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章 自我主义

文 / 耳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9章 自我主义

    一个穿着西装的国人走了出来,向卡瓦微微躬身,很有礼貌的道:“请问是不是卡瓦先生?”

    施耐德立刻怒道:“问什么,难道我们纳尔多王子还需要身份证明?”

    那人一听,看了施耐德一眼,又望了阿尔曼一眼,心已经害怕,忙道:“对不起,请跟我进来,龙头已里面候着诸位了。”

    施耐德哼了一声,阿尔曼依旧没反应,卡瓦点点头,便带着两人跟着那国人进去了。

    偌大的一间房,玻璃柜台,全是金银器皿,还有宝石玉器!

    “太美了。”卡瓦摸着小胡子,眼的光芒像是天上的繁星。

    吱呀一声,内屋的门开了,一个矮个老者走了出来,穿着西合并,长衫外面套着西装。身后还跟着两个健硕的汉子,包着头巾,腰上还插着普鲁士的式手枪,毛瑟军用手枪,也就是驳壳枪,后来又叫盒子炮,1896年产的。

    阿尔曼眼神动了动,施耐德目光落了那些驳壳枪上,只有卡瓦用他惯有的微笑望着老者,风翩翩。

    “欢迎欢迎。”老者拐杖一杵,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和卡瓦握手。

    “您这里真是太美妙了,如同巴塞罗那夜晚的繁星。”卡瓦微微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老者笑了笑,上了座。

    卡瓦也坐下了,一个腰插驳壳枪的汉子端上了茶水。

    “阁下光临,我这儿蓬荜生辉啊,老朽不才,以茶代酒。”老者端起茶杯,笑容满面。

    “冯老板客气了,我虽从欧洲来,但您的气,却丝毫不亚于明世界的绅士们,不愧是和堂的龙头,大珠宝商。”卡瓦优雅的端起茶杯,这些好话从他嘴里出来,是那样的自然……老者笑得灿烂了,连道“客气”。这个人,正是香港三合会堂口“和堂”的龙头——冯远德。

    同是香港三大堂口之一,与万安堂做走私、福安社搞毒品不同,和堂的买卖主要是放水钱和倒卖硬通货,比如现这里让卡瓦心花怒放的珠宝。

    又寒暄了一会,茶水换了几盏,关系也拉近了,冯远德蓦地叹了口气道:“朋友,不瞒你说,我现担惊受怕的,段老三死了,刘胖子也不了,现外面乱成一团,我老了,过了春天也就十了,日子是过一天算一天。”

    卡瓦笑道:“冯老板,您的身体还很健康。”

    冯远德看着他,缓缓摇头:“人都怕死,摸了一辈子石头,好不容易过了河,可以享享福,也不想像那两人一样,有钱没命花。”

    卡瓦眼闪过一丝古怪,端起茶杯,笑着道:“冯老板知道什么了?”

    冯远德突然起身,浑身颤抖起来,“何元稹给了多少,我付双倍!”

    卡瓦没有抬眼,继续喝茶。

    “卡瓦先生,老头命不长了,土都埋到脖子上了,这辈子伤天害理的事没少干,有啥就冲着老头子来,别,别,别害我的儿孙……”说到这里,冯远德再也控制不住,噗通一声跪地上,老泪纵横。

    “龙头!”两个汉子猛地拔出枪,一脸悲愤。

    “滚!”冯远德吼道,声嘶力竭。

    两个汉子愣了一下,咬着牙出去了。

    卡瓦放下茶杯,起身扶起了冯远德,温和的道:“冯老板,我的老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也很善良,他是相信上帝的仁爱的,其实我们只是让您的家人与您短暂的分别,只要您答应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安然无恙。”

    冯远德呆呆的坐回椅子,施耐德从怀里摸出一封信,笑着递给了他,一口金牙闪闪光。

    读信的手不停抖,冯远德泪流满面,好不容易读完了,颓然靠椅背上,哪里还有一分堂口龙头的气,“事,我做了……只要,只要他们平安活着……”

    卡瓦微笑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希望冯老板不要食言,我们既然能请到您的家人,也就能知道您到底有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我的老板虽然很仁慈,但你们国有句俗话,叫兔子逼急了也能咬人,我想您会明白的。”

    冯远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点头。

    卡瓦转身望着柜台里的珠宝,目光瞬间变得贪婪,“冯老板,可以送我一些吗,这样您的家人会安全。”

    冯远德呆呆的道:“拿,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这?”望着堆满桌子的金银玉器,赵千眼睛都直了,看了一会儿抬起头,“卡瓦,你到底做了什么?”

    施耐德惊讶了,“老板你不知道?”

