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5章 龙女风波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15章 龙女风波

    蓝眸金发的少女向他嫣然一笑,福礼道:“老爷,请用茶。”

    说着双膝并紧,隔着三尺远,便恭恭敬敬地弯腰,将一杯热茶轻轻放到他的面前。

    正值盛夏,穿着简单。肃州人有一大半都具有大唐安西都护府军人后裔的血统,所以军阵战法、衣甲穿着,俱有大唐遗风,这女子们的衣饰也不例外,金发少女穿着一身湖水绿的对襟衫襦,外罩一件半臂衣,***穿一件嫩黄色的裙子,大v领的衣衫,露出一抹诱人的绯色胸围子,尽得薄、透、露的大唐女装遗风。

    她这一俯身,一对娇嫩丰盈的堆**丘便似要裂衫而出似的,沉甸甸极具质感在凸现出来,一对***丰盈挺拔,粉莹莹、颤巍巍,羊脂玉球一般,旖旎香艳,勾人魂魄。

    朱唇深浅假樱桃,***半掩疑晴雪,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美人了,只不过……对一个头梳双丫寰,明显尚未嫁人、不谙**滋味的少女来说,这样饱满丰挺的胸部实在显得是太大了些,不过考虑到她有一半的欧洲血统……,杨浩不自然地挪开了目光,这一抬头,瞧见的却是她轮廊分明的侧脸。

    金发少女的五官线条比血统纯正的欧洲人要柔和了许多,肌肤也不像纯正的欧洲人一般粗糙或生有雀斑,而是牛奶一般白皙柔嫩的质感,几缕金色的头发就垂在她那吹弹得破的脸蛋上,因为靠的太近,似乎他只要呼一口气,就能拂开那少女颊上金色的发丝。

    杨浩窘然,忙又直了直腰杆,与她悄悄拉开了些距离,蓝眸少女显然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她放好茶杯,飞快地瞟了杨浩一眼,一双月眉弯弯,眼波俏皮媚丽,眼角微微向上吊起,透出一股子飒俐精明的味道。

    这个女孩儿不是别人,赫然竟是肃州龙家的那个龙灵儿,当日龙翰江向杨浩介绍的龙家八美中,头一个就是这龙灵儿,虽说当时她以轻纱蒙面,但是那双妩媚天成,慧黠机灵的眸子,杨浩既然见过,自然不会认错。

    杨浩微微蹙起眉头道:“龙姑娘,你们龙家……不是已经迁去夏州了么?”

    龙灵儿温顺地道:“是,遵大帅吩咐,龙家已举族迁往夏州,不过……龙家在肃州多年,家中略有薄产,仓促之间迁走,有些田产房舍还来不及变卖处置,所以……我爹就留了二娘在这里打理……”

    杨浩没好气地打断她的话道:“我的意思是说……姑娘你何以出现在这儿,扮起了端茶送水的侍婢?”

    龙灵儿道:“灵儿是太尉府的侍婢,不留在这儿又去哪里,不做这些事情又做什么呢?”

    杨浩听了不禁愕然,失声道:“什么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做主让你们留下的?”

    龙灵儿道:“是灵儿姐妹乞求路知州恩准,才得以留在府上侍候太尉。”

    “你们姐妹?”杨浩又失声叫道:“你……和龙蝶儿那几位姑娘,都留在了这里?”

    龙灵儿更加乖巧,小声应道:“是!”不过眸底却飞快地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口是心非的臭男人,还要装做一副不近女色的圣人嘴脸,那怎么一眼就认出了人家,还把人家的名字都记的清清楚楚?”

    杨浩的眉头攸地拧成了一个疙瘩,他没想到擅自做主把龙家八女充作自己侍婢的竟是路无痕,既然是路先生,他倒不好为了几个丫头侍婢的事情对他有所责难了。

    杨浩吁了口气道:“龙家的姑娘,怎么可以干些端茶递水侍候起居的事情呢。龙姑娘,你们还是尽快赶去夏州吧。我在夏州已为龙家安排了府邸,龙家在我治下,一定会受到保护和尊重,杨某人一向言行如一,说到做到,你们尽管放心便是。”

    龙灵儿垂首道:“太尉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汉,小女子和龙家上下哪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家父当初不识大体,妄图抗拒太尉天兵,以致无端多造许多杀孽,亏得太尉宽宏大量,未予追究,家父心中实是既惭且愧,只恨不能有所补偿。太尉在此,戎马倥偬,身边怎能没人照顾?那些男子们粗手大脚的,哪里做得了细致的事情,灵儿和姐妹们服侍太尉,实是出自本心,只想报答太尉一二,还请太尉大人不要拒之千里…”

    杨浩冷哼道:“你也知道本帅戎马倥偬,此来是领兵打仗的?为将者有八患,拒谏、策不从、善恶同、专己、自我、信谗、贪财、内顾,姑娘虽非武人,却是将门之女,这内顾的意思,你该懂得?”

