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1章 谁是谁的青霜剑?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21章 谁是谁的青霜剑?

    怔怔地站在中庭,望着折子渝消失的方向,杨浩怅然若失。那种落寞,不是锥心刺骨的痛楚,也不是痛不欲生的悲伤,大概是因为前世已经经历了墨颜学姐那种现代式的离合、后世又经历了罗冬儿那段让他刻骨铭心的爱情,又或者是因为他与折子渝的聚散离合都是那样的如溪水潺潺,从不曾轰轰烈烈。

    感情经历的磨炼,已经让他成熟起来,不再是一个为了爱情便要死要活的懵懂少年。可是那种伤心和落寞却是难免的,只是,他有什么立场挽留子渝呢?

    风中痴立半晌,眸中渐凝泪光,就在这时,壁宿风中落叶般飘到了他的身后站定,低声道:“大人,大家都到齐了。”

    杨浩眨眨眼睛,眨去眼中的泪水,再回头时,已是一副非常平静的表情:“走!”

    在知府衙门后宅内有一处会客的小厅,因为是知府大人会见亲密客人的地方,所以自然不大,十多个人坐下来,已是济济一堂。杨浩还未到门口,就听到里边热闹纷纷,谈笑的声音迎面而来。他一进去,谈笑戛然而止,大家纷纷站了起来,只有李光岑稍缓了一步,慢慢站起,向他一笑。

    “大家坐,都是自己人,后宅见客,不必拘礼。”

    等候他的,是李光岑、纳木罕、俟斤、木恩、木魁、柯镇恶、穆清璇、穆羽等人,众人见了杨浩,都向他抱拳行礼,杨浩脸上露出笑容,含笑致意,走到主位坐下,又向下虚按双掌,大家这才落坐。

    “诸位,这一遭儿银州吃了咱们的大亏,和吐蕃人的火儿也彻底的被撩拨起来了,没个三年五载,别想消停下来。这种不同族氏之间的仇恨一旦结下,想要有个了断更是绵绵无期,那边的战火烧得愈烈,咱们就越安全。”

    杨浩笑道:“当然,前提是,咱们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咱们才是他们的大威胁,三五年的时间也许还不够,但是要休养生息、壮大实力,却也差不多了,等到他们腾出手来的时候,至少咱们自保已不成问题。”

    木魁咧嘴笑道:“大人说的是,属下一向敬重大人的为人品性,但是……说实话,属下对大人的行伍功夫却一直不以为然,想不到咱们大人用兵如神,指挥调度,决胜千里,银州李光俨雄崌一方,北拒吐蕃、回纥、契丹,南镇舛傲不驯的横山诸羌,漫说杀死李光俨,就算一口气连拔五座军驿,让李光俨吃这么大的亏,除了少……除了咱们大人又有哪个?属下现在对大人真是敬佩的五体投地。”

    李光岑呵呵笑道:“木魁啊,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说话了,这马屁拍的清新脱俗,听来令人耳目一新呐。”

    众人尽皆大笑,木魁却正色道:“属下从不恭维人,更不会拍马屁。木魁所言,句句都是心中所感。”

    众人听了,又是频频点头,杨浩这一招既有用间、又有用兵、既有正合,又有奇攻,正反阴阳运用之妙,令芦岭州以绝对弱势的兵力,以不可能的手段,造就了一段传奇,但是现在正是韬光隐晦的时候,这份荣耀却又对人张扬不得,大家满心的欢喜无处诉说,听了木魁所言,人人心有所感,忍不住各抒感慨,一时谀词如潮,纷至沓来。

    杨浩听的大感吃不消,连忙摆手笑道:“停停停,大家不要再夸了,再这样夸下去,本官可是连北都找不着了。”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杨浩起身拱手说道:“不管多么妙的计策,都要有最好的战士去执行,才有成功的希望。众将士不畏生死,诸位大人有勇有谋,这才是咱们成功的关键。此事虽是杨某一手操持,但杨某在野离氏部落中举杯畅饮时,众将士却在前方浴血杀敌,这辉煌的战绩,是你们一刀一枪,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要说谢,该是杨某引芦岭五万三千七百六十六名百姓,向你们致谢才是。”

    众人纷纷拱手还礼,李光岑抚须笑道:“大人记的倒清楚,不过现在芦岭可不只五万三千七百六十六人了,大人不在芦岭这些天,附近赶来投靠的部落和村寨又有一千一百一十九人,州中百姓新生男女幼儿二十七人,此外,还不不开眼的小贼跑来打动,尽皆被我芦岭民壮擒下,打入奴藉,如今不载入户藉的奴隶也增添了一百多人。”

