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2章 我要什么(1)

文 / 耳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82章 我要什么

    “刚刚一曲,先生只听了一半,听曲哪有只听一半的,秀莹不知知音后,负了高山流水之意,枉自学得几分音律。”秀莹笑着对赵千说完这些话,白玉般的手轻轻放了古筝上,然后,修长的小指翘起,轻轻拨了下弦子……筝音再起。只是这曲子大气豪迈了很多。

    十面埋伏。赵千听过。只是没想到,不用琵琶合奏,一人一筝,也能弹出如此神韵!

    赵千听得入神了,恍若自己站那悲凉的战场,面对千军万马,身后是家园,是如画的江山……一曲罢。秀莹抬头,望着赵千,目光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就像要他脸上找到什么一样。

    赵千没有看秀莹,看着远方,沉默着。足足有几分钟,才回过神,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掏出一支烟,甩开生铁打火机的盖子,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起身走到亭子边,双手插裤兜里,望着池水一句话也不说。

    他知晓了我的用意么?秀莹看着赵千的背影,心跳的很厉害。

    这时,桃香回来了,手里端着个小铜炉子,手腕上挎着个白玉壶,还拿着个银子打造的小盒子。看到这情况,又呆了呆,连忙躲到亭子一角,生起小铜炉,将白玉壶里的水倒进固定铜炉上的角容器里,接着把银盒子里的茶叶拿了出来,精挑细选。

    “你去,我来。”秀莹悄悄起身,来到桃香身边。

    格格这是干嘛?桃香满心疑惑的走了。秀莹格格深谙茶道,名满京城,京城多少王公贵族渴望一品而不得,怎么会为这个假洋鬼子沏茶,连烧水都要亲自来……很快,茶香传来,赵千也有了动静,回身笑道:“想不到我赵青山说了句大清子民,就换来如此待遇。”

    秀莹眼一动,将洗过第一泡的茶母轻轻搅了搅,倒入了滚水,然后对赵千笑道:“朝露无痕,采集难,此水是秀莹萃锦园的荷叶上采的,很是灵气。”

    赵千看着她沏茶的姿态,开口道:“和刚才的曲子相比,我倒是喜欢秀莹格格只弹了一半的那支曲。”

    秀莹一边香茶盏,一边笑道:“那是春江花月夜,秀莹弹此曲,不过是抒怀,倒是不适合先生。”

    “林花谢了春红,人生长恨水长东,我倒觉得,那半曲子弹出了我的心境。”赵千秀莹对面坐下了,两人间,只横着一张红木雕花的茶桌。

    “先生好采,这南唐后主的词儿,从先生口念出来,少了痴缠,多了几分男儿的气概。”秀莹将茶盏递了过来。

    我哪有什么采,笑话。就知道几诗词,还是从未来某位华人女歌手的歌里听来的。不过这茶是真香,这个秀莹格格,当真是人之灵。

    和她一起的感觉真的很舒服,身心舒畅,仿佛世间所有的烦恼都没了,仿佛世间所有的牵挂都可以抛下,只跟她一起,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谈天说地坐而论道,了了一生华年。

    她应该还没有出嫁,因为旗人女子但凡许了人,都要盘头。旗人啊旗人,你这没落的一大家子是不是把所有的灵气都集这个秀莹格格身上了?谁要是娶了她,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能醉卧这样的女人膝上,谁还管是不是掌了天下权?

    可惜啊,我是没这个福分了……赵千喝着茶,茶水散出的芳香的热气,那双很亮的眼睛慢慢虚了起来。

    算是白跑一趟了。何元稹离开后就再没出现,直觉恭王府里是出了什么事,却一无所知。回到宽胡同里的德记珠宝行,已是黄昏。

    也不是没收获,至少和那叫秀莹的旗人格格喝了个下午茶。

    赵千回忆着和秀莹一起的每分每秒,现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回味无穷,于是浪荡子有生以来第一次想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时,用了心,而没有用肾上腺。

    隔天大早,天都还没亮,李奇天就来了。

    这几天都没见着他,突然出现就这么早,难不成有什么现?于是坐床边打了个呵欠,强打起了精神。

    “大帅,请看。”李奇天递过来几份报纸。

    也说不上,粗劣印刷的刊物,比旧金山的报纸可差远了。赵千接过,看着这些刊物的名字。“国闻报,时务报,湘报,哦,还有个外纪闻……”一边揉眼睛一边看着这些刊物上的内容,看了一会,随手一丢,说了句“废话”。然后接着倒头睡大觉。

    李奇天也没叫他,管让赵大帅补觉,自己则找了张椅子坐下,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很快便打起盹来。

    日上三竿,赵千才醒转,看到李奇天已经桌边吃早饭了,还有一直跟何元稹身边的张自!

