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19章 薤上露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319章 薤上露

    邓秀儿从未操办过丧事,对这种事情如何张罗也是一头雾水,离开房间后唤来几个年老的家人,凝泪含悲地向他们问起,几个老家人倒是了然,连忙应承下来,接了银钱便自动操办,府上人手不足,又自去聘了些婚丧帮闲,很快就有了些眉目。

    邓府里也做了番布置,好在能卖的都已变卖,披红挂彩的地方本就不多,几个老家人取了白绫,把各处布置起来,花厅做了灵堂,一切布置妥当后,暮色已至,邓秀儿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内宅禀告母亲。

    到了母亲房间,轻轻叩门不见回答,邓秀儿推门而入,借着夕阳余晖往室内一看,就见地上倒着一条凳子,房中正梁下悬着一条人影,双腿腾空,披头散发,看衣着正是刘夫人。邓秀儿惊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扑进房去,一时唬得手软脚软,哪里还能将母亲解下。

    亏得两个老家人闻声赶来,见此光景也是骇得面无人色,连忙上前帮着邓秀儿把刘夫人放了下来,抬到床上一看,面色淤紫,凸目吐舌,身子冰凉,早已气绝多时了。尤其可怖的是,刘夫人的脸被什么利器横七竖八划得全是伤痕,一道道伤痕翻起,满脸污血,直如厉鬼,邓秀儿只叫了一声“娘”,一口气上不来,整个人就晕厥过去。

    那两个老家人见此情景也是凄凄惶惶,忙不迭掐人中、灌凉茶,好半晌儿救醒了邓秀儿,邓秀儿抱起母亲尸体,又叫一声娘,终于放声大哭起来。两个老家人见她哭出声来,这才稍稍放心。

    “小姐千万不要过于悲伤,邓家……邓家现在可全赖小姐主事了,要是小姐悲伤过度,有个好歹,老奴……老奴……”一个老家人说着忍不住拭起泪来。

    “我没事,你们下去吧,这件事且不要声张出去。”邓秀儿擦擦眼泪,眼中露出凌厉的光来,向他们沉声吩咐道。

    “是,小姐千万保重。”两个老家人惶惶然欲退下,邓秀儿又道:“忠伯,麻烦你,麻烦你再去订下两具棺木。”

    “两具棺木?”老家人忠伯有些茫然,心道:“小姐是不是伤心过度了,老爷的棺椁已然置办回来了呀,加上夫人再买一具棺椁也就是了,怎么还要买两具?”

    “不错,两具棺木,还有什么疑问么?”

    邓秀儿霍然回首,忠伯见她可怕的脸色,不禁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多询问,连忙答应一声,唯唯喏喏地退了出去。

    邓秀儿痴坐半晌,缓缓扭头看往地上,就见地上翻倒一张锦墩,旁边还有一把剪子,剪子上全是已经凝固了的血液,邓秀儿的眼泪忍不住又是簌簌流下,她走过去捡起那把带血的剪刀,紧紧握在手里,半晌才从腰间白绫上剪下一幅,颤抖着双手将那幅白绫轻轻覆在母亲血肉模糊、丑如鬼怪的脸上,然后将那把剪刀小心地揣入怀中,隔衣握住,仰天悲鸣:“爹爹是昏官?他是昏官,该死!你们假公济私,为逞一己私欲,逼死我爹娘,该不该死?该不该死!”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不复归。邓秀儿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儿,直到夜色将她的身子与整个房间的黑暗融为一体。

    慕容求醉停下笔,仔细看看写下的书信,自得地一笑,回首说道:“方兄且来看看,慕容如此下笔,措辞如何?”

