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0章 泥菩萨也是菩萨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30章 泥菩萨也是菩萨

    杨浩迈进府门,脚步就沉重起来,行不多远,就唤过一人,吩咐道:“去,马上请张雨大人来府中一唔。”

    张雨是张承先的第四子,杨浩入主瓜沙之后,拜张雨为沙州刺使,至于张承先张老先生,已是偌大的年纪,自然不会入仕,仍然于士林之中,充当沙州归义军的精神领袖。

    行至中堂时,杨浩看见狗儿和竹韵正在花丛绿树下活动,竹韵本来练的是外家功夫,自从在狗儿口中套得了周女英的坤道铸鼎功,内外兼修,武功大进,内气中和,伤势痊愈的也较常人迅速,不过在杨浩面前,她可不敢露出一丝端倪,此刻所练的仍是外家功夫,只是伤势未曾大愈,只挑些轻柔的动作活动身体。

    杨浩见二人切磋的入神,便没有高声,径自转向了中堂。一杯香茗还未饮尽,张雨便匆匆赶来,杨浩连忙起身相迎,将张雨接到厅中就坐,张雨茶不沾口,便拱手问道:“未知太尉匆忙相召,有何要事垂询?”

    杨浩一笑道:“张大人,这只是私下叙话,不必拘于礼节。”

    他请了口茶,这才说道:“张大人,今日有于阗使者,往我沙州乞援。他们本来是要向曹氏求援的,却不知如今已是本太尉统御沙州。听他们说起于阗目前的情形,其形其状甚是可悯,然本太尉与于阗国素无往来,对他们目前的情形了解也十分有限,所以对他们的恳请,并未当场答应。如今请张大人来,本太尉就是想知道这于阗国的详细情形,以及与我沙州的关系。”

    张雨听了方才释然道:“原来如此,是为了沙州使节一事啊。”

    他捻须想了想,这才说道:“说起于阗,灭而复立,立而复灭,如此反复,不知凡几,不过该国始终不灭,倒也是一桩异数。唐玄宗时候,嫁宗室之女予于阗国王尉迟胜,自此于阗自称中原臣属,其后代国王与中原皇帝国书往来,皆尊中国皇帝为舅,自称为甥。

    尉迟僧乌波称帝之后,向往中原文化,国家体制、文化建筑也都一应仿照中土,当时大唐已然灭亡,但于阗远在西域,不闻消息,仍以大唐宗属自居,尉迟僧乌波还给自己起了李姓汉名,后来与我沙州开始结交,当时沙州是曹氏掌权,曹议金把次女嫁给于阗王李圣天为皇后,李圣天则把第三女嫁给曹议金之孙曹延禄为妻。从那时起,与我沙州往来渐密,两地使者、僧侣来往不断。”

    说到这儿,张雨端起杯来喝了口茶,又道:“于阗是西域大国,自南而来的胡商翻越葱岭,必经于阗,方至玉门关,西域诸国中,如今与我沙州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于阗国,如果于阗动荡不安,或许有些有手段的商贾可以另辟蹊径,不会受到大的影响,但是对大部分胡商来说,确实会怯于东行。而喀拉汗国……”

    张雨侃侃而谈,杨浩只是凝神静听,有所疑问时便开口询问,张雨知无不言,两个人说了一个多时辰,杨浩不但对于阗国的情形已经基本掌握,就连它周边各国的势力分布,国家情形也大致有了了解。不过与张雨言谈期间,杨浩丝毫没有露出是否援助于阗之意,等到张雨将情况介绍清楚,杨浩起身送走了张雨,再返回中堂时,令狐上善已经等在那儿了。

    杨浩问道:“于阗使者已经安顿好了?”

    令狐上善忙道:“是,他们已被安排在胡杨馆,那位与太尉相识的胡商塔利卜本已入住胡杨馆,占了最好的房舍,下官出面斡旋,让他们腾出了三间上房,又嘱咐了店主要生侍候,一应花费皆由刺使府支付,这些事儿忙完了,这才刚刚回来。”

    杨浩点点头,说道:“令狐大人请坐,方才在王府门前,令狐大人再三阻止本官与那几位于阗使者交谈,莫非……内中有甚么缘故?”