    杨浩闻言大喜,与众人谈笑议论一番,脸色方自一正,说道:“诸位,欢喜的事说完了,好听的话也说完了,但是有句话,杨某却得提醒大家。”

    众人见杨浩正容说话,忙也纷纷坐正,肃容听他讲话。

    杨浩道:“这一次,银州吃了咱们一个大亏,而且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咱们在捣鬼,却在和吐蕃人打得不可开交,不但诸位大人欢喜,我看三军上下,也是人人开心不已。可是要知道,捣鬼就是捣鬼,用计就是用计,能保一时之胜,却不能彻底改变敌我之势。诸葛武侯才真的是用兵如神,可是实力不济时,还不是被人家追着满天下的跑?我们若非趁着李光俨轻率离开银州,而银州又正与吐蕃人对峙,南线诸驿疏忽大意,怎能轻易得手?”

    他沉声说道:“就是现在,如果银州挥军来攻,我们纵挟新胜之锐,能与银州正面为敌么?不能,比起银州真正的军力,我们不过是以卵击石,这就是真正的实力。一旦被人逼到一个死角,我们无法用计、敌人不会中计的地方,我们就只能靠实力与敌一搏,那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神机妙算、用兵如神,都是不堪不击的,所以,诸位切勿因这一胜而狂妄,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及环伺周围的诸藩,不要说夏州、府州、麟州,就是夏州所辖的一个银州,也不是我们所能抵敌的。”

    “大人教诲的是,卑职谨记于心。”木恩、柯镇恶等人肃然拱手起立。

    杨浩笑笑,说道:“大家坐吧,我只是给大家提个醒儿,诸位都是聪明人,自然一点就懂。”

    众人又自落座,李光岑道:“依大人示下,咱们芦岭还该拥有一支足以自保的力量才行。今日大家都在,正好议论一下。以大人所议,我芦岭州地处险要,强藩环伺,想要自保,那就得有攻有守,刚柔并济。所以初步决定,组建三军。一骑、一步、一卫。

    这一骑,以咱们这三千骑兵为基础。芦岭人力有限、地域有限,所以发展骑兵在精而不在多,三千人的建制保持不变,兵员有了折损时方可补入。三千骑,可以随着咱们芦州的发展,逐步发展轻骑、重骑、野战游骑各一部。

    这一步,则从芦岭汉民和山野沟壑间攀附行走如履平地的横山羌人中招摹,主要负责骑兵发挥不了作用的城池攻守战、丛林战、山野战,以及与骑兵配合步战。

    这一卫,大家也看到了,这一次咱们奇袭银州五座军驿,冒充吐蕃人和银州兵在彼此之间挑起大战,靠的是骑兵的速度,步兵的战法,更靠少数身怀绝技,混入军驿首先控制其烽火台等重要设施,我们诈城才如此容易,正因为烽火台已被我们控制在手里,我们才能攻城拔寨,以少量兵力连克数座军驿,而银州大军却毫无察觉。

    这些负有特殊使命,并不正面做战的精锐之士,得有特别的本事,做的是特别的事情,可他们一旦成功,所起的作用,却不亚于数万大军,所以,还要专门成立一卫,大人为这一卫起了个名字,叫‘飞鹰卫’。飞鹰卫将从步卒和骑卒中挑选,人在精而不在多,专门执行特殊使命,‘飞鹰’与咱们的耳报神‘飞羽’直属于团练使大人统辖……”

    杨浩与李光岑商议过的这些事情,显然李光岑已经过了充份的思考,将来芦岭州将根据附近地形和敌我形势,重点发展什么军种,首先发展什么军种,随着军种的成熟和芦州财力的充容,再由之衍生些什么军种,他都已心中有数。

    不同作用的军队需要不同的装备配给,不同的训练方法,哪些是以现在的芦岭实力办不到的,哪些将领适于统率什么样性质的军队,他都说的井井有条。就连上次李光俨雾中攻击杨浩圆阵的骆驼炮,在他未来的规划中也有涉及,唯一不曾提及的只有水军。在这种地方养水军,就算芦岭富的流油,实在有钱没地方花,那也是败家行为了。

    众人立即献计献策,认真讨论起来。杨浩见众人没有因为银州之胜而狂妄自大,心中甚是宽慰,眼见众人讨论的热烈,他转向李光岑低声问道:“李兴的一品弓造的怎么样了?”

