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45章 外围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45章 外围

    店门一关,罗克敌脸上轻松的笑容就消失了,他******手,在炉边坐了下来,伸出双手烤着火。

    “有心事?”丁玉落柔声问道。

    罗克敌摇了摇头,道:“你也坐吧。”

    丁玉落嫣然一笑,搬过一条凳子,双手一拂裙摆,折腰坐下,挨着他的肩膀,静静地看着他,几年下来,罗克敌显得更加成熟了,大权在握,使他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神情一肃时,颇有一种不怒而威的仪态。

    店中一片静谧,清冷的光线从门隙中透过来,映在玉落的脸上。玉落仍然有种卓尔不群的清傲,不过芳龄渐长,肌肤腻玉,清艳如雪的娇容已带上了几分成***子的妩媚,柔化了她的飒爽之气。

    “喝杯酒,暖暖身子……”

    丁玉落轻轻说着,抬起玉手,为他斟了一杯酒,酒是烫在热水中的,此时温度正好。酒杯轻轻送到他的面前,罗克敌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的手上,一双柔荑如玉,小指微翘,宛若一朵幽兰,只看到这只手,便已令人**,美人在坐,暗香浮动,恍若天上人间。

    雪花簌簌,远远传来小贩的叫骂声,更显室中的安静。罗克敌满怀愁绪都消失在她的柔情里,他轻轻揽过玉落的纤腰,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听着彼此的心跳。出神半晌,罗克敌才轻轻说道:“辽国已与夏国缔结邦交,不过仅仅是最基本的邦交,并答应未予夏国任何帮助,官家闻讯大喜,已下诏自河北道再调三万禁军增援河西,同时传令于潘将军,要他抓紧战机,尽快突破横山防御,直捣夏州腹心,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他当然知道,丁玉落隐姓瞒名在汴梁开店,绝不仅仅是为了能与他时常相见。当杨浩还是河西陇右兵马大元帅的时候,他很开心玉落的到来,至于玉落来汴梁是不是还负有特别的任务,他并不太在意,别说以杨浩这样手握重兵称霸一方的封疆大吏,地方上有些实权的人物谁在京里没有几个眼线负责打探朝廷的一举一动?

    可是等到朝廷发兵夺麟府,进攻横山,杨浩悍然称帝,彼此的关系就尴尬的很了。如果被朝廷知道他和夏国大长公主有私情,而且明知对方在汴梁反而替她隐瞒,他罗克敌马上就得从高高在上的禁军统帅变成阶下囚,可是尽管他知道后果如此严重,但他并不想对玉落有一丝一毫的伤害,除了他对玉落深深的爱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杨浩如今的作为还没有触及他心中的底线,同时他对赵光义这个皇帝,本就缺少忠心,他忠的是赵氏天下,而不仅仅是代表着这个天下的某一个人。

    丁玉落轻轻吁了口气,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虑,喃喃地道:“是啊,我知道了,不过……二哥既敢自立,必然也会考虑到官家会做出的反应,我想……二哥不会这么不济事的,何况如今天寒地冻的,潘将军想要取得重大进展并不容易。我只担心……你不会被派去河西吧?”

    罗克敌摇了摇头:“官家对前朝老将不甚信任,要不然也不会破格提拔我这个和前朝老将无甚渊源的少壮将领了,他没个三五七年来稳固帝位,是不会轻易把我调走的,除非……他想御驾亲征,我才会伴驾随行。”

    丁玉落松了口气:“那就好,我真怕你会去和我二哥对阵厮杀,那时候两军阵前相见,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罗克敌苦笑道:“我现在,就已不知该如何自处了。想当初,我煞费苦心谋取今上的信任,得以手握重兵,一路升迁到今日地位,本意是要做一个扶保正朔振兴社稷的周绛侯,可是皇长子德昭已死,皇次子德芳又年幼无知……,我罗克敌***朝纲,孤掌难鸣啊。还有你那二哥,他足智多谋,我本以为他能做个陈平之流的宰相人物,谁想得到他却跑到河西去做了一个海外立国的虬髯客,当年我们是同生共死,并肩作战的袍泽兄弟,如今我是宋国将领,而他却成了宋国的叛逆……”

