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55章 授师五州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55章 授师五州

    杨浩回城之后,先去探望了李光岑。或许是因为看到了杨浩心情转好,又或者是因为开了酒戒,李光岑的气色变好了许多,二人见了李光岑,把赶到夏州后会见各氏族头领的经过情细与李光岑简略地汇报了一番,二人关起房门密议许久,直到明月高升,李光岑现出几分倦意,杨浩才告辞离开。

    出了李光岑的故居,只见轩廊阵庭,假山池水,显得古色古香,这些建筑若在江南,只能说是尚显粗陋,然而在西域莽莽风沙之地,能有这样的景致,可是十分的不易。

    李家规模宏大,是按照王府的建制建造的,前后分明,后苑十分的宽广,杨浩沿曲廊绕到一个人工小湖边,过了那座小桥,就是他的住处了。一到桥边,月色下但见碧波荡漾,秀丽的白石小桥凌驾水上,那一端与月色泯然一色,如同消失在月色之中,尽显夜之静谧。

    杨浩举步正欲登桥,一阵习习风来,他却猛地站住了脚步,整个身子都凝止在那儿,只有他手中的灯笼随着惯性仍然轻轻地摇晃着。

    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强大的杀气,很凌厉,很危险,却无法摸清它的方向。

    曾经,他以为所谓什么无形杀气一类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当他的内功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六识达到极为敏锐的境界的时候,他才知道此言不虚。谁说它是无形的东西?以为无形,只是大多数人感觉不到,就像高频声波,人类的双耳很难听得到一样,一个人内心的杀气,是可以形诸与外的,内家修为达到极高境界的人,就可以像机警的野兽踏进猎人的伏击圈时一样,哪怕它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但是它一样能够感觉得到。

    有刺客!

    竟然有刺客!

    刺客会在哪里?桥下?假山后面?树上?灌木丛中?亦或是利用某些可以混淆耳目的斑斓披帛伏在地上?

    他使用的是什么武器?是锐刀利剑、伏弩强弓,还是细如牛毛的吹针?

    如果不能确认对方的位置,在这么近的距离,对方于夜色之中,又是使用的依靠机括发射的强弩或肉眼难辨的吹针,杨浩实在没有把握能避得开。

    他就像一尊石雕,静静地伫立在那儿,冷汗不知不觉间沁满了他的掌心。

    有时候,手握十万大军,一念间可令千万人生、千万人死的枭雄人物,在匹夫面前未必就能占据上风,杨浩万万没有想到在重重警围之下,居然有人不动声息地潜入他的府邸,耐心地守候在这里。

    杨浩一动不动,目光徐徐扫过一切可疑的目标,伫立良久,他的耳边突然听到细微的两声,非常细微,那只是扣指之声,这两声扣指犹如一个讯号,杨浩闻声转身便走,把整个后背毫不设防地丢给了桥头一侧,但是他虽做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两只耳朵却警觉地注意着两侧的动静,手掌也已紧紧地攥住了剑柄。

    埋伏在暗处的刺客显然没有料到他会做此反应,先是微微一诧,眼见他马上就要走开,刺客无暇多想,立即叱喝一声,如一缕轻烟般自桥下翻出,箭一般射向杨浩的背影。

    与此同时,杨浩前面也陡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速度似乎比那刺客更快,而杨浩眼见那人扑面冲来,居然没有反击,眼看着那人箭一般自他头顶掠过,半空中便呛然一声利剑出鞘,堪堪截向冲向杨浩后背的那人面前。

    这明显是在保护杨浩的侍卫后发先至,掠至刺客面前,截住他的去路,手中剑电光一闪,带着飒然的风声便刺向他的面门,那刺客大吃一惊,但他却不格架,手中剑陡然下沉,反刺向这人小腹,才只一个照面,就似已打定了同归于尽的主意。

    那截住了刺客的黑影身材娇小玲珑,动作如同鬼魅,这样前冲的情形下居然犹有余力进退,她低喝一声,身形陡然一闪,堪堪旋过对方刺来的一剑,手中长剑一划,划出一个小小的半圆,荡向那刺客的长剑。

    他这一剑本来是只防守,意欲荡开对方的长剑,随即再猱身而进,重展攻势,不想双剑相交,并未发出他预想之中的铿锵之声,反而轻飘飘如未着物,只听“嚓”地一声,那刺客手中的兵器已然短了一截。

    那侍卫不禁惊咦一声,站住了身子。两人交手的功夫说来话长,实则电光火石,只在刹那之间,而这刹那之间杨浩业已飘身闪到了那刺客后面,一手仍然持着灯笼,另一只手却已按住了剑簧,逼住了刺客的退路。

    他与那侍卫虽只两个人,可是凭他两个人的身手,已足以封住这刺客意欲逃走的一切路线。顷刻间攻守易势,那刺客反成了网中之鱼。

    杨浩按剑森然道:“阁下是甚么人,受谁差遣而来?”