    令狐上善苦笑道:“下官哪里有什么缘故,实是马统领特意嘱咐下官,说那于阗人既是来求曹氏的,便与咱们全不相干,太尉政务繁忙,哪有余暇理会这些不相干的人物,要下官将他们逐出府去。”

    杨浩一怔,若有所思地道:“马燚?”

    后宅,马燚和竹韵的住处。

    杨浩抬腿进了院子,刚要走向门口,门扉吱呀一声开了,里边探出一个身穿月白小衣的女孩儿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盆,一盆水“哗”地一声扬向院子,亏得杨浩身手灵活,攸地闪了开去,佯怒道:“小燚,要把大叔淋成落汤鸡吗?”

    “啊!大叔!”

    马燚吐吐舌尖,笑嘻嘻地道:“谁晓得大叔要来啊,你走路像猫似的,不带一点声音的。”

    马燚推开房门,笑道:“大叔进来吧。”

    房内的灯光撒出来,给她的身子披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小丫头好象刚刚洗过了澡,水灵灵的模样,俏生生的身子,她未着外衣,身子还未长成,但胸口已见一抹浑圆隆起,撑起她月白色的棉 布小衣,犹如一对可爱的玉兔。

    马燚一直叫杨浩大叔,虽说如今渐渐长大,可在杨浩心中,现在的她与当初那个黄毛小丫头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从来也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人看待,所以虽见她未着外衣,却也未觉有什么不妥,便泰然迈进房去。

    马燚平常惯挽的道髻已经打散了,长发简单地分作两束垂在削肩上,月白色小衣,灯笼纱裤,宽大的裤脚在足踝边松松的迭了几笼,两只白生生的小脚丫汲着一双木屐,卧蚕似的十颗小脚趾就像新剥的荔瓣一般晶莹可爱,如画的眉眼,带着新浴之后的潮红,瞧来倒真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大叔今晚怎么有空过来呀?”

    马燚摞好木盆,马上殷勤地给他斟了杯茶过来,欢欢喜喜地问道。

    “哼!”

    杨浩板起脸道:“大叔是兴师问罪来了。我问你,我早吩咐过衙中各司各负其责,不得利用职权插手过问其他人的事情,今日有于阗使者到访,你为什么告诉令狐别驾把他们驱赶出去?你是我身边的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该更加谨慎,否则旁人岂不以为是出于我的意思?”

    马燚只道他真的生气了,小脸立刻紧张起来,双手垂着,规规矩矩站在他面前,双眼盯着自己的脚尖,期期艾艾地道:“啊,我……我是听竹韵姐姐说,这些于阗人来了,对大叔并无半点好处,反要让大叔陷入两难之地,不如趁着大叔不在,将他们打发了去,也可保我沙州体面,所以才……才……”

    杨浩哼了一声,沉声道:“竹韵呢?”

    马燚慌慌张张地道:“刚刚沐浴,正在梳妆,我……我去叫她……”

    马燚一溜烟跑到旁边门口,掀起帘儿,探头进去,小声叫道:“竹韵姐姐,快来,快来。”

    杨浩横目一瞧,松软薄纱的灯笼裤掩不住她那娇俏的身段,这样往房里一探身,纤腰微沉,凹下浅浅一道沟痕,翘臀挺起,小巧玲珑,虽说看起来似乎一巴掌就能盖住,但是隐隐已有些圆润的女人味道了,心中不由得一动:“小丫头开始长大了呢,我以后对她说话倒要注意一些,小孩子不会往心里去,一个姑娘家,这样严词训斥,难保她不会觉得委曲……”

    内房中,竹韵已经听到了杨浩的声音,狗儿叫她时,她已匆匆穿上一件外衣,应声便走了出来。

    竹韵穿了件白色绣鹤的轻袍,秀发松松地挽了一个髻,肤色白里透红,娇中有媚,伤体初愈的她,英气少了几分,倒是多了几分柔媚,站在阑珊的灯影里,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予人一种光艳清华的美丽。

    她浅浅笑道:“太尉大人,我们俱是一番好心,小燚做事,更是处处只知为太尉着想,何必这么声严色厉的,莫要吓坏了她。”

    杨浩瞪她一眼道:“小燚本来很乖,就是跟着你,学的一肚子机灵古怪。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未经我的允许,就擅自赶走于阗使者?”

