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天刀传人 四百五十七章 惊心动魄的竹矛

文 / 凝香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郁忽然睁开双眼,双脚微动,身形如风一般掠过于得水身边,饮血剑插入他的心窝,微笑道:“你是第一个要死的,但不是最后一个!”

    苏郁相信,于得水最后看到的是他的微笑;苏郁也相信,这微笑在于得水眼中一定无比邪恶!

    不去看于得水渐渐干瘪的身体,苏郁拔出饮血剑,苏郁转过身,微笑地看着剩下的十人脸上渐渐布满惊怖的神sè。

    即使当着他们的面把于得水分尸也不会让他们这么惊惧,可是苏郁让于得水眨眼间变成了一具人干,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而未知的才是最可畏的!

    当然,这也超出了苏郁的认知,不过这并不妨碍苏郁使用饮血剑!

    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发白面皱,瞬间枯凋,他们甚至做不出任何反应。苏郁知道自己他们的心中已经埋下了恐惧的种子。很快,小小的种子就会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从苏郁动手到于得水身死,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没有人能看清苏郁的动作。零号只觉的眼前一花,就看见于得水迅速地老去,然后变成了一张人皮!

    这一幕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零号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肠胃在抽搐,禁不住向后倒退而去。

    苏郁对着零号微微一笑,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零号一惊,转身仓惶逃走。

    苏郁根本没有要追的一丝,斜身冲入林中,接过苏蔷,苏郁再不停留,全力奔驰而去。

    使用噬血剑固然有极强的威力,可是也有着时间限制。他的时间只有三十秒,三十秒之后,苏郁便su软无力。

    苏郁的意思很明显,他一定会砍下零号的人头!苏郁相信,零号也一定能明白他的所指。

    苏郁要在血化效果消失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当然可以在三十秒内杀光这些人,可是那样的话,如果出现了什么野兽,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苏郁就会毫无悬念的被吃掉。

    他不着急杀掉这些人,他会一个一个的杀掉这些人,让恐惧吞噬这些人的内心。

    苏郁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发现血石的那个地点。那里没有任何野兽,在苏郁虚弱期间,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藏身之处了。

    当然,如果时间足够,他可以返回仓库后面的地下室,可惜时间根本来不及。

    血化后的苏郁,速度快到极点,千米奔驰,疏忽来去。一个小时的路程,苏郁只用了不到三十秒就赶到了。

    血化的效果慢慢退去,苏郁浑身酸软疼痛,手指沉重的像一座山,张嘴喘气都变的艰难无比。

    苏郁怀疑自己是不是绕地球跑了一圈,所以才会疲累到这种程度。勉强挪到哪几颗倒下的大树边,苏郁再也支持不住,仰天就倒!

    模模糊糊中,苏郁似乎听见了苏蔷焦急的声音,苏郁想抬起手指向那一座建筑物,却始终无法挪动一根手指。

    最后,苏郁终于失去了意识!

    当苏郁醒来时,已经是深夜。苏郁睁开眼,透过天花板上豁口看见满天繁星闪烁,天上星光依然美丽,可是人间却已沦落成了地狱!

    微微转动,苏郁看见苏蔷双手抱膝靠坐在墙壁边上怔怔地出神,寒凉的夜风吹动了她单薄的衣衫,她却恍如不觉!

    苏郁挣扎着要做起来,惊动了发呆的苏蔷。她快速地站起身跑了过来,帮苏郁坐了起来。

    苏郁头部开始涨疼,仿佛宿醉之后,要炸开的那种感觉。苏郁暗暗心惊,想不到这血化的副作用如此惊人。苏郁发誓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再用。

    苏郁依稀记得自己昏mi前到了外面的大树下,看来是苏蔷把自己弄到了建筑之内。就是不知道她是如何办到的?

    自苏郁醒来之后,苏蔷就一直沉默,似乎心事重重?

    这么小的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心事么?还是今天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苏郁揣度到,正考虑怎么安慰她的时候,苏蔷说话了,声音低低的:“你的那把剑,让我很害怕!”

    苏郁一愣,暗暗责怪自己的大意。幸亏苏蔷机警,没有去碰饮血剑,不然苏郁醒来时怕是只能看到一张人皮了。

    “嗯,别怕,没事的,只要你不要mo它就好了!”苏郁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又道,“以后不论如何,不要去碰这把剑,记住我的话,好么?”

    苏蔷点点头,继续道:“还有,我想学杀人的艺术,你能不能教我?”

    杀人的艺术?

    苏蔷的话很奇怪,苏郁也没有多想,在他想来,杀人的事,其实是许褚更在行一些。苏郁的能力都是稀奇古怪得来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怎么来教给别人。

    摇了摇头,苏郁道:“有些东西我教不了你,就像你的鼻子很厉害,可是你不能让我的鼻子也闻的那么远!不过我可以教给你一些基本的动作,帮助你训练速度和力量!”

