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8章 先手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夏州已得的消息传遍诸军。群情汹汹,士气大振,正开始筹措**之际,李光睿的动作也是接二连三,迅速做出了种种反应,对他这种反常的打法,令得折御勋和杨崇训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紧接着又传来消息,李继筠统军直扑麟府,二人的根基之地受到攻击,虽然预料李继筠没有那个能力攻下二人苦心经营多年的大本营,但是关心则乱,二人还是立即赶来与杨浩会唔。

    一见杨浩,折御勋便急匆匆地道:“老三,李光睿莫非还不知道夏州已失?他屯兵银州城下,这几天频频动作,到处出兵,不知他的意图何在。”

    “两位哥哥,我也正在思索此事,你们来看,李光睿这种种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浩面前摆着一副沙土石块堆成的沙盘。沙盘上以树枝代表敌我诸军的布署。

    杨浩面对沙盘道:“李继筠兵分三路,攻丰州、连谷、镇川堡。李光睿又出两路大军,分别占据葭芦川、浊轮川,好不奇怪。”

    杨浩一面说,一面从李光睿的营盘处拔下一根根小木棍,分别插向他所指示的所在。

    从地图上看,李光睿正在分兵,而且是毫无头绪地分兵,本来他的战略意图是围住银州城,消灭援军,所以大军以银州为核心,两翼兵马展开,只是为了方便随时合拢,将突入太深的杨浩一方兵马包围起来。而李继筠分兵攻麟州两州,也符合他的作战意图。

    因为他手握十万大军,对银州暂时又是以围困为主,虽攻势凌厉,其实只是为了迫使杨浩发起总攻与之决战,目前并不想真的灭了银州,反而促使杨浩的三路援军弃银州而去。他的胃口丝毫不比杨浩小,他也是想一劳永逸,彻底平定西北的。

    然而他现在这种打法,兵分数路,处处开花,却不想是要继续打银州了,可是他的兵马分别攻打丰州、连谷、镇川堡,占据葭芦川、浊轮川。简直就像一个暴发户有了钱不知道该怎么花,正在到处挥霍似的,这几处地方从战略上来说,似乎并没有太紧要的联系。

    折御勋并非无能之辈,他俯视地图良久,忽然若有所悟,沉声道:“老三,依我看,李光睿应该已经知道夏州落入你的手中了。”

    这个判断正与杨浩的分析一致,杨浩喔了一声,不动声sè地道:“大哥,你继续说。”

    折御勋道:“李光睿的动作看似杂乱,毫无头绪,但是至少能够表明一点,他已经打算放弃围银州了。他放弃围银州,也就无法逼得我们与之决战,不能达到消灭我军主力的战略意图。能让李光睿做出这种反应的,除了夏州失陷,还能有第二个原因么?”

    杨崇训点点头,紧张的神sè缓和了些:“我同意,李光睿军心未乱。想必是他已及时控制住了消息的传播。然而,消息可以没有传播到士兵耳中,他的心腹大将们却是不可能瞒得住的,夏州失陷,李光睿自己要说心中不慌都是假的,更遑论他那些部将了,部将们已无恋战之意,这场仗主帅一样打不下去。如果我是李光睿,在这种情形下,竭力保证秘密不会泄露,唯一的目的只有一个,趁军心未乱,有序撤退至安全地区,以防为敌所趁。”

    杨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们可以把夏州失陷的消息传播出去,不过没有他们内部的承认,很难得到夏州兵的信任,对动摇其军心作用不大。不过正如二哥所说,这件事他们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瞒得住士兵,瞒不住将领,暂时的隐瞒,唯一的作用只能有一个:保证撤退途中不至三军不战而溃,被我彻底击败。”

    折御勋指着沙盘道:“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对李光睿这种看似混乱的行为做出一个初步的分析了。他现在兵分六路,攻击丰州、连谷、镇川堡的三路大军,目的应该是分化我们,迫使我和仲闻赴援。”