    竹韵最擅察言观色,一个人是真怒还是假嗔,哪能瞒得过她的眼睛,所以杨浩的佯怒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她走到杨浩身边,嫣然笑道:“我的大老爷,你就不要装了成不成?难道你喜欢看见那些于阗人?沙州官吏还不知道发生在麟府的事,可是我还不知道么?大人在沙州这些天做事废寝忘事,通宵达旦,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尽快稳定沙州,挥兵去解麟府之乱?”

    她捧起狗儿斟给杨浩的那杯茶,轻轻递到杨浩手边,这一靠近,杨浩闻到一股淡淡的藻豆香气,令人心旷神怡,竹韵穿着轻松的博袍,袍袖一滑,露出一截雪腕,腕上却有一道刚愈的伤痕,才生好的***还泛着嫩红的颜色,杨浩心中一软,便接过了茶杯,说道:“你们坐吧。”

    狗儿如奉纶言,她拍拍心口,赶紧蹭到一张椅子上,乖乖坐好。

    杨浩道:“继续说。”

    “是!”

    竹韵见他听进了心里,浅浅一笑,又道:“大人,于阗和咱们有甚么关系,更何况于阗先王李圣天的皇后还是曹家的人,他们今日是急病乱投医,可来日焉知不会恩将仇报?就算咱们现在太太平平的,也没必要赴援于阗。再说,大人的根基在夏州,虽说以横山天险为隘阻循宋军西进的步伐,他们未必就能攻下银芦两州,夏州可保无恙,然而一旦让他们在麟府两州站稳脚跟,把那里据为己有,就堵住了咱们东进之路。”

    杨浩乜了她一眼,哼道:“东进?谁说我要东进?”

    竹韵挑了挑眉毛,向他妩媚地一笑,并不反驳。

    杨浩吸了口长气,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缓缓踱着步子,沉吟道:“你认为,我应该对于阗之难置之不理?”

    竹韵道:“那是自然,不但我这样想,就算种大人、张将军在这里,恐怕也要这样想吧。漫说咱们和于阗素无交情,就算彼此交情深厚,如今咱们自顾不暇,安能为他解围?”

    杨浩缓缓摇头,喃喃地道:“都这么想么……”

    竹韵窥他脸色,忽地动容道:“难道……太尉真想出兵攘助于阗?”

    杨浩反问道:“如果我确有此意呢?”

    竹韵惊诧道:“如此自讨苦吃,所为何来?太尉,现在朝廷大军压境,咱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哪里还能顾及他们?”

    杨浩喟然道:“泥菩萨……也是菩萨啊,若不然,就真的只是一滩泥巴了。竹韵,对这件事,我已想过很久,我们现在是很辛苦,内忧外患,危机重重,可咱们就是再苦,这个仗还是得打,应该去打。”

    “应该打?”

    “不错,应该打,内中原由有四:第一,利益。于阗西南抵葱岭与婆罗门接,相去三千里。南接吐蕃,西至疏勒二千余里,领地辽阔,疆域宽广,如果这个地方战火连绵,那我们纵然一统河西,也无法做到振兴河西的承诺了,中西贯通的丝绸之路,我河西走廊只是其中的东段啊……”

    竹韵反驳道:“太尉,于阗与喀拉汗之战一直时断时续不曾停止,可属下听说,大食商人塔利卜已带了一千多个农奴和大批的财物抵达沙州,再加上之前他偷运过来的大食宝马,可见,他们并未受到于阗战火的影响呀。”

    杨浩摇头道:“不然,那只是一个塔利卜,他有大食王族血统,与大食军方必有联系,而普通的商贾却没有这样的特权,也没有这样的本事。重振河西,不可能只靠一个塔利卜,何况……”

    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竹韵,如果我的经济命脉掐在一个人手中,你说那是幸,还是不幸呢?”