    龙灵儿俏脸微微一白白,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嗫嚅地道:“小女子风尘陋质,貌乏葑菲,难入太尉法眼,怎敢妄想能侍奉太尉枕席,此来……只想做个茶水丫头,那也心甘情愿的,色相诱引的罪名,小女子实不敢当。”

    “我不需人照料的,你们姐妹……”

    龙灵儿抽噎一下,眼泪就像拧开了水龙头,扑簌簌地滚下脸颊:“太尉,小女子是龙家的女儿,曾几何时也是王女,说起来,算得上身份尊贵,高高在上,可是大难临头,我们这些女子们却被家族送来送去,犹如一件货物,何止尊严扫地?不错,做一个侍婢,若放在以前,确实算得委曲,可如今……却是我姐妹们的一种体面,太尉忍心驱赶我们离开么?”

    杨浩苦笑道:“侍候人还成了什么光彩的事情不成么?真是胡搅蛮缠,本帅对龙家,确实并无加害之意,姑娘在我面前,也大可不必扮出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来,这样吧,回头我派人送你们去夏州……”

    “太尉,你这是要逼死我们姐妹啊!”

    龙灵儿凄呼一声,卟嗵一下跪倒在杨浩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龙灵儿这一跪下,胸前顿时一阵波涛汹涌,看着叫人眼晕。

    杨浩一头黑线,慌得连忙拔直了身子,双手扶着胡椅的扶手,吃吃地叫道:“龙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太不成体统了,起来,起来,快快起来……”

    龙灵儿哪里肯放,抱着他的大腿大放悲声,裂衣欲出的一对饱满**紧紧抵在杨浩的膝盖上,窘得杨浩更是动弹不得:“太尉,你道我姐妹喜欢被人送来送去的么?我们留在太尉身边侍候,此事太尉府上下已尽皆知晓,整个肃州城也是无人不知,若是此时太尉逐我姐妹离开,那我姐妹可真要成了肃州城的笑柄,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太尉若要杀我,只管一刀砍下来,何必用这样的软刀子逼我们自尽呢……”

    “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放手,先放手,有话好话,咱们有话好说……”

    杨浩狼狈不堪,正在连声要她放手,门外侍卫高呼一声道:“肃州知州路无痕路大人求见。”

    杨浩一听沙洲大儒路无痕到了,这副模样要是被他看见,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只好连声道:“你快起来,你快放手,这副模样成何体统,你……你……罢了罢了,你要留下便留下好了。”

    龙灵儿霍然抬头,一双泪眼犹自朦胧:“太尉答应了?”

    杨浩苦笑道:“答应答应,本帅答应了,你快放手。”

    龙灵儿欢喜地站了起来,这一起立,胸前一对玉瓜又是一阵荡漾,她欢天喜地把茶盏往杨浩面前轻轻一推,柔声道:“多谢太尉大人收留我们,老爷请用茶。”

    那双柔滑的纤纤玉手,是侍婢该有的一双手吗?杨浩苦笑着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吧。”

    龙灵儿乖乖应道:“婢子遵命。”

    杨浩暗暗擦了一把冷汗,这才扬声说道:“有请路大人。”

    杨浩知道龙王费尽心机,厚颜留下这几个至亲的女子,绝不是惧怕他会加害。他若有心加害,靠几个女人怎么可能改变他的心意。但是,女人不能阻止杨浩的杀心,却能改善龙家的处境。龙家几个美人儿身前身后的侍候着杨浩,就算杨浩自己没有优待龙家的意思,还怕他手下没有善于揣摩上意者去迎合他么?真难为了龙王,如此煞费苦心,不过……由此也可看出,龙王此人只是靠祖宗余荫成就了一方霸主,他本人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杨浩刚刚想到这儿,路无痕便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迈步走了进来……

