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9章 想的美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39章 想的美

    这户人家的宅院不是那种方方正正的院落,青瓦的墙头也是高低起伏如同波浪,偶然经过砖瓦砌的窗花,自缝隙看进去,只见院中花木扶疏,雕栏缭绕,像是个大富人家。

    杨浩的好奇心更浓,不知道这样一户人家的少女寻他何事,待他绕到正门儿,却见门口大开,门楣上高悬一块黑漆牌子‘如雪坊’,瞧这名字不象是一幢民居,杨浩不禁一呆。

    “公子,奴家在这里!”

    远远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杨浩向门里一看,就见方才在河边后窗见过的那位少女蹦蹦跳跳地跑来,穿一件绿色窄袖短襦,外罩紧身半臂衣,一条紧束纤腰的嫩黄窄裙,那一头秀发仍是湿润油亮,只简单地挽了,随着她的奔跑在削肩上活泼地跳动着。

    她的短襦上衣是对襟的,没有扣儿,只在胸腹前系了个蝴蝶结儿,v领内小小的绯色裹胸衬着一对初初发育的细致乳丘,精致纤美的锁骨一览无余,这样的打扮在初宋时代尚不少见,粉胸半掩凝晴雪,传的是薄、透、露的大唐遗韵。

    “嘻嘻,公子走的好快,请随奴家来,且到厅中待茶。”

    杨浩见她这人家大白天的连一个应门的老院子都没有,想起门楣上的名字,再看看这位姑娘毫不拘泥的大方,心想:“这幢宅院不会是……一幢青楼吧?”

    他迟疑说道:“姑娘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又何妨,我一个男子,与你无亲无故,就这般登堂入室,只怕不妥。”

    那小姑娘掩口笑道:“我们这如雪坊,正是无亲无故的男子才方便造访。好啦好啦,再装就不像啦,快随奴家来。”

    说着不避嫌疑,伸手便来拉他手臂,若在院门口与她拉拉扯扯的,叫人看见实在不美,而且这小姑娘虽然大方,却绝不像个花痴,还怕她扯了自己进去强奸不成?

    杨浩心里胡思乱想,迟迟疑疑地随着她向走行去,一路上只见亭台楼阁,曲苑回廊、朱栏绮疏,雅致非常,看起来还真象是一家富绰的大户人家。不但清静雅致,而且气派不俗,杨浩方才的想法又有些动摇了:这可不像是一家青楼啊。

    那少女陪着他进了一幢小楼,在厅中坐了,向他嫣然笑道:“公子稍坐,奴家去沏茶来”。

    杨浩欠身道:“不敢有劳。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那姑娘抿嘴笑道:“公子唤奴家一声妙妙就是了,奴家莽撞,不知公子的尊姓大名是?”

    杨浩微微一笑道:“我么,姓杨名浩。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姑娘邀我来有何用意?”

    “嘻嘻,不急不急,杨公子请稍坐,待奴家沏了茶来,再与公子慢慢解说”。

    妙妙手脚麻利,片刻的功夫就沏了一壶茶来,端到矮几上放了,为他斟上一杯茶,在他对面据席坐了,这才对他详细解说起来。

    大出杨浩意料,原来这里果然是一家青楼。在杨浩的印象里,青楼应该就是那种四合院子,满楼都是鸽笼般的小屋子,嫖客进了院子,老鸨嚎叫一声:“楼上的姑娘们,出来见客啦!”于是便涌出一堆莺莺燕燕来,叽叽喳喳的吵的人头晕。

    杨浩在府谷也逛过青楼,而且是极高档的青楼,比他想像的不堪模样强了许多,不过却也绝对不似如今所见的这幢如雪坊。听妙妙姑娘的介绍,这么大一幢园子,里边竟然只有一位当家红牌柳朵儿姑娘,余下的人尽皆是侍候的侍婢家奴,象妙妙这样的姑娘则是为她伴唱伴舞的身边之人。

    瞧那情形,这位柳朵儿柳姑娘颇像现代的红歌星,身边经纪人、司机、保镖、化妆师、专属的伴歌伴舞团队,一个人养活数百人,真不晓得她是怎样颠倒众生的绝世尤物,才有这样的大本事,杨浩不禁暗暗称奇。

    其实这是杨浩理解的差了,他还以为冠以一个妓字,就一定是做皮肉生意的,却不知这个时代娼与优是不分家的,都可称为妓,但所做所为大不相同。“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那是娼,而优是卖艺不卖身的,所以品流也就高些。

    纯粹是以色怡人的,那是很难大红大紫的。而杨浩以前所进的青楼,即便是极高档的,也不过是做皮肉生意的,自然不能与柳朵儿这样的优伎所住的宅院相比。这第一流的优伶,起居之处也是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帷幕茵榻,左经右史,虽是以色娱人,却并不侍奉枕席。