    丁玉落挺起腰来,反驳道:“难道钢刀颈,我二哥就该俯首就戳?现在不是我二哥攻打大宋,可是宋国出兵讨伐河西呢,官家是使得什么卑鄙手段谋夺了麟府两州,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不可能一点内情都不知道。我二哥如今所统御的领土,可从不曾划入过大宋的版图。

    麟府两州呢,更是先帝在的时候公开承诺过允其自治的,结果如何?还不是被官家巧取豪夺了去?都说北朝人凶悍,可是这么多年来,北朝徒负恶名,可曾出兵灭过一国吗?他们顶多扮扮强盗抢掠一番,哪比得了赵氏兄弟,连灭七国犹不知足,野心越来越大,恨不得将四海全部纳入囊中,挑起战火的,可是宋国。”

    罗克敌摇头一笑:“什么叫义?什么叫不义?我的义,就是他的不义。他的义,就是我的不义。站在不同的阵营,立场自然不同。南平、荆湖,西蜀,汉唐乃至吴越,它们都能骂宋国野心勃勃挑起战争,但我是宋人,是宋国的臣子,我就不能说这样的话,这种事本就没有对与不对的道理的,谁也别自以为受命于天,其他的国家和其子民就活该俯首称臣。

    所以……你二哥据河西而自立,我没有话说,他有他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站在他的立场,他没有错,可是如果真的需要我领兵与之一战,我绝不能容情,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和你二哥兵戎相见,我和你……该怎么办呢?”

    丁玉落听了一时只觉心乱如麻,思来想去,只觉二人此刻虽是依偎在一起,彼此间却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深深鸿沟,只怕当年一言成真,二人真的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栏,也无法成就鸳侣,不由得黯然神伤……

    罗克敌踏着一天飞雪碎屑回到罗府,府中老家人一见了他,立即道:“四公子,老爷请您回来,马上去书房见他。”罗克敌如今虽在朝中官位甚高,但是在家里仍叙齿排行,被家人称为四公子。

    “哦,”罗克敌用马鞭敲了敲肩头雪花,跺着脚上的积雪问道:“是什么事啊,我爹心情如何?”

    老家人四下看看,凑近了小声道:“老爷怒气冲冲,好似不甚开心,老奴进去送茶时,见老爷走来走去的,往日里老爷回了家,可是很快就焚香读书的。”

    “知道了。”罗克敌向前走了两步,忽又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招手唤过老家人,吩咐道:“告诉我娘一声。”

    老家人会意,立即一溜烟地去了。

    罗夫人听到老家人传讯,马上从后宅往书房里赶,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子,何况这罗克敌不但是老罗家的小儿子,还是她的亲生骨肉,这宝贝儿子年纪轻轻,就做了这么大的官儿,而且既不嗜酒也不好赌,简直越看越完美,老头子还要时不时的敲打敲打,修理修理,她岂能不管。

    待罗夫人赶到书房,侧着耳朵贴在门上一听,书房里头父子俩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

    “混帐东西,老夫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畜牲。多少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你不要,偏要喜欢了一个当垆卖酒的女子,我听说怎么着?还是嫁过了人的?也是,这般年纪,岂能是没嫁过人的,你……你怎么偏偏被这么一只狐狸精给迷住了?”

    “爹,什么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便胜过了她吗?扭扭捏捏、拿腔作势的所谓使相千金、名门贵女,我一个也看不上,我就喜欢了她了。”

    “绝对不成,我罗家是什么身分,娶这么一个女人过门,你要满朝公卿都拿老夫说笑吗?”老罗的调门儿拔高了一格。

    “拿您说笑?您就算想,也办不到,人家还不愿意嫁到咱们家来呢。”罗克敌毫不示弱,大嗓门马上压过父亲一格。

    “什么?”老头儿咆哮起来:“那你就这么耗着?一辈子不成亲了?到底是个什么女子,竟有这样的妖魅手段,老夫明儿就叫人去砸了她的店!”

