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8章 一叶随风(中)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08章 一叶随风

    折子渝看了眼竹韵一直背在肩上的包裹,那包裹不大,却沉甸甸的,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不过看她方才混战之中,不管如何凶险,始终将这包裹护得紧密,料来她所说的那十分紧要的东西就在这里边了。

    折子渝忍不住问道:“是什么东西,这般紧要?”

    竹韵嘿嘿一笑,说道:“姑娘应该知道咱们这一行的规矩,有些机密,恕我不便透露。”

    折子渝哼了一声,忽又问道:“你在杨……太尉麾下,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吧?”

    竹韵眨眨眼道:“此话怎讲?”

    折子渝道:“据我所知,这‘天山折梅手’是杨浩的功夫,你若不是他麾下极重要的人物,他岂会将这功夫传授于你?”

    竹韵笑道:“姑娘,我看你们‘随风’的消息似乎也不太灵通呢。我这折梅手的功夫,可不是杨太尉所传。事实上,杨太尉也不会这门武功,这门武功,是我‘飞羽’秘谍统领马燚大人所授,‘飞羽’的每一个秘谍都习有此技。”

    折子渝为之愕然:“不是杨浩?杨浩也不会这门武功?”

    竹韵道:“是啊,我家大人公务太过繁忙,哪有功夫习这近身擒拿功夫?”

    折子渝怔怔半晌,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竹韵又道:“小唐姑娘,我所得的这件东西十分紧要,不止对我家杨太尉有极大用处,府州折帅那边也会得益,你我两家,本就是共损共荣的嘛。姑娘可愿陪我护送这件东西返回夏州?”

    折子渝沉吟片刻,犹豫道:“这东西,真的十分紧要?”

    竹韵摊开双手道:“你瞧,他们派出这些武艺高明的武士追杀,也该知道这东西如何重要了。”

    眼见折子渝还有些犹豫,竹韵心中暗忖:“这位大姑娘负气出走的事,搅得府州和夏州鸡飞狗跳,再无太平。看起来太尉大人对她在意的很呢,这番诳她回去,她大哥十分**要把她绑上花轿嫁给我家太尉做娘子的,若不使个甜头诱着,她怎肯跟我回去,反正是肥水不落外人田,不如用这擒拿术来引诱她,她对败于焰夫人之手一直耿耿于怀,想必使此一计,这小鱼儿便会乖乖上钩了。”

    想到这里,竹韵又笑:“身为秘谍斥候,多一门技艺傍身,便多一分安全。姑娘若护送我返回夏州,我便把这门擒拿术传授于你做为报答,你看如何?”

    折子渝刚刚离开夏州,再自己这么走回去,那也太丢脸了,可是听说这人身上的东西十分紧要,又怕他真的不能送到,耽搁了大事,所以心中委决不下,这时听竹韵一说,那心中天平便又向护送她返回夏州方面倾斜了几分。

    折子渝暗想:“不如就策应他返回夏州,若能从他手中学得这“天山折梅手”,有机会的话我还能找那唐焰焰一雪前耻,待进了夏州范围,我再悄然离开便是,于是痛快地答道:“好,那么……我就陪贾公子走一遭!”

    竹韵大喜,伸手便来揽她,笑不拢嘴地道:“如此甚好,咱们一同返回夏州。”

    折子渝弹身而退,杏眼圆睁,按剑怒道:“贾公子!”

    竹韵手张在空中,愕然瞧了瞧折子渝羞怒的模样,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噗哧”一笑:“大家都是江湖儿女,我当你是好兄弟而已,何必拘泥于那些俗礼?”

    折子渝嗔道:“胡说八道!”

    竹韵无所谓地撇撇嘴,说道:“来,咱们看看这几个吐蕃武士身上都有些甚么玩意儿。”

    折子渝转身便走:“我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竹韵嘿嘿一笑,一边翻拣着那些死尸,一边扬声问道:“折姑娘,许配了人家没有啊?”

    折子渝蹲在石后,拆卸着帐蓬,没好气地道:“关你甚么事?”

    竹韵嘎嘎怪笑两声,促狭地又道:“正好,小生也未婚配。折姑娘芳龄几何呀?”

    折子渝把拆开的帐蓬往地上重重一顿:“这个贼眉鼠眼的杨家秘谍看起来不太靠谱儿,我一个女孩儿家,武艺又不及他,万一……”

    她蹙眉思忖片刻,便起身走到马包旁,回首看看那贾大庸正俯身翻拣东西,对她的举动并未注意,便迅速抽出一柄匕首,悄悄藏到了靴筒里……

    凉州城东十里,白塔寺。

    这是一座不大的寺院,黄土夯成的寺墙、房舍,后院中有一座涂了白粉的泥塔,塔前一座长宽各三丈高一尺的黄土台,是寺僧们修习打坐的地方。

    院舍四处都是松林,合抱的古松高可参天,寺后又有一条蜿蜒的小河,虽然这寺院远不及中原佛寺的金碧辉煌,却自有一种异域风味。

    这里是杨浩西进,兵困凉州后的中军驻地,经过十多天的讨价还价,商渝和谈,络绒登巴方才就是来到这里,正式拜见杨浩,向他输诚投降的。

    杨浩的条件是:交出兵权,归顺夏州,络绒登巴由自封的凉州刺史改任凉州知府,由杨浩派兵驻守。络绒登巴自封的刺史,是占据一地后的军阀惯用的官职,当初火山王杨衮占据麟州,也是自封刺史。他们这刺史,是依照唐时制定的,唐宪宗以后,支郡刺史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拥有极大的权限,与节度使的区别主要是管辖区域和实力的大小不同。

