胸前露出的chūn光,还不时用手扒拉一下吕布的下体,自己抿嘴发笑。

    熟不知,吕布早已清醒。卧床数月未经人事的吕布如何经得起这般折磨。突然站起身来,抱着貂蝉。

    “啊。”貂蝉吓的一声尖叫。而后小女人般被吕布强搂在怀中。貂蝉看着吕布挺立的下体,面红耳赤而又不舍得离开眼去。

    “夫人为何惊讶?”吕布问

    “夫主吓死卿了。”貂蝉娇媚的说

    “那为夫只得遵从夫人之命,让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吕布大笑道。

    说罢,便抱着已经半湿的貂蝉上了床榻。

    吕布亲吻着貂蝉的眼睛,用舌头舔她的鼻子,咬她的脸蛋,亲她的耳垂,而后轻轻地用手抚摸着貂蝉的坚挺丰满的胸脯……。

    貂蝉则握着吕布硬挺的下体,她的下身已经温热湿润,渴望进入……

    吕布进到深处,随着那颤抖的叹息声,不停的摩擦。

    貂蝉紧紧的抱着吕布,一会两人又开始尽情品味着**的滋味,翻云覆雨起来。

    三次过后。

    “夫主,大夫人吩咐过。夫主身体刚刚痊愈,不得过多释放jīng气。夫主还是早些休息吧。”貂蝉有些颤抖的说到。

    “夫人不是尚未吃饱么,为夫这就前来喂食。”

    “呜..呜..啊..啊..夫主!”

    一个人字形屋顶的房间里,荡漾着爱的气息。

    “夫主好生威猛,卿实在是消受不起了。还请夫主绕了卿吧。”

    貂蝉好似一个将死之人一样趴在床上,任凭吕布如何调戏、sāo扰也不再动弹。只是仰着红润的脸蛋恶狠狠的盯着吕布。

    “夫人不曾有字么?”吕布亲密的拥抱着貂蝉问到。

    “卿不曾遇到夫主之时也仅仅是个歌女,与女婢、丫鬟并无两样,怎会有人乐意赐字于卿呢?”貂蝉可怜楚楚的说到。

    “夫人居然有着遮天闭月之美,何不以后就叫‘闭月’,可好?”吕布拍了拍貂蝉的屁股,问到。

    “闭月谢过夫主。”听着那如花如诗一般的字,貂蝉赶紧起身点头弓腰的道谢。

    竟不曾预料到,胸前两坨硕大饱满的小白兔一下跑了出来。看的吕布下身再次扬起。

    “啊呀…夫主,请夫主饶过闭月吧!”貂蝉带着哭腔求告着。随即身体便软了下去。

    之后便传来予取予求的呻吟声…

    ;

    </p> ( 嫣然醉梦碎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