    李光岑欣然笑道:“已经造出了一具,射程真的……真的非常惊人。如今模具俱已成形,再造就快的多了。不过此弓操作起来还是有些复杂,在马上使用远不及用在城池攻守和步卒操作方便,而西北地区,一旦发生战事,野战仍是主要途径,而我军军力有限,如果这强弓能再做改进,在马上使用自如,那么以少胜多也是轻而易举。”

    杨浩心道:“依稀记得宋朝历史上有神臂弓,也是西夏人所发明,并献与宋朝。不知那神臂弓与这一品弓孰高孰下,那弓既是西夏人发明,西夏应该也会造这种弓,但是它对在宋国甚受倚重,而在西夏却不曾流行,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杨浩想起上次见那尚未成形的一品弓零件,一品弓那样强大的射速射程,既便有机械辅助,单凭手力开得了弓的也是少之又少,看它的零件,似乎与许多强弩相似,也是以镫蹶张弓弦,在马上这自然是不方便的。他的心中不由一动,如果有个像放风筝似的摇轮来开弓上弦,是否能省了这个马上不方便操作的步骤呢?又或者,将张弓的机括想着法子倒着安置,在马镫上装一个东西,脚踩着马镫,借那个东西张弓拉弦,这样脚就不必离开马镫了……”

    杨浩这些想法,全因后世对机械装置多少见过一些,所以很快就想到了,但是具体要如何去做,他却不知道,只是想着回头去看看李兴,把自己的想法说与他听。李兴才是一个军工大匠,这弓又是他发明出来的,如果自己的法子可行,对他就是个启发,如果不可行那就算了,自己本来就是外行,也不怕他笑话。

    这厢正想着,却听木恩和柯镇恶争执起来,两人都十分认真,争得面红耳赤。杨浩忙扬声问道:“怎么了?”

    柯镇恶拱手道:“大人,属下正与木团练争执这步卒应配备什么样的武器。”

    “哦?”杨浩一听甚感兴趣,忙道:“不知两位都有什么高见,且说来听听。”

    柯镇恶道:“在这西北地区,开旷之处甚多,此处步卒,弓弩是必备的远攻武器,这一点我与木团练并无异议。只是,在此处作战,就算是步卒,对上敌军骑兵的机会也非常大,所以这近战武器必须得心迎手,方能奏效。”

    “唔,有道理啊,怎么,木团练有不同的想法?”

    木恩道:“属下之意,是效仿朝廷军队编制,步卒中十之七八皆为弓弩手,配腰刀以自保,另配少量长枪手、或着重甲的士兵,以及战车以抗骑兵冲击。事实上,属下以为在西北之地对抗强敌,仍是以骑对骑的好,步卒主要用来防御和靠近咱们芦岭根基之地配合骑兵作战,这样的配置应该可以了。”

    杨浩点点头,转向柯镇恶道:“那么,柯大人又有什么看法?”

    在李光岑方才初步拟定的未来步骑两军将领中,木恩是骑兵统领,而柯镇恶是步军统领,他自然不甘被木恩轻视,把他的人马定位为只负责守城和为骑兵打下手的地位,是以涨红着脸道:“骑兵来去如风行动迅速,尤擅迅速转移趁步卒大队调转不便时,从侧翼绞入厮杀,这就像是几只狼冲入一群羊中,你的队形再密集,一旦被他们迫近,那也只有任人宰杀了。

    光凭弓弩,虽可在敌人不曾接近之前给予他们重创,但一旦被他们靠近,可就无计可施了。那少量的枪兵是起不了作用的,如果大量配置枪兵,仍是只可用来防守,那干脆固守城池岂不更加妥当,还派出步骑做甚么?至于重甲兵和车兵,在这种地形下,更是只可用来防守。卑职以为,这样不妥。”

    杨浩笑道:“无妨,现在咱们就是在商议,如有什么不妥,便当立即改正。你说说,你有什么看法?”

    柯镇恶精神一振,兴奋地道:“陌刀!”

