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2章 西行路上有伪娘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32章 西行路上有伪娘

    夜晚,弯刀小六和大头、铁牛匆匆在冬儿房中聚首。冬儿一边为他们斟茶,一边紧张地问道:“三位兄弟辛苦了,又打探了一日,可有丁大哥的消息?”

    弯刀小六道:“小六去府衙看了看,官府如今还没有张贴榜文进行通缉,不过依我看,他们一定在暗中缉捕大哥呢,大哥既杀了那对狗男女,身上负了两条命案,恐怕是绝不会来城中寻找我们了。”

    铁牛也道:“我去乡下探访也找不到大哥的消息。嘿,真没想到,大哥那么斯斯文文的一个人物,竟然有胆子干出这样的大事,一刀两命,快意,实在快意,这声大哥叫得不冤。”

    大头愁眉苦脸地道:“大哥杀了人,那是一定要溜之大吉的。如今也不知他是不是仍然去了广原,咱们可往哪里去寻他才好。”

    弯刀小六瞪眼道:“大哥若去了广原最好,若不去广原又有甚么打紧,就你话多。”

    大头委曲地道:“我哪里话多,我只说了一句。”

    弯刀小六啐道:“一句也嫌太多!”

    他训完了大头,又安慰罗冬儿道:“嫂嫂放心,兄弟们一诺千金,无论如何,也要帮你找到大哥。咱们明日一早便起程,去广原寻访大哥,若是大哥不在那里,不管天涯海角,我们也一定找到他。”

    他抓起茶杯灌了口粗茶,又对大头和铁牛道:“我已对爹爹说了,说我老大不小,整日在家里这般厮混也没甚出息,想要出外闯荡一番。爹爹大喜,没口子地夸我,还给了我盘缠,嘱我混出个人样儿再风风光光回来。***,人家只有一个独子的人家,把那儿子当宝贝疙瘩,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我可倒好,一说不在家吃闲饭了,我爹的病几乎都要马上好了八成,瞅在眼里真他娘的不是滋味。不说了,你们也回去好生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咱们好陪大嫂上路。”

    铁牛大声道:“我们两个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甚么好准备的。大嫂且安歇了吧,我们也自回去困觉,明日一早,咱们便走!”

    ……

    鸡冠岭上,杨浩祭拜了老娘,又在老娘坟茕旁罗冬儿的衣冠冢前将那份血写的休书慢慢焚化,柔声说道:“冬儿,这是董家写给你的休书,从现在起,你再也不是董家的媳妇了,你可以堂堂正正的陪着我,不用怕任何人说咱们的闲话。我娶你做我的娘子,你嫁我做你的官人,咱们……”

    泪忍不住地涌出来,杨浩忙偏过头去拭泪:“娘子,为夫要离开你一阵儿,要去混个出息回来,你陪咱娘在这儿等我,这个地方你是喜欢的,在这里你一定比在董家快活的多。我真想听你给我亲口唱首歌啊,就唱那首《子夜四季歌》,那一天,其实我是听见了的,娘子,你的歌唱的很好听,真的,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又说了许久,杨浩才从两座坟茕前起来,慢慢地走上了山顶。远处有一线灯火,非常黯淡,就像母亲坟头烧纸的余火一般若隐若现,那里是丁家庄的方向。

    自杀了柳十一、董李氏之后,杨浩就料定会有许多人抓他,无论丁家、李家、柳家,还是官府,所以这两天白天他只在山野中隐藏,摘些山果、挖些植物块茎裹腹,夜间便潜进村子打探臊猪儿的消息。

    他等了三天,臊猪儿还是下落不明。杨浩知道大良哥从小就在水泡子里头抓泥鳅玩,一身水性谈不上好,可是至少掉进水里淹不死他,然而当时他已重伤,狂奔之下失足落水,很难想像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活命。如果他真的活着,他不会不回来,因为他的兄弟还在这里。想到这里,杨浩又是一阵心酸。

    该走了,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自己也该走了。

    霸州城里还有三个结义兄弟,但是他不敢去,现在城头想必早已张贴了他的海捕文书了吧,如今他是杀人凶犯,官府在缉拿他,不能再去给兄弟们添乱。他们应该已经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会体谅他不告而别的。

    杨浩沿着山脊向远方走去,行至山脊近头,走下山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杨浩站住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丁家庄的方向,那里已漆黑如墨,看不见半点灯光。

    “在霸州的这些日子,我一心想着要去广原,只为了在那里安一个家,有一处属于我自己的宁静港弯。现在,我要去了,为的却是有朝一日能重回霸州!现在,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你们,都成为我脚下的蝼蚁!”