    如今杨浩让他按照宋制改任知州,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文官了,从此以后他只可以在杨浩的节府治下管理凉州民政,而军事则完全由杨浩接手,派兵驻扎。

    络绒登巴占据凉州,本来就是在诸强豪的夹缝中求生存,如今交出兵权,反少了一份负担,再加上眼见杨浩兵强马壮,实不可敌,又得座师指点,所以对杨浩的要求一概应允,双方会见,敲定一切后,约定明日巳时一刻交接城防,络绒登巴便回城去了。

    络绒登巴走后,杨浩和几员大将仍未离开,他们坐在土台凉席上,喝着热茶,谈笑风生。

    何必宁神采飞扬地道:“大帅了得,兵不血刃便取了凉州,若是此番西去,各州都这般望风景从,一一俯首,我们这些人可就没有用武之地啦。”

    张浦微笑道:“艾将军,这凉州离夏州最近,凉州七县,有三县之地本就在夏州掌握之中,另外两县在吐蕃六谷蕃部掌握之中。六谷蕃的罗丹族长实际上已然投效大帅,络绒登巴实际上只据有两县之地,本来就没有与大帅一拼的实力,献城投降以全宗祠,是他最明智的选择,可是甘州……就不会这么容易得手了。”

    杨浩笑容一敛,正色道:“张浦所言不假,接下来,甘、肃、瓜、沙各州都不会像凉州这般和平到手。如今凉州已然到手,以此为据地,对我们继续西征大有裨益。对凉州,要随着我们西进的步伐同步加强治理。此处本来崇信佛教,我们可以投其所好,大兴佛教,藉此捆绑式推行中原文化。”

    “呵呵,你们不要对文教之事不以为然,要想长治久安,可不是单凭武力就办得到的事。北方草原也好,西域草原也罢,都出现过强大无比的部落联盟,他们的可汗纵横大漠,倚仗的只是强大的武力。没有共同的文化、经济基础,当他们的武力衰弱以后,便迅速四分五裂,一旦fen.lie,也就泯然无迹,消失在茫茫人海间了。

    昔日强横一时的匈奴、突厥,如今在哪里?可我中原就不同,皇帝可以轮流做,然而这天下,却始终还是那个天下。没有文教,便没有凝聚,没有凝聚,又何谈继承?这件事,我已令种放、徐铉等人着手去做,你们不必头痛,如今虽是军务第一,平时与文教之事有什么冲突时,你们尽量予以方便就是。”

    杨浩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又道:“另外,我已命后方的粮草军需尽快起运至凉州,由此进行供应,可以大大减轻消耗,也能供给及时。谍报中心、后勤中心,全部前移,设在凉州。下一步,我们就该考虑攻打甘州的事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张大人,你把凉州的情形向大家说一下。”

    正敞着怀,摇着蒲扇的张浦也严肃起来,他摞下蒲扇,扶膝说道:“自回纥帝国崩溃以来,其族人散落于草原各处,其中最强大的三支力量,一支迁到了高昌,一支迁到了葱岭以西,一支驻牧于甘州。回纥有九个最强大的部落,回纥的可汗一向世袭产生于这九姓之中,因此这九姓又称可汗姓。在甘州设立牙帐的可汗叫庞特勤,就是可汗九姓之一的后人。如今他已传五代,这一代的甘州可汗叫夜落纥。夜落纥可汗治下的人口……,有二十多万人。”

    艾义海和木恩、木魁听了,不禁为之凛然,张浦又道:“甘州城是仿照回纥汗国时期的都城建造的,城墙高三丈三,碉楼高四丈,望楼五丈,城廊范围之广,步行一天,方可穿城而过。不过,因为他们仍然保持游牧习惯,而少农耕,所以城中建筑并不密集,甘州回纥的族人常常整个部落迁徙出城,逐水放牧,食物以肉食为主,存粮极少,不能供应那么多人口的需要,所以甘州城中的常住人口只有八万余。”

    木恩迫不及待地道:“其城中兵力如何?”

    张浦道:“城中可征兵力在两万到三万人左右,而且城墙不高,城廊又太大,实际上不利于防守,麻烦的是,他们在城外的族人更多,一旦得悉甘州被围,而我们又不能迅速攻克该城的话,就会迎来源源不断的援军,他们的援军是来自各个部落的骑士,来去迅捷,可以袭扰战术对付我们,而且四面八方都是草原和沙漠,不存在什么必经之路,这种地理上的特殊性,使我们无法围城打援,拖住他们死战,甚至……还有可能被他们拖垮。”

    艾义海道:“我听说张义潮后人张承奉所建的金山国,和甘州为了争夺西域古道的控制权,曾连年征战不休,彼此是世仇。甘州回纥后来得大梁之助,兵困沙州城,迫使沙州迁了城下之盟,结下父子之国,降皇帝号而称王,金山国也改称敦煌国,归义军对此一直心有不甘,可否挑唆金山国在它背后狠狠捅它一刀?”

