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七第四十七章 钱途(上)

文 / 迦叶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觉元也不知道搞什么,就算沈谦有意无意躲他,他也基本上隔两天错三天的就来一趟。沈谦在的时候倒也罢了,好说话,没边没沿的扯扯淡、打打机锋就当是饭钱,可就是不肯说自己是谁。如果沈谦不在,那可就热闹了,店里的小厮稍有怠慢或者暗示付饭钱,他就没点庄严宝相,俩眼珠子一瞪,动不动就是“小心老衲把你们店里的龌蹉事抖出去,让谁谁谁读不了书做不了官,只能跟我去当和尚”。这杀伤力颇大,别管真假,莫老四、莫霜他们每次都会赶紧息事宁人,其他人哪还敢跟他犯拧?

    灵隐寺到西溪的路不算近啊,省这点饭钱够来回的车马费不?难不成为了这点儿吃就天天当行脚僧?店伙计们自然只当觉元是馋死鬼托生,不过仔细想想别看他咋呼的响,其实大多也就要些味儿重点的豆腐青菜之类,倒不是十分的不讲理,主家都不在乎了,自己还瞎操那个心干啥?

    而沈谦心里却另有念头,清楚觉元还不知道要干什么,什么时候才肯说实话,不过绝对只会对自己有好处没坏处,当然也就权当不理他,倒要看看他耍什么幺蛾子。

    时日匆匆,经过几次论学,沈谦差不多已经对应试技巧有了些系统化的概念,虽说是胸有成竹,但有唐恪那句话在,也不敢有丝毫放松。那口箱子自然再次打开,原来的乱翻书却变成了有目的的挑选。

    过了中秋前的最后一次论学就是大考,这时候就算你脑子里有图书馆,多翻翻书也绝对有必要,所以就算在“和顺聚昌”里转悠,沈谦袖子里也少不了装一本虽然已经被废止,但事实上却远比章句方式训诂更加实用的王安石《三经新义》之类的书,抽空就拿出来看看。

    这天大晌午头上,沈谦正在二楼内回廊趴在栏杆上一边往下边的大堂里看,一边在心里默着几条经义,就见店门口走进来一个粗褐短衣、头戴斗笠的大高个子,进了门拽住一个小厮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什么,紧接着就和那个小厮一起四下里乱撒了起来,抬头看见沈谦正在二楼回廊,那小厮抬手一指,大高个子接着抬头豪爽的笑道:

    “哈哈哈哈,五郎!”

    “三哥?”

    满大堂里都是喧闹的客人,那人要是不喊,别人还真不会注意他,不过猛然听到这么熟悉的一声,沈谦当然免不了错愕的循声望过去,就这一眼,他立时欣喜的招了招手,接着大步跑下了楼梯。

    “三哥这是怎么了?遭了难了?”

    “哈哈哈哈,跟遭难也差不了多少,这不要饭来了吗。我到了西溪四处一打听,猜着你也得在这里,还不快找地方让三哥歇歇脚,快渴死我了。”

    “好好好,孙二,快去看看还有没有单间。”

    “是嘞。”

    来人正是秦觏,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他那副儒雅的书生行头早不见了踪影,一身短衣短褐不说,裤脚袖口上还满是泥点,再配上那副粗相,就算他说自己刚刚出了水田扔下锄头就跑来吃饭也不会有人怀疑。

    不大会儿工夫,孙二便请了下来,接着又被客人叫跑了,沈谦跑去后厨吩咐了上菜便连忙陪着秦觏重又回了楼上,往临后街的一间单间里一坐,连忙关切地问道:

    “可有些日子没见三哥了,你不在苏知州那里好好读书,这是怎么了?”

    “嗐,别提了。”

    秦觏在沈谦面前根本没什么讲究,大咧咧的将斗笠往墙角的小柜上一扔,自顾在门边的水盆了洗了手,摔着水珠走回桌边笑道,

    “三哥哪有那个好命?先生他哪是当官的,分明就是个奸商。衙里正名、守厥、私名各项人手不够用,他也舍不得去雇人,偏偏要抓我和方叔的苦差,就连书党小小年纪,哦,书党比你也大不了几个月,也被他派了出来。折腾了这么久,你看看,哪还有一点读书人的样子。”

    “抓你们苦差?苏知州这是要做啥?”