    那刺客前后看看,讪讪地道:“杨太尉,找的好帮手,在下自愧不如。”

    杨浩听她声音,不由失声叫道:“竹韵?”

    那刺客转过身来,轻轻拉下面巾,摇一摇手中的“断剑”,叹道:“竹韵只是想知道暗中守护着大人的这位高手到底是甚么人,如今知道了,我却只希望自己不知道才好。”

    灯下一照,那人一身夜行劲衣,俏脸如花,正是竹韵,她手中拿的也不是剑,而是一截细细的树枝,难怪她方才不敢硬接狗儿的一剑。

    杨浩苦笑道:“你如此这般,就为了引出她来?真是胡闹,如果我刚才真的伤了你怎么办?”

    竹韵不服气地道:“若论武功呢,我或不及大人,也不及大人这位……”

    她看了看杨浩身边一身灰衣,头梳双丫、姿容俏丽的女孩儿:“不及这位小妹妹,不过就算你们联手,想让我连表明身份的机会都没有,大人也太小瞧了我吧?”

    杨浩摇头一笑,对狗儿道:“收起剑来。”

    狗儿嗯了一声,手腕一翻,利剑呛然一声,准确地插入肩后的剑鞘,一双大眼睛仍是瞪着竹韵,目中不无敌意,显然对她方才的行为仍然不能释怀。

    竹韵瞄她一眼道:“在芦州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大人身边有人暗中护卫,而我却一直无法发现他的踪迹,若论潜伏匿踪的功夫,除了我爹,能在我眼皮底下潜伏起来而不被我发觉的,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就算大人您,武功虽比我高明,可若论起这匿踪的功夫,你也远不及我,是不是?”

    杨浩颔首道:“是,这方面的功夫,我的确不及你。”

    竹韵叹了口气道:“你六识敏锐,我想瞒过你却也殊为不易,这一番,为了引出你身边这位高手,我着实地费了番功夫,用了闭气法儿,才算彻底隐藏了方位。想不到……,找不出这位高手时,我固然不服气,待到引出她来,我却更受打击。她才这般年纪,就有如此身手……”

    杨浩笑道:“她叫马燚,是华山陈抟祖师的亲传弟子。”

    “华山睡道人?”

    竹韵面现顿时现出惊容,她仔细地看看狗儿,不无艳羡地道:“原来是华山睡仙的徒弟,想不到辈份尊崇的睡道人偌大年纪,还肯亲自授徒。我学的虽也是道家武功,可是比起睡道人的功法来自然要差上许多……”

    她的声音低沉下来,有些落寞地道:“竹韵奉命卫护有大人周全,如今大人身边既有华山睡道人的高徒,想必……以后也不会再用到我了。”

    杨浩截口道:“此言差矣,你二人各有所长,小燚师从一代道家大圣扶摇子前辈,一身艺业武功自然不俗,可若论起阅历经验,那又远不及你了,本官如今得了夏州,大败李光睿,正要大展宏图,我的‘飞羽’名为暗谍,实则主要作用仅仅是传递讯息,远远没有达到密谍的要求。我正想自飞羽中集结一批精英,打造一支更加高明的密谍队伍,专司护卫、刺探之要任,想让你和小燚分别担任正副统领,竹韵姑娘何以忽萌去意?”

    竹韵有些意外地瞟了杨浩一眼,迟疑道:“我……我是继嗣堂的人,大人肯用我担任直属大人的密谍统领?”

    杨浩笑道:“自我离开汴梁回返芦州那一路上,竹韵姑娘小心护卫,为我挡下无数明枪暗箭之后,又为我鞍前马后,立下无数功勋,我早有心想向大郎说一声,把你父女二人讨要过来,我若开口,相信这个面子,大郎还是会给我的。”

    竹韵听的一阵凄然,杨浩说的不错,虽然她父女都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本领,放到江湖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可是说到底,她父女只不过是“继嗣堂”豢养的鹰犬爪牙罢了,出生入死、替人卖命,就是他们的使命。如果有需要,他们随时可以用来牺牲,如果要把他们送人,尤其是送给杨浩这样一个对继嗣堂来说极为重要的扶植对象,继嗣堂的那些长老们也绝不会犹豫。她,不过是人家手中的一枚棋子,虽然她能掌控许多人的生死,可她的命运,何尝不是任人摆布?

