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0章 斩首行动(书友们节日快乐!)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各营兵马正在徐徐收拢,雨已经停了。

    杨浩听说赵德昭阵前受伤,便立即动身前往探视。赵德昭是皇子,也是王爷,身份之贵重,在整个宋国仅次于赵光义。而杨浩曾与他一同巡狩江淮,以正副天使的身份共同解决开封断粮危机,于公于私听说他受了伤都该去探望一番的。何况两人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大秘密。

    既然要去,就要做得光明磊落,免得引起有心人怀疑。杨浩整顿好了自己的阵营之后,便令侍卫打起杨字大旗,登车公然驶往赵德昭的军营。

    赵德昭受伤,实是迫不得已。他若不知父亲死亡真相那也罢了,既然知道,怎肯相信二叔对他还有些许善意?可是心中越是小心,表面上他越不敢露出一丝马脚,让赵光义对他有所怀疑。当时赵光义以九五至尊之身,在他的大营中要亲自上阵,他赵德昭身为主将,无论如何都得出面拦阻,而且还得比随侍于赵光义左右的诸将表现的还要惶恐才成,被赵光义那样一逼,他就不得不亲自上阵了。

    可是赵德昭对赵光义是怀着十分的jǐng慢的,尤其是他因心中愤懑难平,对一向亲密的堂弟赵德崇隐晦地有所透露之后,总担心二叔已经知道他已了解了父亲死亡的真相,如今赵德昭一番作戏,逼得他亲自上阵,前方滚木擂石、箭矢如雨也罢了,他更担心的是来自背后的冷箭。赵光义可是让慕容求醉任监军呢,副将高胤也是禁军的将领,谁晓得他是不是已经被二叔彻底收买了?

    于是,赵德昭必须、只能、不得不让自己中上一箭,以伤避险。要不然他以皇子之尊,王爷之身,皇帝自然不能以身涉险,他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牟若有个三长两短,同样是将士们不能承受的重责,身旁亲兵披甲执盾,把他护得水泄不通,岂能轻易便中了流矢?

    赵德昭“奋勇当先、闪避不及”,大腿上中了一箭,伤处虽敷了金疮药,可是因为箭头上涂了砒霜和污秽之物,挖去了一大块肉,伤处不免痛楚难忍,但是他的心倒是安了下来:“二叔一向标榜仁义,向臣民们显示他对先帝子女的厚爱,我的伤势这么严重,他总不能再逼我上阵了吧?我就歇在这中军帐内,他决不敢冒险令人在帐内刺杀于我。”

    果不其然,听说赵德昭受伤,赵光义忙不迭便赶了来亲自探视,他嘘寒问暖,亲自为侄儿敷药包扎,当着赵德昭的面狠狠责骂了慕容求醉、高胤等官员卫护不周之罪,又留下两名贴身御医来照料他的伤势,最后又握着他的手共同缅怀了一番亡兄赵匡胤,这才洒下几滴鳄鱼的眼泪,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赵光义离去不久,各营主将便纷纷赶来探视,赵德昭卧于榻上一一答对,好一通熙攘,刚刚送走了一批客人,就听侍卫进来通禀,河西陇右兵马大元帅杨浩到了。赵德昭心中一喜,脸上却不敢露出什么异样,只淡淡地吩咐道:“啊,杨太尉来了有请。”

    邓秀儿围着宋军的大营转悠了十来天了,十来天下来,她的花容月貌早不复存在,蓬头垢面满脸尘土,瞧来真是狼狈不堪。可是想到父亲那贼血的咽喉,想到母亲悬在梁上的冰冷尸体,她的心中就像燃烧着一团烈火,这团烈火支撑着她旺盛的斗志,虽然脸颊rì渐削瘦,可是一双眼睛却始终闪烁着不屈的光彩。

