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8章 三泼皮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可是天天大鱼大肉的吃,任谁也受不了。丁浩现在打个嗝儿都是螃蟹味儿,对那山珍海味实在是有些厌倦了,这天傍晚从州府衙门里出来,他没像往常一样朝大酒楼里去,沿着大街走了一阵,便拐进了一条小巷。

    这条巷子里都是些小吃店,有家店面陈旧的面馆,碎红布条的幡子在微风里懒洋洋地打着晃儿,桌子就摆在柳树下,柳枝袅娜,旁边一条小溪,溪水倒也清澈,意境很是幽雅。

    丁浩便在一张桌旁坐了,要了一大碗打卤面,听坊间百姓聊着家长里短,刚刚挑起一筷子面条,三个粗布短衫的人便到了面前,“砰”地一拍桌子,瞪起眼睛看着丁浩。

    丁浩诧异地抬起头,只见眼前这三人年纪都不大,三人大概十七八岁年纪,中间一个细腰乍背,长得一副好身材,可惜脸上坑坑洼洼,实在叫人不敢领教。左边一个身材矮胖,短得几乎看不见的脖子上顶着一颗硕大的脑袋,脸是圆的,嘴是扁的,眼睛也是狭长的,好象面疙瘩上画了个人头,刚把面发好,就被人一巴掌把馒头拍成了烧饼似的。右边一个长得又粗又壮,结实的有如一座铁塔,若是那张年轻的脸庞再多些沉稳凝重之气,便是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燕赵豪杰了。

    “三位小兄弟,有什么事?”

    “什么事儿?”中间那个细腰乍背的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胡老四,你蒙了我弯刀小六的钱,躲到这儿来便以为没事了么?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这一遭落到老子手里,还有何话说?”

    丁浩登时回过味儿来,晓得这三人是存心找碴的,他左右一扫,见那些食客们已经避到了边上去,与这弯刀小六同来的那两人一左一右,挡住了自己去路。

    弯刀小六招呼道:“大头,铁牛,给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且慢!”眼看二人就要动手,丁浩忽然振衣而起,把桌子使劲一拍,凛然喝道:“你弯刀小六也算是个有字号的人物,竟要以多欺少么,你可敢与我单打独斗,比试拳脚?”

    弯刀小六是在这一带厮混的一个泼皮,他收了人钱财来寻丁浩麻烦,本想遵嘱把丁浩揍上一顿回去交差了事,不想丁浩竟要与他单打独斗。这些泼皮混混身无长物,唯一可以自诩、唯一能够炫耀的就只有江湖义气和一个响当当的字号,自然不肯弱了自己名头,于是冷笑道:“哈哈,看来你知道爷们为什么来的?你这人……上道儿,要不是受人之托,我倒真要交交你这个朋友。”

    他退了两步,吩咐道:“铁牛,你跟他过过招儿。”

    那黑铁塔似的大汉拙于言辞,身手却极敏捷,他沉声一应,肩膀一晃,马步一蹲,拧腰晃膀便亮开了架势,犹如大鹏展翅。

    丁浩面噙冷笑,不慌不忙地推开桌子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挽着袖筒儿,沉声道:“两位好汉,我要与你兄弟子一战,你们站得这么近,是怕他不敌,还是想要偷袭?”

    那矮胖少年大怒,弯刀小六一把拉住他,笑道:“大头,咱们退远些,免得招人闲话。”他拖着那矮胖子退到两丈开外,心中放心不下,又对亮翅而立的铁牛嚷道:“铁牛,你小心些。”

    他们三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又有一身武艺,在街巷里时常与其他泼皮混混们打群架,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可是丁浩长得斯文、气度沉稳,看起来倒有些真人不露相的派头,弯刀小六不知他底细,便怕自己兄弟吃了大亏。

    铁牛是个粗憨的汉子,倒不把丁浩这番作派放在眼里,而是冷哼道:“放心,你们且看我如何摆布他。”

    丁浩挽好袖子,忽地弓步探手,一声低喝,摆出了电影《黄飞鸿》的招牌起手势。铁牛凝神握拳,只道这丁浩也是个会家子,马上就要扑上来打斗,不想拳头一晃,迎面扑来的竟是一碗打卤面,原来丁浩那出手一推,竟把一碗面扬了起来。

    一碗面扣在拳头上,面条洒了一地,铁牛登时傻在那儿,他晃晃拳头上的卤酱,怒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既说较量拳脚,怎么……”

    他还未说完,丁浩一猫腰,呼地一下,一条凳子被他抄起来,又迎面向铁牛砸来。铁牛怒不可遏,身形只一晃,钵大的拳头便呼地一下迎了上去。这铁牛是真有一身硬功夫的。他练的功夫叫“三晃膀”,又叫“六步架”,就是后世的大洪拳,这套拳法创自隋末,兴于唐朝,到了宋初时候,已在黄河、江淮一带广泛传开。这套拳拳势威猛,刚劲有力,集气功拳架于一体,极具实战效果。

