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4章 对决(2)

文 / 耳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14章 对决

    天全,猎狼人捕狼的地方,就是天全!

    一鼓作气吃下陈玉山,再以天全为基础,和赵千做后的对决,那个时候,陈玉山部全军覆没,赵千只剩下几千人,和胜利望士气达到顶点并且充满愤怒的法军相比,谁输谁赢根本不需要考虑。

    赵千面对的是迪加,不是巴尔特那样的蠢驴。吃掉阿里西靠的是让法国人意想不到的突袭,吃掉巴尔特是对方送的,迪加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天全变成自己的猎场。

    赌局生了变化,胜利的天枰倒向了法国人。

    七个小时!马强带着第二旅那窝打出脾气和血气的匪兵居然坚守了第二道防线七个小时!

    法国人终于退了,这次异常凶猛的冲锋让他们留下了数具尸体。医护兵把伤员抬回了后方,战场重又回归寂静。

    如血的夕阳下,河水无波。尸体漂浮河面上,静静的。

    血染红了河滩,血块和残肢尸体数不胜数,马强靠壕沟里,大口大口的抽烟。

    他捏着烟的手指颤抖,抑制不住的颤抖……第二旅一万五千人,打到现,只剩下了不到八人。

    “让第二旅退回来。”陈玉山望着渐渐西下的斜阳。

    杨泽叹了口气,张云则立刻执行命令去了。

    没用了,第二旅已经用了他们后一丝力气,他们的血性拼光了,他们的双手,已经尸山血海颤抖,再也拿不起枪。

    哀兵,现的第二旅,就是打剩的哀兵。如果法军再动一次冲锋,第二道防线失守没有任何悬念。

    夜幕快要降临,远远可以望见,山坡下法国人的阵地升起了炊烟,过了一会,他们用家乡话唱起了歌,有点悲壮,像是为死去的士兵送行。

    夜了,星辰漫天,喇叭河看不见血色,只有寂静。

    我们,还可以顶多久?大帅,我们力了。

    陈玉山仰望星空,柔柔的光落脸上。

    法国人的下一次冲锋,就是我们后一道防线了。

    大帅,请您保佑我们……陈玉山闭上了眼睛。

    “云横秦岭家何,雪拥蓝关马不前。”

    树下,赵千坐岩石上,望着满天星辰,轻轻念着这句诗。

    “大帅。”赵勇程走了过来,刚想汇报情况,却看到了赵千手拿着的东西,不由愣了一下。

    “哦,小。”赵千将手的东西放回怀,赵勇程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绣工精美的荷包,像是女子的身物事。

    “大帅。”赵勇程吸了口气,敬礼道:“今天伤亡224人,其……”

    “埋了吗?”赵千打断了他。

    赵勇程咬咬牙,“没,死去的兄弟还战场上躺着,那些法国杂碎还……”说到这里,赵勇程说不下去了,眼神愤怒到了极点。

    “我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用尸体泄愤也是应该的。”赵千看着赵勇程,“这就是战争,男人们拿起枪,向敌人冲去,有些人甚至连敌人的样子都没有看到就被子弹带走了生命。小啊,我一直想,信仰和生命相比,哪一个重要,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那些鲜活的脸庞变成了冰冷的尸体,是一种什么感觉。”

    “什么?”赵勇程只能这么问,因为他现,此时的大帅是不同的,深沉如夜,伴随着难以察觉的忧伤。

    赵千笑了一下,“只是恨,没有悲伤。我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冷酷的人,呵,天底下的人提到我赵青山,基本上都会说四个字,亡命之徒。这样的恨,让我冷酷的对待敌人,因为我需要他们偿还,偿还我消失的悲伤。”

    恨么?赵勇程似乎有点懂了。

    “小。”赵千扔给他一支烟,“干嘛那种表情,老子一个人装深沉就够了,你小子凑什么热闹?”点燃了烟,嘴角弯起,“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

    赵勇程看着大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难受。“大帅,你有什么放不下的人么?”

    “放不下?”赵千撇撇嘴,“多了,你赵小,罗大少,陈墨风那王八蛋,成都那个装神弄鬼的道士,梁启超那个学究,毒蝎,青山军的弟兄……”

    “我是说……那个。”赵勇程打断了他的大帅。

    “哦。是那个呀。”赵千顿了顿,抬头望着星空,“没有。我这种人,怎么会有那种感情,赵小你脑子进水了?”