    方正南接过那封写给赵普的书信,仔细看了一遍,欣然道:“慕容兄妙笔生花,写得甚好。呵呵呵,如此一来,相爷无后顾之忧矣,南衙再难倚此事攻讦相爷。邓祖扬勾结奸商横行不法,乃是监察御使、考课观察未能尽责,却与我家相爷毫不相干,唔……御使中丞近来与晋王走得很近呐,正好借此事敲打敲打他,让他晓得咱们相爷才是可以倚靠的人。”

    方正南说罢把眉心微微一蹙,又提醒道:“邓祖扬是个书呆子,他还道自己忍辱负重,死得如何义照天地、问心无愧,也不曾留下丝毫纰漏,只不过……我看南衙程羽那班人对他的死却颇有些疑心,慕容兄,咱们得多加小心,不要让他们抓住什么把柄,让他们晓得是我们逼死了邓祖扬才好。”

    慕容求醉微笑道:“你放心,一日不到彻底决裂时刻,面上功夫他们就不敢撕破,这封信夹在其他公文中,令专使快马传报京师,相爷看过后自会毁去,逼死邓祖扬?嘿嘿,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天下间就再也没人能够知道,邓祖扬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是一个糊涂鬼。哈哈哈……”

    两人抚掌大笑,笑罢,慕容求醉匆匆将信封了火漆,唤来亲信的使唤人,密密嘱咐一番,那人揣了书信便急急闪了出去。

    第二日,专司泗洲粮案的钦差使节到了,为首者是御使唐奕纱,这个官儿才只四十出头,精明干练,自御使中丞以下,是御使台最得力的干员,此次开封断粮,御使台倾巢出动,分赴各地监督筹粮,他是少数几个留守东京的御使言官,赵匡胤把他派了来,显见对此案的重视。

    查办泗洲粮案,他是钦差正使,魏王这位巡狩江淮道粮草筹集的钦差使节,也得依臣礼晋见,唐奕纱代天子受礼,然后才以臣礼反过来再拜见魏王,交接事宜早已准备停当,只用了半天功夫,大批卷宗便移交给了唐御使,晚间又在官船上设宴,当地官员为唐钦差接风、为魏王饯行。

    魏王趁此机会将邓祖扬的事情说与唐御使,唐御使此番奉有官家严令,本就要特事特办,案情审明之后,将邓祖扬当众处斩,听说他已自尽,不觉有些意外。人既已死,又有魏王说情,倒也不能去难为一具死尸,嘘叹一番,唐御使便答允将尸体发还邓家,魏王大喜,立即便着人连夜将邓祖扬的尸身送还了邓府。

    邓家接回了邓祖扬的尸体,却魏王送还尸体的人却未置一辞,甚至连门也没让他们进,魏王心中依然牵挂着邓秀儿,可是他已没有勇气去见她,本想藉着送还尸体,能得到邓姑娘的一点消息,可是听送还尸体的人回来将情形一说,赵德昭不禁黯然,他知道,邓祖扬一死,自己与邓姑娘这段朦胧的情愫已是无疾而终,再无相处的可能了。辗转半宿,赵德昭才狠狠心,放下了这个让他心动的女人,沉沉进入梦乡。

    次日一早,魏王准备启程继续南行,唐御使和泗洲府官吏尽皆赶来码头相送,杨浩却在一片喧嚣声中离开了官船。他已同赵德昭仔细做过商量,其实此番解决开封缺粮之厄之所以在朝臣们眼中视做不可能的人物,一是因为他们最了解地方官府的执行效率,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足够的粮草,那些地方官吏大多都有自己的一副小算盘,未必就能竭尽所能及时完成。二是运河运输受到许多限制,即便筹集了足够的粮草,也无法在运河封河之前运抵开封。

    这第二件事,杨浩利用后世运河运输的一些经验,已向朝廷提出建议,派出了工部的大批官员,在各处河道落差较大的地方修建速成的堰坝水闸,这些“豆腐渣”工程撑上两三个月还是办得到的,足以保障运河运输的通畅。

    而第一个难处,通过泗洲官吏和粮绅被一网打尽,已足以警慑江淮各道那些利令智昏的官吏和粮绅,可以说泗洲这桩案子耗时虽然最长,但是这里的事若是处理的拖泥带水,整个江淮道都要不可收拾,这里处理的干净俐落,那么巡狩江南的目的就达到了。

    再往下去,魏王不需要再继续这样亲力亲为,只要还有一点头脑的地方官员和粮绅农户,都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与朝廷作对为难,冒着家破人亡的危险屯粮居奇以牟暴利。想赚暴利?朝廷也是网开一面的,开封府的粮价可是一涨再涨,有本事你自己把粮食运到开封去,那儿现在是不抑粮价的,杨浩早就在那儿挖好了一个大坑,等着他们往里跳呢。

    因此上,由此继续南向,带着大队人马一路巡狩下去的魏王,只是代表着朝廷的一个态度,从心理上,给江淮各道的官员和士绅产生一种紧迫感,如果再有人意图从中捣鬼,那不可能那么明目张胆。扎根泗洲十余代,连一任知府下台都没能奈何得了他的周家都垮了,还有哪个粮绅敢与朝廷叫板?

