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94章 大乱将至儿女情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94章 大乱将至儿女情

    阿古丽的失踪引发的骚乱在苏尔曼遇刺事件发生后,迅速演变成了回纥内部的一场大火并。

    苏尔曼集结了自己的亲信,会同阿古丽一族的武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了斛老温的家,然后开始满城搜捕斛老温的族人,斛老温赴会之前业已做了些准备,行刺失败的消息传回,他的弟弟和他的儿子率领亲信家人百余人杀出甘州城,逃向了他们的部落。

    次日一早,苏尔曼调集的本族人马便到了,他把甘州防务全部交给阿古丽的族人,率领本族武士,以讨逆之名攻向斛老温部落,斛老温的弟弟和儿子已先一步赶回了部落,做好了准备,双方展开了一场血战。

    此时,在杨浩的安排下张浦自肃州调了一路人马,正悄然赶赴甘州。这支人马唯一的使命就是护送阿古丽公开出现,因为斛老温的身亡固然挑起了甘州回纥内部之乱,却也打破了原来的权力制衡,如果阿古丽贸然现身,苏尔曼会不会藉此机会干脆把阿古丽也干掉,这是很难预料的事。因此杨浩从肃州调来一路人马,同时由阿古丽秘密下令,征调她的部落散布各处的勇士合兵一处重返甘州以镇大局。

    阿古丽此刻就在甘州,却得乔装打扮离开甘州,然后在肃州兵马的保护下公开返回,这让阿古丽也充分意识到了权力斗争的残酷。人人都觉得七王妃在沙场上骁勇如虎,巾帼不让须眉,可是她的内心其实是软弱的,对政治斗争的残酷更没有多少认识。上一次夜落纥出卖了她,在她心里的感觉更多的是从道德层面出发的,而这一次原本守望相助的三大部落的内斗,斛老温的反叛,苏尔曼的“逼宫”,苏尔曼和斛老温各怀机心的谋杀,才让原本在政治上一派天真的她充份意识到那血淋淋的现实。

    她知道,在这个战场,她永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她没有夜落纥的冷酷,没有斛老温的阴险,没有苏尔曼的狠辣,没有杨浩的谋略,现在苏尔曼和斛老温的部落又自相火拼,在这种情形下,哪怕杨浩袖手不理,没有落井下石,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更何况这还只是政治和战争方面的问题,这一切就算结束了,还有庞大的族群、老弱妇孺、战争遗孀和孤儿,他们都要吃饭,都要穿衣,那更是让她束手无策的场面。

    所以,她决定放弃对部落的控制权,如她在黑水洞窟中所说:毫无保留地忠诚于杨浩,把她的族人交予杨浩,真正成为他的子民。

    阿古丽有此决定,当然不只是怯于承担责任,更不是为杨浩所迷,她的意志其实是颇为坚定的,对族人更有一种朴素而真诚的感情,绝不致于杨浩在她面前秀了秀健美的肌肉,就神魂颠倒,甘愿献上自己的一切。她肯做出这样的决定,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感觉到了杨浩的忠诚。

    斛老温勾结夜落纥、苏尔曼勾结李继筠,这两个从河西败走陇右的枭雄不约而同地打起了甘州的主意,而一直受排挤打压的苏尔曼、斛老温两位族人一俟受人重视,便立即飘飘然地把自己当成了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为了攫取更大的权力,主动与他们勾结起来。

    如果杨浩只是想要完全控制甘州而无视甘州百姓的生死,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甘州三大部落自相残杀,消耗掉全部实力,一劳永逸地解决甘州问题,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就算不擅机谋权变的阿古丽都能想出至少五种以上的法子,但是杨浩没有这样做。他没有杀掉自己,令甘州群龙无首,没有揭穿苏尔曼和斛老温彼此的阴谋,让他们各自领兵全面开战,他还派出了肃州兵马,协助自己在紧要关头重新掌控甘州局势,阿古丽已完全相信了他的诚意。

    当阿古丽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尽管眼下还需要她来出面,但是压在她心头的重担已经不见了,她已经决定把这副担子交给杨浩,身心一片轻松,竟有一种脱胎换骨般的感觉。

