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9章 不一样的留下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79章 不一样的留下

    赤忠的中军大帐里摆开了香案,正在迎接钦使。圣旨有许多种,并不一定每颁一道圣旨,规格都这么隆重。有的只须拱揖听旨,并无须下跪。

    但是杨浩这一遭接指,传旨的仪仗很是隆重,赤忠是官场上的人,一见情形就晓得事情重大,所以急急迎进传旨钦差,请茶上座。又急急命人摆设香案,并着人去请杨浩来接旨。

    杨浩与折子渝在山岭上盘桓了一阵儿,些许离别后的生疏感已经消失。在他心里,折子渝是红颜、是知己,也是一个不分xìng别也觉意气相投的好朋友,她的人就像她的笑,总是让人不知不觉便沐浴在她的chūn风里,那种投契的感觉又回来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下山时候,刚走到半山腰,就碰到了前来寻找的军士,杨浩急急随那士兵赴军营接旨,许多得知消息的百姓都簇拥到了辕门外,片刻功夫,赶来的人越来越多,已是黑压压一片。

    壁宿和叶大少这对难兄难弟挤在一起兴高彩烈地讨论着。壁宿兴冲冲地道:“官家来旨,定然是对杨浩大加褒奖,这一遭儿若是去开封做官才好,那可是天子脚下,繁华之地,我一直想去开封府看看。”

    叶大少讪笑道:“开封府遍地.是官,到那儿去一个州官百姓也不把你放在眼里。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还是在地方上做个父母官才好。杨大人最好是去广原做官,若是升个观察或者判官,我叶家也就跟着抖起来啦。”

    折子渝站在前边,在她身后,几个.大汉牢牢地钉在那儿,就像脚下生了根似的,把她与百姓们隔绝了开来。所有的人都在翘首等待着辕门里的消息,折子渝亦然。

    这种隆重的嘉奖,她早已猜到.了。她生于藩镇门阀世家,于权术一道的体会远在杨浩之上。她早知道,不管是程德玄强行把百姓迁往东线,一路损兵折将,百姓伤亡大半,还是杨浩为百姓计,夺节改命,率领他们西返,至少表面上的结果是相同的,赵官家只会予以褒奖,不会直斥其非。

    堂堂帝王,胸怀四海,考虑的是全局胜败,不会与臣.下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即便所用非人,也得这件事平静下来再说,更何况杨况所为可圈可点,赵官家可不是一个昏君。

    所以她并不担心这道圣旨会有对杨浩不利的方.面,她倒是担心,这道圣旨为了表示对北汉迁民的重视,对有移民之功的杨浩赏赐过甚,如果……如果他被调去中原为官,那该怎么办?

    折子渝从未正视过自己那若有若无的情意,直.至重新见到杨浩,那若有若无、却始终不曾熄灭的一缕情火才开始燃烧起来,难道……刚刚相见,又要再次分离?以自己的身份,如果还有机会与他相见?府州折府二小姐的婚姻大事,又岂能草率了之?那时自己该如何自处?

    一时间,折子渝.心乱如麻,原本一向淡定从容的浅笑也消失了,那双明亮的眸子一直瞬也不瞬地盯着辕门内的动静,患得患失的感觉,头一次充塞了她的胸臆:“杨浩啊,你这磨人jīng,还要折磨本姑娘到几时……”

    ※※※※※※※※※※※※※※※※※※※※※※※※※※

    一枝狼牙箭歪歪斜斜地飞过,擦着一头黄羊的耳朵插在地上,正低头吃草的黄羊受惊,突然撒开四蹄飞奔起来。

    远远一声娇叱,突然驰出一匹枣红sè骏马,一团烈火般追了上去。草原上绿草茵茵,远处的山峦被笼罩在白云之中。只见辽阔的大草原上,一头黄羊化作一道虚影,若隐若现地在草丛中飞掠,后面风驰电掣般一骑绝尘,马上的骑士一件大红的披飞飘扬在空中,就像一朵红云,紧紧摄住了目标。一羊一骑,一前一后,吸引着远处站定的众骑士目光。

    众骑士前边,一个白衣少女讪讪地放下了弓,白玉似的脸蛋上腾起了两抹羞红,好象点上了两点胭脂,正在慢慢地晕开。她那明眸皓齿,娇丽照人,她斜挎弓,背箭壶,那一身颇有塞外风韵的飒爽劲装给她柔弱的外表增添了几分英气。

