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1章 素手调羹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21章 素手调羹

    锅中热气蒸腾,上好的小牛肉正在沸水中翻滚,精心调配的佐料一放下去,立即消除了牛肉本身的腥膻,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竹韵满意地笑了,这是她亲手煨制的牛肉汤,这么香,一定会合大帅的口味吧?

    旁边另一个灶上,陶罐里的水已冒起了蒸腾的热气,竹韵正要把陶罐拿下来,忽听远远的似乎有人在喊:“大帅回营啦,大帅回营啦……”

    隐约中,那一线呼声夹杂在士卒们的谈笑声、歌唱声、乐曲声以及马嘶牛哞声中传来,并不特别明显,不过竹韵却马上听到了,她的耳力固然远超于常人,但是各种声响混杂在一起,要想从中抽取一点特殊意义的声音并不容易,然而……太尉、大帅、杨浩,这些特殊的字眼,只要落入她的耳中,准能马上引起她的注意。

    竹韵立即起身,踱出了毡帐,她身上穿着杨浩的一套常服,布带束发如马尾,唇红齿白杏眼星眸,俨然一个美少年。她的伤还没有好,失血过多的脸颊还有些削瘦苍白,刚刚结痂的创处还经不起剧烈的运动,但是她不肯整日伏在帐中养伤,适当的活动和充足的阳光,是有助于她身体康复的,身体稍见起色,她就尽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动了。

    此时夕阳如火,彩霞满天,金色的黄沙地上毡帐星罗棋布,有些战士裸着上身正在角力摔跤,旁边围了好多人为他们喝彩叫好,有人卸下鞍鞯正在饮马喂食,梳理马毛,有人蹲在灶坑前边忙碌着,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竹韵的目光穿过这一副副优美的画面,直接定格在杨浩的身上。

    杨浩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十余名侍卫,正飞骑驰过营中一条浅浅的小河,河水溅起一人多高,在夕阳的透视下,就像一粒粒美丽的琥珀,一丝温柔而欢喜的笑容,悄悄爬上了她的脸颊,浅浅的酒窝、甜甜的笑靥,乍然一笑,百媚丛生。

    人如虎、马如龙,飞骑驰骋,身手矫健,杨浩绕过一顶顶毡帐,向这个方向疾驰而来,竹韵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蹒跚着赶回帐去,沏了一壶清香四溢的热茶,然后又快步迎向帐外,等她再走出来时,杨浩一行人已踪迹全无,竹韵茫然若失,四顾之下,这才发现不远处的中军大帐前已停着十余匹骏马。

    “啊,原来太尉还有事要忙……”

    竹韵释然,她侧头想了想,回到帐中,把灶下的柴火撤了些,用小火慢慢地炖着肉,然后搬了个马扎回到帐口坐下,双手托着下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凝视着中军大帐。夕阳的余晖披在她的身上,就像蒙上了一层绯色的薄纱,她神情恬静、体态安闲,就像一个耐心地等候她的郎君回家的小妇人。

    是的,自从杨浩看过了她的身子,在竹韵心里,她就已经是杨太尉的人了。她贱命一条,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个干净的身子,如今这身子已被杨太尉看了个遍,那她不是他的人,还能是谁的人?

    比起冬儿的端庄大方、焰焰的风情万种和娃娃、妙妙的妖娆妩媚,她自卑的很,冬儿是杨浩的原配夫人,曾甘苦与共,焰焰是唐家的大小姐,富可敌国的唐家,她自然是听过的。娃娃和妙妙是汴梁出了名的花中魁首,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晓,这样的女子,正是世家豪门、位高权重者喜欢纳入私房的尤物。可她是什么?