    沈谦知道“方叔”是李廌的字,而“书党”则是苏轼三子苏代的字,这两位一个是高足,一个是爱子,沈谦一时之间实在想不出苏轼怎么想起来要这般折腾他们。

    秦觏“哈哈”笑道:

    “你上哪知道去?如今就连钱塘、仁和县衙那边先生都还没知会,只是说先筹备着等朝廷的消息,至于你三哥我么,也只能当苦差了,这不今天刚走到你们西溪么。唉,如今朝廷里头只顾着闹,就连太皇太后都陷里头出不来了,谁还有心思理会地方上的破事?估计这次先生少不了要吃瘪。”

    “苏知州刚来半个月就要治西湖么?!”

    沈谦心里一惊,顿时惊呼了出来,秦觏不觉一愕,忙下意识脱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说么,你秦觏要是有个大脑跟别人长得不一样的叔爷爷,也照样能提前知道……这事儿一两句话也解释不清楚,沈谦下意识的抬手往胸口上一捂,犹豫了犹豫却又放下了,抬头笑道:

    “这事五哥就不要问了。”

    “噢~~你小子有鬼。难怪先生要骂你,哈哈哈哈。”

    秦觏抬着手指了指沈谦,满脸都是“你连知州的心思也敢乱差,还一猜一个准”的笑容。然而他这话实在蹊跷了些,沈谦不觉奇道:

    “我招谁惹谁了,苏知州骂我?”

    “你再能啊,还是有不知道的事吧?哈哈哈哈,三哥还告诉你,你小子在先生那里可出了大名了。”

    秦觏满是揶揄的戏弄了沈谦几句,见他一头雾水的望着自己,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抬手指点着沈谦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好容易回过了劲儿才一边往回噎笑一边尽力平住气笑道,

    “你是不是入了州学就进了内舍?”

    “是啊。三哥一直没来,这是从哪里……”

    “你别管。我再问你,前些日子你是不是说了段故事戏弄别人?”

    “什么故事?”

    沈谦整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那会刻意去记一些不重要的小事,更何况秦觏还没说清楚,听到这里更是雾水满头了。

    秦觏哈哈笑道:“还装。上个甲日你们论学,那些生员是不是都找你麻烦?你是不是耍脾气跟他们干上了?后来是不是还说了一段什么‘肥田之物’的故事?你说,有没有这事儿吧。”

    “啊!你这都从哪里听来的?!”

    这次沈谦还真有点儿懵了,那件事之后从来没有谁再提起过,他上哪知道苏轼和秦觏是怎么听说的,而且苏轼居然还骂上了自己。

    秦觏就喜欢看沈谦茫然的表情,两个字——解气。听他这样一说,登时开心的一塌糊涂,幸灾乐祸的指着沈谦坏笑了良久才道:

    “从哪里听来的?当然是从先生那里听来的了。那天先生和杨通判恰好去你们州学巡视,好死不死偏偏听见你在那里长篇大论。后来还专门去强教授那里抽查了你的卷子,回去之后就把你骂了。

    哈哈哈哈,你别害怕,骂是骂了,不过是笑骂。说是你小子心浮气躁,把难得的禅机说成了骂人,愣说他们自己废物,就满眼看着别人都是废物,而且还什么悟不了你的禅意,这辈子也别想得中。哈哈哈哈,我一听就是你小子的臭脾性。

    不过先生也说了,这事不能怪你,而且你也算得上人才难得,那篇治湖论策虽然就问而答,难免有些缩手缩脚,不过却深得他心。至于那句‘知行合一’,更是堪称警见,就算他也思忖良久方才得悟。只可惜此论虽妙,却分解太少,还需完善方可成大论。

    唉……三哥听先生这样捧你,本来想请他将你收在门下,只可惜先生说你岁数还小,就算功底已深,但和他年轻时一样,锋芒太利,还需磨一磨性子方可当真成大器,如果早见于世,只怕会像他一样有毁器之祸。而且为了不让你心浮气躁,还决不让我们讲这些话传出来,我……唉……”

    说到这里,秦觏顿时后悔自己一高兴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懊恼之下就差扇自己一巴掌了,然而还没等他想出该说点什么话压一压沈谦突然而起的傲意,就惊诧的发现一只静声听他说话的沈谦忽然转头对着大敞开的门外高声叫道:

    “谁在外头?去跟后厨说一声。觉元要是再来,给他的麻辣豆腐里放半盆茱萸!”

    “啊!半盆?那还能吃吗!”

    秦觏实在没听明白沈谦要干什么,更不知道“觉元”是谁,可刚刚脱口问出,就见沈谦满脸悲愤的转回了脸来,仿佛要吃人似的咬着牙说道:

    “三哥你别管,我要把佛印那老秃驴辣死!”

    </p> ( 大宋天官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2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