    在远山上她无法辩识哪一处军营才是仇人的所在,可是一旦下了山,处处都是一座座营寨,营寨前后俱有兵丁巡戈,她又近不得身。邓秀儿虽得名师传授了一身武艺,可是对于这军阵却仍是个门外汉,完全摸不着头脑。仗着灵活的身手,邓秀儿一边观察一边靠近,这十几天功夫下来,对军营的巡戈、作息、岗哨等等渐渐有了些了解,今天趁着大战刚刚结束,各营兵马撤回本阵的时候天降暴雨,她终于开始行动了。

    邓秀儿滚得一身泥浆,难辨男女,冒雨潜近,袭击了一名士兵,录了他的军衣穿在自己身上,便摸到军阵前,与人合抬了一个伤兵,一步一滑地混进了军营口士兵们俱是一身泥泞,在这晋阳城下半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也不曾有过一回洗澡的福利,此时一身泥泞也不算稀奇,再加上刚刚撤下来,士兵们各归本营还要经过一番混乱,邓秀儿裹挟在乱兵中一时并不会被人发现。

    邓秀儿不敢开口向人询问杨浩的营地,只靠一双眼睛四处搜索,忽见营中矗着一杆大旗,雨后旗帜垂着,好半晌才被风展开,上边却是一个赵字口邓秀儿不由大失所望,正yù趁乱再摸向别的营盘,转过几顶毡帐之后,忽见远处一面杨字大旗徐徐向军中走来,邓秀儿心头砰地一跳,立即握紧剑柄追了过去……

    ※※※※※※※※※※※※※※※※※洪※※※※※※※※※※※※

    杀熊岭,密林深处,刘继业遥望远处那座晋阳城,遥望晋阳城下一座座军营,双眉紧锁,面sè十分沉重。

    一员小将急急走到他的身边,这员小将本来生得十分俊朗,可是军衣在密林中已经刮成了丝缕布片,再加上多rì不曾梳洗,蓬头垢面,若不是他腰间的佩剑仍起来就像一个叫花子。

    “爹,今天他们已经攻上了晋阳城头,咱们再不杀出去,恐怕……晋阳城就要不保了。娘和弟弟还在城中…………

    “皇帝也在城中!”

    刘继业猛地截断了他的话,杨延郎忙道:“是。”他沉默了一下,徐徐又道:“爹,士卒们已经在这高山上隐藏了十多天了,每rì吃的是冷食、喝的是冷水,三月天气,犹有余寒,许多士兵已经生了病,再这样耗下去,恐怕等不到赵光义破城,咱们……咱们就已丧失了三成战力。”

    刘继业当然明白丧失三成战斗力对一支军队意味着甚么,那绝不是简单的可以分割计算的战力损耗,一军之中丧失三成战力,在战场上足以使全军溃败了。它对士气、斗志的消磨,给整个部队带来的牵绊羁靡,影响的战力至少达到七成。

    刘继业抬头看了看天,还是没有说话。

    杨延郎又道:“守在城中的都是老弱残兵和青壮百姓,这十几天的仗打下来,虽仗地利,恐怕伤亡绝不会小,如果再耽搁下去,就算咱们解了晋阳之难,那也国将不国了,这么做还有什么意……”

    “混帐话!”刘继业猛地喝止了儿子,沉声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口义之所在,舍生忘死,事事如此权衡,不如去做一商贾!”

    杨延郎垂首不语,刘继业吁了口气,忽然道:“今夜,将有大雾。”

    “嗯?”

    刘继业吩咐道:“所携的肉干、水酒,今rì不做限量,让大家都吃个饱。

    命令全军做好准备,搬开半山的荆棘和掩藏之物,今晚,咱们趁夜袭营!”

    杨延郎振奋起来,腰杆儿一挺,抱拳应道:“末将遵令!”

    他转身yù走,刘继业忽然又道:“延玉的伤……怎么样了?”