    “嗯?”杨浩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一愣,穆清漩知道自己丈夫不擅言辞,本来她是个妇道人家,虽受杨浩尊重,邀她一起赴会,却一直坐在那儿不说话,这时却忍不住替丈夫说道:“大人,我家官人是说,咱们的步卒可以大量配备陌刀。”

    杨浩不是个武器迷,只是隐约听过这陌刀的名声,这时不便露怯,只得不懂装懂地点点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装腔作势地道:“唔,你说详细些,大家都来参详参详。”

    “是!”穆清漩拱拱手,说道:“大人,我柯、穆两家,祖上都是唐朝的将领,曾任都知兵马使、都押衙等职,唐亡后中原大乱,方携家眷迁到西北,这么些年来,我柯穆两家虽居偏远,但是祖上的兵书战策、行军调度之法却是传了下来,对以步克骑之法,我家官人也略有心得。”

    杨浩暗暗点头,难怪看他夫妻说法不似寻常山寨头领,原来祖上也是做过大官的,不过这也正常,如今这也雄踞一方的豪杰,哪个没有渊源,平头百姓就想一步冲天,像自己这般成为一方豪杰的,本领还在其次,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才是最大的,可是这样的机会又有几人那般幸运?

    穆清漩抿了抿嘴唇,本想既把话题谈开了,便让自己丈夫接着说下去,不想她当家作主惯了,柯镇恶一来是个闷葫芦性儿,有什么话本就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说不出来,二来他也习惯了听媳妇的话,眼见自己娘子开了口,往那儿一坐仿佛没他什么事了,笑眯眯的只是看着自己娘子,等着她解说下去。

    稍清漩又好气又好笑,瞪了自己官人一眼,只好接着说道:“陌刀是由汉朝时对抗匈奴骑兵的步军主力羽林军中重步兵的斩马剑演化而来,长刀两面有刃,重约五十斤上下,柄长足有四尺,唐朝时为重装步军主要配备的近战武器。

    唐军做战,诸军中弓手、弩手、驻队、战锋队、马军、跳荡、奇兵等各有所司,每当战斗展开时候,敌人在一百五十步时候,弩兵开始射击;敌人在六十步时候,弓箭手开始射箭;敌人攻入二十步时候,弓弩手发箭后执陌刀齐入奋击,此时纵有奇兵、马军、跳荡军也是不准轻举妄动的,全以步卒迎敌。只有步兵战况不利时,跳荡、奇兵、马军方可迎前敌出击。

    陌刀作为长柄大刀如墙一般推进绞杀敌军,敌军往往在陌刀手的绞杀下人马俱亡,那时的陌刀手与马军、奇兵一样,都是主攻战士,盛唐时陌刀阵在战场上尤其受到重用,谁说步卒就只能用来防守了?”

    说到这儿,她又狠狠瞪了木恩一眼,不忿他瞧不起自己官人将要统领的步军,木恩在女人面前,全无战场上的凶悍模样,吃这巾帼不让须眉的美人一瞪,却只咧嘴一笑,也不分辨。

    倒是木魁气不过,冷哼一声道:“真是妇人之见,你说的轻巧,铸一柄陌刀,就需五十斤钢铁,上砍人、下砍马,刃口又极易受损,咱们芦岭上哪儿去搞那么多钢铁去铸造陌刀?”

    穆清漩不由一窒,她只负责提出最适宜装备步军的武器,至于这武器怎么搞,那是杨浩该操心的事了,哪轮得到她管,听木魁说话无礼,穆大姑娘的大小姐脾气发作,只是当着杨浩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把一双本来就极大的眼睛瞪得更大。

    木魁却不像木恩那般好说话,把一双牛眼瞪起,毫不畏惧地回瞪着她,只是美人瞪起俏脸十分的耐看,他瞪起眼时却如庙里的金刚,横眉立目的不够瞧了。

    杨浩见他们斗气,心中不觉好笑,他也觉得,不能把步卒始终定位于防守上。这不只是从芦岭考虑,放眼整个大宋也是如此,如果芦岭能发展一种以步卒抗骑兵的成功模式,那对整个大宋都是一种启发。宋人对抗周边强敌,最吃亏的一点就是缺乏可以与之抗衡的战马,但是如果步卒能抵抗骑兵,虽说想要挥军主动攻击,仍然牵涉到战线拉开,补给不利,调动不如骑兵迅捷等问题,至少比被动防御要多掌握一些主动。目前宋军虽也针对骑兵特质发明出了一些武器,但是当下仍以弓弩为绝对主力,这也注定了他们的军事战略从整体上来说只能以防御为主。

    可是木魁所说又不无道理,铸造陌刀的成本太高,想要挥动五十斤的大刀连续作战,对士兵的素质要求也太高,不要说芦岭州没有这个物质基础和人力基础,以大宋目前的条件也有些强人所难了。