    路无痕刚刚上任,设官分职,安抚军民,整顿吏治,设置调整肃州所属的治官属吏,推行杨浩制定的各项法令,正忙的不可开交,有许多事情,是需要随时与杨浩沟通的,他每次到杨浩书房,杨浩都是急急请进,这一次却耽搁了片刻,先走出一个容色妖艳、体态火辣的女子,路无痕也是男人,自然会想歪了。

    他久居西域,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传道解惑,授业教化,必须得懂得变通,不像中原的一些大儒一般性格刻板,对于英雄豪杰的风流韵事,也很有一种理解和宽容。

    杨浩明知他想歪了,可这种事却是解释不得的,所以把他延请入内,也不提方才发生的一幕,只与他商讨设官分职、推行律令的公事,等到路无痕把自己拿捏不定的事情一一向杨浩问清了他的态度,正欲起身告辞的时候,杨浩才按捺不住问道:“路大人,这龙家八女,是你留下来充作节府侍婢的么?”

    路无痕一笑,捋须道:“非也,非也,下官刚刚赶到肃州还没两天,哪里想得及这些事情,这是张浦将军亲自把八龙女送来,下官才为她们做出安置的,呵呵,八龙女出身名门,琴棋书画、诗词歌舞,尽皆精通,有她们在身边侍候,大人可还满意么?”

    “张浦?”杨浩苦笑一声道:“还好,呃……还好。”

    送走了路无痕,杨浩连书房都没回,拔腿便向张浦那里走去。杨浩攻打肃州时,让焰焰代替自己留在甘州城外,由张浦主持大局,肃州得手后,杨浩已离开甘州的消息便也无法隐藏了。

    在这段期间,陆续赶回甘州勤王的回纥各部,都被张浦放进了甘州城去,等到援军基本全数赶回甘州,张浦突然在甘州城外挖战壕、布荆棘、摆拒马、筑围墙,建起了城外之城。这种打法,后周世宗柴荣也曾经用过,围那城池,足足耗时一年。

    有那陌刀阵和重甲骑兵严阵以待,早被这两支人马吓破了胆的甘州军队并未敢出城阻挠,甘州可汗夜落纥站在城头看的莫名其妙,虽说甘州以牧民居多,城中粮食储备有限,突然涌入的大批援军俱都消耗粮食,可是久困甘州,劳师无征的夏州同样耗不起啊,他有多少粮食可以这样挥霍?

    有鉴于此,夜落纥按兵不动,同夏州军打起了消耗战,等到甘州城外防御工事全部建起,各军部署完毕,肃州得手的消息业已传来,张浦便飞马赶到肃州,接任了安西军节度副使之职。

    如今张浦的节度副使府和路无痕的知州衙门,都设在龙王府前庭的左右跨院里,倒不用离开府门,杨浩匆匆赶到张浦那里,只见张浦面前案牍如山,把他的人都埋了起来。

    一见杨浩赶来,张浦大喜,忙请杨浩入座,说道:“大人来的正好,卑职正在拟定攻打肃州的抚恤和赏罚名单,并对龙王府的原有军队进行整编,重新任命将佐。抚恤与赏罚,关系到军心士气;对肃州龙王军的整编,关系到大帅下一步行动的时间,多等一天,就多耗一天米粮,光是军饷,就不计其数,末将不敢耽搁呀,刚刚整理出个眉目,大人就到了,呵呵呵,来来来,快请大人看看,还有甚么不妥之处。”

    杨浩见张浦眼中泛着血丝,显见公务繁忙,恐怕通宵达旦都在工作,那问罪的话便咽了回去。这些天,张浦真是累坏了,谋画方略、分析军情、巡察军营、将佐任命、军队整编,诸如此类的事务已是极为繁重,还要与路无痕一起出席肃州名流士绅、世家豪族的宴请应酬,一个人分成了几份用,也真是难为了他。

    杨浩现在已经开始有意地把许多事交给下属去办,军政分家之后,张浦和路无痕就成了肃州文武两衙的负责人,只要在他们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杨浩就不予以过问,哪怕他们的安排并不是百分百的合乎自己的意思,杨浩也不予点出,而是等着他们自己去发现不妥并进行修正。

    他如果始终抓权,不予放手,就会使自己的部属对他形成一种依赖,始终无法成长起来独挡一面,何况……他未必就能保证自己的意见永远正确。然而,涉及一地政权的创立,他想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涉及人事权和财权,许多事都需要他这位军政两方面的最高首脑出面协调和决策,做最终决定。

    杨浩放下八龙女的事,先接过了名单仔细看起来,有疑虑的地方,就问问张浦如此安排出于何种考虑,两人一问一答,研究到暮色西斜,下人上来掌灯,这才惊觉天色已晚。

    杨浩搁下笔道:“成了,主要的官员就这么定了吧,再往下一层去,咱们也不要一手包办,这些官员,也要给他们一些自主权。喔,对了,龙家八女,留在我的后宅充任侍婢,我听路大人说,是张将军把她们送过去的?”