    杨延郎止步道:“山上倒是不虞药物,可是此地处境实在恶劣,整rì隐藏于林中不见天rì,三哥儿的伤处始终不见好转。”

    刘继业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延朗,让他留下吧。如果今晚,咱们父子一去不返,家门也算有后口……

    杨延郎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刘继业挺直了腰杆儿,就像一柄解去了枪套的银枪,笔直地站在那儿,风拂动他胸前长髯,目中缓缓泛起一阵杀气。

    风萧萧兮,动松涛。

    杨延郎的话他不是不明白,他带兵多年,身经百战,如何估算不出在宋军雄师的猛烈攻击下,城中的伤亡会是如何惨重,如何不晓得解了这一次厄难,未必就能让汉国长治久安。

    可是,抵抗敌人的侵略是错误的吗?

    有太多的东西,jīng神、信念、责任、气节,足以凌驾于生命之上。

    正如刘继业所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义之所在,舍生忘死而已。把别人的牺牲当作白痴,把别人的信仰当作无聊口这些人才是真真正正的悲哀,如此悲天悯人者,可以把“三rì亡国”的皇甫继勋和民国汪某人赞做识大体、重大局的英雅了。

    幸好,我们的民族从来不乏英雄,气吞山河食人守城的睢阳张巡、赤心报国杀金贼的八字军、一城死战的扬州史可法……

    忠,孝,节、义,从不曾失传。伯夷叔齐饿死不食周粟的cāo守、介子雅抱树而死的执着,自古而今,从不曾从我们的脊梁中抽离。

    历史人物的作为,就要把他放在历史的大环境中去考量,否则,不过和那些站在酬。年的地球上,却从1925年朱自清写下的《背影》中只看到了违犯交通规则,从而担心就此教坏了小孩子们的砖家叫兽们一样荒唐可笑!

    ※※※※※※※※※※※※※※※※※※※※※※※※※※※※※※※

    杀熊岭下,肃立着一支虽然衣衫褴褛、斗志却无比昂扬的军队。刘继业提着银枪走到阵前,踏着一地的迷雾,就像自缥缈中走来的一位战神。面前的士卒举起盾和枪,同时往地面上一顿“,嗵”地一声沉响,如同大地的一声低吼。

    刘继业把银枪往地上一插军面前开始解甲,那副价值百金的盔甲被他解下,扔在地上,发出“铿”地一声,刘继业只着一身布衣,伸手抓过银枪,扫视着随藏在雾影中的憧憧身影,沉声说道:“众将士,生死存亡,只在今rì。很可能,这一战之后,我们所有的人都无法幸存。”

    三军肃立,只有刘继业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可是如今敌人兵临城下,满城军民危在旦夕,吾等大丈夫,安能卑污乞命?是非得已,生则尽力,死则死耳!杀身成仁,不亦快哉!”

    三军将士但凡身上有铁甲、皮甲的,俱都解甲,只着布衣,齐声喝道:“愿奉大将军号令!”

    刘继业缓缓提起银枪,转过身来,朝着宋军皇帝的行营方向,朝着面前那团迷雾,奋力一刺,大声道:“众将士,随我来,杀进宋营,擒杀宋国狗皇帝!”

    “杀!”三军一声低喝,随着刘继业冲入迷雾之中……

    折家大营中,赤忠正在灯下把玩手中的宝剑,这是一柄好剑,绿鲨鱼皮的剑鞘,正面特留白sè大眼为天然纹饰,金吞口,剑柄、剑绰、鞘口、鞘尾、提梁部分之黎金镂空雕龙皆可活动,行走时金属构件相互碰撞发音,有威武之声,黄绒挽手,剑出鞘时,呛弈声清脆悠长,声似龙吟,剑身颤动,寒光闪闪,耀人眼目。

    “好剑,果真是好剑!”赤忠笑眯了双眼,赞不绝口地道。

    副将萧晨凑趣道:“此番攻城,各营将领身先士卒,勇不可当,官家俱皆有所封赏,不过得赐御用武备的,只有将军一人。呵呵,正所谓宝剑赠英雄,看来曹大人所言不假,对将军的武勇,官家当真是十分的赏识呢。可惜,将军身在折大将军麾下,官家只能赏赐将军一。宝剑,要不然的话,凭将军的骁勇和战功,嘿嘿……,又何止于一方防御使便就此止步呢。”

    赤忠翟然变sè,厉声叱道:“混帐,说的什么浑话,滚出去!”