    她只是一个双手染满鲜血的杀手,那些做为一个江湖人引以为傲的杀人手段,在权势和地位面前不值一文,在杨太尉这样位高权重,威仪日盛的男人面前,她是一个杰出的手下,可是做为一个女人,她没发现一点引以为傲的本钱,就算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家,也不会喜欢把一个只会舞刀弄剑杀人如麻的女杀手纳进门来,何况杨浩是手握重兵的一方诸候。

    她不敢向杨浩索取什么,甚至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然而当杨浩看光了她的身子,在她心里面,她已经是太尉的人了,在她心里,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男人,这已让她心满意足了。她不敢奢望其他,只希望能跟在他的身边,看到他的笑脸,听他和自己说几句话,她想要的,只有这么多。

    曾经拉着杨浩一起在冰天雪地的芦苇河上数星星,曾经在她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候,由她喜欢的男人亲手为她包扎了伤口,这些温馨的回忆,已经足够她用一生来回味和欢喜了。在杨浩身边,她不仅仅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工具;在她心中,杨浩已不仅仅是一个和霭可亲的上司,这就足够了。

    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父亲年纪大了,老不以筋骨为能,可他现在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卖命了。他如今是芦州讲武堂的教授师傅,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体面人,而她,也不再是一个躲在阴暗角落里随时准备取人性命,也准备着被人取走性命的杀手,尽管有时她仍然需要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但是这完全出于自愿,她的生命,已经开始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一个被人豢养、命若浮萍任人摆布的刺客。

    杨浩,就是改变她生命的那一缕阳光。

    竹韵坐在帐边,耐心地等待着,没有一丝不耐烦,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等候他,就算一直这样等下去,她也不烦。

    晚风起了,羌笛的呜咽声中,最后一缕阳光渐渐消逝在天尽头,灶坑中红红的火苗,取代了阳光,依然把光明,送到她的眼前……

    中军大帐,一队甲胄鲜明的持枪武士巡弋于外,杨浩的亲军侍卫则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整个大帐团团围住,按刀面外而立,帐中,杨浩麾下各路将领各执己见,正争论不休。

    一开始各路将领的意见分岐很大,什么奇异的想法都有,渐渐的,有些人被说服了,意见渐趋统一,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一个建议留、一个建议走,两派意见针锋相对,各执一辞,争的面红耳赤。杨浩坐在帅位上努力保持着冷静,听着两派人马各自陈述的理由,一壶酽茶已经续了好几次水,茶水已喝得淡而无味,他仍然不置一辞。

    现在所议之事,关系重大,往大里说,甚至可能关系到他称霸西北的杨氏政权能否存续,而这又关系到他麾下来自各族的将领、以及他的直属将领们的切身利益,决不是他简简单单说一声走或者留就能统一意见的事,他必须充分了解大家的想法,权衡走留的利弊。

    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当赤忠占领百花坞的时候,南城许多百姓还茫然不知所以,同时他西进的战线也太长了,而府谷并不是他留守东线的势力重点监察的对象,所以,最先送到消息的,不是他的飞羽秘谍,反而是事发次日就遣派了信使一路疾驰而来的任卿书。

    目前,他所掌握的情况是:赤忠反叛,夜闯百花坞,折家上下已尽在赤忠的掌握之中。府州外线暂无消息,赤忠谋反的原因亦尚未查明。这样的消息,让人如雾里看花,难辨清晰,但是谁也不相信赤忠会发了失心疯,以他区区一军之力悍然控制百花坞,就能够改朝换代。

    毫无疑问,在他背后必有一个强大的支持者,力量强大到足以使赤忠相信,可以在这股势力的帮助下控制府州。

    能够直接插手西北,左右府州命运的强大势力只有三股,辽、宋和他杨浩,而这其中最可疑的就是宋。杨浩当然清楚,自己绝对没有下令吞并府州,更从不曾勾结赤忠,那么剩下来的只有两股势力了:辽和宋。

    辽国目前的国策很清楚,完全是休养生息、消化内部矛盾,恢复几次内乱大伤的元气。此外,即便辽悍然决定对外扩张,选择西北的可能也不大,西北没有辽国想要的东西,他们想要的是中原的锦绣江山,花花世界。