    苏蔷失望地哦了一声,明显地心不在焉。

    苏郁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就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把我弄进来的?”

    苏蔷却不回答了,只是专心地摆弄那只手枪!

    苏郁不再说话,躺下身想着以后的事情,脑子翻来覆去都是许褚和林菲菲的身影,对自己又是责怪又是后悔,心中重又对零号充满了仇恨。

    仇恨没有让苏郁失去了理智,在不是血化的情况下,要杀掉这些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苏郁的身手也许不必这些人差,但是要杀死对方也不太可能。在对方手里没有枪的情形下,石化应该可以让苏郁出其不意地杀掉一个人。

    但是现在对方有了防备,复仇就变的困难起来。而且,还要照顾苏蔷,还要尽快的离开湘竹市!

    千头万绪掺杂在一起,苏郁的头又疼了起来……

    二十四小时很快的过去,终于能够站立的苏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起一把混凝土胡乱塞入嘴巴中。而苏蔷则在那里吞咽着一枚枚的树叶。

    看见苏郁吃土,苏蔷张了张嘴巴,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最后说道:“你吃的那些东西有辐射么?”

    “什么?”苏郁道,“应该有吧,现在哪里还有没有辐射的东西!”

    苏蔷想了想,道:“如果我这样一直吃有辐射的食物,会不会长成怪物什么的。这两天,我头发开始变白了!”

    “什么!”苏郁闻言一惊,急忙走到她身边,细细看去。果然,苏蔷新长出来的头发都是亮银sè的,与原先的黑sè格格不入!

    “我听说,辐射变异的人都活不长的。如果我死了,你会想念我么?”苏蔷低低的道。

    “别胡说,你怎么会死?”苏郁心中大急,努力斥责道,“我们马上就要离开湘竹市了,到时,到处都是干净的食物,你怎么会死?”

    “我们还能活着走出去么?”苏蔷低下了头,轻轻问道。

    “能,一定会的!”苏郁坚决地说道,但是他的内心中,也在质问着自己,真的能走出湘竹市么,自己连路都不认识!该怎么走?

    而且,越往外走,野兽越密集。现在几乎所有的野兽都涌向了城市外围,在与湘竹市的军队作战。所以市中心,反而是相对安全的地点。

    可是,湘竹市的辐射已经让人忍无可忍,留在市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异而死。

    向外闯,或许还能有一丝生机!

    苏郁带着苏蔷离开了那个建筑,那里只是相对会安全一些,但是仍然有可能出现大型野兽。

    苏郁一边走,一边考虑食物的问题,现在食用丛林中的野兽已经不怎么安全了。苏蔷提醒了他,湘竹市的食物与淡水都已经被辐射污染了。

    要想生存,必须要走出湘竹市!

    可是,在这之前,苏郁必须让那十个军人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把苏蔷放在那里是一个问题,左思右想,苏郁把她留在了原来的地下室。只要不出意外,苏蔷应该是安全的。

    苏郁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尽快杀掉该杀的人,然后带着苏蔷,想法离开湘竹市!

    然而问题来了,苏郁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这些人,他们走的很小心,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剔除了,反追踪工作做得近乎完美。凭苏郁半吊子的追踪水准,要想发现这些人是很难的。

    没有办法,苏郁只能返回地下室去找苏蔷。苏郁刚刚走到树下,还没有敲门,机关就被打开了。苏蔷好像料到他会回来似地,竟然一直在门口等着。

    苏郁一转身的瞬间,就被她闻到了气味。

    苏蔷对气味的分辨能力越来越强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辐射才ji发了她被埋藏的天赋。如果是,苏郁宁愿她做一个平凡的孩子,快乐的长大!

    苏蔷说过,太过使用鼻子会让她头疼。苏郁正犹豫着要不要让她使用这个能力,她就已经告诉了苏郁该向那个方向走!

    她小小的脸上,看不出痛苦,可是也没有欢乐。

    有了苏蔷的指引,下面的事情就变的很容易起来,苏郁快速地靠近了零号等十个人!

    零号一行人在急匆匆地向外走着,看方向,似乎是想离开湘竹市!于龙飞和于得水先后被许褚和苏郁杀死之后。零号就成了整个队伍最大的军官。

    怀着对苏郁的恐惧,零号迅速布置了一下,连夜匆匆向城市外围走去,零号相信,只要出了湘竹市,凭他在军队的关系,一定可以轻易地玩死苏郁。

    其实湘竹市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是从市中心走到外围,却艰难无比。首先密集的森林让前进变的困难无比,其次,零号等人不得不提防丛林中的野兽。

    所以,随着零号等人的前进,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一地的动物尸体。还有两个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现在的零号已经对苏郁恨到了极点。在零号看来,自己之所以搞的这么狼狈,全是因为苏郁的缘故。从苏郁出现的那天,零号就觉得自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零号yin沉着脸,思考着怎样设计个圈套把苏郁弄死在湘竹市。苏郁杀死于得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快到让人无能为力。

    但是如果手里有足够的弹药?零号有足够的把握带领部下把苏郁轰成渣子!