    杨浩最后望了一眼那处漆黑如墨的所在,紧紧腰带,大步向山坡下走去。

    星光满天,天显得更高更旷远。山风激烈,扬起了他的头发。走下山去,就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夜色中,辨不清四周的一切,只识得他行走的方向。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一个,看起来显得自己是那么渺小,可是这天地,却也因此似乎是向他一人打开,杨浩的身影就这样慢慢消失在夜色当中……

    牛首山下有座小镇,镇子不大,不过因为身处南北东西的交通要津,因此这里虽然多山地丘陵,不宜种地,但是客栈、酒馆、茶楼、妓寮、车行,这些服务性行业却令此地更加繁荣,南来北往、东行西去的客商也多。

    从这里过河可以南下,沿河向西可以一路辗转到达广原。杨浩先南后西,有意迂回,是怕官府和丁家、董李几个家族在向西惯行的道路上堵截,因此有意绕了个弯子。

    一路行来为了安全,杨浩不走大路,常抄山间小道,或从旷野穿行,到了这镇上时已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怎么看怎么像个乞丐,实际上他这一路除了采摘野果、打些猎物,偶尔也的确向小村农家乞些食物,如今就是一个乞儿。

    这一路下来,虽然有意避开重要道路,杨浩还是感觉到沿路村寨多设有哨卡,有官府巡检带领民壮盘察远行路人,杨浩初时以为是缉捕他这个杀人凶犯的,后来听行路的商旅谈起,才知道大宋皇帝陛下御驾亲征,讨伐北汉,大军已经赶到北汉都城,如今不管是西向还是南下各条道路,均由地方设卡盘查,以防北国奸细。

    这样的情况下,杨浩行路更加艰难。其实他身上有一件信物,那是出入程府的信物。程世雄以军法治家,这信物实际上就是进入广原军营的信物,尽管有了这东西,也不是就可以在广原军营中随意出入任何场所,但是已足见程世雄对他的青睐,若非至亲与心腹,这腰牌是不会轻易相授的。

    有了这信物,他原本可以轻易经过那些哨卡,可是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落案,受到了官府通缉。他如今这副模样,又是孤身一人,一旦取出信物,容易引起设卡盘察的巡捕们疑心,万一巡检们手中有他的画影图形,那时想逃也逃不掉,为安全起见,他便干脆扮了乞儿行去。

    他绕过关卡,翻过一道山坡,从密林中穿过,拐进了小镇。从他这个方向进来,先是一户人家的后山墙,贴着山墙进去,就是一条狭窄的胡同,行至尽头便豁然开朗,出现一条在小镇上来说已算繁华的坊市。

    杨浩拐进坊市,正琢磨如何弄些东西裹腹,再继续赶路西行,忽见前面走来一个老僧,这老僧一身灰袍,脚穿麻鞋,阳光照在他闪闪发光的秃头上,真有神光四射、宝相庄严的气派。这老僧白眉白须、满面红光,脸上一丝皱纹也无,不知怎地,杨浩看他眉眼却依稀有些眼熟,可是仔细想来,无论古今,他都不曾见过这么一个和尚。

    就在这时,那老和尚行至杨浩身前不远,恰见一个老太太牵着小孙子的手正在逛街玩耍,立即声若洪钟,高宣佛号道:“阿弥陀佛,老施主,贫僧自开封府大相国寺而来,路经此地,向老施主结个善缘,我佛慈悲,保佑老施主多福多寿,保佑小施主前途无量,大富大贵。”