    “父亲大人敢派人去,那儿就叫我的兵去守着,我就不信咱罗府的家仆斗得过禁军大营的士兵。”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跟你老子如此说话?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老夫……老夫亲自去,我看谁敢动我一根汗毛!”

    “那成,酒馆儿砸了,我找个您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安顿她,满东京城的人看着,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去,想必父亲大人也一定压得住!”

    “混帐!混帐!”

    房中“哗啦”一声,打碎了一只茶盏,罗夫人一听赶紧往门里闯,刚一伸手,房门就开了,罗克敌一个箭步蹿了出来,紧接着一本线装书嗖地一下飞了出来,贴着他的头顶飞到了雪地当中。

    罗夫人两眼放光地道:“儿子,你喜欢了谁家的媳妇?错了,是个孀居的妇人?人品如何,长相怎样……”

    罗克敌刚要说话,就听房中脚步声响,他敢跟父亲顶嘴,可不敢还手,马上一溜烟地逃了,罗夫人“哎哎”两声,只得暂时放下心中的好奇,笑眯眯地闯进门去,堵住了自家老爷。

    罗克敌这岁数还不成亲,在汴梁城的确是凤毛麟角,如果他时常流连于烟花之地那也罢了,偏偏从不曾听说过他的什么风流韵事,把个老娘担心的不行,汴梁这几年男风盛行,平常和三姑六婆,各家使相夫人们闲坐聊天,也常说些八卦新闻,偏有那家财万贯的大财主,放着妖娆的女子不纳,专好男子,甚至郑重其事娶个男妾的奇谈怪事在东京城也不是没有,她一直担心自己这儿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如今听说他喜欢了一个女子,罗夫人心事搁下,倒是不怎么担心了。

    男人嘛,只要还是个喜欢女子的,哪有不风流好色喜欢三妻四妾的,就算他现在痴迷那妇人,也情有可愿,那妇人既是嫁过了人的,知情识趣,善会温存,自己这儿子哪有不动心的,时日久了也就好了,以他如今的官职权位,以后三妻四妾那是跑不了的,就算先纳一个身份不高的再蘸之妇,那也没甚么。

    要知道许多大户人家儿子长大,都纵容他出入烟花之地长长见识,再不然就先找两个姿色出众的使女送与他作妾,一来是要儿子开开窍儿,不要与男女之事一无所知,又或者情事少于历练,将来反受制于男女之情。这妇人就算嫁过了人,总好过那青楼女子吧?罗夫人把这儿子当成宝贝疙瘩,自然会为他找出一堆理直气壮的理由,她倒想得开。

    罗夫人一进门,就见老罗吹胡子瞪眼,气喘吁吁,立即漾起一脸笑容,迎上去道:“哎哟,老爷,这才多大的事呀,值得你这么生气。你看看你这四个儿子,最有出息的就是咱们克敌,平时和那些大人们的家眷一起喝茶聊天,谁不羡慕咱们家呀,如就不就是喜欢了一个嫁过了的女子嘛,总好过不喜欢女人不是?看把你气的,值当得嘛。”

    老罗一见罗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儿子毕竟大了,又是朝廷大员,他怒归怒,总不成真个追出去劈头盖脸地一通打,如今夫人出面拦驾,他正好趁机下台,不过一腔怒火就发向了自己夫人,怒哼道:“你还说,看你生的好儿子。”

    “我生的好儿子怎么啦?你还别说,克敌还真是个好儿子。”罗夫人喜孜孜地道。

    “他好?他好!堂堂正五品的朝廷官员,禁军大将,却与一个卖酒的妇人勾勾搭搭,传扬出去岂不丢尽了我罗家的脸?就算叫御史台的人知道了,少不得也要告他个行止不端。”

    “嗨,我当多大点事儿呢。”罗夫人松了口气:“赶紧叫克敌把那妇人娶进门儿来不就没事了,谁还敢说三道四?”

