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骚乱伊始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个国家的民众一旦失去了信仰,那么这个国家就等于是坐上了火药桶,社会中的各种负面情绪取代社会公德准则成为主要的社会氛围,民众的各种不满开始酝酿并等待着某个合适的时机爆发出来。

    针对那些挑唆社会矛盾、挑动民族对立的野心家,苏联刑法有明确的惩罚条文,就像苏联存在的最后一年,光头党出现初期,光头党党徒一经查获,往往会被冠以危害公共安全等数项罪名,最终获刑二十年以上。

    潘宏进在敖德萨谢普琴科中央公园的演说,无论从哪方面看也已经是触犯了苏联刑法的行为,如果放在斯大林当政时期,他会被毫不留情的逮捕、枪决,他的父亲老伊万也将受到牵累。若是在赫鲁晓夫亦或是勃列日涅夫当政时期,他会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最终凄凉的死在某个冰天雪地的劳动营里。但现如今的苏联,是由英明神武的戈尔巴乔夫当政的,相比起维持苏联国内的社会稳定,他更关心那些“西方爸爸”们的态度。

    就在潘宏进发表谢普琴科中央公园演说的当天夜里,位于莫斯科卢比扬卡大街的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向克里姆林宫提交了危机报告,安全委员会的社会监控体系认为这一场演说将为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带来持续的混乱,所以克里姆林宫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防止这种骚乱的出现。

    但这份很有预见性的报告没有引起克里姆林宫的重视,准确的说,这时候的克里姆林宫以及顾不上这种“小事”了。

    就在潘宏进发表演说的第二天,莫斯科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身为莫斯科市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在会前向戈尔巴乔夫提交了申请,要求在本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讨论解决他正式进入中央政治局,成为政治局委员的问题。

    就在这次会议上,素来主张民主化、公开性原则的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完全违背组织原则,私下隐瞒了叶利钦提出的这项申请,根本没有在扩大会议上提出这一议题。

    叶利钦不甘雌伏,他在会议行将闭幕的时候,当着所有在场政治局委员的面,越过戈尔巴乔夫,自行提出了关于他转为政治局委员的议题。

    这一举动显然是触及了戈尔巴乔夫的权威,这位总书记同志暴怒之下,说出了那句颇为经典但却最终被引为笑谈的名言:“叶利钦,我不会让你再搞政治。”

    如果按照曾经的历史轨迹,在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饱受屈辱的叶利钦将会转变过去温和民主派的立场,开始向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发起挑战,并最终在几个月后的中央全会上向戈尔巴乔夫发起炮轰,最终导致被解除莫斯科第一书记的职务。但是现在,潘宏进在乌克兰的窜起,令他看到一个全新的希望,找到了一个最具潜力的盟友。

    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也就是潘宏进发表谢普琴科中央公园演说的第三天,身为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叶利钦突然视察了莫斯科国立大学。他在视察该校时发表的演讲中,公开支持潘宏进、支持纳什青年运动,他认为在敖德萨发生的一切,显示了青年阶层的朝气与活力,是一阵真正的民主的象征,“他戳穿了克里姆林宫那些腐朽的官僚阶层所谓的民主假面目,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苏维埃国家联盟的民主进程。”

    同样是在这场演讲中,他还数次提到了苏联宪法,提到了宪法中的第十三章第九十六条,而按照这一条的规定,苏维埃人民代表的选举是普遍的,凡年满18岁的苏联公民,都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相比起潘宏进在敖德萨发表的群众演说,叶利钦作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他的讲话显然影响力更大,而他反复提到的宪法第十三章第九十六条还有一个补充内容:凡年满21岁的苏联公民,也有权利当选苏联最高苏维埃人民代表。

    有心人都能看出来,他这番演讲是在释放一个信号,他是在向身在敖德萨的潘宏进打招呼,表示如果这个年轻人准备参选苏维埃人民代表的话,他将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

    潘宏进了解到叶利钦这番表态的时候,正在叶普洛佩斯卡娅别墅区的别墅里享受乌莉特塔无微不至的“服务”,同时还在策划着一场更加暴力的野蛮计划。

    这两天来,谢普琴科中央公园演说所带来的效果正在持续发酵,敖德萨、尼古拉耶夫、顿涅茨克、辛菲罗波尔等诸多城市都发生了反对克里米亚设立鞑靼人自治区的游行示威。参加这些游行示威的人中,有学生、有工人也有很多社会青年,尽管各地游行示威的规模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示威者在情绪上还是比较克制的,没有出现骚乱的状况。