    那时无论大宋、契丹,还是周边诸族,大多崇信佛教,一见这个仙风道骨、白眉白须的老和尚向自己化缘,说的话儿又这般吉利,那老太太受宠若惊,连忙还礼道歉,然后摸出几文钱来,毕恭毕敬奉于老僧。老僧稽首谢了,又说了番吉利话儿,这才举步离去。

    杨浩刚看到这儿,忽见前方有两个巡检按着佩刀慢悠悠地走来,杨浩一见暗吃一惊,赶紧一转身,拐进了一条胡同。这时几个泼皮恰也迎面走来,那老和尚见了顿时也吃一惊,连忙脚底抹油拐进了胡同,那几个泼皮远远看见他的僧袍,立即大叫:“站住,不要走。”

    他们不喊不要紧,倒把心中有鬼的杨浩吓了一跳,他已拐进胡同,哪知是谁在喊,喊的又是谁。本来他拐进胡同还故作镇静地走着,一听“站住”立即奔跑起来。谁想刚刚跑出十余丈,就听“呼”地衣袂带风声响起,眼角灰影一闪,那老和尚健步如飞,已自他身旁绝尘而去了。

    杨浩唬了一跳,这老和尚看起来怕不有八十上下了?竟有这样利索的身手。他扭头一看,只见四个年轻汉子向胡同里追过来,四人后面不远处又有两个巡捕一手按刀,一手扶着皂纱帽儿追过来。

    杨浩只道那四个年轻汉子乃是民壮,受那后面两个巡捕驱使,此时也不知他们抓的是那老和尚还是自己,不管如何,自己是见不得光的,此时不跑也跑了,无论如何也不好与他们照面,当下硬着头皮狂奔起来。

    那两个巡捕见有四人狂追一个和尚,这才追了下来,不想却引起了杨浩的误会。杨浩这一路行走,身子困乏,腹中又是饥饿,跑过两条巷子,已被他四个泼皮超了过去。杨浩扭头一看,两个巡捕已不见身影,四个泼皮又不是追他的,这才放下心来,赶紧拐到了另一条岔道胡同里。谁想他刚刚拐过墙角,迎面就有一个人飞扬着大袖奔来,宛如一只大鸟,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杨浩哎哟一声,便和那人摔成了一对滚地葫芦,这一记撞的够狠,两个人都有些昏头转向,过了好半晌才清醒过来,杨浩捂着胸口看那冒失闯来的人,一见那人顿时一呆。原来这人就是方才与他一起逃跑的老和尚,这时那老和尚及胸的一部美髯已然不见,两道白眉也只剩下半条,再看他眉眼,赫然竟是清水镇上那个偷官印的小贼壁宿,杨浩不由失声叫道:“是你!”

    那老和尚这时也才看清眼前这蓬头垢面的小乞儿就是害得他扮和尚直到今天的那个丁管事,也是失声叫道:“是你?”

    两人说完,又异口同声问道:“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这句话说完,两人齐齐又是一呆。

    夕阳下,一个和尚、一个乞儿,蹲在小镇的一个角落里。

    杨浩把自己的遭遇简要地与他讲述了一遍,苦笑道:“人生际遇无常,如今我才真正懂得。如果平日遇上,或许我会抓你去见官,可是……现在我却成了和你一样见不得官的人物。这些事,竟然只能讲给你听,命数之奇,莫过于此了,对了,你怎成了和尚,还到了此地?”

    两人在广原城外普济寺里曾经暗斗过一场,只不过那时杨浩远远的并未认出他的身份,壁宿也不知道当时跟在后面坏了他好事的人就是杨浩。眼下杨浩和他一样成了官府通缉见不得人的贼囚,他也不必有所隐瞒,便啐了一口道:“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唉!还不是上一回偷官印栽在你手里,我从清水镇里逃出来,只穿一身小衣,大冷天的快要冻死,所以就劫了一个和尚,冒充了出家人。

    我先去了广原,厮混一阵,然后到了霸州,接了一票生意,赚了百贯银钱,本想着拿这笔钱去开封府快活快活,唉!人背运时,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偏偏到了这镇上、偏偏到了这镇上,居然遇上了贼,那杀千刀的贼……”

    杨浩诧异地道:“你不就是个偷儿,居然还能遇上偷你的贼?”