    罗大人顿足道:“那是一个妇人。”

    罗夫人瞪起眼睛道:“妇人怎么啦?不就是嫁过人了嘛,只要人品出众,贤淑温良,克敌又真心的喜欢她,那又有何不可?难道我是你第一个女人吗?”

    老罗七窍生烟地道:“我是男人!”

    “男人了不起?还不是女人生的。”

    “满口的废话,没有我这个男人,你生个屁呀。”

    罗夫人瞪起杏眼,叉腰嗔道:“怎么着,离了你这个男人,我就不能生么?”

    老罗气得晕头转向,已经快找不着北了,罗夫人佯怒打岔,心里却在暗笑,只要成功地转移了老头子的话题那就好办了,一会儿他总不成捡起方才的事情旧话重题,等安抚了老头子,她再去好好盘问儿子一番,如果那妇人确是个品性出众的女子,便一顶小轿抬回门来,给儿子做个二房,好歹先生个亲孙子抱才是正经。

    老两口儿在房中吵个没完,罗克敌逃出书房,站在廊下想了想,又赶紧向外走去,他得知会玉落一声儿,叫她赶紧关了酒馆换个地方,要不然这事儿只怕没个善了……

    罗克敌出府门,匆匆上马直奔梁门,他的家在城西,而玉落的酒馆儿在东十字大街,这一去得横穿半个汴梁城呢。前行不远,就是原来“建隆观”的地方,当年这里起了大火,微服巡访军营归来的赵匡胤、赵普在此处救火,曾经遇见了杨浩的地方。

    那片大火毁了一片房屋,新起的房子临街的大都改成了店铺,雪愈发的大了,罗克敌从张家铺子前边匆匆而过,没向路边瞧上一眼。张家铺子是西城最大的一家菜铺,常年从郊外采购各种蔬菜,店铺后面又挖了巨大的菜窖可以大量储藏,冬季的时候生意更加火爆,附近大户人家,小户百姓,大都从这里采购蔬菜。

    原来这里叫赵家铺子,店主叫赵夕樵,和大宋皇帝是本家,平时最好关扑,结果在一次关扑的时候,把自己的店铺都输了出去,于是这家店铺就换了主人。这事儿在西城下层百姓间很是喧嚣了一阵子,其结果不是使得嗜赌者以此为戒,东京关扑之风大减,恰恰相反,反而使得东京关扑之风更加盛行,谁都想着赢,却很少去想输。

    这已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从那次豪赌之后,赵家铺子就换成了张家铺子,如今的店主姓张,名叫十三,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老大年纪还未娶妻,时常留连青楼烟花之地,不过却不好酒不嗜赌,在西城地方,还算是一个名声不错的人物。

    张十三原是京西南路房州府人氏,前些天,听说家中老父过世,张店主把铺子委托给可靠的掌柜照料,回了趟老家,再回来时,把他三个未出阁的妹子都带了来。嘿!别看哥哥生得其貌不扬,他这三个妹妹,却是如花似玉,百媚千娇,虽说布衣钗裙,怎掩天香国色,登时引起了许多人家注意,这几天上门说亲的媒人都快把张家的门槛儿踏破了。

    可惜,张十三放出话来,老父过世,虽因生意需要打理,不能在祖坟前为父守孝,但是张家兄妹四人还是要为老父守孝一年,一年之内,不谈婚嫁,门庭这才清静了些。东京城百姓,女儿家坐店经商的比比皆是,张家铺子虽也算殷实,可是三个妹子个个能写会算,出来坐店经营,那可省了一大笔帐房的支出,所以这三个妹妹都帮着哥哥打理店铺,这一来,除了买菜的人家,许多西城的泼皮混混,有事没事儿的便都开始登门了。

    雪花袅袅,一个黑衣少女闪进门来,从腰间抽出手巾抽打着身上的积雪。西城的泼皮陈昭华正趴在柜台前,跟里边埋头拨着算盘珠子的张家大姐张韵姑娘搭讪着,一见这黑衣少女进来,肤白胜雪,玄衣似墨,娇媚不可方物,登时撇了那半晌不曾抬头的张韵,凑上来笑道:“张渝姑娘,这么大的雪,还要出门送菜啊,可真是辛苦。”一面说一面抬起袖子,就要帮着人家扫雪。