    而对宋国来说则大大不然,宋国最想征服的是幽燕,欲征服幽燕就必须与辽国为敌,与辽国为敌,宋国最大的弱点就是缺少战马和养马之地,而这个不足,一旦得到西北就可以弥补。

    宋国的经济实力和武备科技、军队素质实际上都强于辽国,唯一缺乏的就是战场上的最强大兵种----骑兵,在疆域辽阔、战线绵长的领土上做战,如果少了机动力最强的骑兵,就算是杀神白起、冠军侯霍去病任正副统帅,那也胜算寥寥。

    所以,杨浩判断,收买赤忠,奇袭府州的幕后力量必是赵光义,这一点业已得到所有将领的认同,这样的话,这些信使赶到这里前的这段时间,天知道府州已经发生了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艾义海急急地道:“大帅,末将以为,应该撇下瓜州之事,以最快的速度杀回去。赵光义如谋府州,绝不会就此罢手,府州到手,必攻麟州,麟府两州到手,就该长驱直入,攻我夏州了,夏州是大帅的根基之地,这瓜沙二州今日不取,来日还可再战,如果失去根基之地,那咱们才是一败涂地了。”

    木恩也急道:“大帅,我也同意艾将军的意见,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定难五州,才是咱们最重要的所在。”

    李华庭也道:“大帅,李光睿当日之败,前车之鉴啊,不要犹豫了,还是立刻拔营,披星戴月赶回夏州去吧。”

    凉州军指挥使刘识大声道:“大帅,府州情形如今怎样,末将并不知道,不过末将曾听人言,镇守麟州的杨将军乃善守之名将,而镇守夏州的种大人,也是精于用兵的人物,这两位大人绝不会坐以待毙的。而我们仓促返回夏州,眼下却有几桩难处:

    统治瓜沙二州的曹延恭,并非等闲之辈,我军若仓促撤军,这个机会他不会放过,我军一退,军心必乱,这里的地理,没有人比曹延恭更熟悉的了,若是他自后追杀,我们既不能扎下营盘与之缠斗,便只有一路被他追着打。而我们的退路上还有甘州回纥人,他们如困兽一般仍在垂死挣扎,我军一退,甘州回纥必也竭力截杀,恐我大军未至夏州,先就折了五成了。”

    肃州军将领邓弘赞同地道:“不错,以残败之师,咱们纵然赶回夏州那又怎样?何况那时兵疲马困,不过是赶回去送死罢了。以末将之见,可令麟州、夏州守军据城自守,竭力防御,我们则尽快打下瓜沙,再回过头来灭了甘州回纥。到那时候,率大捷之师,挟一腔锐气返回夏州,方有胜算。

    如果定难五州已有失陷,大帅那时以灵州为中枢,西据瓜、沙、肃、甘、凉五州,北拥顺、静、怀、定、兴五州,往东,还有盐、宥、夏诸州,也未必就不能卷土重来,重新打下失陷的领土。若是此刻仓促退兵,只怕两头落空,这是自乱阵脚啊。”

    杨浩自夏州带出来的将领大多已方寸大乱,一门心思劝说杨浩立即退兵,星夜驰援东线,解决府州之乱引起的危机,而一路收服的凉甘等州将领,则倾向于继续攻打瓜沙,东线如今情形如何实难预料,在他们看来,舍了唾手可得的瓜沙二州,率疲兵在后有追兵,前有强敌的情况下一路杀回夏州去,不用人打,自己就拖垮了。”

    杨浩沉吟良久,缓缓问道:“我们能否有什么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东线的情况?”