    她淡淡一笑,情绪更加低落,幽幽地道:“既然如此,大人何必再来问我,如果崔大公子要把我父女送与大人,我们任人驱策的两个小卒,又哪有拒绝的本领?”

    杨浩笑道:“强扭的瓜儿不甜,总要你心甘情愿……”

    他刚说到这儿,狗儿螓首一侧,突然道:“大叔,有人来了!”

    只一句话的功夫,杨浩和竹韵也先后听到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杨浩立即道:“闪避一下。”

    三人不约而同,跃到了就近的一丛灌木后伏下,狗儿在左,竹韵在右,本能地将杨浩紧紧护在中间,迟疑片刻,狗儿眨眨眼睛,好奇地对杨浩道:“大人,这是咱们府上啊,为什么要鬼鬼祟祟地躲起来?”

    杨浩听了也是一怔:“是啊,我躲什么躲?”

    竹韵忍俊不禁,吃地一声笑,杨浩瞪她一眼道:“还不是你闹的,弄的我疑神疑鬼。”

    竹韵道:“嘘,那人走近了。”

    三人这时再要露头反而不妥,只得噤声潜伏。

    因为那丛灌木并不甚宽,所以三人只得紧紧偎向中间,狗儿年纪尚小,不知男女有别,小时候她还被杨浩抱着在月下漫步呢,虽说如今长了几岁,偎得他近也自然无比,并不觉有甚么出奇。可竹韵却已是情窦初开的大姑娘了,与一个男子这般紧紧偎依在一起,大有耳鬓厮磨的味道,一旦静下来,只能听到对方浅浅的呼吸,一种前所未有的绮思不禁悄然萌生,由不得她胡思乱想起来。

    杨浩知道夜间在内宅这般大模大样走动的人,不会是什么外人,所以也未想去看他身份,仍在想着自己的盘算。他想招揽竹韵,确是看重她的本事,狗儿的武功无疑是比竹韵高明的,但是她只适合做一名贴身侍卫,而竹韵则不同,她从小就从事各种刺杀、刺探情报、潜伏追踪、敌后破坏的伎俩,堪称特务密谍行业的祖师爷。

    刺客、密谍、斥候,从春秋战国时候起,他们就开始发挥了重大的作用,然而他们只是掌权者凌乱松散偶尔为之的一种运用,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组织,而杨浩来自后世,却是深知一个强大有务的特工组织在两个对峙的政权之间,会有多么重大的作用。

    两股势力之间,其中一方的战略策划、战术运用,可以被对方通盘掌握,可以随时掌握对方的一举一动,可以在双方对战的紧要关头在敌后进行各种破坏,可以策反他们的将领、刺杀他们的官员,随时掌握对手的动向,了解对手的虚实……

    那么,特工的作用将不亚于一支强大的军队!

    当然,除了竹韵本身具有这方面的极深厚的造诣外,任由两个女统领,是因此杨浩想建立的这个核心密谍组织,全部由女性组成。女性的敏感、细腻和耐心,已经越来越证明在情报战方面确实先天就具备优于男性的优势,而且女性一旦树立忠诚,比男性更不易受到金钱、利禄、色相等外在因素的引诱而叛变。

    当然,在间谍和保镖组织中由女性来组成其核心,其中也不排除杨浩还有他自己的恶趣味:克格勃的“燕子”、德意志的“朱丽叶”,尤其是卡扎菲上校那支忠心耿耿,女子之妩媚、军人之英武兼备的女保镖军团,那可是杨浩前世时曾yy无限过的梦想,拉风的很呐……

    这时,脚步声在灌木前停下了,三人忙屏住呼息,就听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幽怨地道:“为什么要给他熬什么枸杞参茸汤啊,李光睿做定难节度使,爹就把姐姐送给了他。如今杨浩眼看又要做定难节度使,爹又想把我送给他。如果……李光岑大人不是病重不起,这定难节度使还要再做几十年,爹爹是不是也要把我送给他为妾?难道我们女儿家,生下来就是为部落牺牲的?”

    她越说越气,忽然顿足道:“还要上我赶着去给他送参茸汤喝,没得叫人家看轻了我,我才不去!”