    呆了一下,“知道什么?我只是叫你们把事情办得干净一点,然后我大哥的船会送你们离开,先去开路,你们是洋人,好办事。而且这样香港政府的注意力就转移到海上去了,虽然对不起我大哥,但他是个海盗头子,应该早就习惯了……”

    “还有好的办法。”话被卡瓦打断了,而且这家伙的语气永远是那么温和优雅。

    赵千盯着他,“说。”

    卡瓦平静的道:“老板,虽然你很厉害,但你仍然有缺点,而且某种程上来说,这个缺点会阻碍我们的道路。”

    赵千心里一动,“说下去。”

    卡瓦露出了微笑,“你不会经营,我想那开赌场的计划也是罗西想的?所以一切没有确定以前,我不能离开。”

    这家伙眼睛真毒,知道自己缺的是什么!短短十几天,就看出了到现为止自己捞钱靠的是什么!娘的,不愧是个杰出的诈骗犯!沉默了一会,缓缓道:“你说的没错,这样下去的确是不行的,我也懂你说的经营是什么。”

    卡瓦道:“老板,我背着你,让张自去查了冯远德的家人,并叫牛德和张二虎去抓了他的小儿子和孙子,说是你的意思,并以你的名义给冯远德写了一封信。”

    绑架?这也行!是说这两天没有看见牛德和张二虎俩小子!赵千一愣,旋即目光如电——好你个卡瓦,要让老子彻底十恶不赦是?

    卡瓦似乎看出了赵千的心思,接着道:“老板,请相信我,现您只需要坐这里好好休息,自然有人会帮你办事。”

    安静了一会,冷笑一声:“好,我就等着,如果你的做法比我好,以后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只需要事后来说一声就行,但是……”目光落卡瓦脸上,这家伙依旧是一副面带微笑的表情,“如果情况糟,你自己知道后果。”

    卡瓦点点头,好像根本不可能输一样,指着桌上一堆金光闪闪的玩意笑道:“老板,我的见面礼,虽然迟了一点。”

    “你们的了,记住给还绑架案的两个蠢蛋留一点。”赵千没好气的道。

    “谢谢,我的老板,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做的。”卡瓦笑得很迷人。

    妈的,你会不会太聪明了一点?如果你是我的敌人,我肯定睡不着觉!赵千眉间轻颤,虚起了眼睛。

    夜。赵千坐罗西家花园的草坪上,把沙漠之鹰86镀金版拆了装,装了拆。

    “老板。”一个人身边坐下了,正是卡瓦。

    赵千没说话,手臂抬起,双手握枪,校正着准线。

    卡瓦笑了一下,也不说话了,静静的坐着。过了一会儿,开口了:“老板,你是我见过特别的人,所以有句话我一定要问你。”

    “问。”赵千放下了枪。

    卡瓦深深吸了口气,“你到底想做什么?”

    目光一颤,转过头,卡瓦的目光丝毫没有退让。赵千收回了目光,嘴角浮出一抹笑意,“你想要什么?”

    卡瓦也笑了,“我要的其实很简单。”

    “钱?权?女人?”赵千问。

    卡瓦笑着摇头,“如果是这些,我也不会为你效力了,你没有钱,也没有权,女人倒是不少,可我没兴趣。”

    “那是什么?”赵千来了兴趣。

    “与众不同的生活,一种看不清楚的感觉,很奇妙,只有和你一起,才感受的到。”卡瓦道。

    大哥,不会?你对女人没兴趣,对我有感觉?难道我每个周末都要陪你钓鱼不成?要不然咱们现就搭个帐篷?

    “是刺激,对,应该是。”卡瓦抬起头,望着星空。

    原来是这样……赵千望着他的侧脸,看来一个人太聪明了,会对很多事情失去兴趣,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去骗王室的珠宝,并且总是一副旁观者的模样了。

    了解了,也不说什么了,继续拆着沙漠之鹰。

    安静了几分钟,卡瓦突然道:“下午,有一瞬间,你想要杀了我对吗?”

    赵千眼神定住了,手上的动作也静止了。

    卡瓦笑了:“老板,你放心,我不喜欢背叛的感觉,我只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我觉得和你一起没意思了,我会告诉你一声,然后离开,或者,去那里。”卡瓦指着天空。

    突然之间,赵千心里产生了一种共鸣的感觉,这家伙是个极自我主义者,某些时候很像自己。

    但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心境生了变化,慢慢的,一些刻意遗忘的东西浮现出来,也许,根本就不是遗忘,只不过一直藏着,另一个时空不愿提起的藏着……过去这东西,谁又能真正摆脱?唯一的区别于:坦然面对,或者远远逃开,骗自己说不留恋了。

    嘴角慢慢弯起,很亮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睁大眼睛,千万别闭上了,好好看着,用明天赌出来的奇迹。”

    卡瓦笑了,表情很惬意。

    </p>

    </p> ( 民国超级雇佣军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2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