    张浦应道:“是啊,八龙女一心要留下来侍奉大人以报答大人宽宏之恩,软磨硬泡的,末将也是穷于应付啊。呵呵……,还是穆羽看着不忍,在末将面前为她们说了几句好话,末将这才……,呃……难道这不是大人的意思?”

    杨浩心中灵光一闪,已是恍然大悟,他干笑两声道:“没甚么,本帅很满意,嘿嘿,很满意。”

    张浦便也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呵呵笑道:“末将是个粗人,还怕错会了太尉的意思呢,只要太尉满意就好……”

    杨浩离开张浦的署衙办公之地,回到自己书房坐下,方始苦笑一声。

    万万没有想到,结果竟是如此令人啼笑皆非,原来一切缘由,尽是因为穆羽的一句话。如果旁人为八龙女说几句好话,张浦是不会往心里去的,可穆羽是什么人?那是杨浩的贴身侍卫,论亲近,那可是天天守在杨浩身边的人。

    他说一句话,张浦难免要犯核计,会以为穆羽说情,是出于杨浩的授意,身为上官,有些事、有些话,不方便自己去说、去做,就要有善解人意的下属精于揣摩,体会上意。张浦虽是一员靠战功升上来的武将,却也不能免俗。

    州府民政,乃至府衙内的差使,都是知州路无痕管着,路无痕见是节度副使张浦亲自把人送来,自然也绝对不会刁难,很痛快地便答应下来。等他把人往杨浩身边一送,穆羽见是连杨浩也十分敬重的路无痕安排下来的事情,自然一口应承。这场乌龙事闹下来,穆羽竟不知道他才是始作俑者。

    杨浩如今日理万机,几个丫环侍婢的事情穆羽自然不会也去麻烦他,就把这几个女子安置下来,这几个女孩儿确也机灵,她们并不急着在杨浩身边露面,每日洒扫庭院,制作饮食,先和府上的侍卫亲兵们都混熟了,连带着整个肃州府都知道杨太尉收了龙家八美,造成了既定事实,这才由最机灵的大姐灵儿试探着去给杨浩送茶,开始公开亮相。

    杨浩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双眉不禁深深地锁了起来。

    龙翰海费尽心机,厚颜把龙女安排在杨浩身边,是因为他知道龙家是否就此没落,完全取决于杨浩。杨浩对此早已洞烛,也不想追究什么。说起来,龙家统治肃州这么多年,在这常年与各方势力角逐征战的地方,家中的子侄没可能成为纨绔子弟,龙家的男儿个个能文能文,他如今正是开疆拓土的创业阶段,等他把龙家的势力根基彻底消化之后,就用用龙家子侄也无所谓,他身边正缺将才呢。

    他真正担忧的,是由此想起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如今,他威权日重,在西北,俨然就是一位土皇帝,麾下的文官武将越来越多,他的统治,已经渐渐走上了轨道,有些问题如果现在不加以注意,他的统治势必如昙花一现,最终必然走上穷途没路。

    今日穆羽无意中一句话,就引起张浦那么多的联想,进而又影响到路无痕,原因仅仅是因为穆羽是自己身边的人,自然而然地就起到了一种杨浩代言人的作用。一个侍卫统领尚且有如此影响力,那么冬儿呢?焰焰呢?娃娃和妙妙呢?

