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4章 赶尽杀绝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24章 赶尽杀绝

    臊猪儿听她全是为自己二人前程打算,心头不由一热,可是想想丁浩,他又着急起来:“兰儿,俺知道你是为了俺好。可……可俺大良不能看着自己兄弟被人冤屈不管不顾啊。怎么说俺阿呆兄弟偷奸少夫人?阿呆断断不是那样的人,这一定是有人害他。”

    兰儿怒道:“我也当他是好人,可……可那从大少夫人房中逃走的贼人背影本就像他,如今到了他房中,人又根本不曾睡在屋里的,你说不是他又是哪个?你是他的好兄弟,难道你能指出他的去向。”

    臊猪儿急的乱转半晌,把脚一跺道:“俺兄弟在哪,俺也不晓得。他如今是管事,总不可能事事说与俺知道。可是若说他偷奸少夫人,打死俺都不信,且不说阿呆现在与董家小娘子正在相好,就凭他对大少爷的敬重,也绝不会打大少夫人的主意,披着一张人皮,干得出那不是人的事么?”

    暗处丁承业听他骂得痛快,脸皮子不由一热,恨得牙根痒痒。

    兰儿冷笑道:“有人证、有物证、他这事主偏偏又寻不到,就凭你一句不相信便能为他开脱了么?”

    臊猪儿道:“有甚么人证物证,你只看个背影便作得准的,那物证又在哪里?”

    兰儿晒笑道:“少夫人拼死挣扎,不曾让他得逞,他仓惶逃去时,被少夫人撕下一片衣角,如果他身上衣袍或是房中衣物有缺了一角的,自然便是他了。”

    臊猪儿一听顿时大放宽心,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俺阿呆兄弟断断不会行那龌龊下流之事,衣服自然不会是他的。”

    说到这儿,他忽地一顿,起疑道:“兰儿,你方才……方才捧的那些……好像……好像是些衣物?这个时候,你们取的什么衣物,难道……是从阿呆房中取来的?”

    兰儿脸色一变,吱唔道:“是的,因为二少爷传回消息,一时找不到那丁浩的行踪,九爷恐丁浩自知事败,换了行装取了细软已经逃走,是以一面令人四处寻找,一面令我和小源来他房中检索,看看有无异样。那衣服……都是取回去让老爷察验的。”

    臊猪儿人虽憨厚,心可不傻,见她神态大大迥异于平常,忽地想起一件事来,登时起疑道:“兰儿,前日你说要帮我做件体面些的衣裳,要我从阿呆那里取件衣裳来做衣样儿,还要我不要说与人知惹人拿你我说笑。那件衣裳人一直不曾归还……现在何处,你取来我看。”

    兰儿脸色顿现惊慌,一时无言以对,臊猪儿见状终于恍然大悟,又惊又怒地逼近一步,吼道:“兰儿,难道竟是你要害俺兄弟么?”

    “兰儿,你还在这里做甚么,大嫂伤心的很,你是大嫂身边的人,还不回去侍候着。”一旁忽地响起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臊猪儿霍然转头,只见丁承业一脸阴霾地站在身后。

    兰儿一见他来,慌忙应了一声,她看了臊猪儿一眼,脸上微微闪过不忍之色,随即便闪身走了,臊猪儿看看离去的兰儿,再看看丁承业,恍然道:“原来……是二少爷要害阿呆?”

    丁承业阴笑,轻轻击掌道:“难得,难得,你这头猪也有聪明的一天。可惜啊,臊猪儿,你要是真的像头猪一样浑浑噩噩混吃等死,少爷我一定会保佑你长命百岁的。”

    “你……”

    臊猪儿又惊又怒,刚想纵声叫喊,丁承业已欺身上前,一记窝心腿便重重踢在臊猪儿的胸口,这一脚把臊猪儿偌大的身子都踢得打横儿飞了出去,“嗵”地一声跌在地上,一阵天旋地转,臊猪儿一口气儿好不容易提上来,却连气带血“哇”地一口喷了出去……

    丁承业那张俊俏的面孔狞笑着,在月光下看着异常渗人:“臊猪儿,本公子还从不曾杀过人,你是头一个!”

    臊猪儿在这庄户院儿里生长,这半辈子就只见过这么大的一片天,何曾想过会有人要他性命?眼见丁承业满脸狞笑,模样骇人,吓得他心惊胆战,恰见那柄粪叉子就在眼前,他想也不想,勉强举起向丁承业一掷,丁承业一闪身,那叉有气无力落在地上,臊猪儿已纵身爬起,以和他体形绝不相称的速度狂奔而去。

    “咦?跑的这么快!”

    丁承业见一个猪一样的胖子,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由啧啧称奇,立即举步便追,刚刚追出两步,一行家丁在高大带领下举着火把就从一幢屋后转了出来:“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啊……二少爷。”

    丁承业站住脚步,故作平静地道:“找到丁浩没有?”