    他沉吟半晌,苦思后来是否有变通的解决办法,众人见他皱起眉头苦苦思索,便都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望着他。苦思半晌,不学无术,但乱七八糟所知颇杂的杨浩终于想到了两样东西,他的唇角不禁露出了微笑。

    他目光一转,视线又回到眼前,众人看他表情,显然也知道他已有了定计,都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杨浩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柯团练所言,有理。步卒不可只用来防守,他们也要肩负起进攻的重任。”

    柯镇恶夫妇大喜,不料杨浩话风一转,又道:“木团练所言也有理,我们没有那么多钢铁铸刀,也找不出那么多使得动五十斤大刀的战士。在这种地方,行军赶路颇为不易,扛着那么重的刀,走到地方就已累个半死了,还如何作战杀敌呢?”

    柯镇恶夫妇又是一呆,木恩却已忍不住了,诧异道:“那大人之意是?”

    杨浩胸有成竹地一笑,道:“陌刀是由斩马剑发展而来,咱们就不能再发展发展么?”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位杨大人有了什么奇思妙想,要把陌刀再发展成什么玩意儿……

    “斩马剑发展成双刃长柄的陌刀,依稀还有那么点模样,杨大人把陌刀又改成镰刀了,就那么弯弯月牙儿似的一片铁,陌刀的威力还在么?还能……用来冲锋杀敌?”

    一边往外走,穆清漩一边纳罕不已地道。

    “那不叫镰刀,杨大人说了,那叫钩镰枪”,柯镇恶抿抿嘴唇,说道:“我觉得可行,可以先打造几把,同木团练的骑兵对战试试看。长枪本可拒马,但是骑兵一旦攻入阵中,长枪的用处就不大了,可大人所说的这钩镰枪倒似乎可行,弯刃用来割刀腿,尖刃用来刺杀堕马之敌,既费不了多少钢铁,打造容易,使用其所长也轻便。还有那大斧,尽可用铁渣劣钢铸造,安一个长柄,力大者持之杀策马之敌,简直是易如反掌,都不须怎么训练。”

    穆清漩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道:“那就试试看吧,但愿真的有效果。大人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天马行空,陌刀……居然让他改成了镰刀……”

    想到这里,她忍俊不禁,脸上便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走了两步,她忽然察觉有异,扭头一看柯镇恶的表情,不禁瞪起俏眼道:“这么看我干嘛?”

    柯镇恶赶紧摇头:“没啥,没啥……”

    “你……哼!”穆清漩恨得牙根痒痒,在他额头使劲一点:“该你说话的时候,屁也放不出来,还要老娘替你出头。我赞一句别的男人,你就吃醋,小心眼的男人,没出息。”

    柯镇恶跟在她后面,吱吱唔唔地道:“我……我哪有吃醋,我正在想,那大斧钩镰枪,该如何配合作战。”

    “哟,还敢骗我,今晚睡地上。”

    “没有没有,我……我是有点吃醋,不过、不过不是疑心娘子啊,只是……娘子从没夸奖过我……”

    “那就是小心眼了?今晚睡地上!”

    “我……”

    一对欢喜冤家渐渐行远,远远的还传来二人拌嘴的声音。衙门后宅内,送走了各位官员,杨浩默默站了一会儿,脸上轻松自若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他轻轻叹了口气,转入一个花厅,小几上还横亘着那柄青霜剑。黑檀木的剑鞘,外裹蟒皮,鞘口、护环和剑柄式样古朴,毫无一丝花哨,也无半点装饰。

    杨浩走过去,轻轻拿起那柄青霜剑,走到窗口,迎着阳光一按剑簧,“铮”地一声,青莹若霜雪的毫芒映白了他的脸庞。剑在手,那人却去了何方?

    一个女人的幸福,无非是被人珍不珍惜,可我真的不珍惜她么?男女之间的情伤,就像这锋刃如霜的长剑,决斗的是时间,割伤的是彼此。她现在一定很悲伤吧,可我又何尝不是?我是她的那柄青霜剑,还是她是我的那柄青霜剑?

    杨浩悠悠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子渝啊,若我是这青霜剑,你是这包容它的剑鞘,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彼此割伤了?”

    杨浩长吁短叹,话音未落,面如冠玉的吕洞宾突然鬼魅般出现在窗口,笑吟吟地对他道:“啧啧啧,好淫荡的比喻,果然不愧是我酒色财气吕洞宾的传人,你若早早地便入了剑鞘,现在你的剑鞘又怎会跑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呐……”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