    没有骚乱就意味着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不死人、不流血就意味着事态不会进一步扩大,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事态不扩大,潘宏进就拿不到与别人谈判的足够筹码,那些支持他的人也不会有更加坚定的立场。所以,潘宏进现在需要看到混乱出现,需要有一些炮灰为他的成功流血牺牲。

    想让那些青年学生拿起武器引发骚乱并不容易,不过没关系,潘宏进手里还掌握着一个敖德萨州境内规模最大的黑帮,黑帮中也不乏体表、外貌特征与鞑靼人相似的成员,其中有一些甚至是地地道道的土耳其人。

    自从脱胎为公众人物之后,潘宏进已经不在直接参与黑帮内部事务,更多的他还是躲在幕后,通过切梅诺里、波丽娜等人遥控指挥,尤其是在这两天,他必须更加小心,因为敖德萨局已经开始着手对付他。

    鲍罗德要比费奥凡聪明的多,他对潘宏进在切斯诺耶所作的一些勾当也有一定了解,不过遗憾的是,他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要想对潘宏进下手,必须通过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局,而在这个部门里,潘宏进本人不乏眼线,鲍罗德的每一个决定,都有人向他通风报信。

    **着身子坐在床沿上,微微张开的双腿间乌莉特塔卖力的耸动着脑袋,竭力想要掏空他腹中积存的每一滴**。奈何,潘宏进目前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叼着一支烟,看似非常享受,实际上却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今天早上马利宁偷偷从切斯诺耶打来电话,他现在已经接掌了潘宏进当初的职务,同时手里还牢牢把握着切斯诺耶的应急部队,可谓是真正的大权在握。

    按照马利宁的说法,敖德萨局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了切斯诺耶,他们正在四处搜捕维克多与帕维尔,幸好的是,目前切斯诺耶警察局还在皮缅的掌控之下,那些早已被收买的警察总能在安全委员会采取行动之前,向帕维尔通风报信。

    持续了两天的抓捕,安全委员会一无所获,他们连帕维尔与维克多的影子都没抓着――实际上这两个家伙昨天夜里还躲在市警察局,与那些前来抓捕他们的敖德萨局工作人员住上下楼。

    潘宏进粗略的了解了一下切斯诺耶目前的局面,得知前往那里调查他的人是敖德萨局第八处的副处长维拉季连?加夫里洛维奇上尉――这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敖德萨局里也一向很老实、沉稳,从不参与任何权力斗争。

    对鲍罗德安排人前往切斯诺耶调查一事,潘宏进并不怎么担心,如今的切斯诺耶就是他的地盘,鲍罗德不太可能从那里得到什么切实的证据。现在他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鲍罗德在掌握不了切实证据的情况下狗急跳墙,费奥凡曾经做过的事情,潘宏进可没有兴趣再体验一次。

    电话里,潘宏进为马利宁想了三个对策:第一,尽一切可能收买上尉维拉季连,只要是人就会有所求,就会有**,金钱、女人,物质上的、精神上的,但凡是他想要全都给他,只要这一步能做到,那鲍罗德不仅无法在切斯诺耶得到任何东西,相反,他还会给自己惹上无穷的麻烦――尽管他现在的麻烦也不少;第二,通过皮缅向内务部敖德萨局提出抗议,就说安全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已经侵入了内务部的职权范围,只要内务部敖德萨局有反应,那切斯诺耶警局就可以抵制安全委员会的取证工作,甚至可以给他们的工作制造障碍;第三,让切斯诺耶市委出面,批评安全委员会现在的调查工作,就说他们已经干扰了切斯诺耶的正常秩序。

    只要这三方面的工作都做到位,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局的调查组将会在切斯诺耶寸步难行,而且方方面面的压力也会给局里那些与鲍罗德不太对路的家伙制造“反叛”的机会。

    当然,仅仅做到这些潘宏进感觉还远远不够,他必须借助鞑靼人自治的问题,在最短的时间内挑起一场骚乱,这一场骚乱将成为击倒鲍罗德的决定性一拳。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