    杨浩摇头道:“现如今,金山国已复称归义军,由曹氏把持大权,与甘州和亲结好,没有十分把握,他们是不会与甘州撕破脸面的,而且,我们此番西征,是要一统诸州,他们同仇敌忾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在这时自相残杀?”

    艾义海挠了挠脑袋,不作声了。

    杨浩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现在知道,甘州如何难打了?”

    木恩振声道:“难打也要打!甘州城总比不过银州城的险峻,西行路上,最强的一方势力,就是甘州,只要拿下甘州,肃州龙家、沙州曹家,还有胆量与我一战么?”

    杨浩笑道:“打自然是要打的,可是如何打法,却须好好计量一番。如果因为打甘州,耗尽我军实力,就算继续西进,又如何能把这些占领的地方切切实实地掌握在手中呢?”

    他扬起头,喃喃自语道:“但是……必须得打下河西走廊,否则,财源受阻,兵力无着,我这条大龙就做不活,须得好好思量一番!”

    这时,穆羽快步走上颂经台,凑到杨浩耳边低语几句,杨浩目光微微一闪,点了点头,对诸将道:“不要一根筋的只想着用武力强行攻城,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啊,你们可要知道,自损的那八百固然是咱们的兵,杀别人的那一千,一俟征服该城,那也本该是咱们的兵。好了,大家回去都好好想想,集思广益,咱们总能想出一个最妥当的方法来的。”

    众将一一起身,拱礼退下,杨浩却端起茶来,轻轻抿了一口,抬眼向前门望去。

    娉娉婷婷,翠羽黄衫,衣带飘飘,宛若飞天,一个俏生生的美人儿,正自前门款款走来……

    九羊寨,百余名骑士蜂拥而来,杀向前方的两名敌人。

    竹韵一马当先,大喝道:“紧跟着我!”说着一挺手中长枪,向前疾冲,折子渝眼前几柄长枪攒刺而来,她轻叱一声,双腿一夹马腹,策马往后疾退两步,又一勒马缰,侧身避过险之又险的两枪,挥枪一挡,迅速追上竹韵。

    也不知竹韵倒底拿了吐蕃人的什么宝物,这一路上,不管山川河流、城镇乡寨,追兵总是阴魂不散,两人纵然换了吐蕃人的衣裳,也摆脱不了那些追兵,今日又逢一伙敌骑,折子渝已杀得香汗淋漓。

    “杀!”竹韵一声厉叱,手中枪猛地挑开当面之敌,一蓬血雨飞溅中,大枪一转,又复刺向一人面门,这时两柄长枪自侧翼刺来,折子渝拍马赶到,一枪替她解了侧翼之险。这一路行来,一路厮杀,两个人已配合十分默契,折子渝不但随她学了那手精妙之极的擒拿手法,而且还学了许多竹韵去芜存精,融各家之所长的独门杀人技巧。

    “冲过去,快马上山!”

    竹韵“铿铿铿”一连三枪,挑开当面之敌的兵刃,折子渝趁隙跟进,两人藉着撕开的一道口子,迅速地冲向山坡密林。

    “放箭!放箭!”

    追兵铁羽疾射,二人镫里藏身,冲到林中立即下马,牵着马儿急急向山上逃,那些追兵远远的还可隐约见其行迹,一俟追到林中,草深林密,却再难找到她们的踪迹了。

    也不知翻过了几道山岭,折子渝双膝一软,几乎跌倒在地,她忙唤道:“不成了,我得歇一歇。”

    竹韵倒是气息悠长,神态从容,她闻声回头,看看折子渝脸色,微微蹙眉道:“你练的是外家功夫,只靠体魄强健,终难持久。”

    她双手插腰,四下看看,说道:“行,停下歇歇吧,再吃点东西。回头我再传你一门上乘内家吐纳气功‘坤道筑……基功’,你必受益匪浅。”说着,她的脸上已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当初狗儿受杨浩所命,qie.听 女英传授于焰焰、娃娃等人的功法,狗儿本是道家弟子,其中许多术语她一听就懂,但她毕竟年少,对男女之事一片懵懂,所以旁人不懂的术语她一听就懂,旁人一听即明的事情,她反而一窍不通。到后来杨浩知道了原委,便也不再令她去偷听,可她本好武成癖,这门功法她觉得并不在师门内功心法之下,偏又觉得太过怪异,令人参详不透,于是和竹韵主持飞羽秘谍,并研创擒拿术的时候,也曾把这门心法说出来向见识博闻的竹韵求解。

    那时本没有后来那么强的门户之见,狗儿又是年少无知,而刺客出身的竹韵早不知偷学过多少门派的功法,对这些忌讳更不当一回事儿,狗儿只说几句,她便晓得是一门上乘内功,便施展技巧,从狗儿口中套得了全套心法。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