    麟州两州控制着东和东南至黄河、西界窟野河和秃尾河下游的一片领土,李继筠正在攻击的丰州在麟、府两州以北。与府州所辖的子河汊相接,这里是以北吐蕃人为主的一片聚居地。首领姓王,叫王莫铭。王莫铭与折氏通婚,是府州的附庸。丰州地狭人少,州城卑陋,一向依赖麟府二州为依托,受折氏保护,所以才能在强敌虎视的环境中生存在下去。

    丰州与府州首尾相救,唇齿相依,如今丰州受攻击,势必向府州求救,折御卿坐镇府州,负有保疆卫土的大任,他大哥统兵在外,他是难以派出大军赴援的,这赴援的责任,就要落到折御勋的头上,对这个受了人欺侮的小老弟,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见死不救。

    连谷是麟州的重要辖地,麟州地处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过渡地带的东段,北部是风沙草滩区,地势平衍,沙丘沙梁起伏绵延。多下湿滩地和海子,水丰草美,适宜畜牧。南部为黄土丘陵沟壑区,地势低平,土质肥沃,适于耕稼,是粮食的主要产地。连谷对麟州杨家的重要xìng不问可知,如今刚过chūn耕季节,粮食刚刚长出嫩苗儿,如果受到李继筠的肆意破坏,对麟州的打击之重可想而知。

    这两处地方都是攻之必救。哪怕折御勋和杨崇训能撑得一时,也必尽快回援,李光睿笃定分兵攻打麟府两州,必能逼得杨浩三军分化,乃是有据而来。至于镇川堡,则在麟府两州之间,乃一交通要冲,控制了这里,既能防止麟府两州合兵互援,又能及时调动所部赴援陷入危机的一方,可谓进退自如,可攻可攻。

    这些道理,在场的三位统帅都心知肚明,无需有人说明,杨崇训面sè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李光睿攻之必救,不得不救。如果不能速战速决,我与世隆,必须得回师赴援了。老三,连谷和丰州对我们的重要xìng,并不亚于银州对你的重要xìng。”

    杨浩的脸sè也沉重起来,缓缓点头道:“二哥,我明白。”

    折御勋道:“如果说李光睿已经知道夏州失陷,正准备策划大撤退,那么他派到葭芦川、浊轮川的两路人马,会是什么作用?”

    杨浩目光一闪,渐渐亮了起来:“开路、jǐng卫、掩护,不外如是。”

    折御勋点了点头,指点着那两处地方道:“这两片地方,地域狭长,不易排布大军,却易受到攻击。在这里先楔下两颗钉子,jǐng卫与掩护大军撤退的作用更大一些,那么我们是不是能判断出李光睿要撤向哪里了?”

    杨浩和杨崇训的目光同时向葭芦川、浊轮川两片平坦区域的前方望去,两只手同时指在了同一个地方,杨浩已脱口道:“骆驼岭,唯一的可能只有这个地方。骆驼岭,自骆驼岭下去,再无一个险隘可以象葭芦川、浊轮川、骆驼岭这样合适的地点对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实施攻击了。那么就算李光睿军心已乱,无心作战,通过这个地方之后,只消使一路大军拼死顶在骆驼岭上,也能让我大军望而兴叹,顺顺利利撤到……”

    杨崇训的大手往绥州上方一按,狞笑道:“绥州!”

    折御勋微笑着抬起头:“不错,所以李光睿这几步棋下去,看似混乱,实则一点不乱,他有他的目的,那么,现在……咱们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杨浩和杨崇训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

    杨崇训部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悄然转移了,星夜兼程赶往骆驼岭。大军一到骆驼岭,杨崇训便连夜扎下营盘,挖掘工事,在山坡上摆放拒马、荆棘,做好抵抗李光睿大军的准备。

    暮光西斜,整整一天的时间,山坡上的工事已初见雏形了。杨崇训看着面前的一座座工事,心事重重:他知道自己的丰谷正在承受着李继筠的蹂躏,可是眼下是再也不可能复得的消灭李光睿主力的好机会,如果能一劳永逸,那么多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今年粮食恐怕又要欠收了,不过府州和杨浩总不会坐视不理吧。”