    可惜现在整个湘竹市也找不出几颗子弹来!

    正在前行的零号心头忽然涌起一股烦躁,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暗中盯着他们。

    零号已经暗暗观察了半天,始终找不出让他心悸的因素。难道是那个危险的人跟了上来?

    零号想着,低声道:“每个人都加强戒备,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我们!”

    零号这句话刚刚说完,一道黑影就从天而降,猛地掠过他的队伍。

    竟然是一只海东青,这只海东青比一般的都要大上一圈,强劲的双爪用力抓起一个队友,在那个队友的惨叫声中带着他飞上了天!

    零号猛地跳起来,抓起许褚留下的那一张大弓,张弓就射,可惜他的肩膀受伤,加上力气本来不济许褚的大,根本没有可能拉开这张弓弩。

    想把弓弩交给其他人也已经来不及了,海东青早已远去。零号大声咒骂着,脸sè涨的通红,剩下的七个部下也都神sè黯然。人人都起了兔死狐悲的心思。

    苏郁刚刚靠近零号,苏蔷就提醒他天上有一只大鸟。苏郁抬头向上面看去,忍不住吃了一惊。他不认识这只鸟,可是他知道这只鸟绝不是什么善类,不可能像家养的麻雀一样无害。

    这只鸟体型庞大,弯弯的嘴如同大铁钩一样,粗壮的爪子,让人望而生畏。更可怕的是,这只鸟在空中飞行居然无声无息。如果不是苏蔷闻到了它的味道,苏郁很难发现这么一只鸟。

    苏郁背着苏蔷,取下弓弩,放上弩箭,如果这只鸟敢下来,苏郁只能给它一箭,即使惊动了零号也没有办法。

    然而出乎苏郁的意料,这只大鸟竟然冲着零号去了。苏郁远远地看着它叼走了一个人,看见零号气的直跺脚,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苏郁迅速靠近零号的队伍,弩箭瞄准了一个叫小七的军人,杀掉这个人,他们就还剩下六个人。

    他们都在为那只大鸟的事而分心,没有注意到苏郁的靠近。苏郁闭上一只眼睛,缺口,准星与目标构成一条直线,轻轻扣动了扳机!

    “嗖”的一声,弩箭擦着小七的军帽钉入他身后的一颗大树!小七发出了一声惊呼,向苏郁这个方向看来!

    该死,射偏了!

    苏郁心中一阵懊恼,他已经暴lu了,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这些人果然不是盖的,仅仅从弩箭的走势就轻易地判断出了苏郁的方位。

    苏郁站起身向远处退去,小七大叫道:“是那个魔鬼,他又来了,所有人小心!”

    零号等七人一下子聚集在了一起,摆出防御的阵型,却没有人追过来。

    看来苏郁上次的表现,的确给了这些人误导,让他们不敢与苏郁硬碰硬!

    苏郁对着零号冷笑,然后隐去了身形。

    零号看到了苏郁,他不相信苏郁是失手了,足够近的距离,足够长的瞄准时间,苏郁没有理由失手。唯一的解释就是,苏郁是故意的,故意只射掉小七的帽子。

    这一箭只是一个信号,告诉他们他来了!

    苏郁离去前的冷笑,更让零号坚定了这个想法。在零号看来,苏郁这时赤luoluo的藐视。这让零号无比的窝火,想不顾一切地追上去,却又不敢动身!

    零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他越想越气,不断地猜测着苏郁的用意!

    “他明明有能力把我们全部杀了,为什么还不动手?这个魔鬼,一定是想要一个一个的慢慢击杀我们,让恐惧占据剩下的人的内心,这个变态!”零号不住地咒骂着,却不知道他根本是以己度人。

    零号这些人都受过专门的射击训练,无论枪支弩弓都鲜有失手的时候。但是苏郁不同,他从来没有摆弄过这些东西,失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零号又怎么会了解这一切?

    远处的丛林中,苏郁正在为自己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而后悔。耳边忽然传来苏蔷的声音:“我瞄准,你射击!”

    苏蔷的话让苏郁顿时惊喜了起来,不过他还没有说话,丛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利箭破空的啸声。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锐利而强劲,让苏郁忍不住也吃了一惊。他急忙转头看去,就见一根尖锐的竹矛突破空间钉入了小七的xiong膛,然后从他的后心中穿了出去。

    竹矛的强大劲力带着小七的身体猛地向后倒去,小七的xiong口流出了鲜血,染红了衣襟,他已经活不成了。

    一边的丛林缓缓分开,一个高大如同铁塔样的人慢慢地走了出来。看见这个人影,苏郁顿时惊呼了一声,原来这个人就是苏郁认为已经死去的许褚。

    而在许褚的身后,则站着林菲菲,她左手捧着一捧竹矛,右手则将一根竹矛递到了许褚的手中。ro!。 ( 末日食金者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