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章 途中

文 / 耳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75章 途

    “德子,去看看。”赵千坐马背上,嘴上叼着根没点的烟。

    “是。”牛德粗壮的身躯一跃下马,马蹄扬起,这壮汉下去,健马似也轻松了不少。“兄弟们,跟着我上!”牛德从裤腰带里拔出枪,他穿着土褂子,大裤裆,跟个马队伙计无异。

    “滚回来!”赵千大喝。

    牛德愣住了,转身看到赵千脸上严厉的表情,心里也知道老板是真火了,于是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待原地,跟着他的几个人也都吓住了,他们不是毒蝎队员,而是蔡镇龙的海盗部队。

    “你激动什么?”赵千翻身下马,“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旧金山?”

    牛德敬了个军礼,“德子错了!”

    “把枪收起来,从现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拔枪。”赵千朝村子里走去,“你们跟着我,其余的人守这里,如果五分钟我没有回来,阿尔曼,十分钟之内占领这个村子。”

    “哦,好。”穿着西装的阿尔曼应了一声,心里却想老板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齐格他身边道:“长官,老板有点紧张啊。”

    阿尔曼望着赵千的背影,眼闪了闪,“齐格,通知队员做好准备,我要第一时间执行命令。”

    齐格敬礼,“是!”

    这村子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很多房子空着,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看样子是这个村子里很多人都去逃荒了。

    心不由有点疑惑,明明自己一路上看到这里的庄稼长得很好,为什么村民还会去逃荒?

    哭喊声是从村子的那一头传来的,渐渐变弱。随着距离拉近,赵千听到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京片子,却带着天津味。

    “怎地?想造反怎么着?天子脚下莫非王土,老子告诉你们这些刁民,今儿个这饷是拿定了,谁敢出头,就是朝廷钦犯,满门抄斩!老二!”

    “来咧!”

    “谁他妈敢动,就打火,铳子候着!”

    “得令!”

    “反了你们了还,军爷天天为你们打仗流血,吃你们点饷跟他娘的要命似的!”

    赵千皱皱眉头,带着牛德几人从房子后面绕了过去,隐没了村民。

    村民大概有一多号人,普遍面黄肌肉,衣衫破旧,对面是几十个穿着号坎的清兵,号坎歪歪斜斜,脏兮兮的,辫子盘着,很多人连胸前的“勇”字都看不清楚了。带头的是个满脸胡子的家伙,一脸得色,开始说话的也是他。

    原本村民还反抗,结果那些号勇举枪之后,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了,就连开始嚎啕大哭的婆娘娃娃也哑了声气。

    这就是原因了。赵千看着那些号勇,心不由有些悲哀。这些个兵也可怜,不要说饷了,吃口饱饭都成问题。他们的饷也许了的,只不过一层层盘剥下来,到他们这里一个子儿也不剩了。要吃饭,要活命,怎么办,不敢找上面要,只能找这些可怜的村民,今天来几个兵,明天来几个兵,抢粮抢钱算好的,遇上个不对,还有性命之忧,所以再好的庄稼也不敢要了,远远地逃了罢。

    这只是现清廷军队的一个缩影,就这些兵,还指望他们打仗?不祸祸姓就烧香拜佛了。

    “老板,怎么办?”牛德身边小声问。

    “你怎么了?”赵千现牛德眼闪着强烈的恨意!

    “我知道村子里生了啥事,不用想都知道。”牛德咬着牙。

    赵千扭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些狗兵!”牛德压着声音,也压着胸口的愤怒,“打洋鬼子没本事,就知道欺负老姓,老板,开始不是德子不懂事,是德子忍不住。我的妹子……”牛德咬咬牙,还是说道:“就是被这些杂种糟蹋了,家里被抢光,爹也气病了,我杀了那个糟蹋我妹子的狗杂种,逃到天津,上了去香港的船,也不知道爹娘和妹子咋样了。”

    是这样。赵千明白了。拍拍牛德的肩膀,“他们会没事的。”

    话音刚落,几声枪响,然后十几个人迅速从那些号勇的身后袭来,几分钟的时间就将他们制服,用枪指着押地上。

    村民们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这些穿得像马队伙计一样的国人是干什么的,但他们手的枪却认得,吓得不敢做声。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洋人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十多个洋人,都是西装革履。