    壁宿脸一红,说道:“我也没想到那老道居然是贼,我们都投宿在同一家客栈,那老道像是一辈子都睡不醒似的,半死不活,有气无力,谁想得到他居然是贼,这老贼偷了我的辛苦钱不说,还在我囊中留下一个纸条奚落我,叫我洗手不干、弃恶向善。他自己作贼,却要我洗手不干……”

    壁宿越说越怒,说到这儿,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跳将起来又骂:“牛鼻子、贼道人,但教爷爷见着,定要打得你老君爷爷都不识得你嘴脸。”

    一旁恰有两个道士经过,一听这话陡地停身,眉毛一竖,恶声喝道:“小秃驴,你说甚么?”

    杨浩连忙起身说道:“两位道长勿怪,这位和尚不是说你们。”

    两个道士见他们和尚与乞丐做了一路,也不知道这种奇怪的组合是甚么来历,便哼了一声扬长而去。杨浩一拉壁宿,又把他扯回墙角,问道:“那方才追你的那些泼皮又是甚么来由?”

    壁宿愁眉苦脸地道:“不要提了,我辛苦赚来的钱,被那牛鼻子死老道偷走,实在是不甘心,我本想去开封快活的,如今已走到这儿,如何是好?便想去关扑一番,再赚回来……”

    杨浩恍然道:“你输了?”

    壁宿道:“人有所长,尺有所短,我虽擅偷术,却不擅赌术,输了……那也实属寻常。只是那些泼皮是使诈的,他们存心坑我,诳我赌钱,又故意借钱给我,待我欠了他们一屁股债,这些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破落户贼乞丐……喔,我不是骂你,他们竟要我拿屁股来还。”

    “嘎?”

    “他们……他们要把老子卖去蜂寮还债。”

    杨浩知道所谓蜂寮就是男娼馆,见这连县尉的官印都敢窃取的大胆偷儿如今竟被几条地头蛇挤兑成这副模样,心中不觉有些好笑,便道:“你怎不离开这儿,还在这里厮混甚么?”

    壁宿愁眉苦脸地道:“到处关卡重重,严防奸细。想要南下,没有路引官凭是不成的,谁晓得你是不是北来的奸细?”

    “那回霸州啊。”

    “回不去了,如今西北战事吃紧,没有路引官凭,北上?哼,当你是要返回北国的奸细,你没看到这镇上现在多热闹?南北客商、和尚道士、三教九流全困在这儿了,往哪走?你呢,打算往哪儿逃?”

    “我不打算逃,我打算去广原。”杨浩冷静地道:“原本,我就是这个打算,现在还是这个打算。你知道,广原如今仍是府州折家的势力范围,朝廷鞭长莫及,对西北藩镇以安抚为主,赋予了地方极大的自治之权。如果我到了那里,有程将军的庇护,霸州府的海捕文书根本起不了作用。我不想藏头露尾的过一辈子,我要出人头地,一定要出人头地,等那么一天,风风光光回霸州去。”

    壁宿静静地看着杨浩,现在的他蓬头垢面,可是他眼中的锋芒,就像一柄半出鞘的刀。

    过了半晌,壁宿才缓缓说道:“杨兄,你我现在同病相怜,一对难兄难弟,兄弟要劝你几句,你现在这副样子,绝对到不了广原。”

    杨浩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我手中有一块程将军所赠的腰牌,可惜,官府画影图形正在通缉我,这里还在朝廷的势力范围,纵有腰牌,我也不敢堂而皇之的上路,很容易被官差查出身份。”

    壁宿听了眼珠一转,喜道:“我在这里,受那些地头蛇的鸟气,想走又走不得。这下可好,不如我陪你去广原,正好替你打个掩护,我也正好脱身。”

    杨浩苦笑道:“你不知官场中事,一块腰牌,如何行得两人?巡检官差只要一看,马上就看出破绽了?”

    壁宿想了想,嘴角微微一翘,神秘地笑道:“是你想差了才是,谁说……一块腰牌就行不得两人?”

    “嗯?壁老弟有何妙计?”

