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2章 围魏救赵

文 / 江南强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高强和副市长刘洋河通电话时下了后通牒,要副市长刘洋河两小时内放人,否则就撕票,但没明着说要放的人是谁。

    陈大安担心地问:“大哥,你没和刘洋河说要放的人是老五,恐怕刘洋河不知道咋办?”老五是高强几个人对许明的特定时期的特定称呼,就是要给刘星造成一种假象,要他知道他当副市长的老爸放的人可是有好多兄弟的,而且是些江湖上打架劫舍竟连绑票杀人的事都能干得出来的不要命的兄弟。

    “我话都说的很明了,他应该知道,要不能也坐不到副市长的位置。”对陈大安的担心,高强不以为然,对刘洋河能按要求放出许明来很有把握。

    “大哥,也不定啊,能坐到副市长的位置,得罪的人可不少,要是他放错了人,老五却没放出来,咱们冒这大的风险既不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还没人说我们好?”马云飞也有些不肯定刘洋河就一定能放许明。测试字水印6。

    “这个不用担心,老五前几天被刘洋河押走,他儿子马就被我们绑了,这点刘洋河应该能想到,事突然才几天,刘洋河能想到的。”高强很有自信。

    一旁脸上有些麻木,还一直挂着冷笑的刘星听到了高强几个人的对话,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流星花园花店里追那个小妮子侯琴时被许明扇了几个耳光,后来老爸出动了武警将留花店协助调查的许明给押走的情景历历目。

    刘星忐忑地问了句:“这位大哥,你们要放的人是不是流星花店被武警押走的那个穿迷彩服的瘦高个子?”

    陈大安愣了下,被刘星一语的不知道要不要回答,望了望高强,只见高强点点头:“算你聪明,这个告诉你也无妨,早晚你也会知道的,那位是我们兄弟老五,江湖规矩想必你小子也知道些,要是我那兄弟有个三长两短,那你也一样。测试字水印7。”

    “你们几个是不是帮花店那小妮子的那些人?”刘星弱弱地问了句,渐渐明白自己被绑是怎么回事了。

    “什么小妮子,你问的太多了。”高强并不想和刘星多废话。

    “你再乱说,老子打折你的腿。”陈大安举起铁拳,作打人状。

    刘星垂下眼皮,闭口不言,已经隐约感觉到确实惹上了不好惹的角色,没想到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大,抓了他们一个兄弟,竟然连副市长的儿子都敢绑架,看来以后行事得多想想。测试字水印7。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这些事都是与那小妮子引起的,怎么就没想到那小妮子竟然与黑社会有染呢?

    刘星的心理活动很复杂,很多事想不通,干脆不想,闭上眼睛头靠水泥涵洞静等他老爸放人的消息。

    涵洞里很沉闭,管是露天的,能照射到秋日正午的阳光,但废弃桥洞下湍急的水流声,听得刘星心里直打毛。高强那句弄不好就会将刘星扔进江里喂鲨鱼的话是牢牢记住了,绑匪真要那么做,刘星也只有认命,只会被扔下桥时怨当高官的老爸为什么见死不救了。测试字水印9。

    沉闷的涵洞里,仿佛时间凝结了一样,过得很慢,两个小时刘星的生死体验里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

    两个小时快到了,刘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而高强心里也直捣鼓,要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刘洋河还没放人,难道真的要将刘星扔进湍急的漩涡吗?要是不将刘星扔下去,高强就要食言了,兄弟们面前也没面子了;要是真的将刘星扔下去,高强手上就又多了条人命,想必刘洋河至死也不会放过高强,而同理许明不死也得将牢底坐穿了。

    “妈的,那刘洋河还真沉得住气。”高强心里愤愤然骂了句,大花的京剧脸谱看不出是啥表情。

    “大哥,时间到了。测试字水印3。”陈大安提醒一句,高强点点头。

    “嘿嘿,小子,你是作恶多端,想必你老爸是不要你了,你就等着江里的鲨鱼将你撕成碎片。”陈大安没那个耐心,经得高强默许,跨步上前,一把提起刘星的衣领,将刘星往前拖,就要扔往桥下扔。

    人之将死,谁都做不到生命即将结束前还能泰然处之,何况是少不经事的公子哥刘星。

    刘星吓得脸色死样的白,突然双脚蹬地,挣脱陈大安的手,跑到高强面前,抓住高强的大腿嗵的一声跪了下来,磕头如捣祘,“饶命啊,这位大哥救我……再等等,再等等,我老爸不要我,还有我老妈,我可以再打电话的,求你们放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刘星自内心的恐惧的惨叫声空旷幽长的废弃桥的涵洞里回荡,凄惨的哭声还真的将高强的心哭软了,其实高强要的结果并不是要刘星死,而是要许明能安全放出来。测试字水印6。

    “老二,就再等等,将他拉一边去。”高强心里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额头磕头碰地碰得都麻木流血的刘星了。

    高强话音刚落,也就刘星下跪磕头求饶的当儿,高强的那张外地卡的手机响了,是副市长刘洋河打过来的,一接,竟然是许明的声音:“大哥,我是明。”

    高强大喜,确实是许明的声音,只是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力,恐怕是受了刑,急急地问:“明,你现哪里,没事?”

