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十第四十六章 疯和尚

文 / 迦叶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破讲究还真不少……沈谦歪着头笑望着那和尚轻声笑道:

    “五荤之中有姜么?”

    “阿弥陀佛,没有,不过贫僧不爱吃。”

    大和尚随口应了一句,头也不回的望着水牌继续研究,停了停才匆匆转头扫了沈谦一眼,很是认真的补充道,

    “太辣。呃……不敢请问施主,那道麻辣豆腐里可有姜么?”

    “咳咳,不知道。”

    沈谦极不自在的摸了摸脸,随即掩饰着摸起了酒壶,正要往碗里倒,忽然想起了什么,又笑问道:

    “大师父持戒吗?”

    “阿弥陀佛,长持。”

    大和尚依然还是不回头的望着水牌,沈谦点头“哦”了一声,一边将酒向碗里倒去一边笑道:

    “也好,那在下就不虚让了。”

    “果然是好酒啊!贫僧老远就闻见了!”

    没等沈谦话音落下,“长持”的大和尚忽然吸溜着鼻子转过了脸来,看着那碗里晃晃荡荡的黄酒,两只眼里顿时泛起了光,腆着脸鞠身一把抢过沈谦手里的酒壶,二话没说就往自己面前的碗里倒去。

    那小小的一个壶能装多少酒?沈谦也就是解解乏罢了,刚才已经倒了两个半碗,剩下的还不够那和尚铺满碗底儿的。这事儿可实在有点大出他的意料,连连晃了几下才怏怏的将酒壶放在了桌上,双手端起碗眯着眼很是小心的吸溜了起来。

    这和尚还真有点意思……沈谦干脆不吃了,双肘支在桌上饶有兴趣的笑望着那和尚,等他吸溜完伸出舌尖在碗沿上舔了舔,这才直起身向旁边的小厮招手笑道:

    “小二,给这位大师父搬一坛上好的陈年东阳来,算在我账上。”

    “是嘞,客官稍等,这就来。”

    这店里的小厮每一个都是沈谦亲自把关选进来的,绝对眼明心亮,听见沈谦说把账算到他身上,那个小厮还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连忙配合着吆喝了一声便手脚麻利的跑了。

    一听沈谦要送给他酒,那和尚登时满眉满眼的都是笑,捏着胸前的念珠连连点了好几下头,却不说感谢话,反而煞是感兴趣的笑道:

    “施主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奇怪?”

    这回改成沈谦低着头只顾夹菜不理那和尚了,那和尚歪着头“嘶”了一声,颇是不甘心的又问道:

    “当真不奇怪?”

    沈谦这才停下筷子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看那和尚,再次低下头夹起一片肉吃了才道:

    “有什么可奇怪的。‘佛祖心头坐,酒肉穿肠过’是为持戒呢?还是每天佛号不离口,桌上却摆‘素鸡’、‘素鹅’是为持戒?大师父要想骗吃喝还是多说点奉承话为好,在下可不喜欢哑谜。”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有趣。”

    那和尚猛然间眉开眼笑,拂着掌前仰后合地笑着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见那个搬着酒坛跑到桌边听他俩说话都听傻了的小厮愣怔着都忘了放下酒坛,连点客气话都不说就一把抢过去,自顾去了泥封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低头闻了一闻才端起来敞声笑道,

    “果真是有些年头的东阳陈酒。施主与贫僧干一碗如何?”

    “好,大师父请。”

    沈谦也不客气,搬过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满碗,端起来跟老和尚碰了碰仰头喝了下去才问道:

    “敢问大师父法号?”

    “贫僧觉元。”

    “出家人不打诳语。”

    “阿弥陀佛,佛祖心头坐。”

    老和尚觉元很是庄重的合了个十,沈谦又瞥了他一眼道:

    “那我还是不问好了。不过诳语可是要下拔舌地狱的。”

    这话可是够恶毒,不过人家觉元好像根本不在乎,合十微笑道:

    “不怕,佛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观施主与一人极为相似,尖酸刻薄、口不饶人。嗯,还需养些性才好。”

    沈谦摇了摇头笑道:“出家就免了吧。反正大师父也没那个诚心,就算在下只挂个记名弟子,只怕也得被大师父带沟里去。倒不如继续在红尘中轮回轮回,多走几次忘情川,或许还能去去戾气。”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难怪难怪。”

    觉元这时候已经开心到了极点,也不再说话了,依然转头去看水牌,胡乱指戳着对傻在身边的那个小厮吩咐道:

    “油炸鸡来一只,炒羊肝,呃……那个那个,还有……呃,算了,今天先每道水牌上各来两样最贵的尝尝,今后再换着来,钱都记他头上,反正他也不付账。”

    “啊?!东家……好,好好,大师父稍等。”