    竹韵不说话了,杨浩又道:“第二,安全!宋国伐我麟府,消息还一直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可是随着河西古道的畅道,消息是遮掩不了多久的,一定会传到这里来。如果这个消息传开,刚刚归附我们的各方势力会不会蠢蠢欲动?我们***了麟府之乱的消息回师东下平乱,势必不能把收服的西域各州军队带回夏州去。

    这样一来,玉门关、阳关、肃州、甘州、凉州……,每一处地方,我还要留驻忠心可靠的大量的军队,以防我们一走,就有人利用我东线之乱,蛊惑刚刚归附尚不可靠的军队死灰复燃。与其派驻重兵日夜防范他反,不如釜底抽薪,干脆以保我河西古道昌隆兴盛为名、以援我友邦,救我信众为名,派一支精锐,带领支刚刚归降的大军赴援于阗。

    远师在外,他们是反不起来的,而且,在此紧要关头,我还有余力支援他国,等宋国攻我麟府的消息传开,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想要造反,就是再三拈量,而那些三心二意、观望行色的,就会更加坚定对我信心。”

    “那么,第三呢?”

    “第三,人心。民心向背,在战场上虽然显示不出明显的力量,可是它无时不刻不在影响着敌我军心士气的兴衰、粮秣辎重的供应。河西诸地崇佛信佛,而于阗佛教隆盛,此番乞援使者中又有一位高僧,我能这么快一统河西,除了我们的兵士作战勇敢,其实当地百姓与其统治者没有同仇敌忾之心,大大消磨了他们的壮志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否则当初李光睿挥军西进,屡至凉州而止,难再寸进,何以我们却能势如破竹?是我们的兵力远胜于李光睿,还是我们的战斗力远甚于李光睿?

    路无痕西域大儒,在沙州士林素享盛名,要想做官,曹氏早已委以重任了,他为何弃沙瓜而为我所用?一路西来,为什么西域的士林名宿纷纷投效?汉人子弟雀跃相迎?因为他们身处异地,饱受欺凌,才会更加的记得自己的根,才会更加渴求同祖同宗的亲人。

    于阗国昔日与大唐往来密切,当年安西四镇之中就有于阗。所以那里国内也有很多汉人,而于阗国王更以中原宗属自居,自视为中原之人,他们受到了欺凌,当初困守沙瓜二州委曲求全赖以自守的曹氏尚能派兵相助,而今我这尽拥河西,兵强马壮的杨浩反而袖手旁观,岂不是还不如原来的曹家?

    沙州百姓爱我敬我,将我比拟为当年的张义潮。张义潮曾策马急追一千多里,斩杀吐谷浑宰相,而我呢?于阗使者向我乞援时,我却带领大军匆匆逃回夏州去了,还谈什么保境安民?做不到这一点,如何得到这方百姓的拥戴?归义大街上,我曾对沙州百姓亲口说过,要爱我百姓,济民抚远,重振河西,再现兴旺,现在却是一副虎头蛇尾的模样,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这才是我真正的命门所在啊。”

    杨浩说的激动,顺口溜出了一句后世名言,一语出口,心头就是一惊,他的身子僵在那儿,好半晌,才尴尬地转向竹韵和狗儿,却发现两个人听的非常入神,两双大眼睛就像天上星,亮晶晶,正满是崇拜地看着他。

    见他回头,狗儿击掌赞道:“大叔说的好棒!”

    杨浩松了口气,暗自庆幸道:“幸好……,这个时代还没有这个词儿……,要不然我杨太尉在两个下属、一个晚辈面前,可真是全无形象可言啦。”

    竹韵站起身,心悦诚服地道:“太尉说的太好了,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这许多道理,竹韵错了,以后……竹韵再也不敢自作聪明,坏了太尉大事……”

    杨浩汗颜道:“知错就好,你们都是我身边的人,我不希望你们因为想要维护我,反而做出有害于我的事来,不属于你们职权范围之内的事,以后切勿插手便是。呵呵,刚才这番话,我是分析给你们听的,不过这样一说,倒是更坚定了我自己的决心。”

    狗儿眨着眼道:“大叔,你方才说有四个理由,这第四个原因是什么啊?”