    以前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总觉得身正不怕影子邪,可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是微妙,是无法用一定之规去约束的。他的统治集团越来越庞大,上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明显,许多事情他已不能去亲力亲为,需要通过层层的下属官僚去执行,这个时候,他这个最高领导者的亲眷家属,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必然会被许多揣摩上意的人很自觉地把她们当作他的代言人,从而想尽办法的去执行。

    张浦、路无痕,都是清廉能干,职位很高的官员,涉及到他杨浩的事,尚且会有这许多想法,在他庞大的官僚体系中,他能保证多少人是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黑包拯呢?吏治崩毁,其政必亡。吏治,必须治吏。治吏,公私界限必须分明。

    杨浩暗暗决定:等到打通河西走廊,返回夏州的时候,必须马上着手收回赋予冬儿、焰焰她们的权利,以前,兵微将寡,地盘有限时,贤内助们可以站出来为他分忧解难,同时也可以做为鼓励女人参政的榜样。但是时移势易,现在继续让她们在自己的“小朝廷”中任职,已是弊大于利了。

    杨浩并不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韬武略,足智多谋的天纵奇才,但是他的优点是善于学习、长于自省。从霸州一介家丁,直到今天,成为拥兵十余万,身兼三州节度的一方节度使,除了机遇、运气,还有他自己不断的学习和进步,肃州龙女事件,本来只是一件小事,但是由此及彼,却在杨浩心中敲响了警钟,使他意识到了自己治政上存在的漏洞和不足。

    杨浩唇边慢慢绽起了一丝微笑:“这个龙翰海,此举对我,倒是大有裨益啊。”

    不知什么时候,穆羽闪进了房中,见杨浩一脸的若有所思,唇边还带着一丝微笑,不禁好奇地道:“大人,什么事这么开心?”

    杨浩醒过神来,瞪他一眼道:“开心?开心个屁!你这小子啊……”

    穆羽莫名其妙地道:“我?我怎么啦?”

    杨浩哼了一声道:“张公子送走了?”

    “是,艾将军亲自护送,绝对没有问题。”

    杨浩站起身,徐徐踱了几步,沉吟道:“好,一俟沙洲有了回音,本帅就要统兵杀往瓜州,你呢,就去甘州一趟。”

    穆羽奇道:“大人去瓜州,不带上我吗?”

    杨浩道:“你自己惹下的祸事,自己去解决。本帅兵发瓜州的时候,你就护送了龙家八女往甘州去,交给二娘。”说到这儿,杨浩眸中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就说……本帅给她找了八个使女。”

    焰焰那个醋坛子,一见了子渝,就像针尖碰上麦芒,总要斗个你死我活,这八个美人儿送到她那里去,女人对付女人,她一定会有办法把她们打发开去的吧?龙灵儿……,那么‘胸狠’的女人,惯会利用女人的本钱,大概……也只有焰焰才能对付她们了……

    这一晚,府州百花坞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

    赤忠趁折二太爷大寿之期,领着一队精心挑选出来的心腹死士,扮做残兵败将直趋府谷,诡称草城川守军哗变,杀官造反,急急赶回府州搬取救兵,一路诳开府寨要隘,先行夺取关隘,再使大军通过,他本折御勋极为信任的将领,竟然顺利赶到了府谷。

    到了府谷,赤忠率死士直扑百花坞,由于杨浩的秘谍如今大部调往西域,而折家的眼线耳目也都放在了外线,对内部这种异动,居然一直没有察觉。

    赤忠诳开百花坞的城门,立即挥军杀入,同时蹑踪而来的大军也突然杀将出来。府谷有两城,隔河对峙,互为犄角。北城建在山梁上,百花坞就在此处,北城南侧,有一道深涧南逼黄河北枕群山,名为营盘岭,此处驻扎有一营重兵。北城北的石嘴驿,也是府谷一处军事要塞,两处兵营要塞,将百花坞紧紧拱卫在中间。

    倚仗险要的地势,如果外敌来侵,是很难攻入百花坞的。百花坞做为折家日常办公、家族驻居之地,坞城内本身却并没有多少人马,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赤忠自东而来,以自家人身份直扑百花坞,又迅速占据桥头,截断了与黄河对面的南城之间的联系,本来固若金汤的百花坞,竟就此陷落在他的手中。

    赤忠站在***节堂上,惨白的脸色还没有恢复正常,虽然他已决意与旧主决裂,可是多年来俯首听命,折御勋在他心中的威严已牢不可摧,攻入旧主府邸,他不免有些心虚情怯。

    士兵们已控制了整座百花坞,***节堂上也经过了一场厮杀,旗牌、兵器架倒了一地,士兵们正搬出尸体,扶起旗牌,打扫着节堂。

    这里……以后就属于我了么?我将取代折帅,成为保德节度使?