    可是横行不法者固然恶行令人发指,贪图暴利铤而走险的极品垃圾也未必没有,有鉴于此,杨浩便向魏王进言,由晋王沿运河缓缓南下,继续执行巡狩任务,统筹调度江淮粮草,自己先行一步,暗中查探是否仍有不法者从中作梗,两下里一明一暗,便可最大程度地保证宵小无所遁形。

    经过泗洲一事,赵德昭对杨浩已是大为信服,对他这番话自然深以为然,当即便答允下来。杨浩这个主意固然是出于公心,却也不无私意,他想离开官船,才好与焰焰和娃娃比翼双飞,双宿双栖,一得了赵德昭的允许,杨浩如同心上生了一对翅膀,立即欢欢喜喜地离了官船,赶赴官仓衙门。

    唐焰焰和吴娃儿、杏儿主仆等人早已得了信儿,梳洗打扮停当等着他了。杨浩一到,唐焰焰和吴娃儿便双双迎了上来,杏儿、张牛儿等人则微笑着站在车子旁边。

    今日唐焰焰和吴娃儿俱都精心打扮过,薰香沐浴,一身清爽,唐焰焰穿了一身银红色女袄,周身织金边银红缎的百褶宫裙,雪青缎的中衣,南红缎子宫鞋,明明大红大紫乃是俗丽的颜色,可是穿在焰焰身上却是纤腰紧致、酥胸起伏,姿容娇丽脱俗,如同一轮艳阳般夺人二目。

    吴娃儿却是一身翠罗衫子,本来就身材娇小,还要穿一件滚银边的贴身斜绫小袄,藕色靴裙,不着首饰,粉妆玉琢,煞是可爱。这一对譬人这样的俏打扮,看来真是天作之合。后面张牛儿、老黑等人则是青衣小帽,做家人打扮,杏儿姑娘身穿淡青色女衫,素青的裙儿,虽作侍婢打扮,可是天生丽质,脸若桃花,长眉俊眼,生的百般俊俏,瞧来也是赏心悦目。

    杨浩瞧了心怀大畅,说道:“船儿已令先行了么?”

    吴娃儿道:“自得了官人传信,奴家就令船先行一步去前方等候了。”

    杨浩笑道:“甚好,那咱们就乘车而行,循陆路走,这样就可避开官船,免得受人打扰。来来来,上车。”

    吴娃儿抿嘴一笑,瞟了焰焰一眼道:“那……就请官人与姐姐先上车吧,奴家与杏儿同车便是。”

    杨浩却不想在家里搞得三六九等、阶级分明,时日久了,两个小妮子之间必然变得生份起来,是以一把拉住她道:“我早说过,咱家里不用讲那么多规矩,焰焰性情随和,也喜欢人多热闹,不会怪你的,来来来,咱们三人同车而行吧。”

    唐焰焰其实是颇想和杨浩说说体己话儿的,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反而面嫩起来,怕惹得娃娃偷笑,便拉住她道:“你我姐妹形同一体无分彼此,没那么多规矩的,来吧,咱们上车,让他靠边儿坐去。”那张俏脸红红的,也不知是红衣映的,还是有些羞涩。

    两个美人儿先上了车,杨浩哈哈一笑也登上车去,却不理她说的“靠边儿坐去”,而是摆出一家之主的嘴脸模样,大剌剌地坐向她们中间。两个姑娘也有默契,娇躯稍稍一扭,翘臀轻轻移动,堪堪给他留出一个人的位置。杨浩居中坐下,揽住两个柔软的小蛮腰儿,嗅着她们青丝鬓发间的清草香气,先在唐焰焰粉腮上香了一记,迫不及待地问道:“焰焰,你说有一妙计,可以解决咱们目前困境,是怎样妙计,快与我好生说说。”

    唐焰焰不想他会当着娃娃的面问出来,登时大羞,瞪起杏眼娇嗔道:“自己的女人要被送给旁人了,你不去想法儿却来问我?”她娇躯一扭,偏过脸儿去道:“人家哪有什么好法儿,你……你个大男人,你不会想个两全齐美的好主意吗?”