    杨浩的眼神攸地变得深沉起来:“这第四个理由,与东边有关。”

    “东边?”

    “对啊,那个炅啊。”

    “啊?”

    还是竹韵机灵,脑海中灵光一现,脱口道:“赵炅?赵光义?”

    杨浩一笑:“不错,军事上,我要把他阻于横山以东,消化巩固整个河西。军事上进入僵持之后,就是***上的互相攻讦,这政争,却是比战争更加险恶、更加诡谲。其中理由,你们现在不必知道的太细……”

    他看了竹韵一眼,温和地说道:“等你养好了伤,我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需要你去汴梁,等你把这件事办妥,就是我和他赵炅摊牌的时候了……”

    杨浩说完又道:“好了,你和小燚先歇息吧,等我安排了远征之事,就立即回师夏州,希望赶回夏州的时候,你的身子已经大好。不管对错,不管用心,这一次的教训,要记住,不许再犯。”

    “是……”

    竹韵和狗儿一齐应了一声,狗儿乖巧认真的很,竹韵偏要扮出一副委委曲曲地样儿,杨浩瞪了她一眼,这才离去。杨浩一走,狗儿马上蹦蹦跳跳地跑进里间,拿了竹韵放在梳妆台上的一支眉笔,又跑出来趴在桌上,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本摊开,一笔一画地记了起来。

    竹韵奇道:“小燚,你在做甚么?”

    狗儿一边念一边写:“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然后抬起头道:“我记下大叔说过的话啊,大叔经常会说一些很精彩很精彩的话,我都会记在小本子上,省得忘记了。”

    竹韵翻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大叔如果有一天真的做了皇帝,我看你做个起居郎倒正合适。”

    狗儿合上小本本宝贝似的揣回怀中,好奇地问道:“起居郎是干什么的?”

    竹韵道:“起居郎啊,皇帝御殿则侍立,皇帝行幸则随从,就是整天跟在皇帝身边,不管是他做国家大事也好,还是日常起居也罢,统统都要记录下来的人。”

    狗儿一听,讶然道:“还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官儿吗?要整天跟在大叔身边呀……”

    她按着自己心口的小本本,幸福地傻笑道:“那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就跟大叔讨个起居郎做,呵呵呵呵……”

    竹韵叹了口气,喃喃地道:“没心没肺的傻丫头,真是傻的没治了……”

    天亮了,雄鸡唱晓。

    杨浩一身箭袖青衣,在院中刚刚打了两趟拳,额头沁出些微汗水,正欲正练两趟剑法,令狐上善忽然急匆匆地跑进了后院,边跑边叫:“太尉,太尉大人,出事了,胡杨馆出事了。”

    杨浩愣了愣,收剑问道:“胡杨馆?胡杨馆是个什么所在?”

    令狐上善急得直跺脚:“就是安置那三个于阗使者的地方啊,他们出事了。”

    杨浩失声道:“于阗使者?他们出了什么事?”

    令狐上善急得满头大汗:“杀了,被人杀了,下官刚要登衙署理政务,就听到这个消息,一刻不停马上就来寻找太尉,太尉,这下可糟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于阗国的使节,彼国使节死于沙州,这事……”

    杨浩的脸色严峻起来,截断他的话道:“我曾任鸿胪少卿一职,自然知道一国大使身死于此意味着什么,不要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急有何用,咱们去看看。”

    杨浩一边说一边大步而行,令狐上善提着袍裾,一溜小跑跟在后面,两人出了府门翻身上马,在一行侍卫的护卫下急趋胡杨馆。

    胡杨馆是沙州最大的一家客栈,条件也最好,占地极为宽广,杨浩赶到时,沙州府衙的衙役公差已然进入了胡扬馆,客栈外面又有沙州的守备军将那里团团围住,杨浩急急下马,与令狐上善进了大门,那胡杨馆掌柜脸色如土地赶来相迎,引着两位大人直趋三位于阗使者住处,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的辩白撇清:“大人啊,小老儿一向本份,经营这客栈从来没有出过事情,今儿一大清早,起夜的时候听见一声惨叫,小老儿匆忙赶来一看……”