    她们接待的人,大多是非富即贵的人物,这些人身份地位、文化素质都是很高的,家中也不缺娇妻美妾,还不至于饥渴到成了色中饿鬼,家里娇妻美妾无数,偏要跑到妓院里来花钱。他们到青楼里来,大多是品茶听曲放松心情,亦或是好友相聚洽谈生意,饮酒兴尽便离去了,基本没有苟且之事,这和我们今天理解的妓院相去甚远。

    既然官场、士林这些人追求在此,所以第一等的名妓标准,最首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落落大方、谈吐不凡,能够把客人们照应的面面俱到,活跃场面;其次便是琴棋书画,能歌善舞;最后才是皮相的要求。

    当然,艺伎并非就一定守身如玉,她们混迹声色场中,接触的又是各行各业最为佼佼不群的优秀男子,为了攀附权贵求个照应,或者仰慕杰出男子的本领才学,情投意合之后携手入帐、款款温存的事也是有的,这却不是为了缠头之资,只为两情相悦罢了。

    次之一品的伎女也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权贵富绅们的宴聚,必有这样的女子应邀携乐器而往。这样的女子,也以丝竹管弦、艳歌妙舞为一技之长。至于陪宿风流,赚取缠头之姿的,那便又下一档次了,她们的恩客群体最为广泛,所得却也有限。

    或许有人奇怪,第一等的名妓看得着吃不到,又养着这么一大家子人,她能赚多少钱?其实不然,这样的名妓赚的钱,与出卖色相的娼妓收入实不可同日而语,简直是天差地别。

    那些非富即贵的大人物总是要交际应酬的,许多事更是不方面在家里谈,或者不方便让人看到他们私下往来,于是他们就要到勾栏里去,品茶听曲放松心情,好友相聚洽谈生意,这样的场合就成了官场合纵、商场连横、互相勾结、上下沟通的最好场所。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之间或许熟悉、或许生疏,或许有些话不方便直接说,或许有些事不方便当面提出条件,这时就要有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儿从中穿针引线、沟通协调、缓解矛盾,促成各方政治结盟、商场合作。

    这个人,自然就是那第一等的青楼名妓,她真正赚钱的手段就来自于此。所以,第一等的青楼名妓,赚钱的营生是做‘项目’,也就是公关,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关,而不是靠做皮肉生意去攻男人下面那一关。

    后世的秦淮八艳,清末的赛金花,在社会上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因为她们手中掌握着官场、商场,士林,各个方面最重要的人脉资源,而不是她们的相貌身材或是床上功夫就比其他妓女高明多少。

    但是这个庞在的人脉资源要怎么凝聚?当然就要靠当家红牌的谈吐雅意、交际本领,琴棋书画、歌舞答对,和她手下那支庞大的服务队伍提供的高雅的酒食饮宴、聚会环境等等构架起来,吸引了社会各个层面的杰出人才往来之后才能形成。

    柳朵儿姑娘原本是泉州青楼第一行首,她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进士不绝,崇侈布席,在泉州时,那真是往来皆公卿,谈笑有鸿儒,能量着实不小……

    杨浩没想到青楼之中原来还有这许多学问,听得这里却有些好奇,问道:“泉州我是知道的,那里海运兴旺,万国客来,若说繁华,不比现在的汴梁稍差。柳姑娘在泉州过得逍遥自在,为甚么偏要千里迢迢跑到开封来?”

    妙妙听了,一双柳眉向下一搭,长叹道:“唉!还不是因为该死的臭男人。”

    她瞟了杨浩一眼,赶紧说道:“奴家可不是说你。”

    杨浩举起袖子嗅嗅,笑道:“好在没有臭味儿,果然不是说我。”

    妙妙“咭”地一笑,随即又愁眉苦脸地道:“此事倒也不怕说与你知道,我家姑娘遣退许多用熟了的人,弃了根基辗转来到开封,实有一番不得已的苦衷,这一切缘由都因那平海节度使陈洪进引起。这个陈洪进,虽官拜节度使,实是彰泉一带的土皇上,他……”

    杨浩听她说了几句,就觉有些晕头转向,在她口中,一会儿说陈洪进是清源节度使、一会儿又说是平海节度使,一会儿是他是南唐李煜臣下,一会儿又说他是大宋官家臣下,听得杨浩一个头两个大,不禁插嘴问道:“姑娘且住,在下听的有些糊涂,这陈洪进到底是宋国的官还是唐国的官?”

    妙妙问道:“公子想来是不晓得这陈洪进的来历?”