    高大应道:“还没有。”

    “本少爷发现臊猪儿行踪鬼祟,方才竟使叉子叉我,被我躲过踢了他一脚,现在往外跑了,快随我去追!”

    “是,二少爷。”高大扭头一看,果然不见臊猪儿跟在自己后面,不由叫道:“这头猪儿,果然不怀好心,他定是丁浩一党,大家伙儿随我去拿人。”说完追着丁承业的身影去了。

    丁承业边跑边想:“我练了十来年的武艺,虽无甚么高明绝学,这一记窝心腿的力道也不是他承受得起的,纵然他身宽体胖比较能捱打,如今这般亡命奔跑,气血上涌,只消再吐两口血也得气绝身亡了。此人一死,那便天衣无缝了。”

    雁九、丁承业虽然不方便出入丁浩的住处,不过趁夜偷取一件衣服并不为难,但是苦在寻找一个下手的适当时机。如果偷的早了,一时又不便施行计划,万一被丁浩发现衣物丢失,难免打草惊蛇。可是要兰儿通过臊猪儿商借就容易的多。兰儿要臊猪儿拿一件丁浩的衣裳来,又故做扭怩要他保密,便连丁浩最好也不要说。臊猪儿如奉纶音,自然从命。

    他出入丁浩住处便与自己寝居一般无二,要拿丁浩一件衣裳容易的很。丁浩没有发现便罢,一旦发现,臊猪儿也能代为搪塞,这事儿只要没有张扬开,有兰儿、少夫人的证词,再加上这证物,栽脏陷害之计就能完美无暇,让人无从起疑。丁庭训绝不会无缘无故怀疑自己的儿媳突然去陷害与她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丁浩,也不会怀疑一个上房的丫头无缘无故去陷害一个管事,尤其是她与这个管事的好兄弟如今已做了情侣。

    丁承业最初对自己大哥动了恶念时尚还有一丝天良未泯,待他终于横下心来放胆去干时,已是全无顾忌。亲大哥都被他害了,他还顾忌臊猪儿什么?府中混乱,已有人奉了丁庭训命令出府寻找,府门洞开,臊猪儿趁机飞奔出去,丁承业远远盯着他的背影紧随其后,今番是打定了主意要把他毙于手下了。

    丁庭训在灯下仔细验过丁浩那件缺了一角的衣服,与儿媳撕下的那一角衣襟仔细比对,撕扯的脉络严丝合缝,正是这件衣服上扯下来的。

    丁庭训至此再无疑问,他仰首向天,心中只叫:“宗儿啊,你看走了眼了。那丁浩……确是心思机灵智谋百出,可是……他心术不正啊,一个色字,便让他丧尽了天良,竟做出这般无耻之事,宗儿啊……你若清醒着,不知该如何伤心……”

    丁庭训拭拭湿润的眼角,微微一侧首,却见雁九躬着腰,眉心微锁,嘴唇翕动念念有词,便道:“九儿,你在想什么?”

    雁九趋前两步,说道:“老爷,九儿本来没想什么。可是如今既已坐实了那丁浩的恶行,九儿忽地想起一件事来……”

    丁庭训无精打采地问道:“甚么事?”

    雁九锁着双眉道:“老爷,大少爷这病……生得蹊跷啊。您还记得徐大医士说过么,少爷这病,唯有真元亏损、阴盛格阳,才易发病,而少爷自幼习武,身体强健,虽断了双腿,但那只是外伤,气血虽有损耗,也不应如此衰弱。何况少爷自返回庄子之后,气色已经日渐好转,但是现在却……”

    丁庭训不耐烦地道:“你到底想说甚么?”

    雁九连忙欠身道:“老爷,老奴想到,这些日子进城取药的,不是丁浩、就是与他情同手足的薛良,这两个人,会不会……”

    丁庭训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满屋子人都被惊呆了。如果丁浩只是色迷心窍,潜进内室意图偷奸少夫人,这桩公案的内因就是非常简单的。可是如果早在此之前,那便打断主意要致大少爷与死地,那么……他倒底有什么打算?

    这内室中人大多都知道丁浩的另一层身份,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丁庭训,忠心老奴的分析、儿媳的羞愤、兰儿的指证,眼前的物证、宗儿病情的突变,一桩桩一件件,所有疑点直指丁浩,那丁浩……那丁浩……莫非恨我冷待他们母子,隐忍多年,存为今日报复?

    丁庭训眼前金星乱冒,一阵头晕目眩,雁九慌忙上前扶住他叫道:“老爷……”

    丁庭训栽坐到椅子上,颤抖地戟指门外,恨声叫道:“小畜牲,老夫今番拼着一场官司,也要打杀了你!让你晓得老夫的手段!”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