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财神到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喧嚣的一天很快过去,又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夜晚缓缓降临,但对于汤姆森?罗杰来说,这个黑海岸边名为敖德萨的城市,现在已经坐在火山口上,或许从明天开始,以这个城市为中心,整个乌克兰都将掀起一场风暴。

    这是他渴望已久的一场风暴,也是他在苏联停留三年以来,一直在寻找的机会。

    坐落于恩格斯大街146号的红旗宾馆并不是敖德萨市内多么出名的一家宾馆,它是市商业局与建筑局合办的一家对外营业的集体所有制宾馆,条件不算好,服务态度更是谈不上。但汤姆森就偏偏选择了这里,不是因为他囊中羞涩,住不起条件更好的宾馆,而是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好,宾馆外的街对面便是谢普琴科中央公园。

    客房浴室内的水龙头关不紧,滴滴答答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听着特别刺耳,老旧的黑白电视里飘满了雪花,只是偶尔才会闪出来几个人影,就连播的是什么节目都看不出来。

    汤姆森叼着半支雪茄站在窗前,透过覆满灰尘的玻璃窗观察着对面的公园,从这里可以看到公园路灯下聚满了人,远远看去黑压压一片。

    这些人都是从各地汇聚而来的高校学生,根据汤姆森所得到的情报,这些高校学生最远的甚至是从斯大林格勒赶过来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青年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共青团员居多。

    这些学生汇聚到敖德萨自然不是前来开PARTY的,而是来参加一场政治意味很浓的聚会,尽管其中凑热闹、趁机想多结识几位美女的家伙为数不少,但他们毕竟从另一个侧面扩大了这一场聚会的影响力。

    夜色掩映下的恩格斯大街上由南向北缓缓驶来数排“车灯”,领路的是一辆伏尔加小轿车,后面紧跟着两辆军绿色的卡车。车子在公园与恩格斯大街之间的铁栅栏隔断外停住,一个瘦高的身影从伏尔加轿车上跳下来,手脚快捷的爬上后面一辆卡车,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喇叭朝聚在公园草坪、甬路上人们喊了一句什么――别看宾馆的条件不好,但窗户的隔音效果却是相当不错,小伙子喊得什么汤姆森没听见。

    微一皱眉,汤姆森伸手将窗户推开,恰好在这个时候,公园里爆发出一阵欢呼,无数道人影从白杨树遮阳的阴影中冲出来,簇拥着挤到公园的铁栅栏边上,朝园外的那辆伏尔加小轿车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各式旗子。

    黑暗中,也不知道谁率先喊了一句“尤罗奇卡”,聚集在公园内的年轻人开始高声呼喊“尤罗奇卡”这个名字,呼喊的声音越来越整齐,越来越有节奏。

    没一会儿工夫,伏尔加轿车上再次钻出来一个人,从宾馆的楼上,可以清楚看到这个人穿了一身制服。

    汤姆森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一个转身,快步赶到门口,将客厅内的大灯关闭,而后从随身的行李箱内取出来一个单筒的微型望远镜,这才重新走到窗前,用望远镜朝楼下的街道上眺望。

    就这么一会工夫,楼下公园内的欢呼声变得更加响亮了,两辆卡车上,正有十几个人在忙碌着装卸一些箱子,而刚刚那个从伏尔加小轿车上下来的人,已经走到了公园的铁栅栏边上,正隔着栅栏与公园内的年轻人握手。

    汤姆森拿着望远镜眺望了一会儿,原本紧紧抿着的唇角上闪现出一丝笑容――楼下公园边正在发生的一切,对脚下这个国家来说无疑是陌生的,但对他来说却毫不陌生,在西方民选体制下,每逢大选之日,那些参选的政治家们几乎都会将这种曲目排演上几次。

    卡车上装载的那些箱子里应该是免费供应的食品与饮用水,参选政客向各自的支持者们提供这种小恩小惠不仅能表现出亲民的姿态,也能进一步加深与铁杆支持者的联系。

    望远镜里看到的那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名叫尤里?伊万诺维奇?舍普琴科,作为苏共体制内窜出来的一名“叛逆者”,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最近流传的很广,他在一周前便受到了诸多方面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汤姆森背后的“东家”。

    汤姆森的身份很复杂,他在苏联活动时持有的签证上,标明他是加拿大人,是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的国际观察员,他来苏联的目的是调查苏联目前的农业发展状况――当然,这些都是扯淡。