    杨浩当然不晓得,便道:“不错,这人的名头我是听说过的,不过对此人经历的确一点不知。”

    妙妙便道:“陈洪进本是闽国的官儿,前些年闽国因为内乱亡了,占据漳州、泉州的大将留从效便投靠了唐国李煜。留从效死后世子年幼,统军使陈洪进便诬指少主欲投靠吴越,把他绑了送去南唐,推举统军副使张汉思做清源军留后,自任节度副使。

    没两年功夫,他就取而代之,成为清源军节度使。他见宋国势强,又遣使投宋,官家便把清源军改称平海军,任命他为平海节度使,不过他对唐国也是一样称臣的,所以遣使往大宋时就自称平海军节度使,遣使往唐国时就自称清源军节度使。”

    杨浩恍然:“原来如此……”

    妙妙说道:“陈洪进手下有一员大将,乃是被陈洪进取而代之的张汉思亲信,他想杀了陈洪进复立旧主,便勾结了一班对陈洪进不满的将领,邀请陈洪进赴宴,暗中却埋伏了士兵,想在席间取他性命,为了不使陈洪进疑心,这个人就请了我家小姐前去歌舞助兴。

    不料陈洪进刚到,还未进府门,恰巧就有地龙翻身。去诳他来的一员将领以为这是上天示警,陈洪进有神佛庇佑,惊吓之下当即倒戈,把他的那些同谋暗布伏兵,要在席间取陈洪进性命的事说了出来。

    陈洪进上马便逃,回去便遣兵来,把四下事败逃散的将领抓回来杀掉,他这一杀,但凡涉嫌的、与那些将领往来密切的,真是一个不饶,一天功夫就屠了几百户人家,数千条性命,血污满城,杀气冲天。

    他杀红了眼,只道我家小姐也是那些人的同谋,便派人来,要把我“如雪坊”上下杀光,幸亏他手下的将领中多有倾慕我家小姐的人,抢在他派出的人前面跑来报信,我家小姐得知消息不敢稍做停留,立即裹了细软与赵管事、庞妈妈自水路逃走,如雪坊中许多人都取些财物一哄而散了。

    我家小姐迁来东京汴梁,不过一年光景,便跻身东京四大行首,风光一时无两。可是这一来便抢了许多汴梁人物的生意,惹得许多行内姐妹大为不满,于是便有人挑唆“媚狐窟”的当家姑娘吴娃与我家小姐争风。”

    两个姑娘受人怂恿,自己未必不知,只是她们都是满腹才学、目高于顶的人物,本来就有争胜之心,也想较量一下对方的本领,可是斗来斗去斗出了火气,而且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声势已经造成,两人骑虎难下。这一场争风已关系到二人今后的身份地位,二人只能全力以赴。

    本来二人争斗互有胜负并不分高下,可是从一个月前开始,那吴娃儿不知得了何方高人指点,无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其意境都突然高出了柳姑娘一筹去。柳朵儿本来擅长歌舞,不想前日那吴娃儿也以舞蹈挑战,所跳舞蹈颇具西域胡风,令人耳目一新,那纤腰款摆,粉脐半露,真个是勾魂摄魄,简直如同天魔艳舞。

    柳朵儿本是泉州名妓,也见过波斯、大食的舞女跳舞,与之有些相似,只因不够高雅,涉于淫邪,所以一直不屑去学,而吴娃儿的舞蹈依稀有些那种异域舞蹈的神韵,却又去芜存精,大不相同,一时博得喝彩无数,顿时便把柳朵儿的舞艺压了下去。

    柳姑娘连连失利,开封教坊行里的姑娘们趁机对她大肆打击,造谣贬斥,试图一举将她击败,叫她在开封无法立足,所以目前柳朵儿的处境十分艰难。

    杨浩听到这里已然明白,脱口说道:“我明白了,妙妙姑娘可是想要我为你家姑娘写词?”

    妙妙欣然道:“正是,公子可愿答允么?”

    杨浩心里头“刷刷刷”地便想起七八首脍炙人口、传诵千年的绝妙好词来,可惜……没一首他能背的全的,全是支离破碎的传世佳句。

    妙妙见他为难神色,忙道:“公子不必自歉,你方才那首词是极好的,相信我家小姐看了也要倾心叹服。您若为我家小姐写词,这润笔之资是不会少了你的。再说,我家小姐歌舞俱佳,有我家小姐为你唱词,用不了多久,公子的词作就会传遍天下,在士林中大扬其名,到那时公子也会名利双收。”

    那时印刷出版还很昂贵,而且常常是作者自己出资才有可能印刷,不是什么人都消费的起的,青楼女子诗词弹唱,要依赖于才子名士提供诗词,才子名士则藉她们之口将自己的诗词传播开去以扬名声,若非如此早就不知失传了多少脍炙人口的绝妙好词,这是合则两利的事。因此妙妙自信满满,只道自己一说出来,杨浩就会欣然应允。