    可那黑衣姑娘身子灵活的很,蛮腰一扭,就避开了去,杏眼朝他一瞪,嗔道:“走远些,别跟本姑娘动手动脚的。”

    姑娘闪身就进了柜台,盯着那纤腰款款,步履轻盈,把个陈昭华心痒痒地,不过像这样正经生意做到一定规模的,和当地的里正、巡检多多少少都有些关系,他们这些泼皮混混只能欺负欺负路边小民,这样的人家,口花花一番倒没甚么,真要他出手调戏,他是没那个胆子的。

    “折家的菜送去了。”张韵抬头,向张渝微微一笑。

    张韵自然就是竹韵,张渝却是折子渝,如今二人虽走做了一路,可是折子渝却还不知她就是当初与她并肩作战的贾大庸。

    “嗯,送去了,这是菜钱。”

    折子渝掏出一个钱囊放在桌上,当着外人的面,两个人对这商贾身份做得有板有眼,毫无一点敷衍之处。

    折家就是云中折家,因为主动归附朝廷,被朝廷晋封为牛千卫上将军的折御勋折大将军家。因为折家人口众多,每日需要消耗大量的蔬菜,而张家铺子在西城有字号的老店,早在折家搬至京城前这家店就已存在了,无甚可疑之处,所以这蔬菜就由张家铺子供应。

    不过折家的戒备简直比公主出家的崇孝庵和一般的官府衙门还要森严十分,据说这是官家对折家的关爱,官家担心河西叛贼杨浩派遣刺客对折家不利,因而给予万全的保护,虽说张家铺子在西城是有字号的老店,但是往折府送菜,还是要严加看管,一路监视着直到膳房的。折子渝带着伙计已去了几回了,还没有接触到一个折家人,不过她有的是耐心,再严格的戒备,哪怕是皇宫大内,也有日久懈怠的时候,何况是折家,她会一直耐心地等待机会。

    折家被安置在西城,“飞羽”“随风”秘谍机构也在西城,这倒不是他们神机妙算,早已算出有此一劫,提前在汴梁安排伏桩,而是因为原来的赵家铺子所负责的大主顾之一,就是“崇孝庵”。

    “崇孝庵”在西城,庵主是报慈普渡定如大师,就是当年的永庆公主。夺赵家铺子为己所用,目标其实是“崇孝庵”,折家也被安置在西城,只是他们的意外之喜,这也是折子渝答应竹韵一同乔扮身份,共同匿居于此的原因。

    “张家”三个姐妹花的出现,多多少少会吸引些登徒浮浪子的注意,不过她们并不在意,有时候太低调了反而会引人注意,你要是在街坊四邻之中尽人皆知,反而是最好的保护色。张扬与低调,危险与安全,运用存乎一心。

    “大姐,二姐。”如今化名张燚的狗儿蹦蹦跳跳地走出来,小姑娘年纪不大,却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小巧动人的樱唇泛着甜甜的无邪微笑,透出三分顽皮七分俏巧。匀称的身材还未发育完全,但是那花布小棉袄却已隐隐透出胸前一对半熟的***轮廓来。绝对是个美人胎子,要是再大几岁,应该会出落得比两个姐姐更加祸水。

    “哟,小燚妹妹。”陈昭华眼前一亮,相对于张家大姐和二姐,很明显这年轻活泼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更容易揩油,陈昭华立即贱咧咧地凑了过去:“你大哥太小气了吧,这么漂亮的小妹子也舍得出来帮他做事,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子,可不舍得她抛头露面。

    陈昭华一面说,一面很有大哥风范地举手拍向人家小姑娘的香肩,“去,不知羞,谁是你妹子啦,别瞎叫。”狗儿瞪他一眼,闪过了他的魔掌,跑过去搬起了凳子:“雪这么大,没生意啦,我家要关门打烊了,出去出去,不要在这儿聒躁。”