    望着巨幅的***下山图,赤忠还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大人,大人。”

    萧晨赶到了他身边,小声唤道。

    “哦?”赤忠一个机灵,连忙转身,问道:“怎么样,折家上下,可全抓到了?”

    萧晨得意笑道:“嘿嘿,他们今儿白天折二太爷庆寿,已经喝了一遭,晚上是折家族人的聚会,喝的更多,一个个酩酊大醉,哪晓得咱们从天而降,所以也没费多少周折,折家上下一个不少,全都抓到了,现在都已投入囚车,大人可要见见他们。”

    “不不不,本官……本官不见他们了。”赤忠脸上掠过一片不太引人注意的惭色,仔细想想,他又不放心地道:“你确定?折帅和折御卿、以及折家上下重要人物尽皆抓到了?”

    萧晨道:“末将亲自一一核对的,绝不会错。”

    赤忠颔首道:“唔,那就好,那……本官就放心了。”

    萧晨道:“大人,那……末将马上押运他们上路?”

    赤忠皱了皱眉头道:“王大人为什么这么急,夜色深沉,万一有个什么差迟,岂不坏了大事,要不然……等到天亮如何?”

    萧晨急道:“那怎么成?咱们动手虽快,折家还是放出了烽火,现在营盘岭、石嘴驿的守军正向这里驰援,住在南城的那些***显要、权贵名流也在集结家将侍卫,试图杀过河来,任谁也想不到大人您刚一得了百花坞,马上就把折家上下全部转移了的,此时把他们运走,最是安全不过,何况还有末将亲自押运呢。”

    赤忠还是犹豫不决,萧晨又道:“大人,忠于折家的军队为了把折家满门救出去,必会不遗余力攻打百花坞,虽说此处粮草充足,易守难攻,足以支撑到朝廷的援军赶到,可是那样一来,咱们的死伤必重。如果把折家的人全都运走,交给王继恩大人,各路援军一旦知道折家已牢牢控制在朝廷手中,必然军心涣散,再无斗志,有他们为人质,大人才能更好的控制府州,咱们也能少一些伤亡啊。”

    “这个……,好吧,你马上把人运走,一定要亲手把他们交给王继恩大人。”

    萧晨挺胸道:“大人放心,属下但有一口气在,决不辱使命。”

    “好,本官给你三千……不,给你五千人,务必要押着折家上下,决不可出现半点差迟。”赤忠犹豫了一下,目中闪过一丝狠色,低声道:“如果真的被人截住,且无法突出重围,你就……”

    萧晨会意,重重一点头,狞声道:“末将明白,如果事有不济,折家上下百十口人,不会有一个活着!”

    “好,你去吧……”

    赤忠看着萧晨急步离去,略一思忖,忽也唤过几名亲兵,急急走了出去。

    赤忠隐在城门一侧,混在士卒们中间,眼见灯笼火把打起,一排早已备好的囚车将折家满门一一押运出去,像折御勋、折御卿这样的重要人物,都是单独一辆囚车,赤忠亲眼看见他们被五花大绑在捆在囚车里,这才放心。

    囚车驶出百花坞,只见唯一的一座桥梁上刚刚经过一场厮杀,对岸的人摞下了许多尸体,已退回南岸。萧晨沉声吩咐道:“熄了灯笼火把,加紧赶路。”

    一支大军护着二三十辆囚车,藉着夜色的掩护,急匆匆沿河而下,行出里许,就见远处山岭上一条火把长龙正急急奔向百花坞,那是营盘岭的守军看到了百花坞上燃起的烽火,急急赶来驰援,萧晨见了,不禁冷冷一笑。

    折家四太爷、五太爷、和老七、老九,还有折惟昌和折惟忠两个小辈困在同一辆囚车上,五太爷醉意未去,神色却已清醒,他藉着月色环顾四周,喃喃自语道:“赤忠这个叛贼在搞什么鬼,这是要把咱们运到哪儿去?”

    沉吟有顷,摸不着头脑,五太爷回过头来,怒视九太爷道:“老九,以前,咱们的‘随风’一直是由你负责的,虽说如今交给了惟正,可他还年轻,许多事仍然是由你掌舵,你可倒好,你是怎么管的,咱们折家被人家一窝端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九爷苦笑道:“老五啊,咱们的‘随风’,耳目眼线都排布在外面,难道是用来监视自家人的么?谁想得到他赤忠吃了熊心豹胆,居然会窝里反?”