    她穿着一身白sè的猎装,翻领银绫短袄,蓝sè犀牛皮的护腰,白sè骑裤,骑一匹白马,头发使一块白sè的绢帕系住,在右额角上系出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状的结,宛如剔透的美玉雕成,通体透澈涓净。

    后边有一人骑马赶上几步,到了她的旁边,那是一个五官俊美、英眉入鬓的年轻人,鼻直口方,双目有神。他微笑道:“冬儿姑娘,不要气馁,虽说这一箭没有shè中,不过能这么快掌握骑马和shè箭的本事,你已是休哥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了。你这一箭的准头稍差了,你要注意,拉弓的时候……”

    耶律休哥说着,顺势探身,便环向冬儿的身子,一手帮她举弓,一手帮她控弦。冬儿身子一缩,蹙起秀眉道:“休哥大人!”

    语声不大,耶律休哥却已如触电般缩回了手去,神sè略显尴尬。他打个哈哈,顺手摘下自己的弓,搭了枝箭上去,用玉扳指扣住弓弦,“呀”地一声开了个满弓,向她示范道:“喏,你看,正确的姿势应该是这样。还有,眼睛要从这个方位瞄准。”

    冬儿认真地看着他的姿势,模拟着试了一下,耶律休哥大喜:“不错不错,正是这样,不过你的臂力有待加强,不然方才那一箭即便中了,也只能伤及它的皮毛,还是会被它跑掉。”

    “多谢休哥大人指点。”冬儿致谢的一笑,如雪后阳光,灿烂明媚,看得耶律休哥心弦一颤,痴痴地张着弓竟然忘记了放下。

    远处那匹火红sè的骏马飞驰回来,到了近前马上的红装骑士一勒马缰,那马长嘶一声,便人立而起。

    “嗵”地一下,一支头部中箭的黄羊被掼到地上,红马前蹄落地,现出马上一身红衣,如同火焰的萧炎炎来。她同罗冬儿一样,俱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小美人,不同之处在于,她看起来就像一团火,就像一轮红rì,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无视她的存在,但又没有几个敢于直视她的容颜,而罗冬儿就像一轮皎洁的明月,飘逸、柔美,让人忍不住的端详。

    “娘娘的箭术、骑术,休哥钦佩万分。”耶律休哥拱手笑道。

    “哼!大惕隐什么时候学得这般会恭维人了?”萧炎炎撇撇嘴,转眼看见一旁的罗冬儿,眼中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冬儿,要做我的侍卫女官,不jīng骑shè可不成。大惕隐是我草原上的雄鹰,有一身jīng湛的骑shè之艺,有空,你可以向他多多讨教。”

    “是,谨遵娘娘吩咐。”罗冬儿抱弓行礼。萧炎炎顺手解下自己纤腰上的象牙佩刀,抖手一扔,罗冬儿慌忙举手接住。小刀不大,是贵人们用来解羊食肉的餐具,但是锋利却不下于兵刃,装饰尤其华贵,刀柄上那颗红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柄刀子送你了。休哥,一会儿你教教她如何解羊,烹煮,今儿中午,我要尝尝冬儿的手艺。”

    “遵命!”耶律休哥大喜,娘娘在为他制造机会,他如何不知?以他身份,若想强要了冬儿,恐怕萧绰也不会介意。可他实在是爱极了冬儿,愈是得不到,愈是把她当女神一般敬爱,只要她皱皱眉头,他便连一手指头都不敢碰她。

    自从上次在逐浪川上见到杨浩所为,耶律休哥更加自省,不肯在冬儿表面有什么下三滥的举动。只要看紧了她,让她从此留在上京,天长rì久,还怕她不忘了那个大宋的官儿?耶律休哥只想凭自己的本事讨得这让人又敬又爱的女子欢心,他可是信心十足。

    草原上的牧人只凭一柄巴掌大的小刀,就可以在一柱香的时间里把一头羊料理得干干净净,分解得整整齐齐,甚至连一滴血都不会溅到手上和草地上。

    罗冬儿拾掇过的最大动物就是鸡,还是头一次宰杀这么大的动物,慌慌张张地忙活一番,总算在耶律休哥的帮助下把那头羊收拾干净了,见她一手鲜血,颊上还溅了几滴,耶律休哥不禁开怀笑道:“哈哈,冬儿姑娘,你去河边洗洗手净净面吧。”

