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74章 无良主仆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丁浩骂完呸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到李大娘身边道:“大娘,咱们走,她愿意耍泼由她去,反正丢的是她董家的人。”

    说完搀起李大娘扬长而去,那董李氏坐在地上不是味道儿,想爬起来又觉得丢脸,正不知所措的功夫,罗冬儿上前搀起她,怯怯地唤了一声:“婆婆……”

    董李氏就坡下驴,站起来恶狠狠地骂道:“你这小骚蹄子,以后给我安份一些,再要招蜂引蝶,看老身怎么治你。”说着还不解气,她掐住罗冬儿臂上一块肉,咬着牙根儿使劲地拧,罗冬儿痛得身子打颤,泪花儿在眼里打转,但是被她欺负惯了,却不敢哭出声来。

    李大娘一路走,一路气的呼呼直喘:“老身活了这大半辈子,还没见过如此不通情理的人,你纵不应允,又何必耍刁撒泼?浩儿,你别放在心上,大娘一定给你找个更好的媳妇儿,我还就不信了,就凭你现在的出息,还娶不着个可意的娘子。哼,肯下聘娶她们家一个孀居寡妇,那是高抬了她们。这个丧天良的董李氏,只巴望着捆住一个壮劳力,等着吧,董小娘子现在年纪小,还不解风情,过几年岁数大些不思春才怪,到时候小包袱卷吧卷吧,跟个野男人私奔去,让她董李氏人财两空,气死她个刁钻泼妇!”

    一向憨厚的李大娘被董李氏气得破天荒地咒起了人,丁浩苦笑,连忙好言相劝。李大娘恨恨地道:“怨不得我生气,你大娘还真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人,你刚才怎么只夺了她的掸子,应该大耳刮子扇她,咱们乡下没那许多说道,欠揍的泼妇挨揍,只会惹人耻笑,不会有人去同情她。你没看她怎么欺负董小娘子,真是让人气炸了肺。”

    丁浩摇摇头,苦笑道:“大娘,浩儿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呐,说个亲,成不成的我都不嫌臊,还会寻死觅活不成?可是我不在乎,董家小娘子不成啊,她受我牵累,吃了那许多苦头。我故意撇下她不理,损了董李氏几句,她是好脸面的人,自觉没趣也就偃旗息鼓了。若是我真的扇她两巴掌,或对董小娘子维护几句,咱们的气是出了,可董家小娘子怎么办?她还要进董家的门的,那时不知要吃多少苦,咱们能冲进董家去维护人家媳妇儿?要不然,何止大嘴巴扇她,我都想一脚踹断那泼妇的胯骨轴子……”

    李大娘听了叹了口气,拍拍他手臂道:“你这孩子,心思儿细腻,是个疼人的人呐,冬儿那孩子没福气,自己是个没主意的,又没娘家撑腰,被那刁妇欺负惯了,唉!不说她了,你就放心吧,大娘一定给你寻摸一门好亲事。”

    丁浩眉头一皱,诧异地道:“大娘,这无缘无故的,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找媳妇儿来了?我过了明年才二十呢,着什么急呀。”

    李大娘吱唔道:“嗨,城里孩子才二十郎当岁儿找媳妇呢,咱们乡下孩子,十五六岁就当爹的可不少,你都这么大了,你不急,我这做长辈的急呀。”

    罗冬儿扶着婆婆回了院儿,围观的街坊邻居也就议论纷纷地散开。有人边走边道:“原来浩哥儿看上了董家小娘子,说起来,董家小娘子真是个好女子啊,摊上这么个恶婆婆,整天非打即骂的,也真苦了她,真不如狠狠心,就此嫁了算了。”

    另一人便道:“可不是,董家那个小药罐子成亲时我见过一回,那小子瘦得皮包骨头,见风就倒的主儿,整天拿药当饭吃,十三岁的新郎倌,长得就跟**岁似的,一张脸上就剩那双眼睛还是活的,瘦小枯干像个猢狲。董家小娘子的舅舅也真是,就舍得把甥女嫁过去,一口好羊肉啊,就这么糟蹋了,简直是落进了耗子嘴里……”

    一个妇人便叹气:“说这些有甚么用,董小娘子老实的过分,被那恶婆婆降得死死的。那董李氏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堵人家大门骂一天,都不用喝口水润润喉,骂人的话头儿都不带重样的,也就李大娘,常年住在丁家大院,不晓得她的厉害。董李氏娘家那帮兄弟更是人多势众,有几人敢招惹她?嗳,你还别说,今儿丁管事居然骂得她不敢还口,不敢撒泼。说起来,倒底是狐仙点化过的人,身上有仙气儿,那董李氏虽然刁蛮,却也不敢过份得罪了他。”

    “我看,董李氏是怕了他丁家管事的身份,才不敢过份顶撞,毕竟是仰仗着丁家过日子的门户……”

    众人议论着纷纷走散,丁承业站在道边儿上半掩的角门里,听着众人说话,愤愤然骂道:“嘿!丁浩那小子,居然想娶董家小娘子,妈的,老子还没拔个头筹,他就想尝鲜?”