    杨浩二人也无暇理他,沉着脸只是赶路,到了那处院落,早有几个衙役迎上来道:“太尉大人,别驾大人,这院门本是自内闸着的,小的翻墙才打开来,贼人是直接翻墙进去的……”

    杨浩点点头,脚下不停直接进院,一进院门就吃惊地站住了,那位于阗将军站在门边,身着小衣,嗔眉怒目,似欲择人而噬的一头猛虎,但是他再也动弹不得了,一杆长矛洞穿了他的胸膛,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旁边的门敞开着,杨浩快步进去,就见那位文士李从林同样未着外衣,他似乎刚刚闻声起床,走出内间要察探动静,便被猝然闯入的凶手一剑刺穿了颈子。这一剑刺断了他颈间动脉,鲜血喷溅了一身,尸体软软地靠在壁上,他的脸上还带着一片惊诧与茫然。

    杨浩定定地瞧着李从林那双已了无生气,却死不瞑目的眼睛,许久没有动弹。

    “大人,这和尚还有一口气儿。”里边的衙差高声叫道,杨浩一个机灵,立即弹身掠进了内间,只见那位慧生大师一袭月白色僧袍,斜斜倚在榻上,一手掩住汩汩流血的胸口,一双无神的眼睛正向他看来。

    杨浩立即掠过去,俯身扶起他来,怒声问道:“大师,是何人行凶?”

    慧生大师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艰难地道:“老衲……能捱到太尉大人赶来,总算我佛……有灵。不知太尉思虑一夜,今……是否……决定出兵,解我于阗万千……众生之难?”

    杨浩急道:“大师,到底是何人行凶?”

    慧生道:“老衲……三人此来,已怀必死之心,今……已见太尉,死得其所矣。老衲……身为于阗……使节,只想知道……太尉可有定……议么?”

    杨浩重重地一颔首,沉声道:“本太尉心意已决,必援于阗!”

    慧生和尚目中露出惊喜之色,他颤巍巍地合起染血的双手,宝相庄严,一派肃穆:“太尉……慈悲为怀,寻声救苦,不舍于阗众生,有此弘愿,便是菩提心,心怀菩提,即是立地活佛,老衲心愿已了,可以去了……”

    “大师!”

    杨浩叫了一声,却见慧生唇角含笑,意态安详,竟已坐化菩提。

    杨浩慢慢站了起来,默默地退了两步,向这位只有一面之缘,却令人肃然起敬的佛门高僧双手合什,郑重地施了一礼,又沉默片刻,返身便往外走去。令狐上善惊疑地看了眼他的背影,忙也匆匆向慧生大师行了个合什礼,紧跟着杨浩走了出去。

    杨浩一路出了胡杨馆,翻身跳上战马,拉住缰绳,这才对令狐上善道:“于阗国使者的后事,就拜托令狐大人,要好生处理,以备送回于阗国去。”

    “是,下官自会妥善处置,太尉尽管放心,下官恭送太尉。”

    令狐上善一揖到地,再抬头时,杨浩已率侍卫扬长而去。

    杨浩信马游缰,拐上长街时,这才放缓了马速,轻轻摊开了他的手掌,在他的掌心,有一枚被鲜血浸染的戒指,戒面很宽,纯金打制,沉甸甸的很有一些份量,用两指将它轻轻拈起,可以看见上面有些细小的蝌蚪文,乍一看去,就像一串串花纹。

    杨浩仔细地端详着,目中渐渐泛起针一般锋利的光芒,冷冷笑道:“竟然是他……也只能是他,我竟然没有想到。刺杀于阗使者,哼!刺杀于阗使者干什么……你想做司马班超么?可惜,我杨浩却不是鄯善王!”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