    写词?笑话,就我这半瓶醋,你要是拖我进来倒采花,我老人家大不了逆来顺受,反正也不吃亏,who怕who啊。让我写词?杨浩马上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唔?不不不不不不不……”

    “定庵先生慢走,这润笔之资,且容妾身再与内外管事好好商量一下。”

    院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妙妙姑娘讶叫一声:“小姐!”,慌忙起身走了出去。杨浩探头向外看去,就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雄纠纠、气昂昂扬长而去,大袖飘飘,气派不凡,后面一个翠衣少女追了几步,怔怔立在当地沉默不语。

    陆仁嘉一代名士,风流自赏,有些话儿当然不便明言,可他的暗示已是相当露骨,柳朵儿却只是佯作不懂,陆仁嘉耐心渐去,终于一怒而起,扬长而去。

    柳朵儿当初从泉州逃来,匆匆忙忙只携了一些细软之物,自到了汴梁又是置地又是买房,装修厅台粉饰楼阁,花钱如流水一般,几乎耗尽余财。这一年来为了打开局面,前期许多客人往来,都是她自家掏钱聘人邀来,其作用就是“托儿”,所以开张前期尽是投入,眼下刚刚要开始有所收益,谁想便与那媚娃儿斗得不可开交,而且还落了下风。

    她从泉州来时带来的泉州士子们所写的词赋已经用尽,要是没有绝妙好词,今后如何能得到那些饱读诗书的官绅们青睐?更何况这时与媚娃儿的斗法已是闹得满城皆知,一旦败北,后果堪忧。若再得不到好词压媚娃儿一头,就再无翻身余地了。可是……可是这老不修鸡皮鹤发,老迈年高,垂垂老朽还是色心不死,柳朵儿本想装佯避过,谁知他……

    正心乱如麻的当口儿,妙妙兴冲冲迎过去道:“小姐,我请回来一位公子,这位公子可是填的一手好词,小姐可要见见他么?”

    柳朵儿双眼顿时一亮,忙道:“喔?是什么人?”

    妙妙道:“这位公子名叫杨浩,就在那边厅中。”

    柳朵儿从不记得开封士林有哪一位才子叫杨浩,一听之下大失所望,妙妙口中的“好词”恐怕好的有限,能济得甚么事?没得再去吴娃儿面前丢一回丑。

    她这时正是心烦心乱的时候,哪有心思再理那个什么杨浩,便摇头叹道:“罢了,你请那位公子离去吧。还有,马上把赵管事、庞妈妈请来见我。”说罢拂袖而去,自始至终不曾向向那厅中瞧过一眼。

    “小姐……”妙妙自作主张把人家请了来,不料小姐见都不见便要把人赶走,她走回厅中时脸上不禁有些愧色,讪讪地道:“杨公子……”

    杨浩如释重负,一身轻松地站起来哈哈笑道:“无妨无妨,小娘子不必为难。我还有事,这就走了。”说罢便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公子,杨公子……”妙妙唤之不及,顿顿脚便追向自家小姐去了。

    杨浩离开“如雪坊”不大功夫儿,柳朵儿主婢便匆匆从院中追了出来,原来妙妙心有不甘,跑去后院把杨浩“做”的那首无头无尾的词背给了她听,一听之下果然是绝妙好词。柳姑娘识得的诗词极多,但是这一首从未听过,妙妙又说杨浩亲口承认这首词是他所做,柳朵儿悔恨不已,马上就从院儿里追了出来,到了门口一看,门前不见杨浩身影,条条巷口四通八达,谁晓得他去了何方。

    柳朵儿嗒然若丧,幽幽说道:“唉,好不容易遇到一位不世出的才子,我却与他失之交臂,莫非天也要与我为难?”

    妙妙眼珠一转,忽地说道:“小姐,罗家三公子在南衙做官,管的是户藉人口,要不……托他帮忙,查索一下这个叫杨浩的人是什么身份,咱们上门去求他,姑娘只要开了口,不信他就铁石心肠。”

    柳朵儿苦笑道:“汴梁人口如此众多,叫杨浩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如何寻得到他?”

    妙妙说道:“事在人为啊,只是花些功夫罢了,同名同姓者纵有几百,年岁相当的却顶多一二十人,花上三五日功夫还怕找不到他?”

    柳朵儿想了想,顿足道:“也罢,我立即修书一封,你替我送去罗三公子府上。”

    “好!”妙妙雀跃道:“小姐放心,就算把这汴梁城翻个底朝天儿,妙妙也一定把他给刨出来!”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