    说完,她掀开罐盖儿,将一罐参汤泼向灌木丛后,狗儿和竹韵反应甚快,两人不约而同地掀起了杨浩的长袍,将自己的脑袋藏了进去。

    “哗……”杨浩背上一热,一下子被烫醒过来:“似乎……女保镖也不是那么忠心耿耿啊……”

    尔玛伊娜泼光了汤,端着空罐子洋洋得意地道:“这不就成了?爹总不会跑去问他汤的滋味怎么样吧?嘿嘿……”

    尔玛伊娜一转身,便向来路走去。

    竹韵从杨浩的袍下探出头来,似笑非笑地瞟着他道:“杨大人虽然少年得意,位高权重,不过……看起来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愿意跟着你呢。”

    杨浩摸摸头发,好在那汤被有直接泼在头上,他轻轻一摇头,笑道:“是啊,就算她肯,我也未必就答应。我的身份和她的身份,又岂能视同一般的婚姻?眼下人心未定,我若与细封氏族长之女成为夫妻,那么拓拔氏的头人们会不会以为我要重要七氏,抑制李氏?

    七氏之中,其余六氏,会不会以为我将最为倚重细封氏,不能一碗水端平,损害到他们的利益?而细封氏会不会恃宠而骄,主动去欺压其他诸氏,从而给我惹下麻烦?我今已有四位妻妾,都没有强大的势力做后盾,如果我真娶了这位细封氏的小公主,那么她会不会倚仗娘家对我的助力,闹得家宅不宁?

    西域有数百万汉人,我做这定难节度使,想要收复自清水盟约之后被吐蕃、回纥诸部占领地区,必然会受到他们的欢迎和拥戴,大大减轻我的阻力,然而一旦与细封氏联姻,他们还会不会把我看做与他们同族同宗的汉人?”

    竹韵怔道:“好麻烦,怎么会牵扯上这么多东西?”

    杨浩道:“天地一盘棋,人人是棋子。哪一件事,不是牵一发而动全局?要不然,你当我真看不出五了舒大人的意思?在不恰当的时候、不恰当的地位上,娶回一个不恰当的女人,会惹下一身麻烦的。我又不好拂了五了舒大人的好意,不装傻充愣又能怎么办?竹韵姑娘,你不要以为自己只是一件为人卖命的工具而自怨自艾,其实谁也做不到超然世外,凡事只为自己负责,凡事只由自己作主的。许多事,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竹韵“嗤”然道:“你何必说的那么可怜,就算我们一样是棋子,你也是帅,而我……我只是那枚可怜的过河卒罢了。”

    杨浩笑道:“你不愿做那有去无回的过河卒?呵呵,那么,本帅想想提拔你做那进退自如的守宫士,你可愿意么?”

    竹韵眼珠转了转,眸中渐渐露出一抹笑意:“我听我爹的,我爹肯,我就肯。”

    杨浩轻轻吁出一口气,微笑道:“女人呵,都是天生的外交家,或许……我的衙门里,将来可以不止有一个女统领,还可以有一个女鸿胪寺卿……”

    党项八氏头人,这数十年来还是头一次聚集的这么齐全。

    人人都知道,李光岑拖着病重的身躯召开这次大会,必然是要把定难节度使之位公开传于杨浩,确立他的合法继承地位,尽管这件事还没有公开宣布。

    除了拓拔氏一脉,其余七氏早在三年前就已歃血为盟,承认了杨浩的少主地位,今天,党项七氏,乃至杨浩身边的文武重臣俱都扬眉吐气,只有拓拔氏的头人们有些忐忑不安,杨浩一旦确立身份,那么他不但是党项八氏的共主,正式成为西北王,而且将是拓拔氏党项羌人的直接领导人,其余七氏的内政事务,他或许还要通过七氏的族长来管理,而拓拔氏各部的领地、族帐规模、甚至各部落头人的任免,他都可以直接下令。

    所以,尽管昨天杨浩已经巡阅各营,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安抚,然而除了对杨浩攻克夏州立下汗马功劳的拓拔苍木父子,其余的部落头人们还是有些心中忐忑,只是如今已是大势所趋,他们除了接受,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了。

    杨浩对李光岑抱病传位颇为担心,以义父如今的病情,他也不希望这个老人继续以拓拔氏族长的身份操持族务和履行定难节度使之责,可是传承大位,又不能视若儿戏,必要的典制礼仪还是要的,所以他只能嘱咐操办此事的张浦和拓拔苍木,要他们尽量简化步骤,免得义父过于操劳。