    艾义海蹙眉道:“大帅,咱们的讯息传递,主要是依靠飞禽,在沙漠草原雄鹰时常出没之地,信鸽很难起作用,而鹰虽快捷安全,但是它飞的路程不远,认路的本领又差,须得沿途架设讯息站,让经过训练的雄鹰以接力方式传递消息。咱们这一路西征速度太快,叶大人的的讯息站刚刚铺到灵州,距这里还远得很呢。”

    杨浩长长地吁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帐中众将都停止了争吵,默默地注视着杨浩的举动。

    赶回夏州?如果那边真的势危,现在回去怕也是远水难救近火,更何况还有曹延恭和夜落纥这一对凶猛的草原狼,他们岂会坐失良机?仓促返回的话,不但这一路西征所取得的成果尽付流水,而且一着不慎,自己就要像像当初急于逃回夏州的李光睿一样,众叛亲离,穷余末路……

    选择相信杨继业和种放,放手让他们应付东线,自己继续攻打瓜州?赤忠已占据百花坞,控制了折家满门,朝廷大军一到,府州百分百是守不住的,府州一失,杨继业独守麟州便孤掌难鸣,虽说他是当世名将,可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绝不仅仅是高明的战术和精明的决策,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再加上地利已失,他要是还能力挽狂澜,历史上的杨无敌也不会在陈家谷被辽军生擒活捉了。如果府州之乱,再导致麟州有个闪失,那么种放还能守住夏州么,他到底缺乏带兵的经验啊……

    杨浩心中委决不下,脚步沉重地在帐中踱着步子,许久许久,还是拿不定主意,眼见众将都在屏息等候他的决断,杨浩终于站住脚步,沉声道:“事关重大,轻率不得,容本帅再好生权衡一番再做决断。现在……都散了吧。”

    木恩急道:“大帅。”

    杨浩沉着脸挥了挥手,木恩只得忍住到了嘴边的话,拱手退出帐去。众将一见,纷纷拱手而退,杨浩独自立于帐中,牛油巨烛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投映在帐幕上,他仰首望着帐顶,沉思良久,才唤道:“暗夜!”

    帐外应声闪进一人,一身灰衣,与毡帐同色,他本来就一直站在帐口一侧,但他在那儿一动不动,出入的将领们竟然没有留意到那儿还有一个人。

    灰衣人飘身入内,捷若狸猫,见了杨浩只是双手抱拳,垂首听命,并不发一言。

    杨浩道:“暗夜,速速传令下去,麟州、府州、银州所有留驻的消息站停止其他一切任务,全力打探府州情形进展,但有任何消息,事无巨细,全部通过飞禽传往夏州,令灵州与夏州每日五班联系,接收夏州传来的一切消息,同时多备快马,每日两班送往我的中军大帐。”

    “是!”

    “还有……”

    暗夜幽灵一般刚欲闪出帐外,闻声又攸地站住,真个是动如脱兔,静若处子。

    杨浩沉声道:“立即与马燚统领取得联系,我需要掌握她那边的最新动态!”

    “是!”那人并不多话,只低应一声,便闪出大帐,没入了茫茫夜色之中。杨浩踱到帐口,仰首望向低悬天幕之上的无数繁星,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

    夜深更觉月寒,风徐来,竹韵打个冷战,紧紧裹在身上的披风,抬头向中军大帐的方向看了一眼,正见杨浩踏着一天月色缓缓走来,竹韵又惊又喜,急忙站起来道:“太尉!”

    杨浩心事重重地信步而行,走还是留,两个针锋相对的念头在他心中互相别着苗头,始终难以决断。忽尔听到说话,杨浩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立在帐侧的竹韵,杨浩颇为意外地道:“天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竹韵欢喜地道:“我……我不饿……”

    “吓?”杨浩听的一怔。

    竹韵脸上顿时一热,幸亏夜色深沉,看不清她脸上的红晕,竹韵急忙背过身去,抢先赶回帐中:“太尉商量公事,还没吃东西吧,我……炖了些小牛肉,太尉吃一碗吧。”

    杨浩叹道:“唉,不用忙碌了,我吃不下。”