    小姑娘一弯腰,小屁股便翘了起来,虽说冬天穿得厚,可是她的身材似乎根本遮掩不住,举手投足间衣服的一凹一折,就能让你意会到她的小蛮腰是如何的不堪一握,小屁股是如何的翘挺,一双**是如何的圆润笔直。陈昭华眼中闪过一抹淫邪的神气,假意笑道:“天还没黑,哪有往外赶人的道理,嘿嘿,你昭华大哥坐镇这儿,不知给你张家少了多少麻烦。”

    他一面说,一面飞快地往前靠去,运气好的话可以假装立足不定,挨一下小妮子的屁股,她要是起身早了,假意一闪间,也能在她大腿上蹭一下,虽说穿着棉裤,那柔软十有***不是来自她的肌肤,不过对一个合格的淫民来说,代入和幻想是不可或缺的揩油工具啊。

    杯具了,小姑娘没起身,也没在起身前让他捱近了去,她搬起凳子,一副毛毛躁躁的样子,弯着腰便是一个大转身,凳子角儿不偏不倚地撞在昭华大哥的裆下。

    “嗯!”陈昭华一声闷哼,脸色当时就白了,双膝微微弯着,屁股微微后翘,屏着气,瞪着眼,好象一副便秘的样子,这个泼皮吃了个暗亏,气都喘不上来了。

    “哎呀,你怎么了啊?”

    狗儿眨眨迷死人的一双杏眼,一脸天真无邪的神情。

    “你……你……”泼皮连话都说不全了。

    “喂,你可不要想讹人喔,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再说了……”小妮子撇撇樱桃小口,不屑地道:“你个大男人家,我才几分气力啊,撞你大腿一下,至于嘛你……”

    陈大混混欲哭无泪,也无从解释,他似乎看到眼前这个眉眼如画的小妮子头顶双丫髻上慢慢钻出了一对角来,他咬着牙,吃力地向前挪了几步,趔趔趄趄地出了店铺的大门,风雨一吹,身上一凉,胯下倒似舒坦了几分。

    竹韵仍然埋头打着算盘,只是唇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折子渝正在回想着方才进入折府一路所经的房舍、道路、以及各处的警卫,眼前一幕也被她完全看在眼里,她轻轻笑了笑,忽地想起了那一年、那一天、那个人因为“挤神仙”的泼皮占她便宜,为她挥出的一拳。

    恩怨纠葛这么多年,她累了、倦了,峥嵘的傲气也磨得差不多了,那个想忘也忘不了的人,以前常常想起他的时候,想的最多的总是他对不住自己的地方,越想越气,现在每次想起他,却更喜欢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甜蜜日子,在广原程将军府斗嘴,在府谷碧荷院喝茶,在芦州草丛中的一吻,在金陵花市中他死皮赖脸的纠缠……,她发觉自己的性子已经有些变了,骄傲的小公主快要变成温柔的小女人了。

    想起此次来汴梁前,他对自己承诺一般的庄重宣言,想起他如今已身为帝王,却愿意把一件对帝王来说无比重要的传国玉玺用来交换她的家人,她的心不由热了起来:还要要求他什么呢,天下的臭男人都是一个样儿,他……算是不太臭的那一个吧……

    子渝想着,轻轻皱了皱鼻子,丽颜顿如一湖春水,荡起片片涟漪。

    门外飞雪飘摇,她的心神忽也随之飘摇起来:“对辽国,你为什么开出那么没有诚意的条件呢?凭你一己之力对抗宋国有多困难,难道你不知道吗?傻瓜……”

    此时,巴蜀境内,邛崃关上,也有一个人正遥望着河西,心神飘摇。绵亘于岷江、大渡河之间的邛崃山,与大渡河沿岸的险隘关栅形成一道屏障,翼护着成都的西面。不过这个地方如今已经被攻破了,破关的是纵横巴蜀的义军,如果让他们平地列阵,与训练有素的宋军做战,他们就是一群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