    抛开这些摆在官面上的身份,汤姆森的真实身份是加拿大青年民主运动基金会派驻在基辅的代理人,他的任务就是在乌克兰寻找青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分子,为他们提供资金、决策等各个方面的支持,以帮助他们在乌克兰推动西式民主进程。

    其实说白了,汤姆森所要做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两个字“派钱”。加拿大青年民主运动基金会是加拿大人.权.与民主进步国际中心的下级组织。每年汤姆森都能从组织内拿到两百万至两百五十万美元之间的一笔活动经费,他的任务就是在乌克兰寻找合适的目标,而后将这笔钱花出去,可以说是他花的钱越多就证明他工作做的越出色。

    不过要想完成这个任务显然并不容易,过去两年,他在基辅也不是没有找到目标,但目标的资料传回渥太华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能够通过上级部门的核查,这一直令他感觉很苦恼。

    就在将近一周之前,汤姆森在报纸上找到了“尤里?伊万诺维奇?舍普琴科”这个名字,经过短短两三天的调查,他将这个人当做了自己的目标。只是很可惜,他向上级部门打的报告又一次被驳回,原因是他这次选择的目标出身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同时,他要求的二十万美元拨款数额太高,渥太华方面认为不值得在这样一个人物身上花费二十万美元的资金。

    方案又一次被渥太华驳回,汤姆森险些就放弃了对敖德萨的关注,但就在昨天,他接到了一个消息,来自“威斯敏斯特民主基金会”的英国佬安奈林?菲尔丁与来自亚洲“国际民主基金会”的韩国人李泰姬,已经先后赶到了基辅,他们的意图就是要与楼下那个年轻人建立联系。

    这个消息令汤姆森迅速做出反应,他抢在昨天下午就来到了基辅,目的便是全程监察定在明天上举行的谢普琴科中央公园聚会,以便重新确定之前敲定的计划。

    从基辅赶到敖德萨,借助一个旅游者的身份,汤姆森今天接触到了一些从各地赶来的青年学生,他忽然发现,自己过去所掌握的针对尤里?伊万诺维奇的材料还是太少,也许二十万的资金还远不足以将这个人物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

    …………………..

    潘宏进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那些各式各样的民主基金会眼中的目标,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头疼,为资金的问题而头疼。

    为了兑现在特务分校那边的承诺,他今天下午不得不联系了身在了切斯诺耶的维克多,在敖德萨他可搞不到可供一百几十号人消费的日用品。而切斯诺耶的黑帮目前也面临着资金匮乏的危险,两家酒厂要想重新开工,原料、熟练工人都需要采购和招募,至于安诺夫卡卷烟厂那边,现在还没有安排接触,即便是接触上了,短期内也不太可能有所收益。更何况黑帮现在还面临着一笔巨大的开销,那就是向土耳其人支付货款。

    在敖德萨这边,潘宏进这些日子的资金消耗量也很大,对阿纳尼叔侄两人的收买,耗去了他很大一笔钱,可以预见,就在不久的将来,他还需要收买更多类似阿纳尼叔侄这样的人物,否则的话,他就搞不定军火武器的货源。

    除了这些,眼前青年学生在敖德萨的聚会,这里面也要耗费金钱,聚会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旅游、串联活动,相关方面的消耗将会更大。

    最重要的是,潘宏进目前已经与鲍罗德撕破了脸,今后两天,他将会利用这个聚会的机会,向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局展开“炮轰”。这是一个很冒险的计划,鲍罗德不会像费奥凡那么好对付,要想搞掉他就必须准备好应付他的反扑,如果幸运的话,这一关可能会有惊无险的度过,可问题是潘宏进从不相信“幸运”,他也不觉得上帝会给他这种人开什么幸运光环。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必须准备好充足的资金――钱或许不是万能的,但在某一个关键时刻,它真的能用来买回一条性命。

    为聚在公园内的青年学生们准备的辆车“礼物”都是食品和饮用水,尽管只是一些面包、果酱还有饮用水,但这些东西也是用钱才能买到的。今天晚上送一次,明天早上、中午还要各送一次,这笔开销看似不大,实际上总和在一起也着实不小。

    由这些潘宏进算是彻底的认识到了一点,在西方的社会体制下,没钱的人就别想玩政治。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