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造化弄人

文 / 憨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敢问先生,我家夫主可还有救?”一个声sè甜美的女xìng紧张的问到。

    “哎,吕夫人,庶老朽无能。只能尽微薄之力保得主公生命无恙。至于何时醒来,老朽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还是听天由命吧。”

    “你个盗名欺世四处行骗的江湖郎中,若三rì之内我家主公还未醒来。张某必定取你项上人头。”一个声音恶狠狠的到。

    “张将军还请稍安勿躁。吉人自有天相,主公定会清醒过来率领我等,报仇雪恨。”这一穿着盔甲的将领说着便对着上天轻轻一揖。

    原来自那rì吕奉俊昏迷过去后,近千名将士拼死换得一条血路。才得以让他们逃回到并州河内。

    但是因为连中数箭,病情过重。即使张仲景如此神医也只能让他苟延残喘,至今仍未清醒。

    “咳….咳….水…..!”

    “主公醒了,主公醒了,快拿水来。”坐在吕俊飞床边的女子兴奋的叫到。

    吕奉俊经过近六个昼夜的昏迷终于清醒过来。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腹部肿痛,尤其是头部有种伤心扯肺的痛。

    吕奉俊缓缓睁开眼,面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只看眼前做着的女子长相清秀,皮肤白皙。身着织有红sè牡丹的白sè长袍。正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向自己口中递着糖水。

    而他背后矗立着几位身穿盔甲,手上拿着头盔,身材伟岸的将士。还有一个弓腰驼背,一脸山羊胡的老叟。

    再看看复古的床榻,清一sè的紫檀木家具。

    兴奋的吕奉俊以为这都是剧组为了让自己心情愉快,尽快痊愈而使出的手段。

    刚要笑出声来就被呛了一下,咳嗽不止。

    正当吕奉俊咳的腹部疼痛头脑发胀的时候,一个穿着织有淡紫sè芍药长袍的女人,拿出手帕,温柔的擦拭着吕奉俊嘴角流出的液体。

    吕奉俊定眼望去,霎时激动不已。

    ‘我了个去,这小妞是什么时候签约的,我怎么不知道呢。这种极品女人就是跪碎十箱方便面也是值得的。’吕奉俊内心咆哮着想到。下体猛然**,这种前所未有的生理现象是吕奉俊身上不曾出现过的。

    喝罢,吕奉俊在两位美女的搀扶下挣扎着坐了起来。

    虽然吕奉俊身体有恙,但是心里是相当的清醒。看着身边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和他们发自内心的关切眼神。总感觉事情似乎并不是想当然的那样。

    刚张嘴准备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微小而又沙哑的声音,而且腹部疼痛难忍。

    刚才喂糖水的那位女子意会了他的意图,便侧着耳朵,贴了过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嗅着随之传来的一股淡淡花香,再瞧一眼她胸前的一抹chūn光。吕奉俊的下体又一次举起了枪杆摆起了一副yù要冲锋陷阵的模样。

    惹的那貌美如花的女子也是一阵脸红。

    吕奉俊也顾不得下体的囧样,急切的问道。“文溪呢?”

    “文溪?夫主方才是说文溪?”女子皱着眉头不解的问。

    吕奉俊瞧那女子望向自己询问,也顾不得称谓。急忙点点头。

    “妹妹可知‘文溪’为何物?”女子又问向另外那位更加夺人眼球的女子。

    依然是摇头表示不知。

    “诸位将军可知‘文溪’为何物?‘文溪’为何人么?”女子又转身询问后方身着盔甲的人。

    “回禀夫人,属下rì夜保护主公。不曾知晓有‘文溪’一物,也不曾听说何人名为‘文溪’。”一位壮硕男子作揖说到。

    女子又回过头来面对微笑的对着吕奉俊说“夫主定是伤到了身体,待卿抚您躺下歇息。”

    “张老先生可否再帮我家夫主瞧瞧还有何不妥?”女子客气的问到旁边的老先生,口气极其坚定。

    “请尊夫人放心。老夫丁当拼尽全力、拼尽全力。”老先生边说边来到吕奉俊床边。

    “诸位将军辛苦了,也请先回营打理事务吧。夫主的病况,本夫人会让大家知晓。”

    “有劳夫人,属下告退。”

    “属下告退。”

    吕奉俊感受着为他把脉的老者颤抖的双手,看着那作揖、屈膝这种只有在剧组才会出现的礼节。

    突然感觉心神恍惚。那眼神空洞无比,呆若木鸡。任凭他人如何折腾也不再理会,不再言语。

    轻轻的合上眼。泪珠不停的往下留着。

    吕奉俊的内心剧烈的翻滚着,久久不能平息。

    难道,我是穿越了么?