    “呵呵。”赵勇程摘下军帽,坐到了赵千身边,轻轻的说:“这个时候,要是心里有个人牵挂着就好了。”

    “你憋久了?”赵千侧头望着他,眼神却轻轻波动了一下。

    赵勇程笑着摇头,“铁血柔情,大帅,我脑子里刚刚出现了一幅画面。”

    赵千笑了,“什么体位?前面还是后面?”

    赵勇程笑着望向远方的夜空,“不是,是风沙弥漫的边塞,我对着她的方向舞剑。也许明天,我会死战场上,可今夜,边塞的月下,我念着她,这就够了,真的。”

    “对着她的方向舞剑……”赵千望着北方,那里的夜空,星与星的距离似乎很近,却又遥不可及。良久,指间的烟熄灭了,“小,你那个她是谁?”

    赵勇程笑道:“还没有,想象出来的,不过她很漂亮,很温柔,知书达礼,嗯,应该是小家碧玉。”

    赵千哦了一声,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跳下岩石道:“别紧张,我们会赢的,我坚信。迪加想一口吃掉我们,没那么容易,从我知道他孤军深入的第一刻开始,就猜到了他想赌的是什么。一个被逼上桌子的赌徒,怎么会赢一个有时候连活下去都要靠赌的人,就算现风向他那儿,迪加也是个手。”

    赵勇程望着赵千的背影,眼睛变得很亮。

    法国人的又一次进攻间歇时间很短,只休整了一天,便开始如潮水一般冲击着陈玉山的第三道防线。

    战事持续了很长时间,从清晨到日暮。

    血没有停歇,第三旅伤亡惨重,可他们还是抵挡住了法国人的这次进攻。同样的,法军也不轻松,留下了近千具尸体后,他们退了回去。

    第三旅旅长徐福肩膀枪,几乎是被士兵架着离开了前线,副旅长贝兴接替了徐福。

    法军的下一次进攻与上一次间隔了两天,而这一次的冲锋比上一次猛烈了许多。法军指挥官罗西纳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后让士兵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于是,当法军的进攻再次被挡住,青山军第三旅一万五千人只剩下了不到五千人。

    而一万五千名法军,还剩下一万的可战斗力,炮兵几乎未损,也就是说,陈玉山这后一道防线沦陷,只是时间问题了。

    轰,轰,轰,轰。

    法国人几乎是踏着地雷前进,隆巴多清溪,而所属陈玉山的工兵,不过是隆巴多临时训练出来的,埋的地雷基本上没有对法军造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当法国人第三次进攻结束,青山军第三旅还剩下两千人。

    惨烈,满地的尸体无一不诉说着这场战役的惨烈!

    剩下的青山军士兵快要崩溃了,可他们还撑,这些很多都是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正经历他们生命不可磨灭的死亡灼烧!

    是信仰,这个状态下,他们还能拿着枪对法国人射击,全靠着对他们的大帅那狂热的信仰!

    如果他们这个残酷的地狱活下去,那么他们将涅槃成锋利无比的刺刀,如果他们倒下了,就只是一具被沙尘掩埋的尸体。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惨烈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十天!

    从法军开始进攻第三道防线到现,强大的法军凶猛的炮火和枪弹下,这些热血的汉子们已经撑了十天!

    他们,充满信仰的勇士们,就像一群无畏的苦修者,刺目的鲜血铮铮挺立!

    防线没有崩溃,青山军还没有倒!

    他们还没打到后一个,因为他们的信仰说过,后一个倒下才算倒下!

    “兄弟不死!理想不倒!”

    士兵们高喊着朝法国人射击,哪怕下一秒就会有炮弹他们身边爆炸,他们已经惨烈打出了视死如归的血性,打出了战斗到后一刻的信念,打出了让人热泪盈眶的悲壮!

    法国人又退了,即使防线已经摇摇欲坠。

    深夜,陈玉山没有入眠,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他知道,明天,也许自己和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士兵就将埋葬这里。

    到极限了,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手。

    陈玉山虽然这场无比惨烈的战役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但是他同样清楚这一点。

    法国人拖不起了,明天他们将不顾一切将可恨的对手踏平。

    陈玉山起身了,他穿上军装,戴好了军帽,走到山边,笔直的站着,静静的等待天明。

    一缕曙光刺破了东方的黑暗,山风吹来,陈玉山扣上了领口,整理好了军容。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陈玉山朝远方敬了一个军礼。

    </p>

    </p> ( 民国超级雇佣军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2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