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4章 反噬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034章 反噬

    宜将剩勇追穷寇,有追穷寇的道理。

    穷寇莫追,亦有穷寇莫追的道理。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杨浩现在就有不得不追的理由,如果李光睿逃到绥州,即便这一次不能对李光睿实施重创,也将形成对李光睿极为不利的一种格局,这将注定他的没落,然而如果让他把兵员成功地转移到长城以西的宥州,回到他的根基之地,那么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敦刻尔克大撤退的重要意义,不是让三十万败军逃出生天,而是让三十万需要长期时间才能训练有素的军队有机会重新拿起武器,重开一场战局。李光睿如果成功撤到宥州,争取的却是地利、人和,却是政治格局的天时,他将有机会打破三藩合围的不利局面,重新掌握西北之地,杨浩岂能不追?

    然而此举虽意义深远,可是冒险程度也更大,风险与收益总是成正比的,岂能不劳而获。大军败退,是最容易导致三军指挥失灵、士气最为低落的因素,一支庞大的军队在溃退时,尤其是那样的年代,就算是一位天纵英明的主将,也难以力挽狂澜,对三军实施有效指挥了,所以杨浩只要能追上李光睿的主力,李光睿的战略大冒险就将从此画上一个终结的符号。

    杨浩一路急行军,赶到无定河边,利用残破的攻城器械重新拼搭了三座浮桥,驱军过河,不料他的大军刚刚渡过无度河,押后阵的李一德还没赶上来,无定河上游便涌来一股巨浪,挟带着巨木将那三座简易的浮桥撞的粉碎,汹涌的河水漫过两岸河沿,向下游咆哮而去,十几名刚刚踏上岸边,还来不及前进的士兵被瞬间冲过的洪水卷走。

    “不好!中计了!”

    一见如此情形,杨浩立时变色,三军静悄悄地肃立河边,望着那瞬间又复回落的水位,人人惊怔不语,李一德仓惶地奔到岸边,向对岸望了望,立即气极败坏地叫道:“快,搜罗所有可用的木料,赶快搭起浮桥,把大帅接回来。”

    杨浩策马而立,迎着风,听着远处殷如沉雷的蹄声,蓦然回首,向对岸使劲大喊道:“速请折将军援助!”

    巨浪虽然泄去,可是无定河本就波涛滚滚,汹涌澎湃,几场春雨下来,河水暴涨,更是水浪震天,对岸根本听不清楚,杨浩向李一德用力地挥了挥手,感觉到李一德已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挥手一指,大喝道:“向上游冲!”

    前方马蹄声疾,他不知敌军数量,能走的只有沿河上下。上游筑有水坝,必有敌军。可他偏偏就向上游冲,出敌意料,就有机可乘,而且方才这股洪水急而不久,表明上游水坝规模极小,这可能是因为无定河本就湍急万分,难以筑成较大的水坝,却也可能是上游的敌军数量有限。

    当耳边马蹄声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杨浩已率军溯流而上,一头鹞鹰展翅翱翔于长空,只见一条银河奔流直下,千军万马逆流而上,对岸,是无助地站在那儿的六千名后阵官兵,这一边,无数的战马像一头头扑向猎物的野狼,划着弧形截向杨浩所部。

    这一路兵马倒底有多少人?

    李光睿佯归宥州,实则全部人马都在这里,要杀我一个回马枪?还是说,这支人马只是前一日才匆匆渡河的那支后军?他们的士气还可用吗?

    杨浩无暇多想了,敌军就像方才无定河上奔涌而来的那个滔天巨浪,仿佛要藉着这一扑之力,就把杨浩全军推入无定河中。杨浩率领近万骑纵马急奔,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向上游冲,寻找着可供立足的有利地形。

    上游果然有一支负责筑坝拆坝的部队,他们人数果然有限,似乎也完全没有料到杨浩的兵马猝然遇袭,居然向明知有敌军的一方冲来,不过万马奔腾是难以掩饰的讯息,他们还是迅速做出了反应,上马,摘弓,搭箭上弦。