    清晨,尽管一夜不曾好睡,但是做出决定,想通心事的阿古丽神清气爽。

    阿古丽要离开甘州,与肃州兵马汇合了,她已被化妆成一个瘸腿老妪,在她旁边站着一个紫脸汉子,普通的回纥牧人打扮,低着头,扶着老驱打扮的阿古丽,一副木讷少语的老实模样,看起来十分憨厚。其实这红脸汉子本来乔扮的是个黑脸,只是“他”的面皮一直就是红的,自打站在杨浩面前,就红着脸,自始至终那颜色就没消褪过,所以看起来就成了紫脸。

    这紫脸汉子自然就是竹韵,当她睡醒的时候,发现杨浩侧着身,一手搭在她的乳侧,一手揽在她的身下,额头抵着额头,犹如一对吻颈鸳鸯。她的一条大腿搭在杨浩胯上,杨浩的一条大腿则老实不客气地抵在她那两条丰腴结实的大腿中间……

    而马燚则像一条八爪鱼般挂在杨浩的身上,三个人七手八脚地纠缠在一起,那种让人耳热心跳的场面……

    想起杨浩的大腿抵住自己身子时的感觉,竹韵的两条腿禁不住又有些酥软起来,她本来是扮孝子扶住阿古丽的,这时倒像是挂在她的身上,阿古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扭头对杨浩继续道:“大王,那我现在就走了。”

    “嗯,不必急着回来,我知道你不希望回纥诸部自相残杀,可是那些害群之马不清理出去,早晚会酿成更大的祸患。同时,如果不能削弱诸部的力弱,让他们完全整合到你的部下,你也驾驭不住。此去,一路小心。”

    “是,谨遵大王吩咐。”

    阿古丽的脸蛋也有些红了,她的容颜扮得十分苍老,可是一双眸子却仍像春水般充满活力,这些细节处,不是靠化妆便能掩饰的,她可没有竹韵那么高明的手段,不过用来瞒瞒一般人却是足够了:“阿古丽……一直记着在黑水废墟时对大王的……所有承诺,也会……遵守对大王的所有承诺,大王……请放心。”

    杨浩注意到了阿古丽略有些异样的语气,抬眼一瞧,那“老妪”的脸上一双眸子带着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柔媚灵动、妩媚妖异,杨浩的心里不由一跳。

    这是一匹漂亮、高傲的小牝马,不过现在她的心显然已经折服在某位骑士之下了,已经决定把责任交付给杨浩的她,长久以来封闭、保护起来的感情重新得以释放,就像蓄积已久的洪水,草原儿女的大方、热情、主动,那火辣辣的眼神可叫人有些消受不了。

    阿古丽和竹韵一行人告辞离去,竹韵自始至终不敢抬头看他,杨浩也觉有些尴尬,狗儿是个小孩子,在他心中一直当作子侄辈看待,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她睡在自己旁边倒没什么,可是竹韵……,饶是杨浩一张老脸久经磨炼,此时也讪讪地有些不好意思了,何况是那位漂亮的女杀手。

    “狗儿,咱们也走吧,收伏了了阿古丽这匹野马,我这病装的也差不多了,咱们该回兴州,策划大事去啦。”

    “哦!”扮成半大孩子的狗儿乖巧地应着,陪他登上皮货车,扮作皮货店的行商,驶出了皮货店的大院儿。此时甘州城风声鹤唳,就算扮做皮货商人也难以出城,不过现在甘州的防务是阿古丽的族人负责,阿古丽仍然活着的消息虽说就是大部分族人都不晓得,但是一些绝对可靠,且在部落中有相当实权的人却是知道的,阿古丽吩咐一声,有他们暗中照拂,杨浩这位神秘客人要离开甘州却也容易。

    狗儿双手抱膝,坐在高高的皮货堆上,歪着脑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很认真地想了半天,她忽然扭头向杨浩问道:“大叔,你要娶竹韵姐姐做王妃吗?”

    “啊?”

    杨浩没想到竹韵这个当事人没敢说什么,反倒是狗儿发问了,不禁心虚地道:“为什么这么问?”

    狗儿道:“我娘说,女孩子长大了以后,就只能跟自己的男人睡觉,大叔和竹韵姐姐昨晚不是……”

    “咳咳咳咳……”

    杨浩一阵咳嗽:“此睡非彼睡,这个睡觉和你娘说的那个睡觉是两码事。”

    狗儿眨眨眼道:“有什么不同吗?这样睡觉就可以和别的男人睡吗?”