    铁牛这一拳含愤迎上去,只听“砰”地一声气爆般的炸响,那硬木制成的板凳竟被铁牛这骨肉的拳头打个粉碎,碎木屑如一丛细针四处乱溅,那威势真是怵目惊心。

    丁浩一不做二不休,抄起板凳扔出去,然后双膀一较力,那桌子也被他掀了起来,恰好挡住了那一蓬木刺。铁牛一拳打碎了凳子,气得二目圆睁,哇哇叫道:“你这厮忒也无耻……”

    一语未了,就见一张油啧麻花的饭桌又迎面飞来,铁牛大吼一声,单腿扬起,以腿使了招力劈华山,“轰”地一声将那桌子劈成了两半。瞪眼再看,哪里还有丁浩的人影,铁牛一呆,就听旁边大头嚷道:“铁牛,那厮往西边跑了。”

    铁牛扭头一看,只见丁浩提着袍子,稀哩哗啦趟过小河,连蹦带蹿地沿着一行柳树向前狂奔而去,不由大喝道:“兀那小子,有种回来。”

    丁浩心道:“他娘的,这是谁找来的泼皮,想来不是柳十一就是徐穆尘,我的身子可比不了那桌椅结实,若是留下,还不被你拆散了架,那时有种也种不下去了。”

    丁浩一边想着,一边迈开两条腿跑得飞快,铁牛大怒嚷道:“俺铁牛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拉的干净。兄弟们,追!”

    丁浩穿街过巷,三人在后面穷追不舍,丁浩暗叫不妙:“就算这三个泼皮不通武艺,以一敌三我也不是对手,何况他们那一身功夫实在吓人。我该逃往哪里?”

    眼见前边竟已跑到了猪头巷,丁浩别无选择,立刻加快脚步直奔猪头巷而去。跑到猪头巷巷口扭头一看,只见弯刀小六一马当先紧紧追来,丁浩喘着粗气抓起门环便“砰砰砰”地敲起来。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丁浩一拳挥出,几乎正砸中开门的那人鼻梁骨,他急急收住拳头,定睛一看,不由喜道:“柳婆婆,铺子里的伙计们呢?”

    柳婆婆一见是他不由大吃一惊,失声道:“丁管事!你怎么来了,这些日子生意不好,铺子提前打烊了,看店的老戚头儿家里有点事,老婆子替他看一会店铺,出了什么事了?”

    柳婆婆表面上是猪头解库专司洒扫的老仆,但她同时也是丁承宗安插在猪头解库的一个眼线。说起来,这徐穆尘二十年来把猪头解库经营的真是风雨不透,以丁承宗的精明,又是大少爷的身份,想要不着痕迹的插进一个眼线,也只能安排进一个身份低微的洒扫老仆,完全进不了猪头解库的经营核心,这徐穆尘的机警谨慎可想而知。丁浩进城后已经与柳婆婆私下接触过几回,把一些不方便自己出头去搜罗的东西都交给她去办,这老太婆办事倒也妥当,不动声色地便给他办妥了。但是在公开场合,两人却不敢过份亲近。

    一听柳婆婆的话,丁浩大失所望:“店里没有人了?这……快让我进去。”

    “嘿嘿,你住哪里去!”丁浩一只脚还没迈出去,衣领子便让人揪住了,弯刀小六一把拖住丁浩,“呼”地一拳便击向他的胸口。丁浩被打得一个趔趄,跌出两步下了台阶,这时铁牛和大头也到了,呼呼地喘着粗气把他围在中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你……你这厮还真能跑……”

    丁浩一见这架势就知道跑不了了,他硬着头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告诉你们,我如今可是在州府衙门里办事的,如果伤了我,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弯刀小六嘿嘿冷笑,根本不把他的恐吓放在心上,他见两个兄弟已看住了丁浩,便端着肩膀不阴不阳的笑着,从台阶上往下走,阴声说道:“你的底儿,我们兄弟知道的一清二楚,嘿嘿,在衙门里做事?我怎么不知道,你竟是个吃公门饭的?”

    弯刀小六话音未落,后脑勺上便被人抽了一巴掌,小六“哎哟”一声,恼火地转过身去,瞪眼骂道:“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惹你家六……六……六……”

    弯刀小六的声音结巴起来,肩膀也垮了,眉毛也顺了,从雄纠纠的斗鸡变成了一只鹌鹑,讪讪地道:“柳婆婆,您……您老怎么在这儿?”

    PS:为圣诞夜欢乐刚刚赶回的朋友们献上一章,喘匀了气早点睡觉,圣诞快乐,晚安~~~^_^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