    杨浩血贯瞳仁,亲自冲锋在前,使一杆长矛拨打雕翎,冲击敌阵,率领着他的亲兵侍卫如出柙猛虎般迅猛突进,义无反顾时杀向敌群。

    前方的敌人不过近千人,完全抵挡不住杨浩所部的誓死冲锋,大军向铁轮一般辗压过去,辗得一地死尸,零落成泥,可是这千余人的队伍毕竟起到了些阻拦作用,后面的大军已经趁机追过来了。

    号角声喊杀声混淆在一起,杨浩率领所部,唯一的目标就是上游,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只要杀出重围,再往上去一定没有敌军设伏阻截,他的一线生机就在前面。

    双方大军在河滩地上撞击到一击,刀剑铿锵,厮杀不绝,杨浩势若疯虎,手中一杆长矛已被鲜血浸透,他始终冲在最前面,从层层拥堵上来的夏州军队铁骑中凿穿而过,向前!向前!

    敌军像蝗虫一般扑天盖地地掩杀上来,身在局中,杨浩也无法估量敌人倒底有多少兵马,他只能一路向前,像一枝穿帛之箭,一层层地凿穿敌人的防御,但是强弩之末,势不穿鲁缟,他这枝箭,还能射出多远?

    浊浪川,风起,尘扬,遮天蔽日。

    折子渝牵着马,轻轻漫步在杨浩的军营。

    军营空空,许多杂什之物洒落一地,可见大军离开之匆忙。

    张十三急急掀开一顶顶帐蓬,然后赶回折子渝身边,焦急地道:“大小姐,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走空了。”

    折子渝目光一凝,瞟见一只揭去了铁锅的炉灶,她走过去,伸手试了试灶底的灰烬,缓缓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莹白如玉的手掌,说道:“现在大概已到申时,杨浩的大军恐怕一早就急急启程了,我们已经追不上了。”

    张十三急道:“大小姐不是说李光睿必有奇谋?那现在怎么办?”

    折子渝心中实比他还要焦急万分,可是就算呼天抢地的大哭一场,能把杨浩哭回来吗?她默默转过身子,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看向西南方向,一阵风沙袭来,她轻轻垂下眼睑,长长的眼睫微闪,滑如凝脂、白如素玉的清丽娇靥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忧郁:“越是这种时候,越慌不得,不要急,先去葭芦川见我大哥。”

    折子渝一直在关注西北方面的情报,杨浩与折御勋、杨崇训议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后,由于事涉极度机密,核心情报只由杨浩的‘飞羽’负责,再由杨浩择其需要知会折御勋和杨崇训的情报通报他们。这样一来,折家的“随风”和继嗣堂的情报组织就脱离了该计划的核心情报群,这也就是崔大郎在木已成舟之后才隐约得到一些线索的原因。

    由于围线该计划的情报之机密性以及时效性,杨浩随时会得到第一手情报,并迅即做出反应,折子渝的“随风”谍报机构再去关注这一事件本身就成了事后诸葛亮,所以折子渝把情报打探放在比较明朗的地方,如果说“飞雨”现在刺探、传递的是与暗战有关的核心情报,那么“随风”现在做的就是明面上的情报收集工作,诸如粮草的运输、兵力的调动、部署、各地战报、伤亡的统计等等。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杨浩调虎离山、李光睿围城打援来进行的,所以大战的进度折子渝随时会进行了解,折御勋也不可能瞒着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情报机构,所以最新动向折子渝一清二楚。她知道夏州已经落入杨浩手中,知道杨浩和折御勋、杨崇训判断李光睿即将退兵向绥州靠拢,知道杨浩和她大哥已兵进驻两川。

    与此同时,她撒布出去的情报人员也将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来给她:

    绥州刺史李丕禄按兵不动,毫无接应李光睿的作战意图;

    固守西域通向中原的长城险隘石州的兵马与长城以西的宥州往来频繁,宥州向石州提供了大批粮草辎重。

    李光睿自夏州赶往银州的最后一支粮队接到夏州失陷的消息后本来加快了行程,拼命向银州李光睿靠拢,可是眼看到达无定河左近,却突然放弃渡河,反而就近转移到附近唯一的一片山脉,并在最险要的摩云岭上驻扎下来。

    石州虽然是一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兵塞,但是那是在它的后方牢不可破的情况下而言的,如今石州背后的夏州在杨浩手中,石州前面又是麟府两州,这处所谓的险隘已经失去了固守的必要,他们为什么还要屯运大批粮草,做出坚守态势?