    然而在这势如山劈的高山和滔滔不绝的江水之上,那些一身甲胄的士兵与这些身形动作比猿猴还灵活,攀爬绝壁如履平地的山民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头猪。他们一扑上来,就是漫山遍野,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打着乱七八糟的旗帜,纵跃跳蹿,呐喊呼啸,全无章法,也不需要章法,这里特殊的地势,使得常规的防御措施几乎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他们不止从关下悍不畏死的往上攻,还有无数的人凭着他们的手脚,爬上两侧的悬崖峭壁,居高临下往关隘里射箭,或者干脆跳进城来一通厮杀。

    好歹这也是冬天啊,他们居然光着大脚丫子,凭一双手脚攀爬悬崖峭壁如履平地,这他娘的还是人吗?在视死如归的强悍士气面前,守军崩溃了,剩下来的就是一面倒的***,守军仓惶逃却,邛崃关易手。邛崃关陷落,再往前去,就可以长驱直入,进掠成都了。

    此时,取代赵得柱成为义军大头领的弯刀小六正站在邛崃关上昂首北望,久久不语。

    邛崃关的粮食落到了义军的手中,一处处炊烟开始燃起,饥饿的义军迫不及待地生火做饭,巴望着吃上一顿饱饭。破衣烂衫的士兵们把战死守军的军服都剥了下来,七手八脚地穿在自己的身上,全然不顾上面还沾着鲜血,关隘上下登时出现了无数赤条条的尸体。

    一员将领向站在城头箭垛上眺目远望的弯刀小六拱手道:“大将军,邛崃关已经到手,咱们现在……真的去打成都吗?”

    小六侧首,目光微微一凝。

    这人叫狄峰,也是义军的一员骁将,原本是义军大头领赵得柱的亲信将领,不过赵得柱中“流矢”而死,义军指挥权落入二头领童羽手中之后,狄峰对此也并没有什么不满,实际上他也无法有所不满,对赵得柱的逃避政策,二头领、三头领、四头领都是完全一致的反对意见,所以早在赵得柱活着的时候,其余几位头领便走得极近。二来,他们避往偏远这么长时间,义军的粮食供给主要靠二头领率兵出去筹措,不管是声望还是人脉,二头领早已不在大头领之下,如今大头领死了,他就是顺理成章的老大,没有人可以撼动他的位子。

    狄峰抱拳道:“大头领,成都毕竟是巴蜀中枢,屯兵甚多,我们不如劫掠金堂、九陇、晋源、蜀州等地,这些地方离成都甚近,粮草也必丰厚,何必舍易而就难?”

    弯刀小六冷哼一声道:“你这还是赵大头领当初的策略,总是避险就易,躲来躲去,结果如何?我们当初声势何等浩大,躲来躲去的结果却是越来越弱小,逃兵越来越多。正因为成都是巴蜀之中心,现在我们才一定要把它打下来,如此,我们不但可以获得足以支撑一年的大量粮食,而且……成都陷落,巴蜀震动,我们的声势大起来,才会有更多的人投奔我们。”

    他霍地转过身来,披风在风中飘摇:“夺取成都的意义并不在于区区一座城池,我们能否扭转颓势,在此一举,所以,成都一定要打。”

    他转首看向成都方向,冷冷一笑道:“成都算不得险要,它的险要,在于它在四面八方几处绝险天堑处设置的关隘,如今邛崃关已然在手,成都何足为惧。”

    “大头领说的是!”微微有点鹰勾鼻子,显得有些凶猛的三头领王小波踏前一步道:“兵威和实力是打出来的,而不是逃出来的,打成都损失一定不小,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大把的好处,这笔买卖,值得一干。”

    二当家铁牛趁机站出来,攘臂高呼道:“祭灶节马上就要到了,老爷们要祭灶王上天言好事去啦,可咱们这些穷棒棒们还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呢,跟着大当家打到成都去,抢了那些贵人老爷们的东西,祭咱们的五脏庙,这个祭灶节,咱们替灶王爷过啦!”

    关下,十万大军群起响应,呼啸如潮,挥臂如林……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