    老五怒不可遏地道:“他们困住聚会堂,喝令我折家的家将们放弃抵抗时,不是说过么,朝廷已调安利军、隆德军控制了广原的程世雄,王继恩亲率宁化军、晋宁军、平定军、威胜军进入府州,绥州刺使李丕寿秘密北上,设伏截击麟州杨继业的援军,叫咱们不要妄想,速速弃械投降么?那些不是外面,还有那里是外面?怎不见一点消息传回?”

    老四这时也黯然道:“不错,凭他一个赤忠,就算反了,哪能镇得住整个府州。正因如此,才不虑他反。如今他真的反了,那话决非恫吓,赤忠背后,一定有朝廷撑腰,所以他才甘冒天下之大不讳。老九啊,咱们折家这次算是彻底栽了,如果‘随风’能事先发现点什么风吹草动,咱们何至于如此不济?”

    老四、老五都这么说,一向淡定沉着的九爷急得脸色赤红如猪血,他气极败坏地道:“我们折家的眼线虽不能打入宋国高层,但是宋军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军调动间,声息岂能小了?那样的话,就绝不可能瞒过我的耳目!”

    老四沉声道:“事实是,他们已经瞒过了你的耳目,难道你想说,朝廷兵马根本没有接应赤忠,赤忠是发了失心疯,才想凭他草城川倾巢而出也不过一万八千的兵马,就想来个改朝换代,占据府州?”

    九爷登时语塞,他失魂落魄地望向茫茫夜色中的层层山峦,听着滚滚不息的黄河滔声,百思不得其解地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安利军、隆德军、宁化军、晋宁军、平定军、威胜军,但有一处调动兵马,我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难不成……我的‘随风’也尽被收买叛变了不成?”

    骑在马上,横枪行于囚车旁的萧晨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在耳中,萧晨抿了抿嘴唇,回头望了眼已看不到一丝灯火的百花坞方向,脸上又露出了得意而阴险的笑容……

    以君伐臣,且无正当名义,实在不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因此即便大宋朝廷的高级官员们,对赵光义取府州的计划也大多不曾与闻,只有一个在外带兵,且与皇帝曾同谋过弑君大事的王继恩,是这桩阴谋的全程参与者。因此从朝廷方面,即便他们的密探成功地在朝廷的要害部门潜伏下来,这一次事先也休想打听到一点什么消息。

    杨浩的“飞羽”秘探,除了一些固定的消息站之外,已全部调往西域搜集战争情报,但是折家的根基就在此处,“随风”的密探虽也时刻关注着河西走廊的战事,但是他们的重点监察对象,仍然放在府州外围。

    正如折九爷所说,“随风”秘谍虽不能打入朝廷的要害部门,但是府州周边的朝廷驻军乃是重点监控对象,他们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根本无法瞒过折家训练有素的秘探们的耳目,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对这次内外勾结的兵变,折家事先的确一点异动都没有发觉。其中缘由何在呢?

    烽火台烈焰冲宵,在夜色中异常的醒目,当百花坞的烽火台上燃起冲宵的烈焰时,一座座山头的烽火便相继燃起,迅速向远方传去。

    以建在高山上的麟州城为中心,长城绵延而去,探向四面八方,乌沉沉的夜色中,它们就像一条条沉睡的古蟒巨龙,一动不动,突然,其中自北方延伸过来的一条长城烽火台上,突然相继燃起了烽火,本已睡下的杨继业闻讯匆匆披衣起身,登上箭楼向远方眺望一阵,确认警讯来自府州,不由瞿然一惊。

    今天是折二太爷的大寿之期,他还着人送了一份厚礼去的,杨继业实在难以想像府州这一晚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难道是折二太爷喝的兴起,要玩一出“烽火诸侯”?

    杨继业当然不会以为折二太爷会有这个雅兴,眼下敌情未明,但兵贵神速,援军是绝不能等到真相大白之后才派遣的,杨继业立即披挂整齐,击鼓聚将,点齐一路人马,先使数百探马先行上路,察探消息,又遣长子杨延朗、次子杨延浦领兵八千,杀奔府州。

    大军连夜上路,铁骑驰骋,次日中午便抵达了府州与麟州之间最大的关隘大堡津,稍事休息之后,又马不停蹄地继续赶路,沿途根本未曾遇见绥州刺史李丕寿的一兵一卒……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