    电话里却传来刘洋河冷冷的声音:“人,我找到了,你把我儿子放了。测试字水印7。”

    “好,你先把我的人放了。”高强正恼怒刘洋河抢过许明的电话。

    “大哥,找到老五了吗?”陈大安听到高强提明二字,很是兴奋,马云飞和徐明长长松了口气。

    高强点点头,用手压了压,让他们不要出声,专心和刘洋河对话,高强能感觉到刘洋河老奸巨滑,高强还恐他会不会使诈。

    “你让我儿子接电话。”刘洋河要确信刘星还,是不是遭了歹徒毒手。

    “喏,你老爸的。”高强将电话放到刘星耳边,刘星刚才也大致听到了高强和刘洋河的通话,感觉有救了:

    “爸——”刘星带着哭腔,说不出一句话,自始才知天下父母心。测试字水印6。

    “星星,会没事的,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刘洋河力压抑心悲愤。

    “爸,这事都怪我,是我错了,以后不会再乱来了。”刘星声泪俱下,面对穷凶极恶的绑匪,鬼门关走了一遭,此时此刻,深刻的感受就是世上能靠得住的唯有亲情,并为刚才误解老爸的不信任深感内疚。

    “好了,星星,男人不哭,要坚强,下次改了就好。你让他们接电话。”刘星的认错使刘洋河心里一阵宽慰,管为绑匪的无法无天感到愤懑,却从另一个教育的角来说,倒成了件好事,不是绑匪,刘星何以能这么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呢?

    人生总难免犯错,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但能认识到自己的错,并能改之,就是难能可贵的。测试字水印8。

    刘洋河心感叹,上天有好生之德,真是公平啊,刘星被绑架使自己担惊受怕,心力憔悴,却意外地使刘星认识到人生的重大错误而改正,这将对刘星今后的健康成长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我爸让你接电话。”刘星抹了抹脸上的泪,将手机递给高强,刘洋河略显苍老又无奈的的声音:“我知道你是谁!”

    “哦,是嘛,我是谁?”高强并不感到意外,从刘洋河能押走许明,又能准确的知道高强要放的人是许明,焉能有不知道绑架刘星的人就是高强的道理?

    “是谁我就不说了,押走许明是我心急一时冲动,还望你谅解,希望你不要为难我儿子,我马上放了许明,你也放了我儿子,此事就当从没生过。测试字水印8。”刘洋河的言外之意是已经知道绑架刘星的人是高强,只希望高强能履行诺言,放了许明就放了他儿子。

    万一刘洋河放了许明而高强却撕票的话,刘洋河肯定是不会放过高强的,知道你是谁,那你就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说,刘洋河的担心也是情有可缘的。

    “好,就当没生过。你现让明接电话。”高强心想,就算你是副市长,量你也不敢使诈,要是你还敢使诈的话,既然能绑刘星一次,难道就不能再绑刘星第二次吗?

    高强正想着,电话里传来许明激动带感动的声音:“大哥,我没事。”

    “没事就好,你告诉刘洋河,待你确定安全后就打电话告知我一声,我再放了刘星,就这样说。”高强挂了电话,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要是许明一直被扣,做大哥的心里总是不舒畅的。

    “刘星,你现可以安心吃饭了,你爸答应了放人,等会来电话确认后我们再放你。”高强转身再对陈大安、马云飞和徐明说道:“老五没事了,他老爸马上会放人。”

    “耶,大哥威武!”陈大安握紧拳头朝空用力一挥,徐明和马云飞也是喜形于色,向高强竖起了大拇指:“耶,大哥英明!”

    刘星也被这场景感染,心里头一愣愣的,突然觉得这帮歹徒还挺伟大,居然冒着杀头的危险绑架副市长的儿子,暗自惊叹,面前这位画着包公京剧脸谱的大哥,真是为朋友两胁插刀有勇有谋有义,人生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又近两个小时后,许明来电话告诉高强已经到了厂保卫处安全了,高强也践行了承诺,江都的闹市心的某街角将刘星给放了,还赠送刘星两千元钱权作路费。

    自此,高强精心谋略的绑架官二代刘星的“围魏救赵”之计有惊无险地完美落幕。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

    </p>

    </p> ( 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1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