    杨浩吓了一跳:“当然不可以,怎么能随随便便和别人的男人睡在一起呢?你还小,再大一些自然就明白了,现在不要胡思乱想的。”

    狗儿嘟起嘴来:“人家还小呀?大叔看不起人。对了,那大叔会娶子渝姐姐做王妃吗?”

    杨浩失笑道:“的确不小了,小丫头片子现在也开始注意这些事了呀?”

    他往狗儿身边挪了挪,挨着她的肩膀,宠溺地笑道:“大叔要你平时注意读书写字、针织女红,烹菜调羹,你都学了吧?可不能只会动刀动枪的,再过几年,大叔江山稳定,不需要你和竹韵再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我家小燚也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就要考虑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的事了。”

    他扭头打量着马燚,欣然道:“还记得,我当年在汉国,头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身子特别孱弱,眼睛大大的,头发稀少,还有点发黄,现在看,可是个美人胚子了。”

    他揽住马燚的肩膀,随着车子一颠一颠的动作,悠然说道:“等你再长大些,就会有你喜欢的男人了,或者饱读诗书、才华横溢,怎么着也得是个进士出身,才配得上我家小燚。嗯,明年咱们就开科考。要是学武的呢,要找个武艺比你高强的可不容易,不过怎么也得是个熟读兵书,屡立战功的少年将军。

    长相嘛,起码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歪瓜裂枣那德性的咱家小燚可不要,大叔要像嫁女儿一样,以公主之礼把你嫁出去,开不开心?”

    马燚努力呲出一口上翘的月牙状的小白牙,向他扮出一个很开心很很开心的俏皮动作,杨浩不禁哈哈大笑,他狠狠揉了揉小燚的头发,忍俊不禁地笑道:“瞧你,还说自己长大了,哈哈,根本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娃儿嘛。嗯……,我现在是得替你想着些了,嗳,你说杨家的儿郎怎么样?杨继业家老三老四岁数比你大不了几岁,折家的老三老四老五,跟你也差不多,这都是将门虎子啊。还有种家,种大学士全家都搬来兴州了,我见过他的几个侄儿,个个人品出众,才学不凡,要是你喜欢文弱书生,咱就从种家找一个,找个书生还有个好处,要是以后上两口儿吵架了,你都不用回来找大叔撑腰,三拳两脚就能打他个鼻青脸肿。”

    “人家不稀罕。”狗儿一挣肩膀,理了理头发,红着脸蛋道:“才不要嫁人呢,人家就守在大叔身边。”

    “现在这么说成啊,长大了就不成喽。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杨浩不胜唏嘘,一时父爱泛滥,真把马燚当成了自己亲生女儿一般,半是欢喜半是心酸地道:“我家狗儿这么可爱,不知将来会便宜哪个浑小子呢……”

    狗儿惬意地半躺在他的怀里,看着湛蓝天空中悠悠飘过的朵朵白云:“大叔真的会觉得我可爱吗?那我要是再长大些,大叔会不会喜欢我呢?”她垂下眼帘,偷偷瞄了眼自己的胸部:“嗯,比起娃儿姐姐、女英姐姐她们来,人家这里真的好小,难怪大叔把我当小孩子……”

    她攥起小拳头,暗暗地给自己鼓劲儿:“等我长大些,它们也一定会长大的,大到大叔会喜欢……”

    “怎么,困了吧?困了就睡会儿。”杨浩见狗儿忽然文静起来,便低头问道,他知道狗儿的生活规律基本上是日夜颠倒,虽说现在正常了许多,但仍是白天休息的时候居多,所以丝毫不以为奇。

    “喔……”正在给自己鼓劲儿的小燚赶紧松了拳头,把将头笠往下盖了盖,遮住了她害羞的一双大眼睛,偎在杨浩身上假寐起来……

    随着杨浩的离开,被他借力打力、一手策划的甘州之乱渐渐升级,此时兴州也是暗潮汹涌,连着大半个月杨浩称病不开朝会、不见朝臣,拓拔韩蝉兄弟被杨浩派人生擒活捉,押入天牢待决,拓拔氏贵族们在兔死狐悲的心态之下,纷纷为他们请命求情,却连杨浩的面都见不到,于是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各个利益集团的磨擦越来越严重,一场动荡悄然酝酿。

    山雨欲来风满楼,杨浩就在秋风初起,满城金黄的时节,悄然返回了兴州城,河西诸多民族、部落、新旧利益集团,在外敌大军临境的情况下暂时得以压制的矛盾开始全面爆发,一场大乱悄然拉开了帷幕……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