    村民们开始抖了,他们其实知道,那些个清兵多抢点钱粮,如果顺着他们,他们不会开枪杀人,可这些毛子就说不清楚了。

    “五分钟到了。”阿尔曼朝这边敬了个军礼。

    村民们傻了,这高大强壮的光头洋人不仅说的是国话,怎么还向自己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很好。”赵千从村民走了出来,从西背口袋掏出怀表看了看,“四分三十秒,非常出色。”

    “我们都没用啊。”施耐德抽着烟,“阿尔曼长官说我们断后路,结果根本不用。”

    赵千没理他,转身看着张大嘴巴的村民,“我们只是商人,去京城做生意的,经过这里,想你们的村子歇息一晚,各位都回去,我保证不会骚扰你们。”

    村民们都看出了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国人是这些人的头,心也松了口气,纷纷离去了,而一个老者则小心翼翼的走到赵千身边,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道:“大人,你们打算如何处理这些军爷?”他指着那些清兵。

    几十个清兵抱着头蹲地上,被张鸿带着十几个毒蝎队员围了起来,活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你是村长?”赵千问老者。

    老者躬躬身道:“回大人的话,老朽叫张光兴,村民们抬爱,管着点儿事。”

    看这张光兴的言行举止像是读过几年书的,赵千对他笑道:“这些军爷可放不得。”

    张光兴大概明白了,叹了口气,“大人若不放他们,遭罪的可是我们。”

    赵千知道他是怕遭到报复,对牛德耳语了几句,牛德点点头,走开了。赵千又对张光兴笑道:“你等等。”

    张光兴也不知道赵千要干嘛,只得等着。村民们不知道轻重,他如何不知?这些人一看就不像是去做生意的,要是他们把这些个军爷都……张光兴不敢想了,越想越怕。

    几分钟后,一队车马过来了。

    张光兴心惊惧甚,他万万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么大阵仗!起码有三来人,当先骑着马的那个人还穿着洋人的军服,一双眼睛里布满血丝,红红的很是吓人。

    蔡镇龙看到这情况,也不多问,下了马,不动声色的站赵千身边。

    牛德交给了赵千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全是银元。赵千接过袋子,问张光兴:“村长,从这里到京城还有多远?”

    张光兴惊了一下,忙道:“还远。”

    赵千也知他被吓住了,问也问不出个什么名堂,将袋子交给张光兴,“这些钱你拿去给大伙分了,都找地方逃了罢,这村子不安生了。”

    张光兴呆住了,他想到了也许这个男人会让这个村子所有的人逃走,却没想到赵千会给他们钱,还是这么多!

    嘴唇颤抖着就要拜倒,却被赵千扶住,赵千让他赶紧去把钱分给村民,张光兴老泪纵横,直说菩萨保佑……好不容易张光兴离开了。赵千吩咐牛德去安排众人休息,自己和蔡镇龙阿尔曼来到了那些个清兵面前。

    正准备说话,身后却传来了陈玉山的声音:“好,好,虎狼和羔羊,一见便知。”

    赵千微笑着转头:“墨风,什么时候醒的?”这陈玉山一天到晚酒不离身,从赶路到现,很少有清醒的时候。

    “如此精彩,焉能不观?”陈玉山走到身边,打量着那些个清兵,啐了一口,“他妈的这些货,也能上战场?”

    赵千不由莞尔,陈墨风性格狂放不羁,却饱读诗书,说话常常是一句古一句脏话。

    “留不得。”陈玉山突然正色道。

    赵千眼闪过一道精光。

    陈玉山道:“他们不是虎,所以能用放虎归山,但他们却能说话。”

    此时,清兵们再笨也明白了陈玉山说的是什么意思,领头的那个大胡子慌忙跪地上,不住磕头,一边磕一边哭号:“大人啊,我们也是想吃口饭,这世道要活得下去,谁想来当兵,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饶我们一条狗命!”

    “你说什么?”赵千突然看着他,目光如刀。

    大胡子吓住了,声音一抽,再不敢吱声。

    啪!

    赵千一巴掌挥他脸上。大胡子侧身倒地上,口吐鲜血。

    “直起身。”赵千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大胡子没有动,像是被这嘴巴子抽晕了,没缓过劲。赵千拔出枪,砰的一枪打他脚边,“我叫你直起身。”

    枪声让大胡子惊醒了,挣扎着直起身,依旧跪着。

    啪!

    又是一巴掌,大胡子再次偏倒。

    “起来。”赵千面无表情的道。

    </p>

    </p> ( 民国超级雇佣军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2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