    “哥,近有什么难过的事,说出来我们高兴一下。”赵千一屁股坐下,端过一碗粥哧溜哧溜的就喝了起来。

    张自笑笑,什么都没有说,跟随李奇天学习了这么久,作为情报部第二把手,这个曾经香港街头贱命一条的地老鼠,已经成熟稳重了许多,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千看到张自的表情,知道他一定有事,只是还考虑怎么对自己说能命关键的地方。

    李奇天也知张自想什么,于是先开口道:“大帅,昨天,4月12日,情报部的罗壮探听到一个重要消息。”

    “哦?”赵千咀嚼油条的速慢了下来。

    “一个叫‘保国会’的组织成立了。”李奇天接着道,“而且并不是秘密成立,很多清流表示支持,甚至参与其。”

    保国会?赵千皱起眉头。原来是昨天啊。1898年4月12日。

    清流,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个政治派别的名称。他们评议时政,上疏言事,弹劾大臣,指斥宦官,对外反对列强蚕食,对内主张整饬纪纲。他们自视清高,自比清澈的流水,无欲则刚,所以被称为清流。晚清法战争前后,清流繁衍为前后两辈。前清流奉华殿大学士李鸿藻为魁,后清流以户部尚书翁同龢为支柱。光绪帝亲政后,他们以拥帝相标榜,称为帝党,以别于当权的后党。

    清流对于这个国家是好是坏,对于清廷朝政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对于天下仕子到底有多少影响力,后世评说纷纭。对于此,赵千的认识很简单,一句话就形容了,他们还真是清流——清汤寡水的流派。

    对于这帮清流,赵千是没什么好感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光嚎不干事。赵千甚至想,这些清流也许压根就不愿意抱光绪的小细腿,只不过慈禧的老粗腿他们抱不上。所以就凑一块,为皇帝鸣不平,呼吁正统当立,天道为先,天下事必先振纲常。其实就是要权,要印子。不当政时,清的很,如果当政,还清不清,那就得看情况了。

    这伙人以翁同龢为,成天钻着心眼搞党争,真正利国利民的事一件没做,纯粹瞎捣蛋,还害得光绪帝终被囚瀛台。

    不行,绝对不行,保国会都成立了,那么那场导致近代国步入黑暗的深渊的政变,已经开始了倒计时!

    赵千眼闪过一丝寒光,然后仰着头靠椅背上,也不吃饭了,只是沉默。

    李奇天和张自望着赵千,也知大帅思考,都不说话了。

    良久,赵千坐直身体,开口道:“幕渊,让罗壮混进保国会。”

    “然后呢?”李奇天目光炯炯,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你们……”赵千没有说下去,深深吸了口气,手指桌上轻轻敲着。

    然后,又是沉默。

    李奇天等待,张自则递过来一根烟,赵千接过,点燃,一口接一口的抽。

    大帅,你犹豫什么,难道你还没有做好决定么?李奇天面若止水,心里却翻江倒海。你到底要什么?我的大帅。难道我李幕渊理解错了?难道我们这条路的终点,还不够你抛下一切么?

    十分钟过去了,赵千还是没有说话,烟已经抽了两根。

    李奇天站起来了,一脚蹬开了旁边的凳子,目光凌厉,胸口不停起伏。

    赵千颤了一下,抬头望着李奇天,目光有些复杂。

    “大帅!清流误国!”李奇天终于喊出来了。

    哗啦!

    桌子翻了,瓷盘陶碗碎了一地。

    “你想干什么?”赵千掀翻了桌子后,终于说话了。

    李奇天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张自见到这情况,也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

    房门被撞开了,阿尔曼和施耐德第一时间把枪对准了李奇天。

    “出去!”赵千喝道。

    阿尔曼和施耐德没有动,咔的一声,阿尔曼已经拉开了97的枪机。

    “滚!这是命令!”赵千头也不回。

    阿尔曼愣了,施耐德反应过来,轻轻拉了下阿尔曼的衣角,然后两人出去了。

    “我知道你想什么。”赵千看着李奇天,“从你来找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了。”

    </p>

    </p> ( 民国超级雇佣军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2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