    他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可能自己不曾听说,人类不曾探知的世界。

    他知道,这可能是一个玩笑。一个比玩笑还要玩笑的玩笑。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两位像烛光一样照亮他生命航线的老人,两位早已两鬓斑白、满脸斑驳还扔在担心他衣、食、住、行的老人。

    他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个放弃自己心中梦想,为他演义事业扫清道路,甘愿为他做出牺牲的女人。

    泪水早已侵湿了头下的木枕、

    他盼望着、祈祷着、恳求着,这只是一个梦。

    就这样,吕奉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

    吕奉俊突然清醒过来。缓缓的睁开双眼,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着。

    头还是有一点晕,腹部还是疼痛难忍,吕奉俊边想着边忍着剧痛坐起身来。

    突然,黑暗中一个较小的身影向他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还欢呼雀跃的到“主公,您醒了。”

    正一门心思的对抗疼痛的吕奉俊着实下了两跳。也打趣的说“差点又被你吓晕了!”

    话刚出口,只见那刚点燃蜡烛的小女子突然跪倒在地,一边磕着响头一边大声叫到“请主公息怒,奴婢知错了,请主公责罚。”

    这下可真是把吕奉先吓到了,如此大礼他怎收受得起。

    “我草,你这是干嘛啊。快起来,快起来。”吕奉俊焦急的说到。

    虽然小女子没听懂前面两个字是何含义,但是终究知道要让她起来,应声到“是”。

    起来后向吕奉俊缓缓屈膝问“敢问主公,是否通知大娘子和二娘子呢?”

    吕奉俊并不知道什么大娘子二娘子,索xìng不做回答。思考了片刻,说”你去看门外是否有人。”

    小女子打开门缝看了一眼说“主公,院内没人,院外有兵士正在执勤。”

    “你过来下,我问你几句话。”吕奉俊说。

    “是。”小女子乖巧的站在吕奉俊床前。

    “来来来,你坐着,我好好问你。”吕奉俊拍了拍床铺说。

    “谢主公,奴婢不敢,奴婢站着说就可以了。”

    “你个死舅子毛病真多,信不信老子抽你丫的。”吕奉俊怒喝到,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又咳了起来。

    虽然小丫头没听懂吕奉俊一句话,但是听口气知道是主公发了脾气。赶忙又跪倒在地“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草你二大爷这是什么个情况啊,动不动就跪。还不赶紧去倒杯水来。”吕奉俊吼到。

    小女子茫然的想到‘哦,让我去倒水。’连忙称“是。”

    噗…噗…

    “我呸,这是什么东西?”吕奉俊吐出刚才喝的水问。

    “回主公,这是二娘子差人从徐州挑选而来的上好茶叶。”小女子说

    “我靠,开水里放两片青草就特么的叫茶。”吕奉俊怒骂道。

    “哎,没有香飘飘,没有真果粒,想喝杯三鹿都没有卖的。你去帮我倒杯白开水吧。”吕奉俊无奈的说到。

    “。。??”小女子

    “就是凉白开。”

    “??。。”小女子

    “就是没有这个烂杂草的水。”

    “是,主公”

    喝过水,许久未曾活动的吕奉俊在这位小女子的帮助下,杵了个木头板子在房内走动着。吕奉俊也在仔细的思索着。

    吕奉俊根本不了解现在的环境,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地位。

    ‘看样子不是皇宫就是贵族,还算活得逍遥自在。’吕奉俊不外如是的想到。

    “现在几点啦?”吕奉俊问。

    “敢问主公所问何物?”小女子诺诺切切的问到。

    “额,现在什么时辰啦?”吕奉俊又问。

    “回主公,寅时了。”小丫头说。

    ‘哦,寅时,寅时了。特么个B的寅时是几时啊?’吕奉俊心理怒骂着,但又不知如何问的出口。

    就这样,主仆二人经过近一个时辰的对话。

    吕奉俊终于知道了,他真的穿越了。

    他来到了因为拍戏需要,通过熟读剧本,苦读史书后非常了解的三国时期。

    他不再是吕奉俊了,他是集悲剧、融勇猛于一身的吕布、吕奉先。

    大娘子就是他的正妻,严氏。二娘子赫然就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那个有着“闭月”容貌的貂蝉。

    他是有着四位名垂千史、流芳百世的英雄人物作为将领的主公。可惜白门楼一站,曹xìng拼死救驾,护得他与张辽、高顺、陈宫的xìng命。

    吕奉俊久久未能平复激动的心情。

    如何才能回到从前?如何才能拥抱回忆?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你们还好么?

    为何我会依附到本应47岁就该命丧白门楼的吕布身上?

    为何吕布还如此年轻?

    为何历史会如此改变?

    我到底是算生,还是算死呢?

    是苍天的眷恋,让我死而复生。

    是命运的作弄,让我与亲人生死两往往。

    这是命运的安排么?

    这是要让我通关的节奏啊。

    吕奉俊,也可以说是吕奉先。又昏睡过去。

    ;

    </p> ( 嫣然醉梦碎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3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