    舞晨见他动怒,讪讪地退了出去。赤忠以指肚轻拭剑刃,目中却慢慢露出深思之sè……

    萧晨退出帐去,一团氤氲雾气扑面而来,萧晨挥手驱散,纵目望去,十步之外便难视物,不由脱口说道:“好大的雾!”话音刚落,忽听远远一阵厮杀声隐隐传来,萧晨不由一惊,讶然道:“汉军趁雾袭营了么?”

    杨继业本来的计划是尽量耗得宋军兵困马乏,伤损严重,一直等到宋军破城。那一刻宋军的伤亡必也十分严重了,而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待到城池被攻陷的时候,宋军虽弃了一地的攻城器械,纷纷杀进城去。灭国擒帝之功,任何一员将领,谁不想抢?到时候所有各营的兵马都以最快的速度拥挤入城,就算城中已完全丧失了巷战的力量,二十万大军疯狂入城,也必混乱不堪,帅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也绝难再保持命令的通达。

    这个时候,城内残兵已全部撤入内城,如残兵已不能依托内城城墙力敌如狼似虎的敌军,就燃起早已置放在城墙上的木柴火油,以通天大火阻住敌军攻势。

    这个时候,本来置在前军之后的皇帝行营将是防御力量最薄弱、也是jǐng觉xìng最松懈的时候,再加上宋营的防御措施主要置于前方,他这支突然从后方杀出来的大军将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直入中军,斩杀赵光义。只要赵光义一死,宋国各军互不统属,有禁军、有地方军,其中更有暗怀异心的西北三藩,必然内部大乱,无心应战。纵然有百万大军,到时也已完全丧失了战力。

    尤其重要的是,皇帝一死,关乎江山社稷、关乎官员自身前途命运的,是新皇的拥立。宋国一连两位皇帝在短时间内先后驾崩,且又未立太子,朝中亲近先帝子孙的官员和亲近今上子孙的官员为了新皇的拥立,必然要产生一番内部较量,所有的官员都把注意力放在宋国国内,短时间内汉国就能得保太平。

    至于长远之计,或许能重新得到契丹的庇佑,或许能因宋室的内乱,激发西北诸藩的野心,与之结为同盟,又或者,国破城亡之rì总有一天仍会到来,就不是他一员武将所能左右的了,他要尽的,只是自己的责任。

    在刘继业看来,等待城破,死中求生,是直取首脑,斩杀赵光义的最佳机会,他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在数十万大军蜂拥入城抢功,却因指挥失灵无法及时回援之肃杀掉宋国皇帝。可是,他能想像得出城中每rì有多少人死去,每rì为此不知受尽了多少煎熬,他更未料到以他所部士卒的坚韧,彻rì彻夜地藏在高山上面,每rì饮冰雪吞冷食,不敢燃起一道炊烟,半个月的功夫已有许多士兵生了重病,再拖下去不止城中百姓死伤殆尽,他的人马也将丧失大半战力,再难保证一定功成了。

    而今,天降大雾,这或许是上天赐给他的另一个好机会,刘继业果断地改变了计划了,尽管这个计划“比原计划更要行险,可是他已顾不及许多了。

    宋军的大营俱是面向晋阳城而立,壕沟、拒马、荆棘、重兵,俱都陈设在前,赵光义的行营设在后阵依山而扎,在山上另有一支小股禁军担任jǐng戒,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防御措施。大雾之中,宋军阵营无疑也要加强戒备,可这戒备主要仍是针对晋阳方向,他的使命只有一个:不计牺牲,如尖刀一般迅速插入皇帝行营,斩杀赵光义,解晋阳之围。

    衣衫褴褛却斗志昂扬的刘继业所部,穿着草鞋、只着布衣,提着森寒的刀枪剑戟,在迷雾的掩护下,迅速摸向赵光义的行营……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