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125章 上兵伐谋

文 / 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25章 上兵伐谋

    “你来做什么?”

    “杀人!大王说过,恩怨分明,有仇必报。夜落纥,只能死在我的刀下!”

    “胡闹,这是国事!”

    “既是国事,臣阿古丽,此番率本部族帐军四万八千人帐前听命,请大王把西征青海湖的军令,颁予臣下。”

    “你……”

    阿古丽一双妩媚的大眼睛里满是腾腾的杀气:“他不只是我阿古丽的仇人,更对我某州回纥数十万百姓不住,臣是甘州知府、甘州都指挥使,回纥部的首领,这是我的责任,求大王恩准!”

    良久良久,杨浩唯有一叹。

    ……

    “义海啊,这件事,孤只好交给你了。”

    “呃……,臣遵旨。”

    “嗯,甘州回纥,本是夜落纥的旧部,虽说夜落纥弃他们而去,又令长子阿里挑唆诸部首领内讧,以致纷争不断,如今经过不断整和,甘州回纥异己份子几已清除殆尽,可难保……,所以带她去可以,对甘州部族军,你也得有所防范,以免生变。原定你带的人马,一个不少还得都带上,多了阿古丽的近五万兵马,孤觉得并不轻松啊,你须小心从事。”

    “臣……知道。”

    “阿古丽性烈如火,是个爱憎分明的奇女子,不让她手刃夜落纥,这终究会是她放不下的一件心事,如果可能,就成全了她吧。呵呵,手刃夜落纥的这份功劳,你就让与她算了,以后有的是功立。”

    “呵呵,臣岂会与她一女子争功,再说她这也是……表明心迹嘛。”

    “嗯?什么心迹?”

    “哦哦,我是说,对大王表示忠心的臣服嘛,咳咳。”

    “哦,那倒也是。阿古丽不是个恋栈权位的人,她只是很维护自己的族人罢了,这人的忠诚倒勿庸质疑。阿古丽去了也是一件好事,夜落纥一旦授首,有阿古丽在,收拢、安抚青海湖回纥残部便容易多了,阿古丽也是回纥九王姓嘛。到时候,残局让她收拾,你马上率部返回,原来是担心后方不稳,不得已才把你这员虎将派去西边,如今你能腾出手来,孤进取关中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是。”

    “对了,阿古丽是今后压制、统辖回纥部的最佳人选,万万不容有失。她再如何骁勇,毕竟是一个女人,刀枪无眼呐,你到时对她多照应些,莫让她有什么闪失。”

    “呃……,是。”

    ……

    艾义海嘟着大脸走出书房,一阵风似的出了庭院,闪出前门,亲兵牵过马来,艾义海翻身上马,把猩红的披风一撩,正欲催马回军营,一旁忽然冲来几匹战马,马上战士都是一身回纥装束的部族军打扮,中间簇拥一人,却是明眸善睐的一个美人儿。

    “艾将军。”

    美人儿拱手施礼,艾义海睨了她一眼,脸拉得更长了,不冷不热地道:“喔,阿古丽大人,本将有礼了。”

    “艾将军不必客气。”

    阿古丽一拉马缰绳,便和他走了个并肩。阿古丽在上风头,微风袭来,一股淡淡幽香直入鼻端,艾义海马儿似的大鼻孔不习惯地抽了抽,扭头问道:“夜深了,阿古丽大人还不回营歇息吗?”

    阿古丽轻抬马鞭,漫声说道:“承蒙大王恩准,阿古丽要与将军远征青海湖,并肩做战,明日一早就要启程了,阿古丽想与大人商议一下攻打青海湖的法子。那老贼……虽是丧家之犬,但是在青海湖,毕竟已经拥有了相当大的力量,而且他身边不像尚波千,非立近可信的人难以近身。罗丹虽可利用,但罗丹与他本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夜落纥对罗丹不无戒心,打夜落纥不比打尚波千,恐怕不易以计降之。”

    艾义海不答,扭着头只是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阿古丽。

    艾义海是个大马贼头子出身,舛傲不驯,自从到了杨浩麾下立功无算,少尝败绩,为人更是狂傲,他不好女色,也看不上女人,对女人动刀动枪的,总觉得像是小孩子过家家,那种轻视的感觉,并不因对方的身份而有所收敛,眼神自然不善。

    阿古丽见他不答,不禁诧异地瞅他一眼,奇道:“艾将军,怎么不说话?”

    艾义海使劲揉了揉他的鹰钩鼻子,哼道:“打夜落纥嘛,没什么好说的呀,明日一早,咱们就启程西去,到时候阿古丽大人,你给本将军押阵,待本将军打败夜落纥,把他押到你的面前,让你一刀砍了也就是了。”

    阿古丽大为不悦,俏脸一沉道:“艾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大王说的,可是咱们俩同赴青海湖,可没说谁主谁次,这一次我带来了四万八千人,比你的兵还多,凭什么就得我来押阵。”

    “屁……废话!”艾义海不屑一顾:“大王说的?大王还说叫我老艾护你周全,莫伤了你一根汗毛呢。你说你个女人家家的,就非得动刀动枪喊打喊杀的?你有仇,你男人替你报了不就完了么,还非得你出手?”