    所以这场传位大典操办得十分简约,尽管典礼已再三简化,可是规模仍然宏大。

    今天,天气十分晴朗,初夏的草原美丽而巡阔,无垠的草浪中点缀着星星般的野花,一座座毡帐星罗棋布于草原之上,无数的骑士策马肃立于城下,按照部落结为一个个方阵。

    党项八氏的人马排成一个个方阵,除拓拔氏外,其余七氏的部落在古长城外线,在此的族人不多,所以只是各成一个方阵,而拓拔氏一族的力量就大过其余七氏的总和,当真是兵强马壮、虎贲如云,虽说如今静州、宥州、绥州及其附近的府县还在李光睿旧部控制之下,拓拔氏一族的部落还有三分之一未曾赶来向杨浩宣誓效忠,可是城下各部落的方阵也足足有数十个之多。

    一身隆重装束的李光岑高声宣布传位于义子杨浩,强撑病躯把那杆犛牛尾的狼头大纛递到杨浩手中时,老人已满头大汗、脸色赤红如血。在此当口,杨浩看的心痛,却不能有什么表示,只能向随侍在义父身侧的木恩木魁递个眼色,他刚一接过大纛,二人便赶紧扶着李光岑,退回白虎交椅上坐下。

    杨浩立在城头,将那杆高大沉重的大纛尽力举起,往石砌的坑洞中用力一矗,大纛迎风展开,九条犛尾飞舞,“尽统诸将授师五州定难节度使杨浩”的旗号亮了出来,城下所有的武士齐刷刷拔出了肋下的弯刀,数万柄钢刀霍然举起,如一道闪电,刹那的光辉超过了天上的太阳。

    “呜呜”的号角声在苍凉雄壮的古城上响起,各部头人站在城头,手抚左胸,向杨浩单膝跪下,宣誓效忠。

    “……本帅志存裹革,仕不择地。继义父之志,统御西北,唯以保境安民为己任,不打无利于民之仗,不行无益于民之举,惟西北戎政敝极,警息频闻,欲政修人和,诸部安乐,尚需吾等上下一心,今日谒我夏州诸部,皆我定难之股肱,愿你我众志成城,共创幸福美好的家园。”

    杨浩一番由张浦草拟的就职演说铿锵有力,待他朗声说罢,城上城下轰然应和,声撼天地。

    这一刻,大漠孤烟,碧空万里,杨浩手扶犛尾狼头大纛,俯瞰着城下一眼望不到边的雪亮刀丛,心潮澎湃,他高声道:“酒来!”

    竹韵托着茶盘来到他的身边,茶盘上放着三碗烈酒,杨浩捧起一碗,面朝城下,高声道:“这第一碗酒,我敬所有的勇士们,愿你我戳力同心,用我们手中的钢刀,让这草原永远美丽、安详。”

    杨浩将一碗烈酒一饮而尽,城下无数的草原男儿见大帅这般豪爽,轰然叫好,他们虽无酒碗,但草原男儿嗜酒如命,谁的腰间不带着酒囊?只听“嚓嚓嚓”一阵怵人的钢刀入鞘声响,战士们纷纷取下腰间的酒囊,举在手中,高声喝道:“甘为大帅效死!甘为大帅效死!甘为大帅效死!”

    三声高呼,勇士们便开怀痛饮起来。杨浩放下酒碗,一抹嘴角酒渍,又痛快地端起一碗,竹韵撇撇嘴,小声地道:“拿白开水唬弄人,还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

    杨浩瞪了她一眼,转身又向七氏族长及各部落头人们慨然道:“这第二碗酒,本帅敬各位族长、头人。愿本帅与诸位从此如兄弟手足,同荣共辱!”

    族长、头人们纷纷自案后起身,捧起牛角杯,高声敬酒道:“我等愿同心戮力,扶保大帅,天地神祗,共知我志。有负此誓,使身体屠裂,同于牲蓄。”说罢,众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第三碗酒,我敬义父!浩只希望义父能身体安康,亲眼看我……”

    杨浩捧起第三碗酒,回身看向端坐虎皮交椅上的李光岑,忽然发现他虽面带微笑,二目微睁,正定定地凝视着自己,但是眼中的神采却已消失不见,杨浩脸色一变,踏进两步,颤声道:“义父……”

    李光岑仍然静静地坐在椅上一动不动,一阵风来,吹着他颌下的胡须瑟瑟抖动,杨浩迟疑着将目光投向侍立在虎皮交椅两侧的木恩、木魁,两人脸上热泪纵横,强抑着一直没有发出哭声,这时见杨浩向他们望来,两人轻轻点了点头,突然一起跪倒,伏地大哭。

    杨浩双手一颤,不由倒退三步,手中的酒碗“啪”地一声摔在地上,跌得粉碎……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