    “那这羊……”罗冬儿看看不远处架起的大锅,有些为难地道。

    耶律休哥鬼鬼祟祟地四下一看,小声道:“没事,我来烹羊就好。回头你撒把盐,就算是你的好啦,呵呵呵……”

    “多谢休哥大人……”,罗冬儿翩然转身,便向玉带般缠绕在草原上的那条小河跑去。

    “哗~哗~哗~~”几捧清凉的水洗净了双手,又洗了把脸,她忽然望着水中的倒影痴痴地发起呆来……

    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的影子,还有她的容颜。她感觉到自己比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现在的她,眼神更明亮。现在的她,神气更实在。说以前的她像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现在的她与以前的自己完全判若两人了。

    她望着水中的自己,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才到了这里。这里是契丹人的上京,距中原也不知道有多远。皇后娘娘待我很好,这里比以前的家里不知好了多少倍,可是……他不在这里呀……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冬rì,她蹲在桥头浣衣,他从桥上走过,那远远递来的一吻……,她的两眼亮了一亮,然后朦胧起来,朦胧地望着水中那痴憨的容颜,可爱的嘴唇轻轻嘟起,学着杨浩的样儿,向水中的自己递了一个俏皮的飞吻……

    水中的美人儿摇曳着羞红的容颜,仿佛一朵初绽的桃花,向她调皮地笑了。

    “浩哥哥,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儿去找你,不管岁月多长,不管路途多远,那一天不来,冬儿此心不老……”

    ※※※※※※※※※※※※※※※※※※※※※※※※※※

    杨浩迈着“太空步”走出辕门,心神有些恍惚。

    辕门外的百姓本来议论纷纷,热闹的就像菜市场一般,一见杨浩身着正式的绯sè官衣,头戴乌纱帽,一身整齐地捧着圣旨出来,登时便肃静起来。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注到了他的身上。

    在他身后,站着披挂整齐的军主赤忠、军都虞候马宗强,京师传旨太监,和八个身形高大的禁军侍卫,此外还有一人,也是一身新鲜的官衣官帽,论身材、论相貌,甚至比杨浩还强上一两分,可是往那儿一站,却像一只霜打的茄子,蔫头蔫脑的没有气势,再加上他的官帽与杨浩不同,两只帽翅像猫耳朵似的,配上他那没jīng打彩的模样看来令人发噱,有有认得他的人,晓得此人就是另一位钦差程德玄。

    折子渝的目光落在杨浩的腰间,那里佩了一只银鱼袋,她的心不由跳动起来:“着绯sè官衣,佩银鱼袋,莫非……他已晋升为六品官了?”

    杨浩看着静悄悄的众百姓,深吸一口气,高高举起圣旨,大声说道:“圣上洪恩,杨浩晋升为翊卫郎!”

    下边的百姓黑压压一片,并不知道这翊卫郎是个什么官儿,只是屏息听着。杨浩又道:“圣上于芦河岭,设芦岭州,着翊卫郎杨浩为芦岭团练使权知芦岭知府事,率一州所属,总理一州郡政!”

    折子渝一双蛾眉微微一挑,一抹愉悦甜笑欣然浮上她的眉梢。但是……无数百姓仍然呆呆地站在那儿,犹如鸭子听雷,莫名其妙地看着杨浩。人群中不乏读书人,当然并非都听不懂,但是听懂的人实是少数,在这么庞大的人群中,他们的sāo动实在掀不起什么波澜。

    杨浩回头看看众文武官员,一撩官袍,纵身跳上辕门旁一只石碾,拢起嘴巴大声喊道:“大家伙儿听好喽。官家……在这芦岭河专设一州之地,我杨浩……就是芦岭州第一任知府,兼团练使!就是这儿的父母官啦!”

    这回,百姓们终于听懂了,人群沸腾起来,欢呼声此起彼伏,如同山呼海啸一般,杨浩站在石上抱拳一礼,底下的百姓们忽然纷纷跪倒,高呼道“府尊大人,府尊大人!”

    杨浩站在石上,心cháo起伏:“这就留下了?留下就留下吧,为了这些敬我爱我的百姓也是值得的,何况做特首的感觉似乎也挺不错。”

    他慢慢放下手,双眼湿润起来:“老娘,冬儿,杨浩马上就回去了,衣锦还乡,去祭拜你们,带你们一起到芦河岭来,咱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