    壁宿站起身来,鬼头鬼脑四下一看,说道:“走,先寻个地方住下,今晚,我先施展妙手,去偷点东西回来,到时候……嘿嘿,我不说你也知道了。”

    夜色深了,杨浩这时已经洗了第三桶水,原本滚烫的水如今也已有了凉意,本想唤那小二再些书来,可是想起那小二三番两次送水来,早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如今夜色已深,恐是更不情愿,杨浩这才作罢。

    出了浴桶,浑身清爽地换上壁宿给他弄来的一套葛布衣袍。人靠衣裳马靠鞍,洗得清洁,又换上一套新衣,一个清秀少年便翩然出现。这个年纪的少年,大多还有几分稚气,可是杨浩沉稳凝练的气质,有如而立之年的男子,点漆一般的双眸,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锋锐之气。如今的他,经历过一番心灵痛苦的淬练,相貌虽然未变,神情气质与以往已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住店的钱、买衣的钱自然都是壁宿出的,壁宿那一百吊钱被一个贼道人偷去,随后又落入当地泼皮伙的关扑陷阱,因为离不得当地,又不敢做大案,是以一面用和尚身份化缘,一面零些窃些钱囊,手中倒还有些钱财,至少不致令二人吃住无着。

    壁宿给他叫了饭食之后便溜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提着一个大包裹,神情鬼祟中透着得意,也不知要干些什么,杨浩由着他卖关子,并不过多询问。二人这处房,在这小镇上档次算不上高,不过因为这小镇主要依赖南北行商过活,而商人每到一处总要见机做些生意,反正一到北边别的没有,就是地方够大,所以这里的客房都是一个堂屋,一个卧室,里外相套,虽无什么陈设,却方便商人洽谈生意。

    壁宿正在里屋不知忙些什么,杨浩在外屋桌旁坐下,亮出手中握着的一个东西,轻轻拭去上面稍许的水渍,在灯下仔细看了半晌。那是冬儿送给他贴身藏着的香囊,香囊有一片黯淡的痕迹,那是他的血染过的地方。因为这些日子浸了血汗,清神醒脑的香气已经变得淡淡的了,杨浩在鼻端嗅了嗅,又小心地揣进里怀。

    东西刚放好,忽然门帘儿一掀,一个人从里间走了出来。杨浩抬头一看,不由吃惊地站了起来,失声道:“姑娘,你……你是甚么人,怎么……从里间出来?”

    眼前是个鹅黄衫儿绿水裙的大姑娘,身材高挑,柳枝儿般苗条,粉面朱唇,一双俏媚的桃花眼儿哪怕不故作风情,也有一种勾魂摄魄的味道,何况她细白的牙齿浅浅咬着红嘟嘟的嘴唇儿,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灯下看来极是撩人。

    那美人儿嫣然一笑,娉婷靠近,细声说道:“两个大男人,使不得一块腰牌,若是一对夫妻,使不使得呢,我的官人。”说罢向他娇滴滴地抛个媚眼儿。

    杨浩目瞪口呆,登时作声不得,这人虽故作女声,声音仍带着些男人腔调,一听他说话,再仔细辨认她那双招牌似的桃花眼,杨浩如何还认不出眼前这妩媚女子就是壁宿所扮。

    “嘻嘻,官人,你看奴家这副模样,可能瞒得过别人耳目?”壁宿扮上了瘾,嗲声嗲气笑着,满脸柔媚。

    杨浩定晴看他,嫩脸飞霞,杏眼含烟,羞羞怯怯的妩媚模样,哪怕声音稍嫌粗糙,若她自己不说破,谁肯信他不是个女儿身?

    杨浩眼睛都直了,这壁宿……简直就是韩国的河莉秀,泰国的宝儿,伪娘中的极品啊。能不能瞒过别人耳目?不知多少女人见了他这须眉汉子的娇媚模样要羞愧的去投河呢。

    壁宿得意洋洋,捏着兰花指儿,展开双臂在房中轻轻地转了一圈儿,恢复了男声笑道:“杨老大,你看如何?”

    杨浩吸了口气,板起脸道:“回去,弄丑一些。”

    “啊?”

    杨浩一本正经地道:“还是弄丑一些吧,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太太平平到广原……”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