    “多少吃一些吧,从傍晚到现在,太尉还未吃过东西呢。”

    杨浩在帐中盘膝坐定,顺手拿过案上的小剪刀,挑了挑油灯的灯芯,火头高了许多,帐中顿时亮堂起来。竹韵端了碗小牛肉,轻轻送到他的面前,见他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忍不住说道:“太尉,这是……这是我炖的,也不知合不合太尉的口味。”

    “哦……”杨浩应了一声,拿起汤匙,在碗中搅拌了几个,又兴味索然地摞下了匙子,竹韵见了,跪坐在几案对面,双手扶膝,轻声问道:“太尉,有心事吗?”

    杨浩摇摇头,下意识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灯光映在竹韵的脸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双纤月般的蛾眉,柔软粉润的唇瓣,檀口樱唇,那神情气质,虽是一身男装,倒蛮像个居家的妇人……

    被杨浩审视地看着,竹韵忽然又有了那种在他面前赤裎相见时的羞窘。她瑟缩了一下,有些不太自信地侧垂了头,秀美柔和的脸部曲线一侧明亮、一侧幽暗,像极了一副娴雅秀气的仕女剪影。

    杨浩被她欲羞还怯的表情逗笑了,眉宇间的隐忧虽是挥之不去,脸上却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呵呵,看你现在这副样子,谁会相信你是继嗣堂里超一流的女杀手呢,如果你这副模样出现在我面前,就连我都会完全失去戒心的。”

    竹韵立即轻声申辩:“属下……属下从来不曾以色相杀人。”

    杨浩颔首道:“嗯,那倒是,凭你一身出神入化的本领,又有谁能从你剑下逃命呢?”

    竹韵涩然道:“竹韵奉命去刺杀的,不是自己有一身极高明的本领,就是家中豢养着极高明的护院,竹韵并不是每一回都那么幸运得手的,不止一次,我这个行刺者却变成了被人追杀的人,我本来设好了陷阱,自己却变成落入陷阱的人,很多回,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

    “本来已经设好陷阱,自己却变成落入陷阱的人……”杨浩咀嚼着这句话,悠悠出神。

    “是啊,”竹韵也有些出神:“那时真的好难,往前走,有敌人、有陷阱;往后退,同样有敌人、有陷阱,不管是进是退,都是步步杀机,不见生门……”

    “那你怎么……”

    “拼呗,努力为自己制造机会,把主动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让我的对手预料到我的每一步行动,不让我的对手牵着我的鼻子走,再凭着应敌的急智和一身武功,总算是死里逃生。可是,杀人者,恒被人杀,这是一个杀手的必然结局,继嗣堂的杀手还从来没有一个寿终正寝的,而女杀手中,活的最长的一个,只有三十七岁……”

    竹韵酸楚地笑笑:“我知道,我也不会永远那么幸运的,或许下一次,或许下下一次,就是我的死期,我一直很好奇,想知道自己能不能超过三十七岁,成为继嗣堂杀手们活得最命长的女刺客。好笑吧?我用自己的命,跟自己打赌,的确挺无聊的……,可我活的本来就够无聊的……

    忽然有一天,我接到大公子传来的紧急命令,叫我和继嗣堂的几位前辈杀手立即赶去汴梁,护送一位杨浩大人安全返回西北芦州,我们当时接到的命令是:我们可以死,就算全都死光了也没关系,却必须卫护他的周全。然后,我就扮做一个小丫环到了你的身边,你和我以前保护过的人都不同,很不同……”

    她深深地凝视着杨浩,柔情暗藏,款款低声道:“太尉,谢谢你,我真希望……放下刀剑,为你端茶递水,照料起居,做你一辈子的……小丫环。”

    杨浩慢慢站了起来,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缓缓说道:“我现在……倒想做一个杀手,一个身陷绝境的杀手,我只希望,我也能像你那么幸运……”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