    车子已然启动,吴娃儿咳嗽一声,伸手拉下了窗帘,杨浩向她会意地一笑,双手揽紧焰焰不堪一握的小腰肢,把她环在自己环中,贴着她元宝般精致的耳朵,低笑道:“焰焰,你的妙计,可是咱们先做了夫妻,再禀明你的父兄长辈呢?”

    “哎呀!”唐焰焰被他一口说破,虽说吴娃儿未必听见,仍是羞不可抑,想要返身捶他这没羞没臊的汉子,偏偏没脸扭转头来,一时身上燥热难当,只得嗔道:“初进立秋,天气仍热,掩得什么窗子。”

    说着便去掀那窗帘,唐焰焰为了他杨浩,翘家来奔,杨浩心中感激,对她真是爱极,这些时日在泗洲事情太多,又始终不得空儿与她亲热,如今才算敞开胸怀、一身轻松,哪肯让她如愿,便涎着脸抓住她的小手,柔声道:“开窗子做甚么,你要嫌热,这车中宽敞,就宽了外衣,娃娃不是外人,也不会笑你。”

    唐焰焰满脸红晕,轻啐一口,几次三番去掀窗帘,都被他挡回,只得红着脸垂头任他温存,从后面看,那柔软青丝间细嫩白皙的颈子都红了,杨浩难得见她如此羞态,心中不觉也是一荡。

    他有心要让这对小妮子彼此亲密无间,心中更存了和这对美人儿有朝一日大被同眠,双宿双飞的绮念,娃娃那里应该没有问题,焰焰虽是大户人家姑娘出身,应该熟谙豪门权贵的此等习气,却未必抹得下脸儿来,也是有意当她渐渐适应,因此嗅着她身上那股幽微细致的少女甜香,轻抚她柔软滑润的背臀,竟是不避娃儿。

    唐焰焰情窦已开,既看过c.g.图儿,又曾在羌人山洞中与他有过一番恩爱滋味,这一被他爱抚,登时骨软筋酥,虽是有心推却,却是使不得半分力气,只觉浑身燥热,股间漫开一股晕腻,竟已被他爱抚得情动不已。

    “你……你这没羞没臊的臭家伙,想要亲热去找娃娃去,莫要碰我。”唐焰焰再禁受不住,又羞又气地推开了他,这一说正中杨浩下怀,他本就想要焰焰适应这“三人行”的旖旎风光,当下从善如流,哈哈一笑,伸臂一托,便把一旁掩口羞笑的娃娃抱到了自己膝上。娃娃身材娇小,轻盈能做掌上舞,身子坐在他的腿上,却也不占多少地方,杨浩哈哈笑道:“我舍不得她,却也放不开你,来来,两位美人儿都与夫君好生亲热一下。”

    “去你的,人家才不陪你荒唐。”唐焰焰使劲一摆柳腰,正想挣脱他的怀抱,忽听一阵挽歌传来:“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踌躇。……”

    唐焰焰一呆,咦道:“有人出丧么?”

    杨浩听了也不便再与她们嘻闹,轻轻探身掀开帘儿向外望去,就见一行人打着招魂幡、执着哭丧棒缓缓行来,漫天纸钱如雪,后面一字儿排开三具棺椁,使一群系着孝带的帮闲大汉扛着,头前一个少女,白衣白裙,头裹白续,臂被白纱,穿白挂素,亭亭如玉,手中捧着两块灵牌,正是邓秀儿姑娘,脸色立即肃然起来,他轻轻踢了踢轿板,沉声吩咐道:“停车落轿!”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