    李光睿的粮队为什么突然转移到了摩云岭,有什么意图?

    种种行迹,背后似乎都有一支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折子渝本能地感觉到有一桩针对杨浩和她大哥的阴谋正在形成,她想马上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他们,可葭芦川、浊轮川是临时抢占的两处战略要地,信鸽也好、飞鹰也罢,不可能聪明到自己飞去一个事先没有设定通讯点的地方,所以她只好自己赶来了,想不到还是晚了一步。

    折子渝赶到葭芦川时,折御勋已收到了杨浩拔营前送来的消息,大军已集结完毕,准备启程上路了,兄妹见面,当下便一起行军,行军途中,折子渝才把自己掌握的情报和她的分析源源本本地说与大哥,两兄妹一路推演着李光睿可能的计划,一路急行,赶往无定河畔。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这古战场上,如今还要抛下多少年轻汉子的尸骨呢?

    杨浩的立足之处是一座荒弃的古城,城依山势呈葫芦形,面积不大,沿悬崖筑石为墙,向下十余丈,是滔滔而去的无定河水,城中的黄土房舍早就塌陷了,只剩下一处处残垣断壁,黄土的城墙风化极其严整,一碰就簌簌地掉落大片黄土。废墟中有大量的陶器醉片和牛羊骨骸,许久以前,这里应该是一片很繁华的地方,或许仅仅是因为一场残酷的战争,这座小城从此就沦为了废墟。

    杨浩站在黄土围子上,眺望着远处密密匝匝形成合围之势的敌军,忧心忡忡。他没有想到李光睿临死还要反噬一口,竟然咬得这么毒、这么狠。谁能想到他有这样大的魄力,在军心已乱的情况下还敢展开一次这么完美的反击?谁能想到他为了把戏作得真一些,竟然舍得两营兵马做诱饵,连他的儿子都做了一枚弃子?

    这样还能有谁怀疑他移师绥州的用意,智近于妖的诸葛亮恐怕也办不到。

    现在,他一连串的布局,已成功地切断了折御勋、杨崇训和杨浩这个铁三角之的联系。杨崇训已被牢牢地牵制在骆驼岭上,李继筠的兵力并不弱于杨崇训,而骆驼岭的东坡平缓,并不难守之地,杨崇训耗费了一日一夜的功夫抢筑的工事都在西坡,成了一堆无用的摆设。

    折御勋被留在了无定河北岸,等他寻到这儿来,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杨浩……杨浩杀出重围时只剩下六千兵马,那四千兵未必全战死了,可是不管是战死、俘虏还是分散突围出去了,对杨浩眼下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远近的敌军粗略估计,大概有两万上下,这正是那支最后撤退的人马,对杨浩来说,这是大幸,也是不幸。大幸之处在于,如果李光睿手中的八万大军全部在此,一定可以把他的人马踏成烂泥,他的亲人,来日到了这无定河边,恐怕在无数的尸骨中都休想捡拾出他完整的尸骸。

    不幸之处在于,这里只有两万人,李光睿的主力必然星夜兼程赶回夏州去了,如果他死在这里,夏州还能不能守住?或许李光睿这两万大军可以先吃掉他的残部,掉过头来再对付折御勋的援军,那时想要安然撤退也未必没有可能。

    李光睿果然不是一个易与之辈,不是一个白痴样的对手,纵横西域三十年的西北王将计就计,临死反噬,这一仗打得漂亮,年轻气盛的杨浩终于出现了失误,出现失误势必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可是,他到底需要付出多少?

    李光睿中了杨浩的计,其结果是丢了夏州、死了次子李继捧,他的西域帝国已完全向杨浩倾斜。杨浩中了李光睿的计,他要付出甚么?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