    阿古丽的俏脸登时涨红,怒而勒马道:“你是谁的男人?”

    艾义海牛眼一瞪:“我说的是大王!你要真想嫁我,我还不要呢,女人嘛,屁股大,能生养就成了,谁要你这么不省心的女人呐。我告诉你,我可是在大王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保证不让你受伤的,你可别给我添乱,到时伤在你身上,疼在大王心上,还不是我倒霉?我老艾招谁惹谁了?”

    阿古丽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胡说什么,你说谁……谁是他的……女人?”

    艾义海很夸张地左看右看,哼哼唧唧地道:“这儿还有第二个女人吗?”说完挥鞭一抽,扬长而去,阿古丽登时呆在那里。

    她是个年轻的女人,那时候即便中原对于改嫁也抱着很宽容的态度,何况是西域,在这一点她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她和杨浩有过肌肤之亲,又曾有过在兴州一场掩人耳目的追求假戏,要说她心里对杨浩一点遐想也没有那是假的,不过这种情愫,总是被理智给压着,杨浩始终对她没有什么表示,是她克制自己的最大原因。

    没想到今天居然从艾义海口中听到这样的一番话,艾义海是杨浩的心腹将领,难道……难道杨浩真是这么对他说的?

    她却不知道艾义海风言风语听多了,自动自发地把杨浩的话加上了自己的理解进行了一番发挥,一时间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反正是一点也没有因为艾义海的无礼和蔑视而生气。

    身后还跟着自己的侍卫,阿古丽窘的有些不敢回头面对他们的目光,抬起发热的脸庞,向天上看去,星河璀璨,今晚云淡风轻……

    今晚的风真冷啊,冬天就快到了吧。

    去年的雪下的很大,不知道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什么时候回来?

    尚波千被捆得结结实实,蜷缩在九羊寨的堡垒之中,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头顶的星空,痴痴地想。

    一阵脚步声起,一个大汉带着几个扈兵向他走来,火把下,可以看清那人的模样,高高的个子,壮实的身材,额头宽广,鼻梁挺直,紫黑方正的一张脸膛,身上穿一件青黑色的吐蕃长袍,斜套在身上,一个袖子轻飘飘地垂在腰间,不时被风拂起,轻拭着腰间的那口长刀。

    这是巴萨,他不是汉人,可他也是杨浩的麾下。尚波千招纳他和张俊、狄海景、王如风等人时,曾经调查过他们的底细,确认他们是纵横陇右的几个马贼大盗,可是谁知道,他们竟然早就是杨浩的人,甚至在巴蜀义旗高掌,干得轰轰烈烈的童羽,居然也是杨浩的人。

    杨浩……图谋我陇右,究竟有多久了?

    想到这里,尚波千心里一阵阵发寒,只觉身上更冷了。

    他赶到九羊寨下,已是精疲力尽,表明了身份,马上进入堡寨,他巴望着的只是一碗香喷喷的肉汤,可他看到的却是巴萨列阵整齐的队伍,火把如星河,无数的利箭对准了他们,尚波千只能束手就缚。

    “谁把尚波千大人绑得这么结实?天冷了,这么露天呆着,血行不畅,有损身体,尚波千大人可不是年轻人了,真不懂事,给大人找条毯子来披上。”

    “是。”

    “巴萨,你不用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尚波千冷冷地道:“我中了你们的计,我认了。不过你们也张狂不了多久,等到宋国出兵的时候,你们的下场不会比我好过多少。”

    巴萨咧嘴一笑,说道:“宋军嘛,我们又不是没碰过,也没你说的那么了不起,就连你,不也和宋军打过仗?这一回就算,宋国不出兵,我们也不会就此收手的。”

    尚波千的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惊骇之色:“杨浩他……竟有胆量图谋中原?”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不过这和你尚波千大人,却已全不相干了,”巴萨笑嘻嘻地道:“你还是好好操心一下自己的后事吧!”

    天亮了,杨浩临时驻跸的行宫前驶来一乘车轿,车轿在大队人马的护送下抵达行宫,仪门大开,侍卫们刀出鞘,箭上弦,行宫百丈之内,戒备森严,百姓们只能远远地看着,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杨浩与杨继业率一众心腹臣子亲自候于仪门,那车轿停下,轿帘儿掀开,从车中走出一个身穿圆领窄袖长袍,头戴公子巾的少年,眉清目秀,眸若点漆。

    杨浩上前,欣然笑道:“岐王殿下,终于到了!” ( 步步生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0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