    杨崇训站在山坡上,看着热火朝天的备战现场沉思道。

    狗急了跳墙,何况李光睿哪怕失了老巢他也绝不是一条丧家犬,而是一头猛虎,统领着一群饿狼,杨崇训知道自己的任务有多么艰巨,要想依托这并非十分险要的骆驼岭阻挡住亡命而来的李光睿大军是多么的困难,可是杨浩和折御勋承担的压力并不比他轻松,甚至还要重上几分,他在三者之中虽然力量最为薄弱,又怎好再提什么条件。

    整个骆驼岭都被他打造成了一个兵家要寨,虽说行军布阵、调兵遣将,他远不及乃兄杨继业的本领,可是要充分利用骆驼岭的地势和一草一木,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牢固的堡垒,他还是办得到的。

    自山脚下开始,陷马坑、横七竖八阻碍马队通过的沟壑,再到半山腰的运兵工事、堡垒、直到山顶垒集如墙的一块块巨石、砍伐下来的大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李光睿想强行通过骆驼岭,将要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

    一枝号箭破空而过,杨崇训诧异地抬起头,听那声音,箭去的方向是前方,那么……它是从后方shè过来的?

    杨崇训霍然转身看向后面连绵起伏的山峦,促声喝道:“发生了甚么事,速探!”

    不需要速探了,安排在后山的jǐng哨正亡命地向山上跑来,到了杨崇训面前险险一跤跌倒,他气喘吁吁地道:“报,大将军,后山山谷中突现无数人马,正向骆驼岭扑来。”

    杨崇训矍然动容:“打的甚么旗号?”

    “衙内都指挥使、检校工部尚书,李!”

    “李继筠?”

    杨崇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继筠正在攻打丰州、连谷、镇川堡,怎么会这么快赶到这里来了?难道李光睿暗授机宜,他也星夜撤兵,赶到这儿来了?

    杨崇训回首看看经过半夜加一天的时间筑就的工事,不由暗自庆幸:“幸好,幸好我们当机立断,马上开始部署,如果这骆驼岭被李继筠抢先一步占领,李光睿这条大鱼就要脱了钩了。”

    他刚想到这儿,就听漫山遍野的厮杀声起,后山那道山梁上,出现了无数的夏州兵,正cháo水一般扑了下来,杨崇训看到如此威势,再看看毫无防御工事的后山山坡,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迅速下令道:“备战,马上备战。马上通报杨帅、折帅!”

    ※※※※※※※※※※※※※※※※※※※※※※※※※※※※

    “报,丰州消息,李继筠部突然停止攻城,大军离城十里扎营,按兵不动。第二rì,丰州王莫铭部派探子摸至前哨窥探,才发现营中遍竖草人,李继筠部已不知所踪。”

    “甚么?”

    杨浩吃了一惊,脸上登时变了颜sè,折御勋也为之心惊,二人正yù问个仔细,又一名信使快步赶来:“报,杨崇训部紧急消息,李继筠突然自丰州、连谷、镇川堡抽兵赶赴骆驼岭,杨崇训将军只比他早到一天。敌情汹汹,但杨将军说,他那里挺得住,李继筠挥军猛攻骆驼岭,更加证实了李光睿要逃往绥州,请两位杨军依照原定计划,扫平两川,务必全歼李光睿部于此役。”

    “知道了,回复杨崇训将军,我们马上出兵,扫荡两川。”

    杨浩和折御勋匆匆赶到沙盘前,刚刚俯身下去,又是一名信使赶到:“报,镇川堡传来消息,李继筠部突然消失,不知所……”

    “我们已经知道了。”折御勋直起身来,淡淡地吩咐道:“着令各堡寨,严加防范,不可疏懈。”

    紧接着穆羽跑进帐来,手里还提着马缰,气喘吁吁地道:“大帅,李光睿的大营动了,开始向东南方向动了。”

    杨浩和折御勋对视一眼,折御勋沉声道:“老狐狸要溜了!”

    杨浩道:“敌不动,我不动,敌既动,我先动。立即出兵,抢在他的前面,扫平两川之敌,咱们关门打狗!”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