    丁承业身旁站着杨夜和柳十一,杨夜和柳十一得到丁承业授意要整治丁浩,二人有心在未来的丁氏家主面前卖弄自己手段,所以摩拳擦掌,不但暗暗安排人手准备做手脚,还在佃户里安排了人准备一旦事发跟着起哄,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丁浩居然玩了这么一手,发动群众斗群众。丁浩本来只是带着臊猪儿一个心腹去的,可是转眼之间,成千上万的佃户都成了他的帮手,一个个两只眼睛瞪得跟大眼贼似的,众目睽睽之下,如何还动得了手脚?当时那情形,只要明目张胆地玩些手段,不但治不了丁浩,他们马上就得成为众矢之的。

    是以二人无可奈何,粮种放完,便灰溜溜地跑去向丁二少爷请罪。丁老二这一阵子被丁老爷委了件重要差事,收购粮食以备运往广原,这会儿他正在后院安排把收购来的谷子米麦分别入仓呢。

    柳十一和杨夜匆匆赶来,把丁二少引到僻静处,源源本本地把经过叙说过了一遍,丁承业听了大怒,正痛骂二人无能,忽然听见后院外一阵哭嚎,又说什么丁家的管事爷欺负人,丁承业好奇,打开角门儿一看,竟看到这么一幕。那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已被丁承业视为禁脔,他还不曾得手,如何容得旁人打她主意,虽然丁浩的媒人被董李氏打出门来,丁承业还是又妒又恨。

    柳十一正想挽回自己在丁承业心中的印象,一听这话连忙陪笑道:“少爷,这妇人偷情大多都是要讲个情调的,少爷人品俊朗,风liu儒雅,她一个孀居的妇人,少爷只要略施手段,还不着了少爷的道儿?”

    丁承业瞪了他一眼道:“废话,少爷还用你来教?可是这个妇人不同啊……”

    丁承业叹了口气,依依不舍地看向董家大门儿,说道:“这罗冬儿眸清似水,是个守身如玉的烈性儿女子,少爷我百般讨好,用尽手段,都不能上手,到今天,还沾不到她的半点鱼腥味儿,唉……”

    柳十一眼珠一转,谄笑道:“少爷,说起女人,小人当然不如少爷看的明白。不过小人却知道,这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心性儿,像罗冬儿这样的女子,视清白贞操如性命,那就要费些心思了,不过却也并非全无机会。”

    丁承业这人倨傲自大,目中无人,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喜欢采纳“忠言”,一听这话顿时双眼一亮:“哦?莫非你有妙计?”

    柳十一笑道:“妙计可不敢当,譬如用药……”

    丁承业拂然道:“什么损主意,妇人若不能乖巧奉迎,用药迷成死肉一团,床榻之上还有什么情调?少爷我那般急色么?再说,她这样的烈性女子,若不让她心甘情愿地从我,只怕醒来便要寻死,张扬出去,我爹还不打断我的三条腿?”

    柳十一忙道:“咳咳,小人是说……用药么,那是下下之选。要让她心甘情愿从了少爷,那就得断了她的希望,毁了她心中最重视的东西,哀莫大于心死,等她走投无路了,还不乖乖从了少爷?”

    “嗯?听来有些门道,你仔细说说。”丁承业不耻下问,连忙凑近了些。

    杨夜虽然也想巴结丁承业,不过对这种坏妇人清白的事却有些不耻,可是事不关己,他又不想惹得丁承业不开心,所以只是别过了头去。

    柳十一谄媚地道:“少爷,她不是看重清白名声么?那咱就毁她的清白名声,风言风语的一传开,让她颜面扫地,在街坊邻居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人人鄙视唾弃,那时候……”

    “嘿嘿,少爷您想啊,她既看重清白,偏偏人人都说她风liu放荡,千夫所指,众口烁金,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家里头日日受董李氏打骂,出门便是无数人鄙夷的目光,那时少爷对她稍示温情,还怕她不破罐子破摔,就此死心踏地的跟了少爷?”

    丁承业听得眉开眼笑,伸手重重一拍他的肩膀,赞道:“好主意,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若是本少爷能得偿夙愿,少不了你的好处。”

    柳十一一听连忙道谢,还得意地瞟了一眼旁边的杨夜。

    杨夜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暗暗冷笑:“得意甚么,那罗冬儿若真的成了少爷的枕边人,得知今日之事,断不会对你感恩戴德。那时候,枕边风一吹,哼,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靠毁女人清白上位,可是丧良心的啊……”

    PS:兄弟姐妹们上午好,看完更新要投票,把你的推荐,像小鞭子似的抽下去,替冬儿小丫头抽那泼妇一顿出出气吧~~~

    </p>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