    这意思不就是不给钱白吃了吗……小厮彻底懵了,满头大汗滴滴答答淌个不停,舌头早就不听自己的了,失魂落魄的发现说漏了嘴,而沈谦却只是摆了摆手让他按觉元的吩咐去办,这才连忙擦着汗再次跑了。

    …………………………………………………………………………………………………

    这小厮就算再聪明也就是市井上那种聪明罢了,哪知道觉元和沈谦那些听上去完全不相搭的扯淡话就是佛家所谓“打机锋”,是以寄寓深刻、无迹可寻,乃至完全非逻辑性的言语来表现自己的境界或考验对方,别看表面上是在互相调侃,其实从见面第一句话就已经互相试探上了,三言两语下来早就把对方的层次摸了个底儿透,再往后自然没有什么遮拦。

    这和尚肯定有来路,而且也绝不是冲着吃饭来的。他自己都不忌讳这一点,沈谦还能听不出来?只可惜沈谦没抓没挠,纯粹是突然间被动应战,上哪儿去摸头绪?心知就算自己直接问,这老秃驴也肯定不会说,干脆也就不问了。正歪着头琢磨的当口,人家觉元却转过头望着他先笑上了:

    “贫僧前些日子来西溪听说出了个什么‘断机孝贤’,本来还觉着是什么好事,却没曾想满大街的一听,居然是打架打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施主还需赎些罪才是呀。”

    “赎罪?意思是让你这秃驴多骗些吃喝喽?”

    沈谦也是丝毫不让。觉元听他这么说顿时摸着头皮“哈哈”大笑道:

    “这怎会是骗吃喝?乃是施主欠贫僧的呀。贫僧依稀记得,上一世你我同在西方,有一日于佛祖法驾前听法四散,施主于碧波池前拈花发下宏愿,欲赴凡尘斋僧十万钵,以成不二大道。施主如今沉恋凡尘,只怕早就忘了,贫僧今日前来正是领取这第一钵的。”

    沈谦哪理他这一套,“嗤”的笑了一声道:

    “少来了你。你不过依稀记得而已,我却记得清清楚楚,上一世我是在千载后的中土。哪听过什么佛祖弘法?要想赖上我也行,下一世不要忘了还上就是。”

    “哈哈哈哈哈哈,贫僧记得了。下一世定然还上。”

    觉元笑的都快呛出来了,合着十连忙答应。沈谦这才笑问道:

    “大师从何处来?”

    “贫僧从来处来。”

    觉元根本不跟着沈谦的路子走,哪曾想沈谦接着又跟了一句:

    “来处是何处?”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觉元又是一阵大笑,笑完了才再次合十道,

    “‘来处’就是灵隐寺,贫僧如今正在那里挂单,了了一场缘分便走,绝不会让施主多破费的。”

    “哦?既然如此,那在下还是不问好了。喝酒。”

    沈谦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虽说依然闹不清觉元的来路,不过心里差不多已经有了个准谱。所谓“挂单”就是和尚云游四方暂时住在一个寺庙里,也就是说觉元这是承认自己不是灵隐寺的和尚,甚至不是杭州的和尚,然而他却说一口地道的杭州话,这就不大好解释了。你可以说他本来就是杭州人,也可以说他语言天赋极高,想模仿哪里话就能模仿哪里话,要是不情愿说,你根本听不出来。可这样一来,你就更难猜出他的底细了。

    沈谦完全可以确定觉元这是故意来言语相试,不过又绝对不单单是为了什么“断机孝贤”。再加上他又说什么“尖酸刻薄、口不饶人,像极了一个人”,而且还说“难怪”,这又很可能是他从一个和沈谦性格极为相似,而且又因此对沈谦很有好感的人哪里听说了什么,这才在感兴趣之下前来相试的。

    可是这样一来又绕进去了,觉元不像个简单的和尚,那么那个人也必然不简单,但是杭州城里不简单的人多了去了,而且是个人物就都跟和尚亲得跟亲兄弟似的。在没有一丁点儿线索可循的情况下,沈谦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大好猜出那个人是谁。虽然从“断机孝贤”来想,那个人有可能是周知县,可周知县根本没这个理由。

    那么如果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捋的话,沈谦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杨通判了。可人家杨通判当初也就是买秦觏的面子给他解解围而已,而且自从那件事之后根本就没再有过任何表示,这么长时间了估计连自己门下有沈谦这号“学生”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同样也没理由。

    那么还能有谁?是线索理错了还是根本就从头想错了?沈谦不觉有些头疼,忽然间往后一折想到了秦觏,心里猛的就是一凛,一个名字瞬间闪着耀眼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不可能吧!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理由呀!何况就算有又跟和尚有什么关系?!

    沈谦心里突突的狂跳了好几下,虽然怔怔的望着桌对面大吃大嚼的觉元差点脱口说出了三个字,但那三个字对他来说却又实在太惊人,在没凭没据之下最终还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p> ( 大宋天官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2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